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罪民
    这道声音让四位教士的脸色大变,而安娜原本绝望的小脸上却是出现了亮光。

    四位教士看着自己手里的半截镰刀,其一位教士朝着四处看了几眼,朗声说道:“我们是教廷的人,阁下难不成要插手我们教廷的事情。”

    “我再说一遍,立刻给我滚,不要跟我说什么教廷不教廷的,要是卡路西那老家伙还在的话还够格跟我谈话,至于那么,哼!给你们五个数,如果不滚的话就彻底的留在这里。”

    四位白袍教士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想到自己手里的镰刀都被人家悄无声息的给斩断了,如果对方要是对准的是他们的头颅的话……

    “阁下既然要和教廷作对,希望你不要后悔。”

    当数字数到三的时候,四位教士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他们不甘心的看了眼面前的安娜,开始缓缓的朝着另外一边撤去,没多久身影便消失在湖畔深处。

    安娜看着四位教士离开了,长松了一口气,再也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还请前辈能够现身一见。”安娜朝着四周看去,感激的说道。

    只是,任凭安娜怎么喊,那道苍老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出现,似乎也离开了,最后安娜只得恭敬的朝着某个方向鞠了几个躬,然后拖着疲惫的身朝着原路回去。

    “也不知道我扯着卡路西的名字,教廷那边会是什么反应?”

    看着安娜的背影消失,秦宇的身影才在树下出现,不用说,先前那道苍老的声音的扮演者就是他,秦宇可不想再英国和教廷对上,一个龙虎山就那么恐怖,作为统治了西方这么多年的教廷。那实力和底蕴更是可想而知,秦宇还没自大到自己可以和教廷抗衡。

    话说另外一头,离着最近的一栋教堂内,此时灯火通明,先前抓捕安娜的四位白袍教士赫然在列,而在他们的面前,依然是那位红衣大主教。

    “你们是说那人丝毫不把教廷放在眼里?”伊萨的眼底闪过厉色,作为西方最大的宗教,哪怕是皇室都不敢轻易的得罪教廷,对方的口气竟然如此之大。

    “伊萨大人。对方确实是这么说,而且他还说,如果是卡路西那老家伙来了还可以和他聊聊,但是其他人的话,没那个资格。”其一位白袍教士小声的如实说道。

    “哼,好大的口气,卡路……等等,你说他说的是谁?”

    伊萨的怒容一下消失不见了,神色突然变得很激动。急切的问道:“你确定那人说的是卡路西?”

    “嗯,他就是这么说,我们几个都听到了。”

    伊萨的目光又在另外三人脸上扫过,那三位教士也赶忙点头。表示自己的同伴说的没错。

    “你们在这里等候。”

    伊萨沉默了半响,突然朝着后面走去,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但是他还是拨通了教皇的电话。

    “教皇陛下。有一件事情我要向您汇报,刚刚下面的人去抓捕一个小虾米时,却被一个神秘人给赶走了。而那神秘人说了卡路西公爵的名字出来……”

    伊萨接通了教皇的电话后,把事情的经过完整的说出来,电话那头也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教皇的声音才徐徐传来:“卡路西公爵去往东方已经有近千年了,是我教廷的秘辛,如果能认识卡路西公爵的话,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那个小虾米就算了,这样的人不要去轻易招惹。”

    “我明白了,教皇陛下。”

    伊萨挂掉了电话,神情陷入了回忆之,作为教皇身边的大主教,他有权利阅读教廷的许多秘密档,他很清楚的知道,在八百年前,当时教廷有一位实力超绝的护教骑士团团长,名叫卡路西,被当时的教皇封为公爵。

    根据上面的字记载,卡路西公爵带着一支精锐圣骑士队伍秘密前往了东方,但去东方干什么,字上面没有说明,上面只写了,当卡路西公爵一伙人进入东方之后,就失去了踪影,再也和教廷联系不上。

    教廷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卡路西公爵一伙人的线索,当年几次侵华战争的爆发,教廷也趁着机会安插了人进去东方,只是到最后依然是没有查出一丝卡路西公爵等人的踪迹。

    “卡路西出现了,圣器也出现了,又要重新开始了吗,这一次我教廷又该站在哪一边?”教皇挂掉电话后,神情陷入恍惚,思绪回到了那千年之前……

    “秦宇,安娜她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了。”

    次日清晨,秦宇正睡着舒服,房门却被推开,孟瑶着急的声音把他从睡梦给吵醒。

    “孟瑶,不要着急,安娜是自己走的。”秦宇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安慰道。

    “自己走的,怎么会不跟我打声招呼呢?”

