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回国
    广州机场,秦宇带着孟瑶和安娜两人出现在机场口,坦克早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三人上得车之后,直接朝着秦宇所在的小区开去。

    “孟瑶,你真的要让安娜跟你睡啊。”虽然明知道希望很渺茫,但秦宇还是有些不甘心,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是呀,安娜她是第一次来中国,人生地不熟的,我怕她会孤单,所以我先陪着她睡。”

    秦宇看了眼一旁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四周的安娜,快速的翻了一个白眼,如果孟瑶和安娜睡一起的话,以孟瑶的薄脸皮和害羞性子,肯定以后是不会和他亲热的,更不可能大半夜溜出来。

    “看来又要恢复当和尚的日子了。”秦宇在心里叹一口气,拉起孟瑶的手,迎着前面的坦克走去。

    “哇,猛男啊,好有肌肉,亲爱的瑶,这位男的是谁,身材比你家那位要好太多了。”

    安娜看到秦宇和坦克打招呼,连忙夸张的在孟瑶耳边说道,双目发光,如饿狼一样盯着坦克,就差没扑上去了。

    安娜的声音虽然小声,但秦宇现在的听力是何其的灵敏,听到安娜的惊讶话语之后,秦宇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想到这里,秦宇的嘴角再次翘起,看向坦克的目光带着一丝笑意,开口说道:“咱们先回小区吧。”

    对于秦宇的吩咐,坦克自然不会有异议,当下接过秦宇手里的行李箱,安娜看着坦克朝着她走来,要帮她提行李箱,连忙开口打招呼道:“你好,帅哥,我叫安娜,很高兴认识你。”

    坦克听得懂英文,作为蓝鹰特种队的一员,他们有时候要出国执行任务,英文是必须要会的,除了英文,坦克还懂得其他几国的语言。

    只是,坦克并没有回答安娜的话,接过了安娜的行李箱之后,便一言不发的在前面领路,孟瑶看着坦克酷酷的表情,再看着自己好闺蜜的气恼模样,吃吃的偷笑起来。

    “好了,你就别犯花痴了,要看帅哥以后有的是机会。”孟瑶可是知道,坦克就相当是秦宇的保镖,安娜和她们在一起,以后肯定少不了和坦克接触的机会。

    “坦克,对待女孩子可不能这样,不然女孩子都被你吓跑了,以后还怎么找老婆。”秦宇看着坦克走回来,安娜吃瘪的那一幕他自然也看到了,当下拍着坦克的肩膀说道。

    “秦先生,我就是一个大老粗,哪会吼女孩子开心。”坦克搔了搔头,有些腼腆的答道。

    “坦克,你也老大不小了啊,是时候该成家立业了。”秦宇笑着说道。

    坦克听到秦宇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就急忙说道:“秦先生,是不是我的工作有什么问题?”

    秦宇一听坦克这话,就知道坦克肯定是想歪了,伸手拍了拍坦克的肩膀后,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总该是要成家的,以后要是有什么看上的姑娘,就大胆的去追求,需要放假就跟我直说。”

    “我知道了。”听了秦宇的解释,坦克刚毅的脸上才露出笑容,一旁的安娜看到坦克脸上的笑容,更是如花痴一样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轻声尖叫道:“瑶,这个男人太帅了,不笑的时候那么冷酷,笑起来又给人温暖的感觉。你告诉我他有没有女朋友?”

    “这个我就不知道,安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犯花痴,咱们这才刚下火车,不是应该很疲倦的吗?”孟瑶也是无奈了,她这个闺蜜其他都好,就是性格太直接了,喜欢什么从来不掩饰,孟瑶也了解过一些坦克的事情,真怕自己闺蜜这性格会把人家给吓跑。

    上了坦克开来的车子之后,孟瑶和秦宇两人坐在后座上,而安娜却抢先一步坐在了前排,一路上不停和坦克搭讪,可惜的是,坦克并不怎么把她这位外国美女给放在眼里,全程几乎都只是简单的“嗯”几下,让后排的秦宇和孟瑶两人看的好笑。

    “看来自己这闺蜜是真的春心萌动了。”孟瑶好看的眸子骨溜溜的转了几圈,视线不停的安娜和坦克身后的座椅上来回游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广州玄学会分部,一改往昔的宁静,大厦的门口站满了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中年人居多。

    “你们说秦师傅真的踏入了五品境界,成了风水大师?”

