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血化
    “我不想和任何人作对,我只是保护我的朋友不受伤害而已。()()”秦宇笑吟吟的盯着安尼奥,答道。

    “安娜偷走了我族的圣物,是我族的叛徒,这是我们遗族之间内部事情,你要保护安娜就是和我们遗族作对,这其中的后果你自己掂量,要是你不插手这事情的话,我可以保证,你杀了安吉的事情,没有人会找你麻烦。”

    安尼奥有这个自信,安吉家族里的人都已经死光了,就剩下一个安娜,没有人会在意安吉的生死,只要他开口说一句,肯定会没有人追究安吉的事情。

    “我要是不同意,是不是就是不识好歹了。”

    “你要是还要插手的话,那就是与我遗族彻底为敌,将会遭到我遗族的举族追杀,不死不休。”

    “举族追杀。”秦宇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遗族还在教廷的追剿当中,平日里也都不敢光明正大的露面,拿什么来追杀我。”

    “你怎么知道的?”安尼奥听到秦宇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羞恼之色,“是安娜告诉你的?果然是叛徒,把族里的事情告诉一个外人,注定要受到惩罚。”

    “大哥,他是想要故意拖延时间,咱们别和他废话了,杀了他,再抓住安娜。”

    安尼奥听到自己弟弟的话,也醒悟过来,对方故意用言语来拖住他们,就是想要给安娜的逃脱提供时间,当下不再劝说,朝着族人吩咐道:“干掉他。”

    “拖延时间,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哥们只是不想多造杀戮而已。”

    秦宇这句话是用汉语说的,说完之后,看着冲上来的黑衣人。微微摇了摇头,双脚直接呈八字站开,双手飞快的结着一个手印,一股凌冽的气势从周身爆发出来。

    “画地为牢,起!”

    一声清喝,秦宇双手一合,周围的气场开始出现变化,一道道气墙出现,将秦宇自己还有安尼奥一伙人给围在了中间。

    气墙,五品相师的招牌手段。而秦宇虽然没有进入五品相师境界,但是他的实力丝毫不比五品相师弱,对于气场的理解也同样不低于五品相师。

    就在秦宇将气墙布好的同时,那些黑衣人也冲到了他的跟前,秦宇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位挥舞着拳头的黑衣人,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箓,随手就朝着黑衣人的拳头丢去。

    “轰!”

    火焰在黑衣人的拳头处绽放,一股肉焦味扑鼻而来,黑衣人痛苦的嚎叫一声。握住拳头就往后退。

    秦宇看着这位黑衣人退去,手上动作不减,连着十几道符箓丢出去,炸起一片火团。或者击中了黑衣人,或者击空。

    五行爆火符,以秦宇现在的修为画出来,威力和最初的相比。已经是增加了许多倍,在秦宇现在所拥有的诸多符箓中,可以说。五行道符不是品级最高的,但绝对是潜力最无穷的。

    五行道符的威力和画符者的修为有着密切的关系,秦宇是三品相师的时候,画出来的火符只有三品相师的攻击力,但现在秦宇已经是四品大圆满,甚至体内真实念力已经达到了五品境界,此时的火球符的威力和往日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术法,你是东方术士?”

    安尼奥看到从秦宇手中的火球符,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神秘的东方术士是西方所有势力都忌惮的存在,关于那片土地,安尼奥从懂事起,便得到长辈的嘱咐:“不要轻易踏入东方,哪怕真去了,也不要在那里惹事情。”

    “阁下既然是东方术士,那插手我遗族的事情,是不是捞过界了,你这是想要挑起东西两方的大战吗?”安尼奥质问道。

    “东西方大战?”秦宇呵呵一笑,面色不改:“你太看得起咱们了,这只是私人事情而已。”

    秦宇可不相信,东西两方这么多年来会没有出现过纠纷和矛盾,可这么久也没见东西方出现大战,这说明一般人的恩怨并不影响大局,除非是教廷或者是国内龙虎山这样的大势力给对上了,那才有可能引发东西大战。

    “哼,你以为只有你们东方有神秘的术法吗?”

