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七百零四章 古墓探险
    齐教授等人看着这壁画,面面相觑。

    最后的晚餐这幅画有多么的火,连远在东方的他们都知道,作为一位英国公爵,更是不可能会画错的。

    那么只能说,这是故意把最后的晚餐画成这样,可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为了什么?

    就当齐教授等人困惑的时候,王启年却是走到了那壁画前,手放在了犹大的手上,然后猛地往外一拽,那把尖刀竟然被他从壁画里给拽了出来。

    这是一把真正的尖刀,在强光灯的照射下,闪烁着寒光,一股森寒的气息从刀刃处散发出来,让齐教授几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王启年握住这把尖刀,看向齐教授,说道:“这墓地有危险,你们最好的话就是在外面等候,我先进去,如果三个时辰后,我还没有出来,那你们就原路返回,不要再进去。”

    王启年虽然说的话是为了齐教授等人的安危着想,但当时的齐教授又怎么会同意,神秘男自己流进去了,而王启年又是神秘男给找来的,要是这英国公爵的墓还有其他的出口的话,那里面的东西不得被他们两人拿光。

    齐教授摇了摇头,一定要跟着进去,那王启年也没有再说什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朝着石壁右边走去。

    齐教授还有些好奇,王启年往那边走干什么,不过,等王启年的身躯穿过那墙面的时候,他才明白,他是被自己的眼睛给欺骗了。

    在壁画的最右边,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石墙,那是因为壁画的凸起部分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来的投影,刚好看起来像一堵石墙。

    几人跟着王启年朝着右边走去,这竟然是一条水道。脚下的水是有着一尺多深,看到这条水道,齐教授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他以为这古墓内既然有水道,没准这个古墓是已经被黄河水给侵蚀过的,那么,里面的物将会损失掉许多。

    “这条水道是设计之人故意留下来的,小心点。”

    然而,王启年随后的一句叮嘱,又让他的神情变得振奋起来。既然是人为设计的,那自然是不是损害到古墓。

    一行人走进水道,王启年在前面开路,突然,齐教授身后的一个同伴传来一声惊呼,齐教授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自己脚下一紧,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拽着他的脚就往下拉。

    “是水草?”齐教授感觉到脚踝处的柔软。连忙用力想要拔出脚来,只是,不管他怎么用力,这水草却是牢牢的缠死了他。丝毫不能动弹。

    “老天,这是什么东西?”

    而这时,他身后的同伴却是俯下身,手伸进水里。想要把水草给拔掉,可结果却发现,手捞上来的是一团金黄的长发。

    齐教授的这个同伴。吓得一哆嗦,直接将捞上来的金黄色的长发又给丢掉了,一位考古队的成员甚至已经被水下的东西给拉得直接倒在了水面上,好在一尺深的水还不能将他整个人给淹没,用着双手撑在水下,还能保持头颅露出水面。

    只是很快,这位被绊倒的成员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惊恐起来,两颗眼珠死死的凸出来,整个人开始痉挛抽搐,齐教授见状赶忙想要伸手过去去拉,只是无奈他的脚也被缠住了,没法走动。

    “往前走,不要回头。”

    不过就在这时,齐教授感觉到自己脚下一松,然后就听到王启年的声音在耳边再响起,他低头一看,才发现王启年的手伸进了水里,每一次出来,都带起来大把的金黄长发。

    齐教授看的真切,那王启年的手拿着的是那把从画壁上拔出来的尖刀,王启年用尖刀一挑,缠在他们身上的那金黄色的头发就被斩断了。

    看到王启年就朝着最后面他的那位倒在水里的同伴走去,齐教授却是记得王启年的话,当下拼命的往前面跑,说来也奇怪,前面一路水道上,竟然没有了这种缠人的金黄头发。

    齐教授三人一直跑出了水道,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三人都惊魂未定的互相看了几眼,回过头朝水道看去,却发现,一个人影的踪迹都没有,他们的同伴还有王启年都消失不见了。

    三人互相看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还是齐教授决定,在原地等候一会,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就当齐教授等人准备放弃的时候,水道里终于传来了哗然然的声音,没多久,一道身影踉跄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正是他们的同伴,齐教授等人见状赶忙跑过去将他给搀扶上来。

    “小何,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突然抽搐过去?”

