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邀请
    秦宇一步步的逼近,每一句话都让葛明脸色难看一分,到最后更是被秦宇逼的退到了角落位置上。 。

    “你这样的人,留在玄学一行中,只会给更多的无辜之人带来伤害,风水师,修为不行可以慢慢来,但是品德不行,绝对不能姑息。”

    砰!

    葛明往后再退一步,却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一张凳子,整个人被凳子绊的朝后倒去,连带凳子一起倒在地上。

    “林会长,作为玄学会的成员,如果葛明还能留在会里,那么我只好退出玄学会,与这样的人为伍我害怕哪天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秦宇将视线转向林秋生,“葛明明知道范大海的母亲对风水八字很相信,为了赚取那一万块的八字钱,把生辰八字告诉范大海的母亲,他自己其实也清楚,以范大海家庭的情况,范大海母亲肯定会让儿媳妇提前剖腹产,这种德道败坏的人,林会长你看着吧。”

    秦宇说完这话之后,拉着孟瑶的手径直离开了,正如他所说的,如果林秋生不愿意开除葛明的话,那他将会退出玄学会。

    林秋生的表情很尴尬,看着秦宇离开是开口劝阻不是,让秦宇就这么离开也不是,最后,只能长叹了一口气,将目光看向葛明。

    “林会长,这秦宇是不是欺人太甚了,剖腹产定生辰八字的理论不是我葛明一个人在用,我只是把实情告诉人家雇主,这有什么错吗?”

    葛明看到林秋生看向自己的眼神,心里一突,连忙开口辩解:“而且秦宇这话根本是没把林会长你放在眼里,他这是威胁林会长你。”

    “葛明啊。”

    林秋生表情变幻不定,突然走过去拍了拍葛明的肩膀,葛明眼巴巴的看着林秋生。他不知道林秋生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自己知道,如果自己被开除出了玄学会,那以后的事业将会一落千丈。

    现在很多人请他去,都是看着玄学会这个招牌,不会是骗子,但如果他被玄学会开除,不说这个招牌没了,其他人要是得知他是被开除的,肯定就不敢请他了。

    想到这。葛明眼底闪现出嫉恨的神色,那是对秦宇的嫉恨,那范大海和他又不沾亲带故,凭什么因此抓住自己不放,就是想要借自己来衬托他的慈悲心肠吗?

    “葛明,这事情你确实是做过了,君子爱财,但取之有道,这一点秦宇没有说错。你既然知道范大海母亲很信八字,也知道范大海母亲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存在,那你就不该把生辰八字告诉她,这可是关系到一条婴儿的人命啊。”

    “林会长。我也不知道那范大海的母亲一定会这么做啊,我只是尽到自己的职责而已,再说了,八个月大的婴儿也不一定就没法存活下去。现在死了就把罪名推在我头上,我不服。”

    “这件事情我会召集大家一起来决定的,哎。”

    林秋生没有再说话。深深的看了眼葛明,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季全几人也跟着离开,很快整个大厅就剩下葛明一人颓废的坐在地上。

    “会长,对葛明要怎么处理?难道真的开除葛明?”林秋生一行人走出街道,其中一位理事开口问道。

    “葛明做错了事情,开除他是必然的。”林秋生也没隐瞒,能跟他一起过来的,都是自己人,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可如果开除了葛明的话,葛明肯定会不服气的,他肯定会将事情闹大,葛明在咱们会里的朋友不少,到时候事情一闹起来的话,可能会不好收场。”

    林秋生听了这人的话,停下的脚步,目光在几人身上流转,最后看向季全,问道:“季全,你怎么看?”

    “我觉得会长的选择没错,开除葛明是最正确的。”

    季全说完这话,看到其他几人的疑惑表情,继续解释道:“也许葛明这件事情上,会引来许多人的议论,但是别忘了会长也是处于选择的地步,如果不开除葛明,那么秦师傅就会退会,那对咱们玄学会来说才是最大的损失。”

    “没那么严重吧,我不否认,秦宇确实是天赋过人,甚至风水造诣上比我们都要高,但玄学会存在了这么多年,没有秦宇不也好好的吗?”另外一人反驳道。

    “没有秦师傅,咱们玄学会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依然会是玄学界三大组织之末,可如果有秦师傅的话,玄学会将有和道教协会还有佛协会一较高低的机会。”季全淡淡的看了同伴一眼,吐出了一句让众人变色的话。

