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七十三章 阳河
    “现在那女娃子走了,咱们再找出阳河,才不会把她给吸引过来,不然你小子的好处就等着打了水漂吧。”

    白起的声音突然顿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古怪的说道:“不过也难说,你小子都看光了她的身子,她都没有出手动你,没准这次也会放过你。”

    “白起元帅,咱们还是扯回正题吧,这阳河到底在什么地方?”秦宇无奈了,他发现,这白起和历史上描述的那位性格有很大的出入,不像是一个杀神,倒更像是一个八卦男。

    “按照我的推算,阳河的位置,就是在这赤水河附近。”

    秦宇愣住了,白起这话,未免也太不负责了,赤水河那么长,他就是走一晚上也走不完,除非这阳河比赤水河还要长?不然寻找起来太麻烦了。

    “你以为靠着你在这边走,阳河就会出现?那就不会这世上关于阳河的讯息那么少了。”白起不屑的声音又在秦宇脑海里响起。

    “阳河要想等它自己显现,那你就在这赤水河等几年吧,等几年后五十年期就到了。”

    “那该怎么办?阳河不显现的话,难不成咱们还挖地?”秦宇回击了一句。

    “召唤,召唤阳河出来。”白起没有理会秦宇话语的攻击,得意的答道:“阳河五十年显现一次,除此之外,只有通过召唤的方式将它召唤出来。”

    “白起元帅您会召唤?”秦宇听到这话,脸上露出笑容,陪笑着说道。

    “废话,我要不会召唤,来跟你在这吃风啊。”白起永远不忘打击一下秦宇,不过,知道白起可以召唤出来阳河,秦宇也就没有在意白起的态度,反正被打击一下,他又不会少什么,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阳河,然后解决小九的消化不良。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不用走了,这里人迹也稀少,就在这里吧。”

    白起出声喊住了秦宇,此时秦宇已经走到了淮仁的郊区,附近都没有了人家,一片寂静。

    秦宇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掐诀,在他的身后,气场开始波动,然后秦宇身后的空间出现扭曲,一卷画卷开始在他的身后展现,缓缓张开。

    一双脚从画卷的空间内踏出,接着,一个魁梧的男子身影开始慢慢从画卷中走出,白起一脚踏出,整个人凌立在秦宇的上方。

    “秦宇,召唤阳河主要还是要靠你,不过我会在一旁帮助你。”白起看向秦宇的目光带着一丝亮光,秦宇却是心里一突,他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只是,为了小九,不得不硬起头皮了。

    “白起元帅,你说吧,该怎么做。”

    “这阳河到底是来自在哪里,那些古人没有说错,阳河是来自九幽,所以,想要召唤出来阳河,必须要以你的血为引,结血契,然后我会打通链接九幽的通道,那阳河感应到你的血契就会被吸引,从九幽显现出来。”

    “结血契?”秦宇一愣,他没有想到白起所谓的召唤是这样召唤,血契是什么,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用自身的精血凝结成法印,别小看精血结成的法印,相传宗师级的人物一口血出可以让天地变色,可以上震九天,下通九幽。

    当然,一个人身上的精血可不多,普通人可能有百滴精血,而修炼的越是高深,这精血就越少,到了宗师境界,全身也就是剩三滴精血,一滴精血有多珍贵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只要精血不损,哪怕全身的血液都流光,第二天也会全部复原,这一点,从秦宇身上就可以看出来,几次吐血,恢复的速度都那么快,就是因为他吐掉的只是普通的血液罢了,有精血在,普通血液就不会绝。

    “怕什么,你现在才四品境界,精血还未稳,滴出几滴,到时候进入阳河,凭借阳河的升级,还可以重新凝聚。”白起催促道:“机会只有一次,这阳河的位置就连我也不是每次都可以推算出来的,你自己考虑。”

    “好。”秦宇看了眼躺在怀里的小九,此时小九眯着眼睛,对于他和白起的对话是浑然未觉,小九陷入这样的状态已经有一两天了,如果再拖下去,就真的要向白起说的,可能得沉睡多年了。

    白起凌空站立,许久,整个人的气势一变,一头长发无风自起,双眸望向苍穹,那神情和小九法相金身一出时的气势一模一样,一样的睥睨天下。

    不过,秦宇抬眼瞄了下上方的白起,撇了撇嘴,在得知白起的真正性格后,他只有两个字来形容白起:闷骚加八卦。

    “这要沟通的是九幽,抬头看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打上九天呢。”

    “轰隆!”

