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镇怨珠
    “秦宇,经过我们广州玄学会所有理事一起开会议论,最终决定将葛明给开除出玄学会。  ”

    秦宇听着林秋生在电话里的话,脸上露出了笑容,林秋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不过秦宇,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你,你是不是也反对剖腹产定生辰八字的理论?”林秋生在电话那端问道。

    “剖腹产定生辰八字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谬论。”秦宇直接回答道。

    “秦宇,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要知道现在关于剖腹产的议论行业内讨论的很激烈,谁也说服不了谁,葛明这事情,到最后肯定是会传开的。”

    “依据我当然有。”秦宇嘴角微微上翘,他很快就明白林秋生打的什么主意了,不过这也是一个互赢的局面,他不在乎被林秋生利用一下。

    “林会长,葛明的事情你就让他去宣扬吧。”

    “要是葛明添油加醋对外胡说,恐怕对玄学会还有秦宇你的名声都不是很好。”

    “下一届的玄学会交流赛不就是在广州举行吗,林会长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吧。”秦宇呵呵一笑,也不跟林秋生打马虎眼了,林秋生想要的是交流会举办的盛大起来,吸引南北的风水师前来,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存在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引起各方人马前来辩论。

    而这个争论的话题是什么,剖腹产定生辰八字,就是最好的一个争议话题,林秋生需要这样的一个话题,而秦宇则是需要这样的一个大会,他借此在大会上表达出自己的观点,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我明白了,那秦宇我就不打扰你了,会里也有一点事情要去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囔囔皆为利往,我这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吗?”

    秦宇挂掉电话,自嘲的一笑,他估计林秋生肯定会以为他对葛明下手,答应在交流会上和其他风水师争论是为了出名。

    但只有秦宇自己清楚,他不在乎名气,说句不好听的话,名气对于一般的风水师来说,可以给他们吸引到许多大老板,让他们的收入大增。但对他自己来说。名气这东西根本就没作用,他不需要。

    秦宇一直很感谢当初的那个奇遇,让他获得了诸葛内经,可以说,如果没有诸葛内经,没有风水相术,他和孟瑶很难走到一起,他的生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所以。风水是改变了他一生的东西,秦宇骨子里不希望任何人玷污了这个词,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

    伦敦机场,所有接机的人都看将视线看着一个方向。那里,有着一群穿着奇怪的黄色衣服的光头男子,这群男子的头上全部点着疤,不少知道一些国外文化的老外就已经议论开来。给边上人解释道:“这是亚洲那边的和尚,和咱们的教士是一样的。”

    “秦先生。”马尔科姆今天一早就和钱老来机场等候秦宇一行人的到来。

    “钱老,马尔科姆先生。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光孝寺的智仁大师,这是智闲大师,这是智珠大师,还有这些都是光孝寺的僧人。”

    “阿弥陀佛,见过各位大师。”

    钱老朝着智仁大师等人行了一个佛礼,一旁的马尔科姆也有样跟样,智仁大师也跟着回礼,几人寒暄过后,便上了大巴车离开机场。

    “秦师傅,伦敦大学里面的气场现在很是混乱,你布下的那个风水局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一上了车,钱老就跟秦宇说了学校这几天的气场变化,秦宇仔细倾听着,看到一旁的马尔科姆的着急表情,笑着说道:“我回去就是为了解决这事情,这学校的混乱气场还要仰仗几位大师。”

    秦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智仁、智闲还有智珠三位大师,三位大师谦虚的低吟了一声佛号,智仁大师开口说道:“秦居士客气了。”

    大巴车是直接开到了伦敦大学的校门口,秦宇一行人从大巴车上下来,三位大师看了眼这学校,神情便变得严肃起来,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是可以感觉到这气场里面的怨气。

    “秦居士,这学校好大的怨气,按理说学校这种地方是不该这样的。”智仁大师皱了皱眉说道。

    “这里面曾经死了不少人。”

    秦宇简单的把事情给智仁大师说了一遍,智仁大师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叹道:“这宗教之争是害人不浅啊。”

    “历史上历代宗教都会想要排除异己,这样的流血事件并不少见。”

    秦宇跟着点头认可,不止是国外的教会之间存在这些事情,国内的佛道两家的争斗也是不少,只是最近才变得平和许多。

    “智仁大师,你们打算怎么镇压住这些怨气?”秦宇开口问道。

    “这股怨气,不是简单的超度就可以的。”

    智仁大师将目光看向自己的师兄,三人交汇了一个眼色,点了点头,才由智珠大师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

    “阿弥陀佛。”

    这个木盒一拿出来,所有的僧人都诵了一声佛号,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秦宇也是微眯着眼睛盯着这个木盒,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只见智珠大师将木盒打开,和小心的掀开里面的一层黄绸布,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一颗珠子拿出来,捧在手心上。

    “这是舍利?”

