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落定
    “看,那边有人过来了!”

    峰顶处,一位眼尖的男子突然手指着望仙石方向,大声喊道。

    唰!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那个方向,果然,在望仙石的后面,一道疲惫的身影正缓慢朝向他们走来。

    而这道身影的出现,让得峰顶处一下子变得寂静,鸦雀无声,几百人就像同时被卡住了喉咙,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那道身影走近。

    半响过后。

    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甚至有的人还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竟然是秦宇,那张天师人呢?”

    “难道秦宇击败了张天师,这怎么可能?”

    “那道如此恐怖的神雷下,他还扛过来了?还是不是人了?”

    一连串的疑问足以表明在场众人的震惊了,然而,没有人能回答他们的问题,所有人都是带着一肚子的疑问。

    “范爷爷,秦叔叔回来了。”

    小多多脸上笑着露出两个小酒窝,很是高兴的冲着秦宇招手,幼小如他,也知道是自己的秦叔叔胜出了。

    “秦宇这小子,还真的又一次创造了奇迹,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范老的老眼在秦宇身上流转,有着高兴的神彩,可高兴过后,他的老脸却是皱了起来,一丝无奈的表情从他的嘴角扬起。

    这一次,秦宇算是真正的成名了,今日过后,玄学界都将会知道秦宇的名字,而作为秦宇成名的垫脚石,天师府自然会恨透了秦宇,可偏偏天师府在道协的势力很大,得罪了天师府。秦宇就不可能再加入道协了。

    而范老从当初在京城陈家事情结束后,心里就存了让秦宇加入道协的想法,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劝说好秦宇,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一回他的想法是彻底不可能实现了。

    龙虎山的这群道士们,从看到秦宇的震惊,到最后,视线一直瞅着秦宇的后面。希望可以看到那熟悉的声音,只是,等待了半响后,还没有见到天师的身影后,其中一位年长的老道突然一挥手,一群道士就纷纷将秦宇给围了起来。

    “秦宇,你把我们天师怎么样了?天师人呢?”老道朝着秦宇质问道。

    “让开。”

    被围在中间的秦宇冷冷的看了眼这位老道,目光在围着他的道士身上一一看过去,那些道士跟秦宇的视线碰触。就好像被利剑扫过,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和秦宇的视线对视。

    其实,连续闯六关。尤其是第五关和那三位老道一战,还有第六关和张继御一战,可以说是把秦宇的煞气彻底的激发出来了。

    现在在面对着这些天师府的道士,秦宇已经是处于爆发的边缘。如果这些道士还不让开的话,秦宇双眸一凝,一股煞气开始在他的周身流转。

    “奉天师令。凡天师府弟子都不得阻拦秦宇,其闯山成功!”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下,一道声音从望仙石那边传来,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年轻的道士正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跑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剑,正是那天师剑其中的一把。

    “都收起来!”

    看到天师剑出现,先前下命令包围秦宇的那老道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气呼呼的挥了挥手,那些道士才撤走。

    看着这群道士站在一旁,仍心有不甘的瞪着他,秦宇笑了,大踏步的朝着前面的三清大殿走去,每一步都落得很稳,一步一个脚印,虽然身影略显疲惫,但却透着令人侧目的从容和淡定。

    没有人敢小瞧这道疲惫的身影,连闯天师府六关,击败天师,这是天师府历史上都不曾有过的事情,更何况,秦宇的年纪还是如此的年轻,未来,不可限量……

    在人群中有一位老者,老眼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宇,他的老眼之中闪烁着阵阵精光,一双眼珠子微微转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外面所有人各种目光的注视下,秦宇走到了三清大殿的门前,一手推开那紧闭的木门,阳光挥洒进去,让得殿内的一个男子有些慌张的用手遮上了额头,然后,带着期待的视线投向殿门口。

    “你是谁?”看到殿门口处的秦宇,樊有秋愣住了,半响后才反应过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颤抖道:“你是……是秦宇。”

