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七十六章 魁星文昌
    清晨,初升的太阳还是抵挡不住寒气的侵袭,气温依然是可以将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冻的僵硬,马尔科姆不断搓着手看着前面的年轻人,神情之中显得有些忐忑。

    而在马尔科姆的边上,还站着一群外国男子,最年轻的也已经四十开外,而最老的已经是古稀之年了,这些人都是伦敦学院的股东。

    离着马尔科姆不远的地方,有着一群东方面孔的男女站在那里,人数同样也不少,甚至隐隐还要超过马尔科姆那边的人数。

    “老钱,秦师傅到底是想要怎么来化解这伦敦大学的风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龙头落还可以救回来了。”站在钱老边上的张景天有些狐疑的问道,而在张景天的身后,还有很多英国风水交流协会的风水师,他们都是特意赶过来的。

    要知道龙头落这个名字可不是胡乱取得,是有含义的,试想一下,一条龙如果龙头都没了,掉落了下来,那这条龙是不是就死了,这是古人以这个寓意来表示龙脉被污染后的严重性。

    “我也不知道秦师傅会怎么做,一会看看就知道了。”钱老回答了张景天的话后,同样是将目光落在前面那道年轻身影的背上。

    “亲爱的瑶,你家那位这是在干什么?”安娜看着秦宇拿着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在地上来回走着,朝着身边的孟瑶问道。

    “我也不知道。”孟瑶摇了摇头,她知道秦宇懂风水,现在做的事情肯定和风水有关,不过她自己却是对风水一无所知,无法推测出秦宇在干什么。

    “北斗之星之首,魁星正位就是这里了。”秦宇看着寻龙盘,站在了某个方位上,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支毛笔。

    “自古文章无凭据,但愿魁星一点斗。”秦宇清喝了一句,将手里的毛笔沾在朱砂盒沾上朱砂,在地上点了一笔。

    “四方大帝,九星文运,尊吾号令,恭请魁星坐镇!”

    秦宇将毛笔放下,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这张符箓从秦宇的怀里一拿出来,钱老和张景天两人同时双眸一凝,互相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文魁符。”

    “文魁文昌,文运之始,我有些能猜到秦师傅要做什么了,只是他又该怎么解决魁昌相斗的问题呢?”钱老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紧皱起了眉头。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张景天呵呵一笑,看向钱老,“老钱你不是对秦师傅很有信息的吗。”

    “也是,秦师傅这样的天才,他的想法和做法不能以常人来看待,慢慢看下去就会知道了。”

    另外一头,智仁大师三人还有光孝寺的其他僧人也都站在一边,智仁大师看着秦宇的动作,说道:“这道家的风水之术当真是神奇无比,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秦巨石可能会跨入风水大师的行列。”

    “秦居士进入风水大师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别忘了六祖的谕令,秦居士的未来不可限量。”智珠大师淡淡的回答道。

    “鸣文鼓!”秦宇点完朱砂斗之后,将毛笔放置回案桌,转身朝着一旁的钟涛说道。

    “哦,好。”

    钟涛听到秦宇的话后,应了一声,将身边的一块红布给掀开,红布之下,一副鼓架,这副鼓很奇特,表面雕刻着各类书籍图案,而鼓面却是红色的。

    红鼓本就够奇特了,但当钟涛拿起鼓架上的两跟鼓棒时,更是引起了现场不少人的惊呼,这两根鼓棒很长,足足有一米的长度,而且还分成了七节,每一个节点都很明显,系着一个红结。

    “老钱,你这徒弟怎么也跟秦师傅弄在一起了?”张景天看到钟涛,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朝着钱老问道。

    “秦师傅昨天跟我说要找几个帮手,我就给秦师傅推荐了钟涛。”钱老笑着解释道。

    “你呀,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是想让钟涛跟着秦师傅学点东西把。”张景天没好气的说道。

    钱老老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不好意思之色,没有接张景天的话,这等于默认了张景天的话。

    钟涛双手握住鼓棒,神色变得很严肃,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昨天秦师傅郑重的对他交待过的话,这一次的风水局能不能成,他这鼓能不能打好很重要,如果鼓没打好的话,那这风水局只能是失败。

    “咚!”

    钟涛终于是敲下了第一棒,鼓棒和鼓面接触,这鼓声一出,所有人的鸡皮疙瘩一下子都起来了。

    秦宇这边也没有闲着,拿起案桌上的一叠黄表文书,放置在蜡烛上点燃之后,丢在了案桌前面的一个火盆之中。

    “文鼓七响,魁星显现。”秦宇看着文书即将烧尽,抬头朝着钟涛喊道。

    咚、咚、咚、咚、咚、咚、咚!

