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八十九章 疯癫的村民
    恒远县,位于浙_江_省的一个偏远县城,临近东海,这个县偏僻到秦宇跟着孟方两人到了县城之后,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县。本由  。。  首发

    “孟伯伯就让你到这地方任职?”

    秦宇眼神古怪的看了眼孟方,以孟家的权势,自己这未来大舅没必要躲在这穷乡僻壤的疙瘩里吧。

    “这是我自己挑选的。”孟方的答案却出乎了秦宇的意料,看到秦宇的惊讶眼神,笑了笑:“别人都说我们这些世家的就比别人高,将来走的位置也会更远,但世家也有世家的坏处,我们这类人,上顶层不难,但是想要登顶,将会比一般上来的要难上很多。”

    孟方的目光看向远处:“草根有草根的好处,世家也有世家的好处,但最后要想走上那个位置,却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

    秦宇第一次重视起自己这未来大舅,竟然有着这么大的野心,想要登顶。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是先去见见那些发疯村民还是去见见雕塑先?”

    “先去见见人吧。”

    “人都在派出所里,离着县城不远。”孟方领着秦宇从县委大楼朝着派出所走去,陪伴两人的还有孟方的秘书,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带着眼镜,看起来挺精明。

    秦宇和孟方两人到了派出所门口时,已经有两位年警察在那等候了,看到孟方,脸上挂满笑容,迎了上来:“孟书记。”

    “那些村民都还好吧?”孟方只是轻点了一下头,架势倒是摆的十足。

    “其他的还好,就是仍然是疯疯癫癫的,见人就说胡话。”一位年警察答道。

    “带我们去看看。”

    孟方和秦宇两人跟着两位警察走进所里,沿路的民警都恭敬的朝着这边点头,这让秦宇心里暗叹。这地方再偏僻,官威却永远不会减少,越是偏僻的地方,反而这现象更严重。

    “耶稣已经被杀死了,你们会遭到审判的,快点放我们出去。”

    还没有走进关押室,秦宇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吼声,微微皱起了眉,孟方也同样脸色有些难看,那领路的年警察看到孟方的脸色变难看。赶忙解释道:“这几个村民每天都这么疯喊,晚上也不睡觉,后来没办法,我们只能给打镇定剂,但是药效过了之后,又开始吼。”

    在这年警察说的同时,秦宇也走到了那关押室的门口,从门口上的玻璃窗口看进去,结果。却被吓了一跳。

    在那玻璃窗户里面,也同样露出一双眼睛正盯着他,这是一双通红的眼睛,眼眶深陷。加上那黑的吓人的眼圈,这还是秦宇胆大,只是顿了下,换做胆小的。估计得被吓得叫出声来。

    “把门打开。”秦宇表情严肃的向那年警察说道。

    “孟书记,您往后靠一点,我怕这些村民到时候窜出来上到你。”年警察拿着钥匙走到门口前。朝着孟方建议道。

    “没事,你打开就行了。”孟方摇了摇头,和秦宇站在一起,没有动。

    铁门被打开,一道黑影从门内猛地窜出来,年警察虽然有了防备,但还是被冲撞的往后跌倒,另外几位警察马上就要上前拦住,但此时门内更多的黑影从里面冲出来。

    “保护好孟书记,别让这些疯伤到孟书记。”那年警察连忙大声对下属喊道,其他几位警察纷纷跑到孟方的身前,将孟方给团团护住。

    然而,出乎他们意外的是,和孟书记一起来的那位年轻男却是推开了他们的手,径直走到了前面的一位疯癫的村民面前,就是这么伸出了手掌,在那疯癫的村民面前晃了一下,那疯癫的村民一下就安静下来,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不动。

    另外几个村民,秦宇依法炮制,全部都安静了下来,那些警察看到这些除非打镇定剂不然怎么也安静不下来的村民竟然安静下来了,都用看神人的目光看向秦宇,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将这些村民都带到有阳光的地方去。”

    秦宇的表情很凝重,丝毫没有制服住这些村民的喜悦,那些警察看了看他们的局长,也就是那位年警察。

    “还愣着干什么,将这些村民都带到后面院去。”张海明手一挥,催促道。

    很明显,这位神奇的年轻人跟书记的关系很好,他的话就代表着书记的话,照办就是了。

    “秦宇,看出名堂了?”几位警察将这些村民搬到后院的时候,孟方小声的在秦宇耳边问了一句。

    “看出了一点点,很邪门。”

    秦宇摇了摇头,没有多说,跟着走到了院里,这个后院挺大,几位警察搬来几把椅,将这几位村民给按在椅上面。

    “你们都下去吧。”

