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赌
    “这是法器!”秦宇双眸闪过精光,盯着老道手里的两片龟甲,震惊道。

    “倒是好眼力,竟然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法器。”老道抬头看了眼秦宇,眼中有过一丝自得之色。

    “天生法器,不对,应该不是。”秦宇一开始确实是震惊了,但随后表情又恢复平稳。

    法器他见过不少,如果单单只是法器并不会让他惊讶,只是这两片龟甲一开始出现的时候,秦宇以为这是两片天生的法器,何为天生,就是那种自然形成的法器,靠着天地精华孕育的,没有一丝人为的痕迹。

    相传,泰山之巅曾经有一具石敢当,受泰山乾坤之气孕育,自然形成法器,不过后来却是被某位高人给收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而这类法器就被称为天生法器。

    而这两片龟甲虽然一看就是久远之物,起码有数千年的历史了,但是秦宇细心之下发现,这两片龟甲上的符文才是让这龟甲成为法器的根本,并不算是天生法器。

    “五十年前,我机缘巧合之下获得这对阴阳龟甲,从此走上占卜算卦之道,前二十年,我算卦六百次,错五百次,后二十年,我起卦三十次,错三十次,而最后十年我只算了十卦,却无一错误。”

    老道话语高亢,目光看向包老,一字一顿的说道。

    包老笑了,右手缓缓的伸进怀内,再次伸出来时,手掌心处却是有着三枚铜钱,这三枚铜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黄的光泽,和老道手上龟甲的沧桑暗淡,形成鲜明的对比。

    “九宫算尽天下事,八字测遍世间人。”包老回应老道的只有这么一句话。

    “客随主便,包掌门,那我先来了。”

    老道笑呵呵的说完,就要起卦,不过包老却是手一挥,阻止了老道,说道:“这主让客先,我看还是我先来吧。”

    说完包老将三枚铜钱置于手心处,手掌向下,握紧拳头,就要起卦。

    “这远来是客,自然是我这做主人的先抛砖引玉,包掌门你还是稍等片刻吧。”

    老道看到包老的起手式,面色也是一紧,另外一只手抽出就向着包老的右手掌心处抓去。

    “子源兄客气了,我可是不速之客,当不得子源兄如此客气,还是我先来吧。”

    包老同样用左手却拦住老道的左手,两人的左手在桌面之上交汇,秦宇只见到两人的掌心处都有光芒闪过,很明显,两人的较量已经是开始了。

    其实,秦宇明白包老和这老道为何会都想要抢着起卦,玄学界有一句话叫做:问卦是一准二次三衰,意思是说,同一件事,越往后测,难度就越大,而同样的,在同一个地方,第一个起卦的人会比第二个起卦的人占到很大的便宜。

    尤其是像包老和老道这样的占卜卦象的高手,同一个地方,谁先起了卦,另外一个人几乎就无法起卦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没有人说的清,但是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的话,就好像,一个地方存在着某种神奇的东西,而这种神奇的东西可以让卦象变得灵验,但是一个地方所蕴含的这种神奇的东西是有限的,无论是包老还是这老道,起一卦必然会吸收掉大部分的这神奇东西,剩下的一位想要再算准,难度就大了很多。

    所以,这两位都不敢让对方抢先一手,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站在包老身后的秦宇可以感觉到那木桌上方的混乱气场,这是包老和老道两人暗中交锋造成的。

    而站在秦宇肩膀上的小九,却是颇有些无聊的瞥了眼那两人,小嘴打着一个哈欠,眼珠子转了一圈后,又继续眯了起来。

    “哈哈,包掌门,咱们继续这么礼让下去,谁也没法起卦,我看不如就这样吧,咱们也不起卦了,就赌一下秦宇可以闯到几关吧。”

    老道这话一出,秦宇面色却是一变,连忙喊道:“包师兄不可答应。”

    秦宇没有想到这老道竟然会是存着这样的心思,这分明就是在做一个选择题,对于包老来说根本就不公平。

    站在包老的角度,只能是赌自己闯上山顶,六关全过,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根本就体现不了包老的占卦造诣,因为包老不可能做出其他的选择。

    可就是秦宇自己也没有百分之一百的自信认为自己能够闯过六关,一旦失败,那么就等于包老在卦术上不如这老道,所以,这根本就是场不公平的题目。

    “秦师弟稍安勿躁。”

