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六十章 道佛合作
    知道了智珠大师手里的珠子是镇怨珠,秦宇和钱老两人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有镇怨珠在,学校里的那些枉死的新教教徒的怨气就可以被收走了。

    “如是我无,如众玄幻,不坠轮回……”

    智珠大师突然由低诵变成了高声吟唱,而随着他的手一扬,镇怨珠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学校里面射去,随即便消失不见。

    镇怨珠的突然飞起,把马尔科姆一群老外给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些老外相互对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成了?”

    半个小时过去,秦宇脸上露出精光,而一旁的钱老和智仁大师也是脸上带着喜色,他们都感觉到校园内的怨气开始慢慢的在减弱。

    “进去看看。”

    秦宇几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朝着校门口走去,孟瑶站在一旁想了下,也跟了上去,而马尔科姆一行人看到秦宇他们走进去了,也跟着进去。

    “镇怨珠在那个方向。”

    智珠大师进入校门之后,手指了一个方向,他是镇怨珠这一任的主人,和镇怨珠之间存在着感应,指引了一个方向后,众人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那颗珠子在这里。”马尔科姆看着前方上空不停旋转的珠子,手指着珠子喊道。

    “已经在开始吸引怨气了。”

    在其他人的眼中只见到这颗珠子在两丈高空不停的旋转,但在秦宇的眼中,随着珠子在高空的旋转,一道道黑气从四处飘逸过来,钻入珠子之内。

    只是,很快秦宇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镇怨珠没有了先前的平稳,开始有一些摇晃了。这一点不但秦宇发现了,智珠大师也同样感觉到了,他与镇怨珠的感应最深。

    “镇怨珠有些镇压不住,摆阵。”

    智珠大师说完这话,走到了镇怨珠的下方,盘腿坐下,智仁大师和智闲大师听到智珠大师着急的话语,也走了过去,走到智珠大师的身边,同样的盘腿坐下。

    光孝寺其他一同过来的僧人,纷纷拿起了木鱼,站在智仁大师他们三人的身后,呈一个矩阵战列着,一边敲响着木鱼,一边念诵着经文  。

    “秦师傅,智仁大师他们这是?”钱老皱眉看着智仁大师他们的动作,朝着秦宇问道。

    “这里的怨气比较特别,镇怨珠没法压制住,智仁大师他们准备以经文加以感化。”

    秦宇一边回答,一边将目光盯着智仁大师三人,只见三人之中,中间的智珠大师手持拈花状,低着头,双手手指在微微抖动,一句句梵文从他的嘴里吐出。

    而智仁大师和智闲大师却是右手握着念珠,低眉念诵着,两位大师念诵的经文和身后的那些僧人的一样,一时之间经文之声缭绕,中间又夹着梵文吟唱,秦宇一行人仿佛又回到了国内,置身于某一场佛教法事当中。

    随着智仁大师一行僧人的经文声出现,秦宇清晰的看到,那缕缕飘来的黑烟被一丝丝的金文给缠绕上,然后才被吸入镇怨珠内。

    “马尔科姆先生,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呢?”看到镇怨珠稳定下来,秦宇转身朝着马尔科姆说道。

    “哦,都在校门外的车上放着。”马尔科姆赶忙回答道。

    “把东西拿进来。”

    秦宇指挥着马尔科姆去让人把车开进来,而他自己也没有闲着,将寻龙盘拿出,一手拿着一张白纸,根据寻龙盘上面的显示,在白纸上标记着一些记号。

    很快,一辆卡车从校门口开进来,秦宇将罗盘重新收起,从卡车内拿下一个袋子,里面放着一堆细碎的没打碎的天然鹅软石。

    秦宇一手抓起鹅软石,一手拿着白纸,在白纸上标记出来的位置,放置上一块鹅软石,很快,以智仁大师一行僧人为中心,秦宇在地上星罗密布的洒满了鹅软石。

    等秦宇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智仁大师一行人也念诵经文结束了,镇怨珠重新回到了智珠大师的手上。

    “秦居士,这里的煞气很顽固,如果要完全化解的话,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智仁大师站起身,朝着秦宇说道。

    “辛苦大师们了,这一点我想到了,所以我想再利用阵法加把劲,以镇怨珠为主,各位大师经文为辅,然后我再布上一个小型的阵法。”秦宇指了指地上的鹅软石说道。

    “阵法?”智仁大师看了眼地上的鹅软石,眼中闪过精光:“如果是这样的,那倒是可以。”