    钟涛一连敲了七下,鼓声如雷,只是他自己的脸却是变得通红,连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了。

    一米长的鼓棒,还要敲的如此响,国术当中有那么一句话,叫做:一寸长,一寸难,这一点用来形容敲鼓也合适,鼓棒的长短决定着敲鼓的难易,钟涛还算好的,一般人估计连着敲七下都很难做到。

    “那是什么,我的天,我看到了一个人?”

    “我也看到了,这怎么可能?”

    鼓声落下,人群突然爆发出议论声,尤其是老外那边,议论声之大,让得所有人侧目。

    相比起老外那边,钱老这边虽然也有议论和震惊,但就要小声多了,这也是文化差异造成的,华人相比起老外还是比较内敛的。

    “这是魁星?”张景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案桌之前,秦宇身后三米位置的那道光影轮廓。

    “没错,那就是魁星,文鼓七响,魁星显现,秦师傅的这句话我理解了。”

    “阿弥陀佛,魁星显现,秦居士好手段啊。”智仁大师看着出现的光影轮廓感叹道。

    “魁星现,五魁为首,文昌塔出,掀布!”

    秦宇朝着前方那被巨大红布披着的建筑喊道,在那里,已经有一台吊机将红布的四角用绳子给吊住。

    随着秦宇的喊声,吊机缓缓启动,红布被慢慢掀开,一座七层文昌塔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是一座八角七层的石塔,每一层塔都有八个门,对应着八方方位,不过和一般的文昌塔不同的是,这座塔的顶端并不是笔尖的,最上面一层还是雕刻成了一本书籍样式,一本打开的书籍。

    “鸣鼓,送魁星入塔。”

    咚、咚、咚……

    钟涛再次敲响了文鼓,而随着钟涛的文鼓声传来,那道光影轮廓缓缓的朝着文昌塔方向走去,这神奇的一幕让得现场所有人的秉住了呼吸,不敢大声交谈,似乎生怕自己的声音会让光影消失。

    然而,光影走到离文昌塔还有三米距离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任凭钟涛怎么敲鼓都没有再前进半分,就那么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魁星不入文昌塔,这是定理啊,秦师傅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啊。”钱老看着光影在文昌塔门前停止不前,摇头叹道。

    很多人会以为魁星和文昌星是指的同一个神君,但实际上两者并不相同,魁星指的是钟馗,在民间传说中,钟馗手里拿的是判官笔,但在道教神话中钟馗手里拿的笔叫做朱笔,朱笔是定天下文章好坏的,朱笔批示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在古代文人中流传那么一句话:任你文章高八斗,就怕朱笔不点头。

    所以,有些地方为了祈求魁星的保佑,会建造专供魁星的建筑,但那是魁星楼,和文昌塔完全是两个概念。

    魁星是北斗之星之首,文昌星是南斗六星之星,固有北魁楼南文塔之称。

    现在秦宇要把魁星供奉到文昌塔内,魁星自然是不会进去的,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小样,能给你召唤出来,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我是北方的扛把子,你叫我去南方的地盘混,这不是找揍吗?

    秦宇皱眉看着魁首不走,沉默了半响后,朝着钟涛所在的方向走去,从钟涛手里接过鼓棒,钟涛立刻给秦宇让开位置。

    “天下文章属吾县,吾县文章属吾乡,吾乡文章属舍弟,舍弟请我改文章。”

    咚咚咚!

    秦宇敲鼓的速度很快,而伴随着他的高声念诵,原本不动的魁星光影又再次向前移动了一分。

    “我生来麻面丑难看,但这是麻面映天象,捧摘星斗啊~”

    秦宇的声音悠扬婉转,犹如道士念经一般,“天子问瘸腿,这是一脚跳龙门,独占鳌头。”

    砰!

    七节鼓棒突然断了一节,红结脱落,不过秦宇脸上却没有丝毫惊讶之色,似乎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秦师傅这嗓子不错,唱的还蛮有味道的,把魁星中状元的戏剧唱出了味道。”

    钱老和张景天两位老人在秦宇的嗓子一出来,表情便变得有些怪异起来,秦宇唱的不是别的,正是流传很广的魁星中状元的美谈。

    魁星天生麻子,又瘸了一腿,秦宇先前唱的是皇帝因为不喜魁星的丑陋,想要刁难魁星问的问题,结果却被魁星用言语巧妙的化解了。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