    出乎秦宇的意料,包老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仍然是笑呵呵的看向老道,说道:“好,咱们就赌这个。”

    “我赌秦宇可以过四关,但是最后止步于第五关。”老道看了眼秦宇,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赌我师弟可以连过六关,登上顶峰。”包老也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出来。

    “哈哈,包掌门,你拿什么来赌,第五关坐镇的是我天师府的三位五品相师,而第六关更是由天师亲自坐镇,你这一次却是算错了。”

    老道摇了摇头,突然大笑起来。

    “事在人为,大道四十九,尚还有一道生机,你我都是研究卦术之人,又怎么能不知道这一点,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变数是永远存在的。”包老笑着反驳道。

    “变数虽然是这世上最神奇的地方,但是要想触发这一变数又何其难。”老道冷哼一声,目光看向秦宇,道:“你可以继续往前面走了,我就和包掌门坐等着结果,看看这变数到底存在不存在。”

    “秦师弟,你去吧,不要有负担,也不要觉得我做出这样的判断是为了给你信心,这是我心卦推算出来的结果,你可以登上这龙虎山的顶峰的,去吧。”包老也看向秦宇,朗声说道。

    秦宇目光凝视了包老许久,最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一言,径直朝着前面山道迈步而去,他没法判断出包老的话语真假,但是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的身上又多了一道使命。

    除了登上顶峰,带走樊有秋,为姜家讨回一个公道,现在他身上还背负着包老的名声,如果他没有能过掉六关登上顶峰,那么也就意味着,包老和老道这一次的比试是包老输了,也就代表着,包老在卦术上的造诣不如老道。

    “三位五品相师,张天师守关……”

    秦宇眯着眼睛看向高峰之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这一次,他必须登上顶峰,谁也不能阻止他。

    “哼唧!”

    趴在秦宇肩膀上的小九也感觉到秦宇的气势变化,睁开了眼睛,缓缓站起身,站在秦宇的肩膀上,昂立着小脑袋,冲着那顶峰之处吼了一声。

    “师兄,我觉得天师是不是有些大题小作了,凭那秦宇怎么可能闯的过六关,对付他一个人就用不着摆出这阵势吧。”

    “天师这么做自然有天师的道理,不管这秦宇能不能闯到这里来,总之,咱们的任务就是将秦宇阻拦在这里。”

    在龙虎山主峰的半山腰处,十六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道士,全部手持符箓站在那里,在他们的前面,是一片宽阔的平地,而后面,则是陡峭的山路。

    “我估计到现在秦宇连第二关都没有闯过去,不然也不会没有听到礼花的声音,要知道第二关可是源师伯在那守候,以源师伯的修为那秦宇不可能闯的过的。”

    “是啊,源师伯一个人就抵得上咱们了,秦宇是不可能过的了的,我估计咱们也就是在这里浪费时间而已。”

    几位道士开口附和着,不过他们的话音刚落,却突然都顿住了,因为,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下方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十六位道士纷纷将视线投向了下方的山道转角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在他们不断放大的眼瞳中,一道年轻的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秦宇!”

    不少道士面色骤变,他们没有想到前一刻还在他们嘴里谈论的对象,此刻却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秦宇用无声的表现,扇了他们闪亮的一巴掌。

    秦宇在平地下方站住,抬头看了眼上方的十六位道士,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无喜不悲。

    “秦宇,你怎么可能会闯到这里来的?第二关你通过了?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过的了源师伯那一关,而且,我们也没有听到礼炮的声音。”

    一连串的质问声音从上方的一位道士口中传出,秦宇瞥了眼那道士,却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再向前连踏了三步后,淡淡开口。

    “你们阻止不了我,让开吧。”

    “哼,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闯过源师伯那一关的,但是这一关你是别想过去了,止步到这里为止了。”

    领头的一位道士脸上露出厉色,手一扬,一道符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身后的那十五位道士见状也跟着举起手中的符箓。

    “五雷符!”

    秦宇眯起眼睛看着这十六道五雷符,三日前,他在天师府与那位老道交手时,那老道施展的便是五雷咒,而五雷符上面刻的就是五雷咒。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