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九十章 王家的古怪(感谢如佛门看红尘的盟主打赏)
    红棺,在白色的灵堂下,红得有些渗人。本由  。。  首发

    实际上,按照风俗,一般正常老死的人是用的黑色棺材,黑色:代表安宁,只有横死或者意外死亡的人,才会用红色的棺材,红色有克邪镇煞的作用。

    “开棺?”王浩天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为难,按照当地的风俗,这人死后入了棺就没有再开馆的道理。

    “这都已经钉上了棺材钉了,没法开棺了。”王浩天答道。

    “钉上棺材钉了。”秦宇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缓缓走到那红色的棺材前,围着棺材走了几圈,最后,在棺材的正下方站住。

    “这昨天才离开的,怎么这么快就下钉?”

    “这位先生,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不是正常老死的,一般死的第二天就会下钉,不然的话,怕不吉利,会影响到亲人。”

    “原来是这样。”

    秦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才继续问道:“那王睿当天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吗?”

    “没有,要说不正常,从接回家那天就一直疯疯癫癫的,囔囔着一些胡话,这些孟书记和张局长都是知道的。”王浩天摇了摇头,答道。

    “能不能带我去王睿居住的那个房间看看。”

    跟着王浩天绕过了灵堂,秦宇被带到了后房门口,这房门口上还贴着好几张符箓,秦宇视线在上面停留了几秒。

    “这不是听人说王睿这孩可能是撞邪了,所以请的附近的神婆给画的符箓。”

    看到秦宇的视线在符箓上停留,王浩天有些尴尬的解释了几句,随后还偷瞄了眼身后的孟方,这身为党员却信这些东西,被领导撞见,总不是什么好事。

    好在孟方并没有因此而露出不满的表情,实际上。孟方自己心里也有些摇摆不定,不然也不会请秦宇过来看一下了。

    秦宇听了王浩天的解释,最近却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也没有说话,等着王浩天将这门给推开。

    由于是后房,所以此时光线并不是很充足,王浩天随手便把门边上的灯泡开关给打开。

    这房间不小,足足有四十多平米,靠最里面那边摆着两排书架,书架的后面是窗户。而在书架前面则是一架书桌,在然后就是靠左边墙上摆放着一台电视柜,上面有着一台二十四寸的彩电,另外剩下的就是一张床了。

    “小睿平时很上进,又喜欢读书,这些书都是他工作后靠自己的工资买来的,原本还打算过了年给小睿介绍个女朋友,好成家立业,我也能向大哥大嫂有个交待。可谁曾想……”

    王浩天说到后面,声音带着哽咽,“我大哥家就这一个独苗,这一下就是绝后了。等我死后,怎么去见大哥大嫂,见张家列祖列宗。”

    “老王,您别太伤心了。这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张海河赶忙上前扶住王浩天,拉到一旁的椅上坐下。

    “王局长。令侄的性格怎么样?”秦宇一边翻着书架里的书,一边朝着王浩天问道。

    “小睿他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于和人交流,就喜欢看书,我经常叫他和人多交流,但他总是腼腆的笑笑。”

    “多谢王局长的配合,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先告辞了。”

    秦宇放下手里翻看的一本书,给孟方使了一个眼色,几人便离开了王家。

    “哎,没有想到那王睿竟然死了,王局长可是把王睿当亲身儿对待的,这一下白发人送黑发人,可不好过啊。”出了王家,张海明叹了一口气,感叹道。

    “张局长,我先前在灵堂那看,除了王局长在灵前,剩下的就是几个妇女了,那王局长的女呢?”秦宇没有接过张海明的话,另外开口问道。

    “王局长有一个儿,不过是在外面工作,据说是在京城那边,年轻人都想要在大城市呆着,有几个愿意留在这穷乡僻壤的,也是可以理解。”

    “所以,王局长对于王睿这个侄是真心疼爱,比亲身儿都亲,王睿也争气,当初公务员考试的时候,考了第一名,原本是可以进其他单位的,可最后却是进了化局,也真是一个书呆。”

    张海明对王家的事情倒是很了解,说白了,这县城就这么大,作为公安局长,他的消息来源自然要比其他人多的多。

    “在任何岗位都是为人民服务,有什么书呆不书呆的。”