    然而,出乎秦宇意料的是,白起还没有什么动作,那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一到雷鸣声,这雷鸣之声就在秦宇的头顶上空传来。

    “靠,怎么忘记这位爷可是遭雷劈的。”秦宇嘴角一抽搐,赶忙喊道:“白起元帅,别再望天了,引来了雷劫咱们谁都跑不了。”

    “区区几道雷电,本帅还没放在眼里。”白起冷哼一声,望着上方的雷鸣,不屑的说道。

    “你是不怕,你大不了到时候直接躲进江山社稷图,雷电劈不到你,我可就倒霉了。”秦宇在心里嘀咕,白起要真不怕雷电,那干嘛还要一直呆在他的社稷图中不离开。

    “白起元帅,我知道你不怕,但是咱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还是先召唤出阳河要紧。”

    “也好。”

    白起轻哼了一声,顺着秦宇的台阶下了,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将双眸望向大地,双手也开始掐诀。

    这是一个非常繁琐的手印,秦宇看着白起的手印,脸色瞬间就变了,因为,秦宇感觉到一股凛冽的煞气瞬间从白起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股煞气之恐怖,直接让他全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白起,严格来说不算玄学界出身的人,更多的是以杀入道,杀一人是罪,屠万人是雄,白起的实力,是在战场上积累出来的。

    除了白起,秦宇曾经也在一个人身上感觉到这样的煞气,那就是在蓝鹰特种兵训练基地见到的那位师长,当初那位师长光靠煞气就让秦宇感觉到有些窒息,更别提白起的煞气比那位师长还要恐怖了。

    “这是什么声音?”

    突然,秦宇的耳朵竖了起来,他仿佛听到了金戈声还有马蹄声,甚至,隐约还有战鼓敲响的声音。

    “白起元帅,这是……”秦宇抬起头,刚要询问白起,结果却突然顿住了,因为在白起的身后,他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白起身后的空间陷入了扭曲,无数战兵的身影在白起的身后浮现,战马、长枪,无数的士兵整装待发,就只等着将军最后的一到军令,他们就将冲上战场,奋勇杀敌,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而将军,自然就是白起了,白起此时的表情变得很严肃,眼中精光不断,望着那地底,突然,白起的双眸一凝,双眸变得很幽深,似乎真的看到了那九幽之下。

    “秦宇,记住,我现在将沟通九幽,当我进去之后,你就结血契,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阳河出来之后,你不用管我,就将小东西放进阳河内,而你自己也要进入阳河,补回你那滴精血。”

    白起叮嘱了秦宇之后,也没等秦宇的回答,双手一个掐诀,朝着地面打去,“轰隆”一声炸起,在秦宇的前方,出现一个幽深的洞穴,这洞穴不是因为地面被炸开而出现的,而是在离着地面三寸的高度,凭空出现的一个黑洞。

    秦宇点了点头,白起最后看了眼秦宇,一脚踏出,就直接出现在了那黑洞前,然后,带着身后的战兵一起消失在黑洞之中。

    “小九,这回哥们可是要大出血了。”

    看到白起消失,秦宇拍了拍怀里的小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后,表情变得很正色,右手凭空结了一个手印,一道光芒出现在手心处。

    “这自残还真是有些下不去手啊。”

    秦宇苦笑着摇摇头,然后,一咬牙,猛地一掌朝着自己的心口处拍去。

    “咳!”

    这一掌是直接拍着秦宇咳嗽出声,紧随着,一道血丝就从他的嘴角溢出,不过,这样还不够,秦宇又双手连着在胸口处连点了十几下,然后,改指为拳,在胸口重重的压了下去。

    “咳!”

    这一次,是一口血箭噴出,秦宇的脸色也随之变得苍白,这一口血箭喷在半空中,秦宇双眸一凝,看着自己吐出的这一口血箭,双手飞快的结着手印,喝道:“结!”

    “结”字一出口,那一口血箭便凝固在半空中,随着秦宇的手印变化,开始慢慢凝缩成一滴,妖艳晶莹,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以我之血,沟通九幽,以我之精,召唤阳河,血契,成!”

    秦宇最后一指指向那黑色洞穴,这一滴精血咻的一下,飞进了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现在,就等结果了。”秦宇看着精血消失,神情变得忐忑起来。

    然而,秦宇不知道的是,就在先前白起出来,那道雷鸣之声响起时,在淮仁市的某个地方,一位女子缓缓的睁开的眼睛,看了这边的苍穹一眼……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