    “季全说的也正是我心里想的,秦宇潜力无穷,以他的天赋,成为宗师都是有很大可能的,也许在以前,宗师的影响力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出现过宗师了,一个宗师的诞生有多么大的影响力不需要我多说你们也应该清楚,我玄学会必将借着这个机会往前踏一步。”

    林秋生的脸上露出精光,“葛明怪只怪他的把柄被秦宇给抓住了,明天我就会召开理事大会,讨论这件事情。”

    另外一头,此时的秦宇也和孟瑶两人刚上车离开。

    “秦宇,你说那林会长会怎么决定?”

    “开除葛明。”秦宇很肯定的回答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那林会长会开除葛明啊,你就这么有信心?”孟瑶看着自己的爱郎,歪着头问道。

    “林会长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会知道我和葛明谁对玄学会的作用大,自然也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秦宇笑了笑,在这点上他很有自信,林秋生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人,秦宇了解过林秋生,从他当上广州玄学会的会长后,便一直致力于玄学会的发展,不然也不会能拿下玄学会交流会的举办权。

    “好了,这边的事情先别管了,咱们今天还要去一个地方,我要请一人跟我一起去一趟英国。”

    秦宇给孟瑶说了一个地点,孟瑶开着车子来到了光孝寺门口,早有一位沙弥在那等候两人了。

    “秦居士,师傅他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有劳了。”

    秦宇拉着孟瑶的手,跟着沙弥走进寺庙,经过六祖的事情之后,光孝寺的香火要比以前旺盛了许多,就是进进出出的游客都比以往多了许多。

    “这个还保存着?”秦宇跟着沙弥走过当初六祖上坛**的地方,看到那高台还搭在那,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方丈特意吩咐的,这个高台不能拆除,全寺现在早课都改在这里做了,而且这里也有很多信徒。”

    秦宇看了看高台下方,确实是有不少虔诚的信徒正跪在蒲团上念诵着经文,这些信徒都是当初水陆大会召开时在场的,见识过六祖的神迹,再经过他们一传十、十传百的宣传,可别小看高台下面的蒲团,有些信徒连续蹲守好几天,就为了守到一个蒲团空位。

    “秦居士,师傅就在里面。”小沙弥带着秦宇到了智仁大师的禅院门口,便自顾退下了,秦宇也不客气,当下径直朝着里面迈步走去,当然这一次他却没有牵孟瑶的手了,在佛门高僧面前,还是要顾忌一下影响的。

    “秦居士来了,快快请坐,我这茶已经是泡好了,咦,这位姑娘是?”智仁大师正在禅院内的石桌上摆弄着茶具,看到秦宇和孟瑶走进来,开口问道。

    “智仁大师,这位是我女友孟瑶。”

    “智仁大师好。”

    “孟小姐好,两位请坐。”

    智仁大师和秦宇孟瑶两人见过礼后,三人在石桌上坐下,没等秦宇开口,智仁大师就先说了:“秦居士,你电话里说的事情我找方丈师兄商量了一下,如果是要化解冤煞的话,而且是那种极其强烈的冤煞,光凭超度恐怕是不行。”

    “大师,我也想过,超度只能是起一时之功,所以我打算另外再集风水之力,慢慢的化解,不过这冤煞太猛烈,前期无法镇压,只能用佛门超度之法。”

    “我明白秦居士的意思了,先利用佛门超度压制住这气场,然后再布下风水局来化解,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智仁大师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我和方丈说一下,就由我还要我的几位师兄,我们三人再带上十二位弟子陪秦居士你一起去。”

    “三位大师一起?”秦宇听到智仁大师的话,是喜出望外,他原本的计划是只要智仁大师带着一些僧人前往就可以的,他可是知道光孝寺内,像智仁大师这样的同辈法师不多,每一个都是光孝寺的巨头。

    “秦居士不必客气,秦居士帮我寺迎回六祖舍利,这对我寺来说是大恩,我们正不知道该怎么回报秦居士,再说了,这超度亡魂,化解冤煞本就是我佛门中人的责任。”

    ps:新的一个月,又是新的一周,一个全新的开始,求月票,求推荐票,关于这个月的更新,我会在下一章开单章说明。(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