    秦宇走到中间的行李箱面前,将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然后又将盒子打开,小心的从里面拿出十方印章。

    “钱老,贡品准备好了吗,我要开法坛。”秦宇拿着十方印,朝一旁的钱老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钱老点了点头,朝着身边的人招了招手,便有人从不远处搬来一张案桌,接着又摆上了香炉和蜡烛还有一些贡品。

    秦宇拿起案桌上的三支高香,点燃,朝着三方祭拜了之后,插进香炉之内,接着又从怀里掏出两章符箓,点燃之后抛洒向高空,只听的“轰”的一声火焰窜起,符箓冲天而去,瞬间消失在上空。

    秦宇在这里祭拜的时候,其他人,包括智仁大师他们,全都站在一边好奇的看着,孟瑶看到秦宇认真的表情,心里更是喜滋滋的,自己男友能成为全场的焦点,比她自己成为焦点还要让她高兴。

    “四方大帝,八方鬼神,今以十关镇怨气。”

    秦宇朗朗开口,右手拿起放在案桌上的一方印章,以手带笔,在上方画着一些符文,随即又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动作。

    只见秦宇手一挥,一尊印章直接被抛下半空,然后朝着一个地方落下,所有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这印章可是玉,要是这么一摔很容易就摔成两半了。

    然后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尊印章在离地面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速度却突然放慢了,最后竟然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连续十次,秦宇将十方印章给掷向十个方向,最后都落在地上,呈一个多边形将秦宇包围在中间。

    “生死休伤杜景惊开,这遁甲八门方位都有一尊印章,可那多出的两个方位又是什么?”钱老盯着这十方印章落下的位置,眼底光芒闪烁,轻声嘀咕道。

    以他的见识,一眼就看出秦宇丢出去的这十方印章,其中有八方落在了奇门遁甲中的八门位置上,他一开始以为秦宇布的是八卦阵图,但当最后两方印章落下的时候,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十方印章,还有无数的鹅软石在秦宇的四周排列着,犹如一个棋局,秦宇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视线看向智仁大师这边,喊道:“智仁大师,你们每人就站在这十方印章的右边上,然后双脚不要踩到鹅软石,站在那里念诵经文即可。”

    “好。”

    智仁大师没有询问原因,三位大师带领着七位僧人直接走进了鹅软石阵当中,最后一人站在一尊印章的边上。

    “智珠大师,借镇怨珠一用。”

    秦宇又转身看向智珠大师,智珠大师也没有犹豫,左手一挥,镇怨珠平稳的朝着秦宇飞去。

    “好强烈的佛光,不愧是镇怨珠。”秦宇将镇怨珠给握在手中,不但丝毫没有感觉到里面的怨气,反而从手心处出来一股股纯净的佛力。

    “去。”

    秦宇很想好好研究一下这镇怨珠,不过当着人家主人的面也知道这样不太好,最后只能压下这个念头,将镇怨珠往高空抛去,秦宇这一抛,镇怨珠是直接飞射到几十米以上的高空处,至少现场大部分人都没有能看到镇怨珠的影子。

    “十殿阎罗,招魂收魄,今日十关大开,收八方怨气。”

    秦宇同样是盘腿在中间坐下,双手掐诀不断的变换手势,而随着秦宇的手势变化,那十方印章突然开始旋转起来,阵阵狂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这风……大家往后退一点。”

    钱老感受到这狂风,浑身一个哆嗦,连忙开口朝着其他人喊道,其实不用钱老喊,在狂风起来没多久,所有人都已经承受不住开始后退了。

    “怎么好好的会起风啊,我感觉我眼睛都进了沙子了。”

    几位老外不停的揉着眼睛,咒骂着天气,而钱老则是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秦宇等人,一旁的孟瑶有些担忧的问道:“钱老,秦宇他们不会有事情吧?”

    此时的秦宇双腿盘坐,眼睛微闭,只有双手再不停的凝结手印,而智仁大师一伙人也再次开始念诵起经文,梵音再起。

    “秦师傅他们没事情的,他们的衣袖都没有一点飘动,这狂风对于身处阵内的他们造成不了一点影响。”钱老答道。

    “那我就放心了。”听到钱老的回答,孟瑶才松了一口气,安心的站在老远看着秦宇他们。

    “秦师傅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引动阴间的力量,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孟瑶一直注意着秦宇那边,她没有注意到,当钱老回答完她的问题后,又小声的呢喃了一句。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