    “别墅里又没遭贼,也没有被撬的痕迹,一个大活人,如果不是走的,难不成还会突然消失不成。”

    秦宇的神情变得正色起来,将孟瑶给搂在怀里,低声说道:“你对安娜的了解有多少,她的家庭身世你一无所知,安娜没有你认识的那么简单。”

    “其实我知道安娜的背景很复杂。”

    孟瑶的回答让秦宇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妙人,脸上浮现疑惑的表情。

    “谁没有点秘密呢,但是我可以感觉的出来,安娜是不会害我的,这不就足够了吗?”

    孟瑶纯净的眸就这么看着秦宇,她不傻,秦宇都能看出安娜的不简单,她和安娜相处了这么久,又怎么会没有察觉。

    秦宇被孟瑶这么看着,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安娜既然选择了离开,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不用为她操心了。”

    “嗯,希望安娜会快点回来吧。你脚没好,我去给你买早餐。”

    孟瑶点了点头,从秦宇的怀内离开,秦宇看着孟瑶离去的背影,微微的摇了摇头,他昨晚回来的时候,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血化这两个字,可网上搜索的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搜出来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小说的名字。

    不过经过一番搜索后,总算是让他找到了一些真正有用的线索,这是在一个国外的灵异论坛找到的,发帖的人是该论坛的版主。

    秦宇借用翻译工具,将帖的内容给翻译出来后,对安娜的身份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按照这个帖说的,那位版主的祖上一位牧师,不是一般教堂负责祷告的牧师,按照那位版主说的,他的祖上是一位教廷培养的战斗牧师。

    有一次他祖上被教廷安排去执行一次任务,任务的具体内容只有当时带队的队长知道,他们一行八个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按照队长的吩咐,最后包围了一座宅院。

    那晚,版主的祖上就遭遇到了血化的对手,他们一个小队八个人,最后只有三个人活下来,事后,那版主的祖上询问自己的队长,这血化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位队长因为战斗惨烈,也是有些心悸,就透露了一点讯息出来,原来,在西方,有一个特殊的种族,这个种族和传说的吸血鬼有些相同,拥有漫长的寿命,却并不和吸血鬼一样喜欢吸血,但这个种族有一个特点,在成年之前不能见光,只能黑夜才出来行动。

    这样的一个种族,既不害人,只是有着一些特殊的地方,那位版主祖上不知道教廷会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种族下手,而且还把这个种族称为罪民。

    “罪民?”

    秦宇事后翻查了一些关于基督教的教义,发现罪民是一个很严重的词,在基督教的教义,上帝是仁慈的,基督教徒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主会宽恕你的。”

    所以,能被教廷称为罪民的人很少,哪怕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那个烧死伽利略的组织,实际上也没有传闻的那么恐怖,宗教裁判所的宗旨是:以基督之爱拯救异端罪分,让人忏悔。

    换句话说,宗教裁判所只负责关押和劝告异端,但不会私自行刑,只有宗教裁判所觉得无法感化的人,才会交还给封建统治者,所以,在某一个时段,宗教裁判所更是一个避难的地方,很多人为了躲避封建统治者的杀戮,特意被抓进宗教裁判所去。

    而之所以宗教裁判所会被黑化,这和当初新教的产生不无关系,新教的人对宗教裁判所进行黑化,以此来获得普通百姓的信赖。

    “在西方,得罪了教廷,希望安娜这小妞能安全的活下去吧。”

    在孟瑶去买早餐的时候,秦宇也洗漱完毕,两人吃了早餐,便决定再次去一趟学校领导办公处,将学校目前的危险处境告诉他们。

    只是,让孟瑶再次失望的是,这一次,那些校领导依然是不在,不过这一回倒却是多了一个主任。

    “托姆先生,能不能帮我们联系下校长,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