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六十九章 教廷插手
    “为什么要放过他们?”秦宇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对着空气说道。

    “放长线钓大鱼,我一开始还不清楚遗族的底细,不过刚刚看那小家伙的血化,我看出来了。”白起的声音在秦宇的脑海中响起。

    “遗族的底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秦宇疑惑的问道。

    “哼,关系大了去了,总之你记住,碰到遗族的人不要手下留情,这一次是为了钓到大鱼。”

    “白起元帅,你说的轻松,钓大鱼,这遗族再怎么被教廷打压,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庞然大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时候要是引出什么老妖怪级别的人物怎么办?”秦宇翻了个白眼,抗议道。

    “你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遗族的老妖怪不来也就算了,要是来了就一锅端了。”白起说的很是霸气,语气之中丝毫就没有把遗族放在眼里。

    “你要出手?”秦宇听到白起的话后愣了一下,难不成这遗族和白起有什么过节,不然白起为什么会这么热衷对付遗族。

    “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要对付遗族的原因和教廷要对付遗族的原因是一样的,遗族,是一个不该存在这世上的种族。”

    白起说到最后一句,杀机毕露,只是秦宇却是听着更疑惑了,怎么又和教廷给扯上关系了?难不成这遗族当初这么牛逼,同时得罪了东西两方的势力。

    不过秦宇也知道再问下去,白起也不会告诉他详细的原因,反正白起会自己出手对付遗族,他和安娜就相当是一个鱼饵,引遗族的人上钩的鱼饵。

    秦宇从怀里掏出手机,拨打了孟瑶的电话,只是电话打通之后,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孟瑶出事情了?”

    秦宇几乎是在瞬间心里就升起不详的感觉。杀机从他的身上弥漫出来,“调虎离山,肯定是遗族的人。”

    “不要胡乱猜测,遗族的那些人很明显对你的实力不了解。不可能还另外安排了人,你再打那个安娜小妞的电话试试。”

    就在秦宇方寸大乱的时候,白起的声音再次响起,秦宇听了白起的话后,才略微平静了一点,白起说的没错,遗族的人不了解他的底细,而且先前那群黑衣人很明显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大可能安排其他人埋伏。

    秦宇再次拨起了安娜的电话,这一次电话很快就有人接听了。不过不是安娜的声音,而是另外一个苍老的男子声音。

    “秦宇是吧,我叫伊萨,来自教廷,我知道遗族的圣物在你的手上。这东西是遗族从我教廷中偷走的,希望你可以将圣物交还给教廷,我代表教廷向你表示感谢。”

    “教廷?”秦宇皱了皱眉,这位叫伊萨的人虽然说话客气,但是话语之中无一不是透露出上位者的傲慢,根本就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

    “伊萨先生,我想你弄错了。我不知道什么遗族的圣物,你找错人了,还有,我女朋友是不是在你那里。”

    “呵呵,有些事情不要说的太明白,你的女友现在在教堂作客。英国伦敦大教堂,希望你明天可以带着圣物过来。”

    话说到这里,电话就戛然而止,对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根本不给秦宇继续说的机会。

    “教廷!”

    秦宇将电话收起。眼底闪烁着光芒,对方以孟瑶来威胁他,这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那东西还是在你的手上最好,不过你可以拿一样东西和对方交换,教廷肯定拒绝不了。”

    秦宇和伊萨在电话里的对话白起也是听到了的,在一旁出主意道:“你在那城堡内得到的匕首可以交给教廷,对教廷来说,那匕首更加的重要,不过也不能过于的软弱,这样,明天去大教堂的时候我会出手,免得对方起其他的心思。”

    “那就麻烦白起元帅了。”秦宇感激的说道,他也知道以他自己的实力肯定是不可能救出孟瑶的,对方既然能知道他的名字,还抓走了孟瑶,肯定是对他进行过调查的,而伦敦大教堂又是教廷在英国的总部,自然是高手如云。

    “阿弥陀佛,秦居士,是不是出事情了?”

