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见教皇
    回国的机票孟瑶已经订好了,加上安娜一共是三人,第二天的上午,是以现在孟瑶和安娜两人正在房间内收拾衣物东西,女孩子在这方面都要比男人麻烦,有着许多东西要带,这一点上,就是孟瑶也不能免俗。

    秦宇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

    秦宇从沙发上站起,走到门口处,打开房门之后,眉宇一下子皱了起来,房门之外,站着一排的白袍教士,而正面对着他的则是一位老者,穿着红袍。

    “红衣大主教!”

    对于这身红袍,秦宇自然不会陌生,几天前,他还和穿着这样一身红袍的大主教斗了一个两败俱伤,甚至,如果不是白起出手,他很有可能都要栽了。

    “秦先生,伤好的很快嘛。”这位红衣老者带着冷笑,看向秦宇,语气之中充满了敌意。

    “拜你们教廷的福。”秦宇毫不示弱的回敬道。

    “教皇想要见秦先生,秦先生应该有空吧。”红衣老者没有和秦宇斗嘴,他虽然很不满意教皇的决定,但还是不敢违抗教皇的命令。

    这一次他来找秦宇,是教皇的要求,而且教皇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和秦宇起冲突,不然将以叛教罪论处。

    叛教罪几乎是教廷最重的罪名了,红衣老者他自己虽然是红衣大主教,但这样的罪名还是不敢背负的。

    秦宇明白这位老者对他的敌意来自哪里,他也没放在心上,当初他昏迷前的时候,白起跟他说过,教廷的事情他帮忙解决了,教廷以后不会再找他的麻烦。

    现在看这位红衣大主教很明显都恨不得把自己给打死,可偏偏又得忍住的憋屈神情,就证明了白起的话。

    “等着。”

    秦宇说完这话之后,就将门给关上了,丝毫不理会红衣老者铁青的脸,走到了孟瑶的卧室,看着孟瑶正蹲着身子整理行李,开口说道:“孟瑶,我出去一趟。”

    “嗯,好的。”孟瑶撩了一下杂乱的发梢,连头都没有回,继续整理着行李,此刻她正纠结着该带哪些衣服回去,这箱子就这么大,但她却又许多衣物和物品要带回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取舍了。

    秦宇看着孟瑶的身影,和在那碎碎念的声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先前就给孟瑶提议过,如果要带的东西比较多的话,可以多准备一个箱子,可孟瑶就是不愿意,秦宇后来想了下,这也许就是女生共同的特性吧,总是想要把所有东西都装进一个箱子里。

    秦宇没有再打扰孟瑶,转身将房门带上之后,这才重新走到了门口,将大门打开,再次看到了红衣老者的铁青老脸。

    “走吧。”

    秦宇脸上带着笑容,径直朝着外面走去,红衣老者表情变幻不定,最后悄悄的朝着前面的一排白袍教士打了一个眼神示意。

    这些白袍教士成两排的站在两边,留出了中间的过道,而秦宇走在中间的时候,这些白袍教士双手在衣袖里面偷偷的做起了小动作。

    秦宇走了一半的距离,离别墅门口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才继续往牵走,秦宇的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嘲讽之色,没有丝毫犹豫的,双脚每次踏下的时候,都带着一丝颤动。

    红衣老者看着秦宇就这么顺利的走到别墅门口的车子门边时,表情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起来,盯向了两旁的白袍教士,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白袍教士们的脸上时,表情却是凝固住了。

    自己的这些手下,每个人的脸上都红的跟猪肝色一样,额头上不停的滴落下汗珠,连身体都开始微微抖动,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秦宇回头看了眼红袍老者,将车门给打开,再钻进车子之前,一脚朝着地面重重的跺了一下,随即才用力的关上门。

    “砰!”

