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七十章 前往教堂
    伦敦大教堂,基督教三大教堂之一,在这里每天有着无数虔诚的基督教徒听着教父的祷告,但很少有人知道,在教堂后面用铁杆围起的,平日不让普通游客进入的后花园还是整个英国基督教的重要基地,有着一位红衣大主教的坐镇。

    伊萨此时一人站在后花园内,抬头看了眼上方的骄阳,朝身边的人问道:“怎么样,那秦宇出发了吗?”

    “秦宇早上七点多就从伦敦大学出来,不过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三位来自中国的和尚。”伊萨身后的一位白袍教士赶紧回答道。

    “开门迎客吧。”伊萨点了点头,吩咐了下属一句之后,直接转身朝着内里的大堂走去。

    “伦敦大教堂。”

    在伦敦大教堂的门口,秦宇看着那几个英文单词,眼底闪烁着精光,回头朝着智仁大师三人点了点头,踏步走了进去。

    只是,就当秦宇准备踏入教堂,一位白袍教士却突然拦住了他,直接开口说道:“大主教让我带你直接去后院。”

    秦宇看了这白袍教士一眼,没有说话,对方能认出他来,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甚至秦宇心里很明白,他在伦敦的一举一动估计都在教廷的监视下。

    白袍教士也没等秦宇回话,说完这话之后,直接朝着里面走去,秦宇把白袍教士的话跟智仁大师他们三人翻译了一下,毕竟三位大师可不懂多少英文。

    “既然人家已经在等咱们呢,那咱们就进去吧。”

    智仁大师倒是无所谓,很是随意的样子,秦宇也点了点头,四人便跟在白袍教士的身后,一直穿过大堂,走过一段回廊,最后出现在后花园内。

    “你们大主教人呢?”

    秦宇看着空旷的后花园,除了先前领路的白袍教士再没有一人,不禁皱起眉头问道。

    白袍教士丝毫没有理会秦宇的询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装着一些液体。

    白袍教士叫瓶盖打开,将瓶子递向秦宇,说道:“把这里面的水涂在你们的身上,然后我再带你们进去见大主教大人。”

    秦宇冷冷的看着白袍教士,突然,一把将对方手里的瓶子给甩在地上,然后直接越过白袍教士朝着前面的建筑走去。

    “你竟然敢打翻圣水,没有经过圣水洗礼的人,不得踏入教廷重地。”

    白袍教士看到瓶子的液体洒落在地上,气的是脸色通红,一个越步挡在了秦宇的前面,同时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型的十字架,嘴里呢喃了一句什么咒语,朝着秦宇的额头印去。

    “滚开!”

    秦宇一声清喝,白袍教士手中的十字架啪的一下掉在地上,而白袍教士自身也是连着向后踉跄了几步才稳下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宇,眼中流露出惊骇的神色。

    “没有经过生水洗礼,擅闯重地者杀无赦。”

    白袍教士嘴里厉喝着,不过这一回却没敢上前阻止秦宇,秦宇听到这话,双眸盯着白袍教士,吓得对方又往后退了一步之后,嘴角这才微微翘起,没有再理会这白袍教士,径直往前走着。

    秦宇往前面走,智仁大师三人也没有犹豫,跟着进入了建筑,都无视了那白袍教士,很快四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建筑里面,就留下白袍教士脸色青一块白一块的站在原地。

    进入建筑之内,秦宇和智仁大师四人环顾起四周,这是建筑的底楼,整个底楼十分宽阔,十几根柱子林立在四周,而在四周的墙壁上则是雕刻着许多画像。

    这些画像全部都是宗教石雕,秦宇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眼光,这些石雕画像没有什么价值,不过是教廷的自吹而已。

    咚咚咚!

    就在秦宇和智仁大师四人准备继续前进的时候,整齐的脚步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随即就是一群白袍教士从四周的石柱后面出现,将秦宇四人给包围在了中间。

    “擅闯重地者,杀!”

