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南张北孔
    “放屁,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咱们刚要去抓人了,那边就出去云游了,我看是那龙虎山的那些道士不想交人吧。”

    这次,就连莫咏星都看出来龙虎山那边的阻拦了,严明山看到莫家大少发火,心里一颤,却是苦笑着说道:“秦先生,龙虎山那边情况比较复杂,我们也不好搜查,他们既然开口说出去云游了,我们的同志也只能回来了。”

    “有什么不好搜查的,你们是按规矩办事,那龙虎山的道士还能反了天,难不成这龙虎山的道士还不受咱们国家法律的约束了。”

    莫咏星不信,他这话让严明山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严明山也是无奈,也知道这几位都是大家族出来的,当下不再隐瞒,答道:“莫少,你说的还真是对,这龙虎山一块真的可以算是**王国,在那里,天师府张家说的话,要比ZF管用的多。”

    “南张北孔,千年来的两大家族,就是历代统治者都只能以利益安之啊。”

    相比起莫咏星,秦宇却是理解严明山话里的意思,华夏千年来,无论饱经多少战乱,王朝更迭,这两大家族却是经久不衰,历代统治者都是以安抚和奖励为主。

    所以,对于天师府张家的底蕴到底有多深,秦宇不敢想象,但他可以肯定一点,绝对是深不可测。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那樊有秋就这么躲在天师府逍遥法外。”莫咏星有些急躁了,尤其是当他看到一旁姜婷婷的失望神情,更是没由来的心里升起一股怒火。

    “没有办法了,只能我亲自去一趟天师府了。”

    秦宇眸子之中闪烁着精光,他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既然答应了姜婷婷要替姜家讨回公道,那樊有秋就绝对不能让他逃脱,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他。张家,也不行!

    “秦宇,你要去龙虎山天师府?是不是在商量下?”莫咏欣听到秦宇要去天师府,好看的眸子露出一丝担忧,红唇微张,劝道。

    “对啊,要去的话,咱们一起去,虽然刑叔不能去,但是咱们可以调其他的人过来。至少在气势上不能弱给那些道士。”莫咏星也跟着建议道。

    “不用了,天师府怎么说,也是玄学界的门派,我以玄学界的身份去拜访,不适合带外人过去。”

    秦宇摇了摇头,拒绝了莫家姐弟的劝告,当他看到莫咏欣的担忧眼神后,安慰道:“放心吧,也许上门交谈了之后。天师府会交出樊有秋也说不定,而且,就算天师府的势力很大,但总不能私自朝他人出手吧。”

    听了秦宇的这话。莫咏欣的神情才慢慢恢复正常,先前她也是因为过于关心而乱了方寸,也是,天师府虽然势力深不可测。但至少还不能公然违背国家的法律,秦宇的安全问题倒是不用多担心,最多就是碰一鼻子灰而已。

    “那你自己小心点。”莫咏欣不再劝阻。叮嘱了一句。

    “师叔,我跟你一起去吧。”姜婷婷在一旁却是开口了。

    秦宇看了姜婷婷一眼,沉吟了半响,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最后竟然点头答应了下来。

    ……

    龙虎山天师府,一栋院子内,一位年轻男子此时正呆在一间房间内,脸上是惶恐中带着愤怒。

    这位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樊有秋,今天清晨,家里人突然给他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他父亲还有二叔都被警察带走了,得到这个消息的樊有秋害怕极了。

    对付姜家的阴谋中,他是最主要的人之一,而且,姜家老爷子还是被他开车撞死的,原本最早自己父亲是打算找外人来做的,但是联想到外人参与的太多,难免会留下把柄,最后他主动请缨去开车撞姜家老爷子。

    樊有秋会主动请缨并不是因为他多么的勇敢,而是他把一切利弊都想好了,以樊家的实力,在公安部门也是有人的,而姜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只要他贿赂好负责追查的警察,那么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姜家也永远不会知道。

    樊有秋没有想到,这姜婷婷会出来多出一个师叔,仅仅才一天的时间过去,他的父亲和叔叔已经折进去了,虽然家里已经几次催他回去主持下局面,现在大哥住院,堂哥也被抓走了,家里已经群龙无首,但是他还是不敢回去,他怕一回去就被抓了。