    孟方按照秦宇的吩咐,挥手让在场的警察都离开,不过却留下了张海明这位局长,这是秦宇要求的。

    “详细跟我说说这些村民的表现吧。”秦宇站在院里,没有急着去观察那些村民,反而朝着张海明问道。

    “这几位村民每天关在房间内就知道吼叫,而且也不分昼夜,但吃饭拉撒的时候,却又变得很正常。”张海明如实说道。

    “这些村民当,有没有比较奇怪的,我是说,动作上的奇怪,像某种动物,或者声音很奇怪。”秦宇继续追问道。

    “秦先生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位王睿的声音和其他人很不同,声音会比较尖锐,但也不像动物。”

    “王睿是哪位?”秦宇听到这话,眼闪过一道精光,问道。

    “王睿是化所的一位同志,虽然疯癫了,但是却是被他的家属给带回去了,毕竟都是同志单位,也不好像对待这些村民一样对待。”

    张海明说完之后,偷偷瞄了眼孟方的表情变化。有些心虚。

    “张海明,我怎么和你交代的,所有接触过雕塑的人都全部看押起来,就算那王睿是同志,也可以单独关押,怎么能给家属带回去,你这局长是怎么当的,还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孟方的一顿怒骂,让得张海明的头都要低到裤裆下面去了,脸上的冷汗是不断下来。

    “孟书记。我这也是没办法,王睿是王局长的侄,王局长找到我,而且保证将王睿关在家里,不让他离开,所以我就同意了。”张海明苦着脸解释。

    “化局的王浩天?”

    “先别管这些了,王睿的家在哪,赶快带我去。”

    秦宇可没时间听孟方在这里训他的下属,冲着张海明喊道。张海明愣了一下,将目光看向孟方。

    “没听到吗,快点带我们去王睿家。”

    张海河应了一声,连忙招呼下属开车。领着秦宇和孟方两人上了车,几辆警车呼啸着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然而,当秦宇一行人感到王睿家门口时,却全部都愣住了。王家的大门上面挂着白布,里面奏着哀乐,还伴随着一些妇女的哭声。

    “怎么回事?王家有人死了?”张海明摸了摸脑袋。而坐在后座的秦宇双眼之闪过精芒,直接将车门给推开,冲着张海明吼道:“快点进去,我估计是那王睿出事了。”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冲进大门,却看见里面已经布置好了灵堂,而张海明看到灵堂上的照片,整个人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王……王睿死了。”

    “这是王睿?”秦宇愣了一下,再次重复问了一遍。

    “没错,这就是王睿的画像,他怎么就死了呢?”张海明是此时心情最糟糕的一个,这回孟书记肯定是得要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了,没准还得接受处分。

    “孟书记,张局长,哎……王睿他……”

    灵堂内,一位五十多岁的男看到孟方和张海明,快速的走了过来,一脸的哀伤,秦宇明白,这位就是那化局局长王浩天了。

    孟方此时也是一肚火,但是站着人家灵堂面前却也不好发火,只能轻嗯了一声。

    “王局长,这王睿是什么时候……”倒是一旁的秦宇,双眸微微眯起,朝着王浩天问道。

    王浩天先前就注意到了秦宇,能在官场上混的人,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这位问话的年轻人,看站的位置隐隐和孟书记相同,要比张局长略前那么半步,来头看来也是不少。

    “王睿是昨天走的,走的很突然。”王浩天长叹了一口气,“把王睿接回家,我们便一直看着他,除了经常说胡话,其他的都很正常,谁知道昨天下午突然就口吐白沫,然后等我们反应过来,就抽搐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王睿他是我大哥的儿,是家里的独苗,这还没有娶媳妇,谁知道就这样走了,我对不起我死去的大哥和大嫂啊。”

    王浩天抹了一把眼泪,看向孟方:“孟书记,王睿他这样算是因公殉职吧。”

    “王局长,能不能打开棺材让我看一下王睿的遗体呢。”

    孟方还没有回答,秦宇却提出了一个要求,他的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神彩,盯着那口红色的棺材。

    ps:太凶残了,看到今天一天近两百月票,灯心想,总该拉开差距了吧,结果回头一看,还是在菊花下面,贴的紧紧的,人家已经放话了,要捅掉灯的嫩菊,灯势单力薄,作为一个新人,只能靠大家了。

    给一些书友普及下的月票规则,一天一本书只能投两票,一本书一个月最多五票,别留着等最后一天啊,不然票多就浪费了。(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