    孟方缓缓开口,他这话让张海明表情僵住了,刚一时说溜嘴了,忘记孟书记还站在自己身边了。

    当然,孟方这也只是官面上的话,要是换做大城市,化局倒是不错,但是在这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哪有什么化产业,化局的也就是负责管理一下图书馆,编纂一下地方志,整个一清水衙门。

    “这王睿可不是书呆啊。”秦宇看着王家的大门,突然开口冒出这么一句话,让得孟方和张海明都一脸的疑惑看向他。

    “张局长,麻烦你安排几个可靠的人,给我24小时盯着王家,尤其是晚上,更是仔细注意王家进出的人,一旦发现有人从王家出来,立马报告我,并且悄悄的跟上去。”

    秦宇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张海明神情一凛,下意识的就点头答应下来,等点完头后,脸上的表情是更加的困惑,“秦先生,为什么要盯着王家啊?”

    “因为那王睿并没有死。”几个冰冷的字,从秦宇的口缓缓吐出。

    “什么?王睿没有死,这怎么可能,棺材都摆在那里呢?”张海明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个分贝。

    “咱们上车再说,在这门口站着影响不好。”孟方也同样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不过他却是要谨慎许多,再说,一位县委书记站在人家做丧事的门前,被认出来了指不定又会有什么闲话。

    “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就算王睿是抽搐而死,这王家觉得不详,想要早点下葬,但也没有一天都没过,就将棺材给钉上的,而且,红色的棺材可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找到的。”

    秦宇在车上意味深长的解释了一句,不过看到孟方和张海明仍然是困惑的表情,只好再耐心给两人分析:

    “这么说吧,一般棺材店,是不会准备红色的棺材的,因为红色不吉利,代表着克邪,就是棺材店的人都不愿意在店里摆一口红棺材,如果有哪家人需要红棺材也是临时上漆的,但临时上的漆是会有一股味道的,尤其是王睿才死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算棺材店的师傅连夜赶工,这红漆味还是不能消除的,但是我先前绕着那红棺材走了几圈,只感觉到了很淡的红漆味,要是不俯下身去闻,根本就感觉不到。”

    其实,这也是因为张海明和孟方两人不了解这一行的一些规矩,一般棺材店要是摆红色的棺材,是会被人骂的,这不是诅咒附近的人家有人横死吗?

    红色的棺材只有棺材店的人拿制作好的没上漆的棺材,临时去上漆,作为一位风水相师,秦宇还是知道这一点的。

    “这只是秦先生您的猜测吧,没准刚好那棺材店就有那么一口红色的棺材也说不定。”张海明还是有些质疑秦宇的猜测,主要是他想不到王家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那个棺材里面根本没有死人的气息呢。”秦宇抬头看了张海明一眼,那眼神看着张海明打了一个冷颤。

    “好了,你就按秦宇说的去布置,将王家严密监视起来。”孟方深深的看了眼秦宇,他选择了相信秦宇,朝着张海明吩咐道。

    “是,孟书记。”

    孟方都开口了,张海明就算还有疑问,也得埋在心底,当下下车去安排可靠的心腹去监守王家。

    “秦宇,你怀疑这王睿?”

    “不止是王睿,整个王家都有问题。”

    秦宇眼底闪过精光,看向孟方,表情变得很正色,“安排几个化局的职工,最好是熟悉那王局长的人,我有点事情要询问一下他们,但是不要惊动那王局长。”

    “好,这个交给我,我让小何去办,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现在咱们去看一下那几具雕塑,其他的,等看完了雕塑再说。”

    孟方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而秦宇的视线投向窗外,看着车后王家的房,双眼微微眯起:这个偏僻的的小县城,倒是隐藏着许多东西啊。

    孟方所说的几具雕塑是靠近山边了,恒远县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封闭似的环境才是恒远县穷苦的根本。

    “孟书记。”

    车在一座山脚下停下,四位警察看到孟方从车上下来,赶忙立正行礼。

    “这里转过这个山坳就是那挖出那几具雕塑的地方了,为了不让村民靠近,特意在这里安排人看守,在那边也安排了人拉起了警戒线。”

    “那就过去吧。”

    秦宇和孟方两人穿过这警戒线,径直朝山坳那边走去。

    ps:感谢书友如佛门看红尘的飘红打赏,感谢大家的月票,300多票,一天有这个票数,已经是出乎灯的意料了,虽然差距还是相差十几票,没有能缩短,但是,灯已经很满意了,用一句话说,不是咱们不乐读窝,是敌人太强大,还剩下最后一天,听天由命吧!(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