    齐教授等人将自己同伴给搀扶到干燥的地上坐着,掏出水壶给对方灌了几口,等对方平复下来,才开口问道。

    “那水里……水里都是人头。”齐教授的同伴小何一脸惊恐的说道:“我当时双手伸进了水里,结果却发现按在了长发上面,我以为是水草,低下头一看,结果却看到水下好多的头颅,那缠着我们脚的长发,就是这些头颅头上的。”

    “而且,这还不止,那头颅被我按住,竟然还将脸朝上了,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脸,那脸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最关键的是,他还是活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我。”

    小何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我当时吓得双腿浑身直接抽搐起来,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不过就在这时候,一股巨力从我的腰身传来,然后我就感觉脚上一松,那缠住我的长发松开了,我整个人被提到了半空。”

    “应该是王先生拉得你。”齐教授猜测道。

    “是王先生救的我,王先生将我从水下拉起来,一脚就踩到了那个看我的头颅上,直接是将这头颅给踩碎了。”

    “那王先生人呢?”齐教授着急的问道。

    “王先生在和水下的那些尸体搏斗。”小何眼里闪过惶恐之色,“当王先生一脚将水下的那个头颅给踩爆了之后,从水下一下钻出来了十几个这样的金黄长发的尸体。”

    “尸体?不是说眼睛会动吗?怎么又是尸体了?”齐教授抓住了小何话里的矛盾,问道。

    “这是王先生说的,王先生说这些都是尸体,是通过特殊的秘法埋在这水的,一旦有人经过,就会用头发缠住经过的人,活活的把对方给淹死,然后又给水下增加一具尸体。”

    “那最后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王先生将我给抛走的,他直接将我一扔,抛到了十几米外,脱离了那些尸体的范围,然后让我先走,和你们汇合,他解决了这些尸体就过来。”

    听完了小何的话,齐教授等人又将目光看向后面的水道,只是,再等了半小时后,他们仍然是没有看到王启年的身影。

    “王先生会不会已经被那些尸体给……”小何哭丧着说道。

    “应该不会,王先生既然叫你先走,那么他肯定是有脱身的办法的,咱们再等等。”

    齐教授摇了摇头,他不相信王启年会被那些尸体给拦住,王启年给他的感觉很神秘,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不觉得王启年是那种热心肠的人,如果这几具尸体真的对他构成威胁的话,恐怕他早就一个人先走了。

    齐教授的猜测没有错,再继续等待了十几分钟后,王启年的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只是,此时的王启年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冷酷,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疲色,浑身都已经湿透。

    “快点走,我只是将那些尸体给引开了,但是却没有干掉他们,一会他们就会回头。”

    王启年看到齐教授几人,直接是继续朝着前面跑去,丝毫不做停留,齐教授几人听了王启年的话,愣了一会,随即反应过来,也跟着朝前跑。

    众人这一跑又是半个多小时,间走道上面有着好几条分叉口,但齐教授等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判断走哪条道,都跟着王启年,就连齐教授自己都没有发现,王启年已经在不知不觉当,成为了他们的依靠。

    途连续跑过三道三岔洞口,王启年才停了下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前面的一扇门,这扇门是虚掩的,后来赶来的齐教授,一看到这虚掩的门,便愤怒的说道:“一定是他先进去的,这该死的。”

    “王先生,我们也进去吧。”齐教授催促起王启年,很有可能,这门里面就是主墓室了。

    “这门不能进去,里面的东西,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王启年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表情凝重的说道。

    “不能进去?可王先生,咱们都走到这里了。”齐教授听了王启年的话,心里一咯噔,他想到了水道里的那些尸体,如果这里面也有的话,那恐怕除了王启年,他们几人还真很难过去。

    但是,要让齐教授就这么放弃,他又不甘心,眼见已经是到了古墓的心位置了,就这样退回去,他实在是不甘。(未完待续。。)

    ps:今天停电了,这章是灯跑到县城网吧去上传的,伤不起啊。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