    “肯定是真的,林会长会在这事情上面开玩笑吗?看着吧,一会秦师傅就要到了,秦师傅要没成为五品相师,林会长他们会亲自在门口等待吧。”

    “什么秦师傅,以后要喊秦大师了。”

    ……

    在人群的最前方,站在几位老者,除了林会长和萧老,最中间的是一位满头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位老人在林会长和萧老的搀扶下,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正前方。

    “我记得我当初突破五品境界,已经是五十二岁了,秋生,何以,你两呢?”白发苍苍的老者开口问道。

    “会长,我是在五十四岁的时候突破的。”萧老答道。

    “会长,我是在五十七岁的时候突破的。”林秋生有些萧瑟的说道。

    “秋生你要分心管理咱们分会,在风水上不如何以专心,晚了几年也是正常的。”白发苍苍的老者出声安慰了一句林会长。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是广州玄学会上一代会长黄飞,威望非常高,现年已经九十多岁,平日里就是呆在自己的院落里,很少出来,就连上一次玄学会举办交流会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便可见一斑了。

    只是现在这位黄会长却出现在了玄学会的门口,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玄学会乃至整个玄学界最年轻的五品风水大师即将要来到玄学会。

    “后生可畏啊。”黄飞感叹道:“我们这些人五十多岁进入五品境界,已经算是资质和天赋不错的了,多少风水师终其一生都无法跨过这道坎,看就怕人比人,和这位秦大师一比,我们的资质只能算是平庸。”

    黄老会长的话让林秋生和萧老两人一脸的苦笑,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有的人羡慕他们能成为五品相师,他们是其他风水师羡慕的对象,可这位秦大师,却又是令他们羡慕的对象。

    “秋生,秦大师的大师宴怎么样了?”

    “老会长,秦大师说他暂时不想举办。”林秋生回答道:“不过我估计是秦大师不知道大师宴的含义,我打算一会等他来了,和他好好说说,想来秦大师肯定会同意的。”

    “他不知道大师宴的含义?”黄老会长有些惊讶,目光看向林秋生,问道:“不是说这位秦大师的很有背景的吗,他身后的师门长辈没有告诉他?”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不过我想,也许是秦大师身后的师门长辈也没有想到秦大师会这么快就成为五品相师吧。”

    林秋生的这猜测得到了萧老和黄老会长的认同,想想也是,二十多岁就能成为五品相师,恐怕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世家、门派敢打包票,玄学界历史上辉煌的门派不是没有,最鼎盛的时期,南张北孔两个世家如日中天,各占半壁江山,但也没有出过二十多岁的五品相师。

    “秋生,秦大师是咱们广州玄学会的会员,这一点你要抓住,你以前做的就不错,但步子还不够大。”黄老会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轻咳嗽了一声,低声说道:“目光要看长远一点,秦大师这样的天才,值得咱们付出更多,仅仅是一个荣誉理事肯定是不够的,依我看,可以另外再设一个荣誉会长嘛。”

    林秋生和萧老听了黄老会长的话,心里一凛,荣誉会长,这可是一个分会能给予的最高荣誉了,而且玄学会各分会还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出过荣誉会长。

    “秋生,你想将咱们广州玄学会在玄学会的地位提高,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你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如果秦大师真正和咱们广州玄学会融为一体,不止是咱们广州玄学会会得到好处,整个玄学会也同样都会因此沾光,可别忘了,每三年都有一次三家大比啊。”

    黄老会长意味深长的话让林秋生和萧老愣住了,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双双眼中闪过精光,林秋生随即看向黄老,答道:“老会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嗯,明白就好,有些人注定是要翱翔于九天的,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龙腾飞之前,结下一丝香火情缘,借势而起本就是咱们风水师最擅长的活计。”

    就在黄老交待完话之后,一辆车子驶入了众人的视野当中,所有人都目光火热的注视着这辆在门口缓缓停下的车子,眼神之中有着浓浓的羡慕和精敬佩之色。

    “怎么这么多人站在门口,难道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

    秦宇坐在车内,透过车窗看着玄学会大厦门口的一排排人群,摸了摸鼻子,疑惑的猜测道。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