    安尼奥冷哼一声,整个人弯了起来,像一头猎豹盯着猎物一样盯着秦宇,双眼逐渐变成血红色。

    “血化吗?”秦宇看着安尼奥的变化,嘀咕了一句,虽然脸上的笑容依然挂着,但心里却是暗中提高了戒备,遗族的血化是他们的天赋神通,据说血化之后,和原来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试试火球符吧。”

    秦宇将五行爆火符朝着安尼奥扔去,安尼奥先前见识过着火球符的威力,但这一次他没有躲闪,而是举起右手一拳打在了火球符上面。

    火光爆裂,安尼奥的拳头安然无恙,爆火符对他无效,安尼奥盯着秦宇,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果然是比原来提高了许多,防御力增强了这么多。”秦宇心里也是一凛,这安尼奥现在的肉身不比钢铁差了,不能和他硬碰硬。

    “下面就该让你见识一下血化的威力了。”

    安尼奥舔了舔舌唇,这是血化之后的下意识的动作,接着,他动了,整个人如一头猎豹扑向秦宇,动作之快,原地上竟然出现了残影。

    “不是只有你会强化。”秦宇看着安尼奥,轻语了一句,随即从怀中掏出五行绝金符,贴在了拳头之上,一缕金光在指节之中流转,秦宇双手握拳,豪不避让的迎着安尼奥的拳头砸了过去。

    “哈哈,你难道不知道,遗族血化之后的力量,连教廷的黄金骑士都不敢硬碰吗?”

    安尼奥看到秦宇还敢举起拳头迎过来,脸上的笑容更甚,他已经开始想象,当两人的拳头碰到时,对方拳头上传来的骨头碎裂声了。

    秦宇没有理会安尼奥的狂笑,体内的念力疯狂运转起来,凝聚在拳头处,那里,缓缓的出现了一道一尺左右长度的金色寸芒。

    而同样,安尼奥的拳头处也有着一道红色的寸芒,两人的拳头还未碰触到一起,青红两道寸芒便先碰撞到了一起。

    “哈哈,你不行了。”

    青红寸芒碰触,很明显红色寸芒占了上风,而青色寸芒在瞬间就短了一截,安尼奥见到这一幕,更是信心大增,再次挥舞拳头朝着秦宇砸去。

    “果然是不行。”秦宇见到这一幕也是摇了摇头,四品大圆满的念力加上五行绝金符的叠加效果依然打不破对方的肉身防御,遗族的血化确实是恐怖。

    “追影,出来。”

    既然已经实验过了,秦宇可不会再逞强了,脑海当中呼唤追影出来。

    “咿呀!”追影迫不及待的答应道,他早就想要出来了,现在听到秦宇的召唤,瞬间就从秦宇掌心处冒出来。

    一道金光从秦宇掌心之中乍起,安尼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在眼瞳的急骤收缩之中,眼睁睁的看着那金光刺破他的红芒,然后……然后就是手指处传来的巨痛。

    “啊!”

    安尼奥忍不住一声嘶吼,举起了鲜血淋淋的拳头,那里,有着一道伤口,直接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

    “你这是什么术法。”安尼奥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追影的出现,追影在刺伤了安尼奥之后,便再次回到了秦宇的体内,所以安尼奥才会怀疑这是秦宇施展了某种术法。

    “和你血化一样,这同样也是我的独门秘术。”

    秦宇笑着回答,既然安尼奥没有能看出来,那他也就不妨按照对方的猜测去说,保留住追影这份底牌。

    “哼,就算你伤到了我那又怎么样,我们遗族拥有无与伦比的复苏能力。”安尼奥举起拳头,脸上带着得意之色,这样的伤口,依照他的血化程度,最多一分钟就会复原,这才是遗族血化最恐怖的地方,几乎是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秦宇听着安尼奥的话,只是笑吟吟的站在那里,也不接话,他等着一分钟后看安尼奥的面部表情,那才是最有趣的。

    一分钟的时间过的很快,安尼奥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势不但没有复原,反而血液越留越多,才发现了不对劲,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他的目光瞄了眼对面的秦宇,当看到秦宇脸色一直洋溢的笑容,一股不好的直觉在他的心底浮现。

    “难道他这术法专门克制复苏能力?”

    一想到这个可能,安尼奥心里就是一阵忐忑,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神秘的东方,神秘的术法,一直是家族长辈交待不可招惹的存在,也许真的就是因为东方术士刚好有克制他们血化能力的术法。

    “这一次我不杀你,回去告诉你们族里的人,不要再打安娜的主意,你们遗族的血化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作用,下一次如果还来,那我就只能见一个杀一个了。”

    秦宇从安尼奥的表情变化已经知道,安尼奥猜出来了,他冷冷的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只留着安尼奥还有那群黑衣人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