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告诉他,哥哥会扎纸人
    “葬者,乘生气也。wWW。23uS。coM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这话是《葬经》一书中开篇明义的第一句,这句话,点明了阴宅风水的根本,铁柱,你说说这句话的含义吧。”

    在秦宇的符箓店铺内,秦宇和姜铁柱坐在里面的茶室内,在秦宇的面前拿着一本线装书,而姜铁柱则是正襟危坐在秦宇的对面,陷入了思考。

    在外面,冷柔和姜婷婷两个女孩正在擦拭木架上的灰尘,而在最靠外面的一座木架上,小九悠闲的趴在那里,晒着温煦的阳光,而在他的身躯下方,铺着一层绒毛。

    “师叔,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说,埋葬人的时候,要讲究生气,要选择好的地形……”姜铁柱有些犹豫的回答道。

    “等等,什么是生气,什么又是好的地形?”秦宇听到姜铁柱的回答,眉头皱了起来,再次追问道。

    “生气就是……就是……”姜铁柱有些结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铁柱哥哥真是笨,哥哥,我知道什么是生气。”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孩声音从外面传来,翘翘双手抱着小九,很是吃力的走进来。

    小九现在的体重已经是相当半年大的狗的体型了,翘翘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易的就抱起来,与其说是抱着小九,还不如说是拽着小九的两只前爪走。

    “哼唧!”

    翘翘走进茶室,坐在秦宇的身旁,小九趁着她不备,立马跳了出去,咻的一下跑的无影无踪。

    “小九真坏,都不让我抱。”翘翘看着小九跑开,小嘴嘟了一下,朝着秦宇抱怨道。

    “咳咳……”秦宇咳嗽了一下。看着翘翘有些哭笑不得,自从他回到广州这半个月,小九和翘翘又展开了一场抱与反被抱的持久战。

    不过,小九比较贪睡,而翘翘就经常趁着小九眯着眼睛睡觉的时候,去偷偷的把小九抱在怀里,这也导致,小九从趴在地毯上眯眼,改到沙发上,再改到高架上。不过道高一丈,魔高一尺,翘翘也学聪明了,偷偷的叫冷柔和姜婷婷帮忙,小女孩嘴甜甜的,早就征服了这两位女人的心。

    “翘翘,你刚刚说什么?”秦宇转移开话题,小九和翘翘的事情,他也是头疼。

    “哥哥。我说铁柱哥哥真笨,连什么是生气都不懂,我都知道。”翘翘小嘴上扬,笑成月牙儿。

    “哦。那翘翘你知道?”秦宇有些好奇了,他可从来没教过翘翘关于风水中的东西,翘翘又怎么会懂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埋葬骸骨的时候。要选择有生气的地方,这生气是大地之气,简单的说就是地气。这才是咱们埋葬骸骨的目的,而下面这句,就是说,地气遇到风就会散开,遇到水就会停止,而古人有办法可以让这地气不散开,这办法就叫做风水。”

    翘翘很是顺畅的说完这一大段话,然后很是骄傲的看着秦宇,等待着秦宇对她的夸奖。

    然而,让翘翘失望的是,自己哥哥听到她的解释,不但脸上没有笑容,反而一张脸给阴了下来。

    “翘翘,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秦宇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

    要知道,他和翘翘从来不谈这些风水上的东西,而翘翘又是在普通学校上学,接触的人也没有懂风水的,这句古语,外行人根本就解释不出来,更别说翘翘还是一个小女孩。

    所以,秦宇担心翘翘是不是接触到了玄学界内的其他人,或者说,有人将主意打到了翘翘的身上,这样的行为是他不能容忍的。

    “哥哥,这是多多哥哥教我的。”翘翘看到秦宇严肃的脸色,都被吓到了,嘴巴一瘪,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多多哥哥?钱多多那小家伙?”秦宇听到翘翘的回答,愣住了。

    “多多哥哥经常给我打电话的,然后多多哥哥就会跟我讲,他在包爷爷那里学到的东西,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多多哥哥讲给我听的……”

    翘翘学到最后,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两滴滚烫的泪珠啪嗒啪嗒的从眼睛里滚了出来。

    “呃,翘翘不哭,哥哥没有怪你的意思。”

    看到翘翘哭的脸都花了,秦宇赶忙变换脸色,将翘翘给抱在怀里,伸出手擦去小丫头的泪珠,脸上理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翘翘不哭哦。”

    秦宇这一安慰,翘翘才咬住嘴唇止住了眼泪,“哥哥要是不喜欢翘翘听这些,那以后就不让多多哥哥跟讲这些。”

    “多多哥哥,哼,这小子还真是好算计。”

