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上门
    龙虎山山脚下,此时晨钟敲响,天师府的道士们已经开始做早课,经文之声从天师府内传出,方圆几里都皆可闻。

    附近的居民们也都习惯了,有的扛着锄头在田里劳作的时候,还跟着念几句经文,可以说,天师府在这些居民眼中,是最神圣的地方。

    而此时的天师府门外,站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两人站在天师府门前,那年轻男子望着前面的天师府门匾,眼神闪烁。

    天师府的府门约有五间房屋宽阔,高达两米,十几个木柱耸立于前,那正门之上悬着一块直匾,上书:嗣汉天师府。几个大字金光夺目,气势不凡。

    而在最靠门前的两根木柱上面还刻着一副对联,上联“麒麟殿上神仙客”,下联“龙虎山中宰相家”,天师府的霸气一览无遗。

    而在大门的最左侧位置,还有一门大鼓,这大鼓两边挂着一双鼓锤,鼓面上写着三个大字:通报鼓。

    “师叔,我们就这么进去吗?”

    看到这气势不凡的天师府门,姜婷婷的气势就弱了几分,有些担忧的朝向一旁的秦宇问道。

    “嗯,就这么进去。”

    秦宇眼神变得坚定,一步踏出,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正门而入,姜婷婷见状赶忙跟了上去。

    只是,让秦宇意外的是,这进了正门没走多久,他们面前的路便没了,那第二道“仪门”却是已经关闭了。

    “有人吗?”

    秦宇的手在仪门上的门柄敲了许久,结果却发现没有任何回应,用力推了一下后,又发现这仪门从里面给栓上了。

    秦宇眉宇皱起,站在门前闭上了眼睛,两耳微微耸立,良久之后,秦宇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回头看了一眼姜婷婷,说道:“走,我们出去。”

    姜婷婷虽然不明白自己这师叔为什么要出去,不过还是跟着离开了,而就在两人转身走的时候,在仪门后面,一位小道士快速的朝着内里跑去,跑到几位年轻道士的身边,气喘吁吁的说道:“几位师叔,那人已经走了。”

    “算他识时务,知道咱们天师府不欢迎他。”

    “没错,最好是懂得知难而退。”

    几位年轻道士哈哈大笑起来,而那刘阳则是吩咐小道士道:“等过个半小时样子你再打开仪门。”

    “刘师叔,可要是被师祖他们发现我关掉了仪门会受到惩罚的。”小道士有些为难的答道。

    “怕什么,师傅师叔他们此时正在做早课,不会那么快就出来的。”刘阳无所谓的说道,说完还拍了拍小道士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好……”

    “咚!咚!”

    小道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鼓声打断,刘阳几人一听到这鼓声,脸色纷纷大变,其中一位道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说道:“那秦宇竟然去敲通报鼓了。”

    急促的鼓声并不止刘阳等人听到过,就是最里面那些做早课的道士也都听到了鼓声,纷纷停下了早课,其中,最上方的几位五旬开外的道士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问道:“这是何人在击鼓?”

    “师兄,我去看看。”左边的一位老道站起身,朝着正中间的道士稽礼,然后朝着前门走去。

    而此时,天师府正门外,秦宇正双手击鼓,强劲有力,除了引起了天师府的人的注意外,也引起了天师府外的居民们的注意。

    “这年轻人是谁啊?怎么敢击鼓,这鼓除了每年的三清大典,从来没有人敢去击鼓。”

    “不知道呢,看吧,一会天师府的道士们就会出来了。”

    这些居民全部都驻足站在远处看着秦宇,不过秦宇却丝毫不为所动,一锤接着一锤,一定要把天师府的道士惊动出来。

    “刘阳,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仪门为什么关上?”

    那位老道很快就到了仪门位置,看到自己的几个徒弟站在仪门后面,而仪门反栓着,不禁沉着脸,严厉的问道。

    “师傅,这外面击鼓的人是来找茬的,所以我们想把他给关在外面。”刘阳赶忙回答自己师傅的问话。

    “找茬?还有人敢来我天师府来找茬?”老道似乎有些不信。

    “是真的,在外面的人叫秦宇,就是那个让陈家彻底破败的秦宇,他和樊师弟有仇,占着有权贵的支持,想要对付樊师弟,所以我们才决定把他给阻在门外,另外,有一件事情我当初没有跟师傅说,当初齐师弟与我出去执行任务,之所以会出现意外,也全都是因为这秦宇的指挥出错,才害的齐师弟枉死。”