    几十位白袍教士齐声喝道,这些白袍教士的手上都拿着一把镰刀,对于教廷的这些白袍教士秦宇并不陌生,当初跟踪安娜的时候,他就见到过这样装扮的教士了。

    “秦居士,教廷也挺看的起咱们的啊,竟然出动了护教骑士。”智仁大师看着这些白袍教士笑呵呵的对秦宇说道。

    “护教骑士?”秦宇听到智仁大师的话后,愣了一下,他并不知道这些白袍教士的来历。

    “嗯,西方教廷有三支很著名的骑士团,分别是黄金骑士团、护教骑士团、还有裁决骑士团。”智仁大师给秦宇解释道:“黄金骑士团是战斗力最高强的,当初教廷能一统西方,就是靠着黄金骑士团东征西战打下来的,而裁决骑士团最为神秘,都是宗教裁判所里的人,平时很少出现,至于护教骑士团则是属于教廷大人物的护卫力量,有点类似咱们国家古代的禁卫军。”

    “这么看来,这里的那位大主教不是一般的大主教啊。”

    智仁大师似乎对教廷了解的挺多,继续说道:“教廷明面上总共有十二位红衣大主教,分布在世界各地,负责各地的教会,但除此之外,其实教廷还有六位红衣大主教,宗教裁判所就有两位,另外教皇身边也有一位,负责保护教皇的安全,至于剩下的三位则很隐秘,我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三位,具体负责什么就不知道了。”

    秦宇听完智仁大师的话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可不管这位红衣大主教是什么来历,教廷既然把主意打在了他的头上,那他也没必要客气。

    “秦居士,这些白袍教士就交给我们吧,你先进去吧。”

    一旁的智珠大师突然开口了,他的话让秦宇愣了一下,智珠大师和智闲大师一样,平时很少说话,但一般说出来的话,就让人没法拒绝。

    秦宇自然是相信这些白袍教士奈何不了智仁大师他们的,智仁大师三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就连他都不清楚,但是秦宇可以肯定一点,绝对是深不可测。

    “去吧,既然师兄这么说了,那秦居士你就先走吧,我们随后就过来。”智仁大师看到秦宇有些犹豫,也跟着笑着劝道:“咱们时间抓紧点,也好早点救出孟小姐。”

    “那三位大师小心点,我就先进去了。”

    最终秦宇没有再犹豫,朝着三位大师点过头后,大迈步的朝着前面走去,不过在秦宇正前方的几位护教骑士则是纷纷举起了镰刀想要阻拦秦宇。

    “各位,你们的对手可是我们三个老和尚。”

    智仁大师看到这几位护教骑士的举动,说了一句,不过他随即才想起对方听不懂中文,倒是笑着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掌处便出现了一串佛珠。

    智仁大师将佛珠握在手中,突然一把拽掉这上面的四颗珠子,放置左手,瞬间捏成了粉碎,而与此同时,原本阻拦秦宇的那四位护教骑士全部惊呼出声,跟着往地上栽去。

    智仁大师的这一手全部都落在了秦宇的眼中,秦宇的眼神凝起,轻声说了一句:“佛门神通一珠成箴!”

    一珠成箴,是佛门的一种神通,秦宇曾经在诸葛内经中看到过,这门神通很恐怖,可以瞬间掌控人的生死,和道教的纸人之术有着一样的功效,但却要比纸人之术更加难以防范。

    道教的纸人之术,需要得到对方的生辰八字和贴身物品,才能利用纸人对付对方,但佛门的这门一珠成箴神通却不需要,如果说唯一的缺陷的话,那就是施展一珠成箴必须要能看到施法对象,对方必须在视线范围内。

    “这门神通历史上历代高僧能修炼成的都很少,智仁大师当真是深不可测啊。”

    秦宇感叹了一句,不过随即便正色起来,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他还有正事要去做。

    没有了护教骑士的阻拦,秦宇一路走的畅通无阻,很快就消失在了前方深处,而其他的护教骑士似乎也是被惊住了,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让秦宇离开了。

    “师兄,为何要支开秦居士呢?”智仁大师看着秦宇消失的身影朝着自己的师兄智珠大师问道。

    “秦居士此时身上的煞气很重,师弟你也知道秦居士的传承来历,这些护教骑士断然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让秦居士出手的话,恐怕这些护教骑士都得死伤过半,而秦居士也要因此和教廷结下化不开的仇怨,得不偿失啊。”智珠大师回答道。

    智仁大师听了自己师兄的话后,恍然大悟,让秦宇和教廷结下死仇的话,那确实是不妥,同样都是宗教组织,智仁大师自然知道教廷有多恐怖,如果秦宇惹下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势必会给他的未来带来巨大的麻烦。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的大主教应该是教皇身边的那位,那位也是一个杀伐果断的狠人,当初我年轻的时候,跟随师傅拜访过教廷,当初年轻气盛和他还斗过一场。”

    智珠大师说出来的话,让智闲和智仁两位大师同时愣住了,这事情连他们两都不知道。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