    秦宇听到翘翘提到钱多多那小家伙,轻哼了一声,这小子是醉温之意不在酒,给翘翘讲风水上的东西,这是想从小就培养翘翘对他的崇拜,小小年纪,这心思却是缜密的很。

    “翘翘,听哥哥的,以后钱多多的电话你就不要接了,晒这小子一阵,让他算计。”秦宇摸了摸翘翘的头,吩咐道。

    “可是多多哥哥对翘翘也很好的……”

    翘翘听了秦宇的话,小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又开始咬起小手指,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秦宇。

    “那这样,以后这小子要是还敢和你聊这些东西,你就告诉他,哥哥比较喜欢扎纸人。”秦宇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狡猾的弧度,钱多多那小子别看年纪小,跟着包老一段时间了,肯定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哦。”小丫头点了点头,有些似懂懵懂,不过对于秦宇的话,小丫头一直都是很听从的。

    “翘翘怎么了?”

    听到翘翘先前的哭声,在外面的冷柔有些着急的走了进来,朝着秦宇质问道,这语气可丝毫没有一个员工对老板的尊敬态度。

    当然,这也不怪冷柔会这样,这店铺从开业到现在,秦宇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这次从淮仁回来,秦宇也只是来了店铺三次,一次是介绍姜婷婷过来,和冷柔一起照看这个店铺,给两人相互介绍,还有一次就是现在这次。

    “翘翘晚上的时候,和钱多多会打电话?”秦宇也同样语气有些不爽的朝向冷柔问道。他把翘翘交给她来照顾,却不知道一个小子正在打翘翘的主意。

    “翘翘和多多打电话怎么了?这两孩子从小玩伴就少,难得两孩子感情好,而且小时候经历也很像,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呃……”秦宇被冷柔问的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这也太敏感了,有点像那啥……”冷柔似乎想到了什么,抿嘴轻笑了起来,到后面,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要出来了。

    “喂,你笑啥呢。”秦宇有些不爽的问道。

    “你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个看着自己女人要嫁给其他男人,吃着醋的老丈人的角色。”冷柔好不容易止住笑。

    “你不会真的是这样的想法吧,我说你这也想的太多了,翘翘和多多才多大啊,就是小孩子的喜欢而已,哪懂得这些。”

    冷柔看到秦宇脸上飘过一抹红晕,竟然真的被她说中了,不禁有些不可思议的感叹道。

    “那小子懂的东西可不少呢。”秦宇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摇了摇头,“好了,这事情就先这样吧,翘翘,你出去玩吧,我和铁柱还有事情要做。”

    “嗯。”翘翘点了点头,从沙发上下来,跟着冷柔乖乖的走了出去。

    “师叔,我是不是太笨了。”铁柱有些自卑的看向秦宇,“连翘翘姐姐都知道,我却不知道。”

    “你当然不能和钱多多那个小变态比,那家伙是天生适合吃这一碗饭的。”秦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从翘翘的话中,就可以清楚,钱多多那小家伙确实很聪明,能给翘翘解释的这么清楚,那他本人对于这话的理解必然是更加的清楚,确实不是铁柱可以比的。

    “你接触这一行的时间还短,不要心急,而且,你家里传下来的东西其实主要还是和制作法器有关,铁柱,我问你,你喜欢玉器吗?”

    “喜欢,我家里的那本图册,上面那些祖先打造的玉器就很漂亮。”铁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喜欢就好。”秦宇点了点头,“师叔找了一位朋友,他有一家玉器雕琢厂,师叔打算先让你跟着里面的师傅学习雕刻玉器,不过因为那家玉器雕琢厂不在广州,所以,你要是想学的话,就要和你姐姐分开了,你会在那边上学,然后跟着那厂里的师傅学习玉器雕琢,最起码得学习三年,你愿意吗?”

    早在几天前,秦宇便联系了庄睿,和他说了这事情,庄睿也是一口答应下来,当然,秦宇还是听从铁柱自己的想法。

    要制作玉器法器,那首先得是会制作玉器,这是姜家历代传下来的那本书籍上所说的,先学会雕琢玉器,然后再融汇独有的雕刻手法和咒语,才能让玉器有法器的作用。

    “师叔,我去学了玉器雕琢,就能雕琢出我家祖上一样的玉器了吗?”

    “不一定,但是不去学的话,就永远没有可能。”秦宇如实回答。

    “那我愿意去学。”铁柱点了点头,肯定的答道

    “好,那我这就去个你安排,另外师叔也会给你一本笔记,上面有一些师叔自己关于风水的心得,你休息的时候多看看,有不懂得地方记下来,师叔一两个月会去看你一次,有不懂的地方你到时候可以问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