    感受到这颗珠子里面蕴含的佛力,钱老在秦宇身边小声的惊呼道。

    “不是舍利。”秦宇摇了摇头,否定了钱老的看法,舍利他见过,是朴实无华的,而且形状是略微有些变形的,并不是真正的圆形,但是这颗珠子圆润光滑,隐隐还有莹光出现,倒更像是一件法器。

    智珠大师捧着珠子一步步的朝着学校门口走去,一直到秦宇让人安下去的那根石柱面前才停下,左手一撩袈裟,直接在地上盘腿坐下,然后将珠子置于三寸位置,口里低声念诵起经文。

    “钱老,秦居士,这颗珠子是我师兄的本命法器,而且也是我光孝寺历代高僧共同孕育的一件法器,是镇寺之宝。”一旁的智仁大师开口解释了。

    这颗珠子的来头很大,可以追溯到清初时期,是当时光孝寺的一位高僧的法器,这位高僧是光孝寺的方丈,同时也是佛界赫赫有名的大师,正是普德大师。

    “原来是普德大师的法器。”

    钱老听了智仁大师的解释,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而秦宇却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智仁大师和钱老,普通大师又是谁,他根本就不知道。

    “秦师傅,普德大师在清初的时候很有名,那时候满人刚刚入关初定天下,曾经邀请普德大师前往京城坐禅,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要利用佛教的影响力,让普通百姓接受他们的统治。”

    钱老开始给秦宇讲述起关于普德大师的故事,秦宇这才知道,这也是一位拥有传奇色彩的高僧。

    当朝廷的人找到普德大师时,普德大师却直接拒绝了,以出家人不参和俗世间的事情为由婉拒了。

    不过当时的满人刚打下江山,一身的戾气,自诩高汉人一等,普德大师的拒绝,引起了他们的愤怒,便打算派一支骑兵深夜屠尽光孝寺的僧人。

    只是,当这支满人士兵晚上来到光孝寺时,却发现光孝寺门口坐着一个僧人,等他们走进一看,这僧人正是普德大师。

    普德大师一个人坐在光孝寺的门口,手里拿着一颗珠子,看着围上前的士兵,也说说话,就这么念诵的经文,那些士兵迟疑了半响之后,最终还是有两位士兵举起手中的长矛朝着普德大师刺去。

    只是,当那两士兵举起长矛的瞬间,普德大师突然将手里的珠子朝着上方抛去,一股黑烟便从珠子里冒出来,很快将这群士兵都笼罩在当中。

    这些士兵被黑烟笼罩,只感觉耳边传来阵阵阴风,然后就听到各种鬼哭嚎叫之声,全身都吓的冰凉,慌不择路的逃窜离开,而这之后也就在没有清兵来上过光孝寺。

    “这件事情后来传开,不少人怀疑普德大师当初手里的那颗珠子应该就是佛家所说的镇怨珠,汲取了许多冤魂鬼煞的怨气,历代佛家高僧都会有一颗这样的珠子,平时用佛法超度这珠子里的怨气,佛经上有这么一句话:待得珠内怨气消,方能证得罗汉果。”

    “钱老果然是见识非凡,没错,我师兄手里的这颗珠子正是镇怨珠,由普德大师传下,到现在已经历经三百年,只是里面的怨气还没有完全超度完。”

    “镇怨珠?”

    秦宇开始翻寻脑海里的诸葛内经,终于让他在里面找到关于镇怨珠的描述。

    镇怨珠不是随便出现的,必须是一位高僧,至少也是宗师级别的高僧许下宏愿:“不消珠内怨气,不证罗汉道果”才可以凝结出来。

    镇怨珠是怨气克星,任何怨气都可以被镇怨珠给收入其中,以前一些真正的高僧云游四方就是为了收集怨气,只要镇怨珠内的怨气满了,接下来就是化解,把里面的怨气都用佛法给化解掉后,将可以白日证道,成就罗汉金身。

    所以说,镇怨珠实际上算是一种另类的佛教僧人证道的方法,只是历史上却是很少有人能在有生之年将镇怨珠给填满又化解掉,至少秦宇没有听到过。(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