    刘阳脸上露出悲愤的表情,偷偷的瞄了眼自己的师傅,果然,当听到齐师弟惨死的原因和外面叫秦宇的有关系后,自己师傅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

    “原来是这样,我就奇怪当初为什么去执行任务,就你齐师弟一人发生意外,其他人都没有一点损失,原来是因为拿你齐师弟当炮灰,哼,这笔账还没有找他算,竟然还敢来我天师府。”

    老道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爱徒会欺骗他,齐河和刘阳都是从小就跟随他学道,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在他的眼中,自己的两个爱徒都是那种善良之辈。

    “现在这秦宇又要来找樊师弟的麻烦,所以徒弟才会将他阻拦在门外,师傅,这秦宇的行为明显是没有把咱们天师府放在眼里,就让他在外面敲,咱们不理会他就是了。”刘阳小声的建议道。

    “不行。”老道摇了摇头,说道:“这通报鼓一响,你其他师伯师叔们都听到了,我就是来处理这事情的,走,你们随为师一起出去,我倒要看看这秦宇有什么凭仗,敢来我天师符闹事。”

    “是,师傅!”

    刘阳几人跟在老道的后面朝着正门走去,走在最后面的刘阳眼中闪过一道计谋得逞的精光,他很明白自己师傅的脾气,一是护短,而是脾气暴躁,有了自己这一番话,到时候秦宇说的话,师傅肯定不会相信。

    “师叔,有人来了。”

    姜婷婷站在秦宇的身边,一直注意着正门的动静,眼尖的发现有人朝这边走来,赶忙对秦宇提醒道。

    “嗯。”

    秦宇停下击鼓,将鼓锤放回原位,眯起眼睛看向正门处,那里,有一位老道在几位年轻道士的簇拥下正朝着正门门口处走来。

    “后学末进秦宇,见过道长。”秦宇朝着出现在门口的老道稽了一礼,开口说道。

    “后学末进?哼,应该是年少轻狂吧。”

    秦宇听到老道的冷哼声,愣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看到了老道身边的刘阳,正好捕捉到刘阳眼里的一丝得意神情。

    “道长此言晚辈不是很懂。”秦宇眉宇微皱,答道。

    “不是很懂,那我就说到你懂。”老道抚须怒道:“这天师府外的通报鼓,多少年来,除非有重大庆典,或者有极其尊贵的客人到来,才会鸣鼓表示尊敬,而你作为一个后辈,却去敲通报鼓,这不是年少轻狂,自以为是,那还能是什么?”

    “小小年纪,获得一些成就就开始变得目中无人,难道你来我天师府还得我天师府的所有人都出来迎接不成?”

    “道长,你误会了,我之所以敲这通报鼓,是因为天师府的仪门关闭,小可不能进去,这也是无奈之下的举动。”

    “天师府的仪门关闭了就可以击鼓了?你以为你是谁?简直就是狂妄之极。”

    听着老道一句句的恶语,秦宇眉头越皱越深,他感觉这老道似乎对他有敌意,可他是第一次到这天师府来,这敌意又是从哪里来产生的?

    “道长,我这次来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因此才出此下策,如果道长不满意的话,事后我愿给道长赔礼。”

    “哼!”

    听到秦宇这么说,老道冷哼了一声,才停止了对秦宇的口头罚诛,不过态度仍然不是很友好。

    “道长,我这次来天师府,是因为有一位杀人凶手就呆在天师府内,所以我特意前来,希望道长能将那会杀人凶手给叫出来,那杀人凶手叫做樊有秋。”秦宇缓缓说道。

    “杀人凶手?我怎么没有看到有警察局的通缉令,你以为你是谁,说杀人凶手就是杀人凶手了。”

    秦宇原本以为自己这话一出,老道会表情有所变化,可随知道得到的却是老道不屑的嘲讽。

    “秦宇,先前不是说了吗,樊师弟出去云游了,就算真有事情也得等他云游回来。”一旁的刘阳跟着插口说道。

    “我们这边刚抓捕他,他那边就云游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秦宇话里充满了不信。

    “真的是出去云游了,你要怎样才相信。”刘阳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表情。

    “除非原因让我进天师府进行搜索,我才能确定那樊有秋在不在天师府内。”秦宇一字一顿的说道。

    “狂妄之极,真是狂妄之极。”

    那老道却是在此时突然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中充满了讥讽和不屑,“但我天师府是什么地方了,你想搜就搜,刘阳关门,咱们进去,但是如果再敢敲通报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道长,难道你想让天师府背上窝藏杀人凶手的罪名吗,可别让天师府的声誉毁于一旦。”

    PS:还有两更在晚上11点样子同时更新。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