    而且,很快樊有秋就庆幸自己没有回去,那些警察竟然还找到了天师府来,要不是他的师兄们帮他将这些警察给赶走了,他被抓回去后,等待他的就将是牢狱之灾。

    “樊师弟,怎么?还在担心?不是告诉你了吗,有我们在,谁也别想到天师府来抓人。”

    樊有秋的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刘阳,刘阳看到樊有秋的一脸愁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刘师兄,我父亲和叔叔都被抓进了警察局里,我这是为他们担心。”樊有秋自然不会说是自己害怕,只好找了一个借口。

    “樊师弟孝顺有加,师兄佩服,不过目前的情况是师弟你要保护好自己,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日后再救伯父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多谢刘师兄的教导,刘师兄的恩情,师弟铭记于心,如果师弟能躲过这一劫,日后必有重报。”

    “哈哈,咱们师兄弟说这个就有些不像话了,师傅经常教导咱们师兄弟应该互相扶持。”刘阳听到樊有秋说有重报,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但随即又虚伪的说道。

    “哦,对了,上次你说那姜家来了一个玄学界的人,叫什么名字?”

    “叫秦宇,就是在京城和陈家进行生死斗的那个秦宇。”樊有秋赶忙答道。

    “是他!”

    听到樊有秋的回答,刘阳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缕复杂的神情,樊有秋看到自己师兄脸上的神情,有些疑惑的问道:“刘师兄认识这秦宇?”

    “不熟,见过几次面而已。”

    刘阳显然是不想提这个话题,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师弟放心吧,这秦宇还不敢到咱们这天师府来闹事,咱们天师府可不是陈家。师弟尽管安心休息,师兄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那师兄慢走。”

    离开了樊有秋房间的刘阳,却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在一个花园亭宇中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刘阳的眼中闪过一道戾色,自语道:“秦宇,上一次让你出尽了风头,这一次你不来便罢了,要是敢来我天师府,哼!”

    刘阳冷哼了一声后,一拍身上的道袍,朝着另外几位师兄弟居住的地方走去,他要去与几位师兄弟商量一些事情。

    ……

    京城,一号首长办公室内,此时老人正在批阅文件,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敲门后走了进来,将一份文档摆在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拿起文档看了起来,越看到后面,眉头越皱得紧,当老人放下文档时候,神情已经是变得很凝重了。

    “你们分析一下有多少几率秦宇会和张天师府对上?”老人抬起头,看了眼五旬男子,问道。

    “按照我们目前得到的消息,可能性至少有四成。”五旬男子如实答道。

    “四成啊,已经不低了。”老人听了自己这位心腹的回答,右手揉了揉眉心,陷入了思考,而男子则是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给首长做了这么多年秘书,他已经很了解首长的一些习惯了。

    像这样揉眉心的动作,代表了首长遇到了犹豫不决的事情,陷入了选择当中,但是他明白,手掌不会让他等太久的,因为首长的时间太宝贵了。

    “廖文,你去帮我请张道人过来一趟。另外,再明天出国访问的名单上,加上张道人的名字。”良久,老人眼中闪过精光,看向男子,吩咐道,男子心里明白,老人这是已经有了决断了。

    “六祖啊六祖,你这可是给我留下了大难题了,希望一切如你说的,秦宇最后不会让我失望。”

    自己的心腹走出去后,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桌子上的文档给放到抽屉处,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带着笑容看向门口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在离着老人不远的一栋院落内,一位白发老道从蒲团上站起,他的脸上露出一缕似笑非笑的表情,最后,看了眼自己身边的浮尘,朝着门外喊道:“元德,元生,你们两人带着我这把浮尘返回天师府,将这浮尘交到你们大师兄手上。”

    老道的话音落下,两位四十多岁的穿道袍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位看到老道身边的浮尘,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傅,这浮尘跟了您这么多年,您……”

    “刚刚我打坐之时,心血来潮算了一卦,发现天师府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打算让你们师兄弟带着我的浮尘回去。”老道抚须答道。

    “天师府有事情发生?那师傅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回去呢?”

    “走不了啊,卦象上来看,这一次天师府的事情,我是鞭长莫及,好了,你们师兄弟两人拿着浮尘速度赶回去吧。”

    ps:有玩新浪微博的朋友可以加一下九灯的微博,昵称:九灯和善,大家可以在微博上给九灯留言探讨剧情,九灯也在摸索微博该怎么操作。(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