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张天师
    "师弟!"

    几位老道正好目睹了张子陵被击飞的一幕,纷纷担忧的开口喊道.

    "咳咳!"

    张子陵坐在地上轻咳嗽起来,他低下头看了眼上身胸口处的一道裂痕,眼中闪过骇然的神色,那裂痕刚好将他的衣服给划破一道口子,在他的腹部,隐约可见一道刀痕,到现在都还有火辣辣的感觉,不过好在这道刀痕较浅,没有伤割破他的皮肤.

    但就是因为这样,张子陵脸上才会露出骇然的表情,抬起头看了眼秦宇,这年轻人对于念力的控制竟然达到了这么恐怖的程度.

    秦宇也感觉到了张子陵的目光,不过此时的他却无暇理会张子陵,因为他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最中间的那位带着正冠的男子身上.

    这位五旬左右的男子一出现便给了秦宇很大的压力,这股压力秦宇曾经在一个人身上感应到过,那就是在铜钹山洞中,那从千足神君身体内钻出来的那位男子.

    千足神君体内爬出来的男子带给秦宇的威胁感,很强大的威胁感,而眼前这位正冠男子带给他的则是压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前者就像一把高悬的利剑,后者就像一座大山,两者带来的压力虽然不同,但都是一样的强烈.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天师府门前闹事."正冠男子目光炯炯的看向秦宇,开口问道.

    "晚辈秦宇,来天师府是为寻一个公道."

    虽然感觉到眼前男子带给自己的压力,但是秦宇仍然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天师府内有一位叫樊有秋的,几年前,曾开车撞死我师门的一位老人.这次来,是希望天师府能给交出他,还我师门一个公道."

    "你的师门?"正冠男子狐疑的看了眼秦宇,正要开口说话.却被另外一边的一位老道打断了.

    "天师.有什么好说的,他把子陵师弟打伤是众目睽睽的事情.我天师府的人什么时候在家门口吃过这么大的亏,待我来教训教训这小子."

    "天师?张天师?"

    秦宇听到老者的话,双眸凝起,看向那正冠男子.这男子竟然是这一代的张天师,怪不得会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天师府,历代就是天师居住的地方,而张天师并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指的一个称号,是正一教最高的职位,代代相传.每一代的张天师只能有一个.

    秦宇查过一些资料,历代的张天师的地位都非常高,不但是在正一教中的地位高,就是放眼整个玄学界.无论是官方还是在野都有着很高的地位.

    几乎每一代的张天师,都受到过封赏,到了现代,上一届的张天师还是人_大_常委会委员,全国道协副会长,地位非常高.

    "对,打伤了子陵师弟,还想到我天师府要人,这是将我天师府置于何地,天师,请允许我出手教训一下他."

    几位老道都纷纷开口请战,在天师府多年,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敢在天师府门前闹事的,还敢打伤天师府的人,这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罪大恶极,至于秦宇说的什么杀人凶手,这些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哈哈,好一个天师府,好一个正一教,还自诩名门正教,连杀人凶手也都敢窝藏,我看也不过如此,直接改名叫恶人教算了,都是一群是非黑白的家伙."

    秦宇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手指着那几位老道,他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部变色,那些老道一个个面红耳赤,恶狠狠的盯着秦宇.

    "你们也算是道士?在三清祖师面前也能抬得起头?一辈子学道都学到屁股去了."

    秦宇几乎是开始指着几位老道的鼻子骂了,这几位老道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一个个被气的不断起伏喘着粗气,如果不是张天师没有开口,估计早就向秦宇动手了.

    "竖子,满嘴胡言!"

    一位老道终于受不了了,没等张天师发话,双手直接掐诀,朝着秦宇打去.

    "哼,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秦宇冷笑一声,也不躲避,双手结着一个手印,一道光芒在他的掌中流转,秦宇的右脚朝着地面微微跺下去.

    "砰!"

    一声碰撞声响起,秦宇站在原地纹身不动,而那位老者的身形则是晃动了几下,最后往后退了几步才稳定下身形.