    “樊有秋,开车撞死姜老爷子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秦宇看着发迹凌乱,一脸苍白的樊有秋,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现在知道怕了,当初做这事情的时候却没有想过后果,如果不是自己寻到姜家,恐怕姜婷婷姐弟都得被他们樊家逼死。

    “秦宇,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我可以让我父亲把我们樊家的家产大部分都给你,只要你肯放过我。”樊有秋直接跪倒在了秦宇面前,苦求道。

    “你以为你们樊家还有多少财产?”秦宇看着樊有秋一脸鼻涕和泪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说:“我可以告诉你,这三天的时间,你们樊家的大部分产业都被封了,光是逃税漏税的罚款就足够让你们樊家破产,而你,这辈子就等着将牢底坐穿吧。”

    ……

    姜家,姜家院子内。

    秦宇正陪同包老还有范老在喝茶,另外还有莫家姐弟也在,至于姜婷婷,此时则是在院子门口正陪着一位大肚腹腹的中年男子。

    “姜小姐,当初你爷爷案子因为樊家收买了一些公安同志,导致案件没有能侦破,现在真相大白,那凶手也已经抓到了,我代表公安局向姜小姐表示歉意,并且受市委蔡书记的委托,特意送来十万块的慰问金。”

    大肚男子从公文包内掏出一个信封,一脸赔笑的递向姜婷婷,姜婷婷看到这信封,有些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收下吧,这是他们公安局内部的问题,要我说十万块都还少了,没掉一两顶乌纱帽就很不错了。”

    一道声音从门内传进来,莫咏星一脸不屑的看着这大肚男子,那大肚男子听到莫咏星的话,脸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看向姜婷婷,说道:“莫少,说的没错,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内部出了问题,姜小姐放心,我们局里一定会严加处理涉案的民警,给姜小姐一个交代。”

    严明山的小心肝也是在扑通扑通的跳动啊,樊家的事情牵扯到的本市官员太多了,要真全部查起来,估计市里一半的官员都得丢官,所以蔡书记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想办法让姜家不再追究,至于樊家,那是没有人能救得了的。

    严明山心里明白,蔡书记说说的让姜家不再追究,实际上是让替姜家撑腰的莫家不要再追究了,不然谁都承受不住后果,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拔个罗卜带个坑,谁也跑不了。

    莫咏星看着严明山,冷笑了几声,他会出来,是知道姜婷婷恐怕不清楚该怎么和这些官僚打交道,对方摆明了是想要求和平安,不过莫咏星也得了自己老姐的招呼,樊家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官场上去,毕竟这里不是他们莫家的主要势力范围,不能随意踩过界。

    在莫咏星的示意下,姜婷婷才把信封接过来,感觉到手里鼓鼓的信封,姜婷婷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从爷爷死后,这几年来,她和弟弟受了多少委屈,甚至,已经被樊家给逼到了绝境,如果这一次不是师叔赶过来的话,想到这,姜婷婷轻声抽泣起来。

    “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不要把我们当傻子,当初涉案的人到底该怎么办你应该心里清楚,我们看着结果。”

    看到姜婷婷哭泣,莫咏星也有些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他莫家大少什么时候安慰过女人了,都是女人主动的往他身上靠。

    所以,看到严明山还站在那一脸的赔笑,莫咏星就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直接把严明山给赶走了。

    “姜……姜小姐,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现在樊家已经算是彻底完了,你爷爷还有你父母的仇也算是报了,你应该感到高兴。”

    莫咏星搔了搔头,憋了半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谢谢莫少了。”姜婷婷抬起头,梨花带雨的精致小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向莫咏星表示感激,她听其他人都是称呼莫咏星为莫少,便也跟着这么称呼。

    “那啥,你不用这么客气,我这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像樊家这样占着有点势力就胡作非为的家族,还有那些占着家里的势力在外面惹是生非的纨绔,樊有夏这种人,我见一次就会揍一次。”

    莫咏星拍拍胸脯,恬不知耻的说道,却丝毫不提在别人眼里,他就是最大的纨绔。

    姜婷婷也是被说笑了,抿了抿嘴唇,“这位莫少自己的作风看着就挺纨绔的,还说别人”。当然,这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