    就在秦宇和白起商量好了明天的一些细节事情后,智仁大师几人却是匆忙的从远处跑来。

    “我和师兄原本正在打坐,突然感觉到这边的气场出现一些剧烈的变化,便赶过来察看了。”智仁大师看到秦宇的疑惑神情,开口解释道。

    “秦居士,孟小姐呢?”智仁大师也是聪慧之人,一看这里只有秦宇一个人,而一直和秦宇形影不离的那位漂亮的孟小姐却不在,他心里猜测应该是孟小姐出事情了。

    “孟瑶被教廷的人抓走了,我明天要去一趟大教堂救人。”秦宇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对于智仁大师几人他还是信得过的,要知道智仁大师可没少帮过他忙。

    “教廷抓走了孟小姐?”智仁、智珠、智闲大师三人听到秦宇的话后,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惊讶表情,智仁大师疑惑的问道:“教廷怎么会抓孟小姐?”

    “因为教廷想要从我手上获得一样东西,所以抓走了孟瑶来威胁我。”

    “阿弥陀佛,枉教廷是西方第一大教,竟然还对一普通女子下手,秦居士,明天我们师兄弟三人陪你一起去那大教堂。”智仁大师几乎是没有犹豫,开口对秦宇说道。

    “那怎么行,这是我的私人私事,怎么能将三位大师给卷入其中。”

    听到智仁大师的决定,秦宇终于是动容了,心里浮现一丝感动,从最早一开始的孽业缠身,智仁大师便尽心极力的帮助他化解,赠剑、六祖讲道,这些秦宇都一一铭记在心。

    “秦居士,我们师兄弟三人一直久闻教廷的大名,也正好趁这次机会去见识一下罢了。”

    说话的智闲大师,秦宇一听智闲大师开口,便知道这三位大师是心意已决了,劝不了了。

    在伦敦大学的十几天,秦宇和三位大师也经常一起交流,不过智闲大师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默默坐在一旁倾听,只要智闲大师一旦开口,那颇有一锤定音的效果。

    “那就感谢三位大师了。”秦宇双手合十,衷心的感谢道。

    ……

    “给我转接老祖的电话,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快点。”

    在英国的某间豪华酒店内,安尼奥一手绑着胶带,一手拿着手机在和人通话,而在他这房间内,还坐着另外几位黑衣男子。

    安尼奥拿着手机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良久之后,当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手机内传过来的时候,安尼奥浑身一颤,身躯微微佝偻着,很是恭谨的说道:“老祖,孙儿办事不利,没有能把圣物带回来。”

    “详细的经过,说!”

    听着那边老祖没有任何情绪的话语,安尼奥内心变得忐忑起来,老祖对于人物任务失败的族人的惩罚一直都是很严厉的,安尼奥好几次就看见几批出自执行老祖布置的任务却没有完成的族人,回来后有的是神秘消失了,有的是直接被老祖打成了残废。

    安尼奥压住心里的紧张,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他不敢有丝毫的编造和杜撰,当然重点他还是提到了秦宇的那金光术法上面。

    “那道金光速度很快,而且被金光伤了之后伤势竟然无法复原,根本就是血化的克星……”

    说完之后,安尼奥却发现老祖那边陷入了沉默,久久都没有声音传来,就当安尼奥实在等不住,准备开口询问老祖还在不在的时候,老祖的声音终于传来了。

    “那是东方的御剑术,那道金光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东方的飞剑,败在飞剑下面,你输的不冤。”

    安尼奥听到老祖的这话,虽然困惑什么是飞剑,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老祖话语这意思就是说这次失败不会迁怒到他头上了。

    “老祖,据我们打探,教廷也插手进来了,而且还抓走了安娜,不过圣物不再安娜的身上,而是在那东方术士的手上,教廷这次来的是一个大主教,他们让那东方术士明天带着圣物去教堂换人。”安尼奥赶忙把最新打探到的消息告诉给老祖。

    “红衣大主教?圣物绝对不能落在教廷的手里,今夜我会亲自过来,明天前往教堂一趟。”

    安尼奥听到老祖说要亲自出动,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他不知道老祖有多久没有外出过了,至少从他懂事以来,无论族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位老祖都没有离开过族里。

    “我会盯紧教廷的动作,恭候老祖您的到来。”

    安尼奥挂掉电话,他的话让同样呆在房间内的其他黑衣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们听到了什么,老祖竟然要亲自过来?

    “明天老祖就会到来,都给我听好了,在老祖到来之前,给我盯死了教廷还有那位东方术士的动静,一切等候老祖来定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