    门被关上的瞬间,两排的白袍教士就好像得到了什么讯号一样,全部仰倒在了地上,倒成了一片。

    “真给我丢人,还不快点起来。”

    红衣老者一挥长袍,脸色铁青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直接是上了车,而那些白袍教士慌忙的从地上站起,也各自跑回自己的车里。

    秦宇透过车窗看着红袍老者铁青的脸,还有这些白袍教士的动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暗道:“想给哥们下马威,找错了对象了。”

    车队很快就开出了伦敦大学,朝着郊区行驶而去,最后进入了一家庄园,在庄园里停了下来。

    “教皇在前面等你。”红袍老者似乎是不想再见到秦宇,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就转身走开了,只留秦宇一人站在原地。

    秦宇抬头看着前面的庄园,他可以看到不远处就有一个老者,背对着他站在那里,秦宇没有犹豫,径直朝着老者走去。

    当秦宇离着老者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老者突然转过身来,目光在秦宇脸上扫过。

    秦宇的目光和老人的眼神一对视,他的心里瞬间咯噔了一下,老者的眼神很平淡,平淡的就像是一池湖水,微风不来,波澜不起。

    老者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秦宇一种感觉,似乎对方又离的他远远的,在老者的身上,秦宇感觉到了一种出世的气息,风轻云淡,这四个字放在老者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东方的使者,你来了。”良久之后,老者开口了。

    秦宇听了老者的话后,双眸一凝,“东方的使者,这又是什么意思?”

    “伊萨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过我了,既然那东西落在你的手上,那就是属于你们东方了。”老者继续说道:“这一次的事情也算是一个误会吧。”

    秦宇点了点头,他知道以老者的身份说出这话,就说明和教廷的矛盾到这里就结束了,秦宇也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反正他也没损失什么。

    “但是,我教廷的骑士不能白死。”

    老者突然脸色沉了下来,一瞬间,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在秦宇的心里升起,虽然明知道这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不是争对自己,但秦宇还是打起了万分的小心。

    “遗族已经存在够久了,这一次我教廷将会全部出动,将遗族一网打尽,东方的使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不好意思,我不想参加你们和遗族之间的恩怨。”秦宇摇了摇头,他又和遗族没什么仇怨,遗族人杀的是教廷的人,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犯不着因为教廷而和遗族对上。

    “不参加?”老者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宇,“你难道不知道遗族的事情?”

    “我不知道。”秦宇如实的说道,他回忆起白起对遗族的态度,明白这遗族肯定是有什么秘密。

    “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就算了。”老者沉吟了半响,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教廷的圣器是在你的手上吧。”

    老者的这话让得秦宇眼底闪烁着光芒,他知道老者说的圣器指的就是他在那城堡里获得的匕首,只是,知道匕首在他手上的人就他和白起两人,他自己自然不会走漏出消息,那就是说,是白起告诉眼前这位老者的?

    “圣器在你手上无用,而且白帅已经和我们达成了约定,愿意把圣器还给教廷。”

    “果然是白起告诉教廷的。”老者的话让秦宇心里一凛,没准教廷会不追究,就是因为知道圣器在他的手上,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圣器不在我身上,在国内我没有带过来。”秦宇摊了摊双手说道。

    关于教廷的圣器,当初白起和他说过,这东西在他手上无用,就是一个鸡肋,不如还给教廷换取一些好处来的实在。

    所以,对于老者索取圣器,秦宇很光棍的承认了,但就这么交出去,他自然是不会答应的。

    “教皇陛下,为了取到贵教的圣器,小可可是付出了不少心血,遭遇了许多危险。”

    忽悠又不犯法,更何况秦宇笃定白起不会把圣器得到的过程也告诉了教廷,现在把过程说的危险点,一会也好索要好处。

    秦宇可是知道,教廷是富得流油,这么多国家的信徒,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随便拔一根毛出来都可以把他给压死。

    “我明白。”老者点了点头,很爽快的说道:“只要你可以归还圣器,我代教廷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不违反教廷的教义,你可以要求教廷帮你办一件事情。这个承诺的期限在你有生之年之内都有效。”

    秦宇听了老者的话,这回是真的被震住了,不是因为老者开出的条件不够好,而是老者开出的条件好的出乎他的预料了。

    教廷的一个承诺,这可要比任何东西都来得值钱,秦宇没有想到老者竟然会这么大的手笔。

    PS:三更完成,马上是新的一周了,也到了月中了,求点月票,大家有月票就别留着吧,西方剧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下一章是新的一卷,也将回归国内剧情。

    另外,新的一周也求点推荐票啊,咱们的推荐票都好少。九灯拜谢大家了。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