    只此一次,孰强孰弱就立见分晓了,天师府的那些年轻道士都惊呆了,自己的师叔师伯竟然不是这位年轻男子的对手,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当秦宇双手结印的时候,张继御的双眼便眯了起来,一道精光在他的眼底闪现.

    "敢伤我师弟."

    另外几位老道满面怒色,也都开始纷纷掐诀,就要向秦宇打去,而张继御却只是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秦宇,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这是要以多欺少吗?你们天师府也不怕传出去丢人."

    秦宇这话一出,几位老道互相对视了一眼,才有些不甘心的收手,秦宇的话说到了他们的痛处,如果被传出去,他们几个人一.[,!]起出手对付一个年轻人,那天师府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不愧是玄学会号称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以弱冠之龄就摘得魁首的荣誉,修为境界确实是名副其实."

    张继御终于开口了,而秦宇虽然是正对几位老道,但是他的余光时刻都注意着这位张天师,他心里很明白,现场唯一能给他带来威胁的,就只有这位张天师了.

    "张天师过奖了,我到天师府来,只是为了一个公道,如果天师府愿意交出人,我立刻就走."秦宇答道.

    "天师,不能交人,不然别人会以为咱们天师府怕了他."说这话的是另外一位老道,显然,在秦宇打伤了他的两个师弟后,如果天师府还乖乖的把人叫出去的话,那传到玄学界其他人眼里,不就会认为他们天师府怕了秦宇.

    "我自有分寸."张继御提了下手,那老道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乖乖的站在了原地,没有再说话.

    "秦宇,虽然你是来找人,但是我天师府也有天师府的尊严,你打伤我天师府的人是事实,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你回去通知你的师门前辈,如果要人的话,就让他们亲自过来,不然向你出手的话,未免有些以大欺小了."

    张继御的话语中充满了霸气,这是丝毫没有把秦宇放在眼中的表现,不过秦宇也知道张继御有这份自信是很正常,这位张天师的境界起码是到了准六品境界了,对付他这一个连五品相师境界都不到的人,按照常理自然是可以碾压.

    虽然秦宇崭露出来的实力很不错,但是,这都张继御来说还不够看,作为天师府的天师,张继御差一步就踏入六品相师的境界,实力已经是达到了准六品,所以,他并不屑对秦宇出手,不然传到其他人口中,难免有些以大欺小的嫌疑.

    张继御会让秦宇去让师门长辈过来,也是他认定了秦宇身后肯定是有师门教导,不然不可能才二十出头就达到四品圆满境界.

    要知道相师的修炼,除了天赋,还需要感悟,对道的感悟,对自然的感悟,这些并不是有好的天赋就可以获得的,除非是有高人在一旁给他讲解.

    张继御自然不会知道,秦宇会拥有诸葛内经这样的作弊器,诸葛内经的作用不比一个言传身教的师傅效果来得差,甚至,因为诸葛内经里面记载的内容的博大和详细,反而要远远超过一位言传身教的师傅所带来的效果.

    "只要你师门长辈过来,到时候我就会让他们把人交给你,但是这打伤我天师府人的账,我去却是要和你师门长辈好好算算."

    "不用了,我师傅他们早就云游去了,如果张天师想要算账的话,我愿意陪张天师过几招."

    秦宇缓缓开口,声音不重,但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中,却不吝于一道惊雷,引得所有人带着不屑或者惊讶的复杂目光看向他.

    "我听到了什么,这年轻人要和天师动手?不会是脑子傻了吧?"

    "狂妄之极,真是狂妄之极,我倒是希望天师可以出手教训一下这家伙."

    "估计是少年得志,就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了,等着吧,要是天师愿意出手的话,我保证不要一分钟,这年轻人就得趴在地上."

    那些年轻的道士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不过这些年轻道士的话语,大部分都是嘲讽秦宇的,天师在他们眼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面对着这些道士的议论,秦宇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淡漠的眸子看向张继御,古井无波,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流露,就这么静静的等待张继御的回答.

    "年轻人,我承认你的天赋确实很高,但是天赋再高仍然只是天赋,在没有转化成实力前,天赋没有任何的作用,我给你一个收回刚刚那句话的机会."张继御缓缓说道.

    (.)RU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