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碰头
    "小畜生,你这是找死."

    樊有夏被咬的生疼,用力的想要将柱子给晃掉,但是柱子就是一头牛犊,双手将他死死的抱住,嘴也是不松开.

    "弟弟."

    姜婷婷也是被自己弟弟给吓到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她怕自己弟弟给樊有夏给伤害到,毕竟两者的年纪相差了太多.

    樊有夏被咬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猛地朝着身后的墙上撞去,一下子就把柱子给撞到了墙上,柱子受疼,嘴巴松了开来,而樊有夏则是冲着这机会,从柱子的双臂中挣脱开,然后一转身,抓住柱子狠狠地朝着墙上再次撞去.

    "弟弟."

    姜婷婷看到自己弟弟被摔在墙上,连忙跑过去,就想把樊有夏给拉开,只是,她的力气太小了,不但没能拉动樊有夏,反而被樊有夏一甩就甩到了远处,跌落在地上.

    "姐!"

    看到自己姐姐被甩在地上,柱子顾不得自己的疼痛,挥舞着拳头就朝向樊有夏的脸揍去,只是,一个是小孩,一个已经是成年人,两者的差距太大了,他的拳头刚挥出去,就被樊有夏给抓住了.

    "敢打我,小畜生,我要废了你."

    樊有夏感觉到肩膀处火辣的疼痛,表情很是狰狞,直接一脚朝着柱子的肚子踹去,柱子整个人被踹出去几米,掉落在了姜婷婷的边上.

    "弟弟."

    姜婷婷赶忙过去抱住弟弟,结果却发现自己弟弟的嘴角已经露出了血丝,她以为,樊有夏这一脚是把他弟弟的内脏都踹的有些离位了.

    "樊有夏,他还是只是一个孩子.你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孩子,这一次我一定要弄死他,敢咬我,我一定会让他进管教所."

    樊有夏摸了摸自己的肩膀那被柱子咬到的地方.疼的脸都变形了.那里鲜血淋漓的,竟然活生生的被柱子咬下来一口肉.其实,柱子嘴上的血丝是樊有夏身上的血,而并不是从他自己的喉咙里涌上来的.

    "姐,不要怕.坐牢就坐牢,等我出来了,我不会放过他们樊家任何一个人的."柱子却是很硬气,眼神就像一头狼一样,狠狠的盯着樊有夏,那双眼中蕴含的恨意就连樊有夏这样成年人都看着有孝寒.

    "绝对不能让他从管教所出来,弄进去后就找人做掉他.不然我樊家以后肯定会有大麻烦."这一刻,樊有夏心里已经动了杀意,一定要把姜家这唯一的男丁给扼杀掉.

    樊有夏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向姜婷婷姐弟那边.姜婷婷赶忙将弟弟护在身后,而柱子却丝毫不怕,仍然是一脸怒视着樊有夏.

    "樊有夏,你想要干什么,你不能乱来,我会叫人的."姜婷婷呵斥道.

    "哈哈,叫人,就算被人看到了又怎么样,之前不过是不想撕破脸,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先废了你弟弟,谁又能奈我何."

    樊有夏很有信心,以樊家的实力,就算他现在讲姜家这小子给废掉,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更何况他肩膀还有伤,完全就可以推说成自卫.

    "樊有夏,怎么说以前我姜家和你樊家也是世交,你们为什么要做的那么绝,不愿意放过我们."姜婷婷此时也是怒视着樊有夏,从地上站起,如护崽的母鸡,将自己弟弟给挡在了后面.

    "当初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愿意交出那东西,尤其是你父亲,那个老古董,姜家都已经不行了,衰败了,还想守着那东西,我樊家愿意出几千万跟他换,他都不答应,现在好了,落得一个破产自杀."

    樊有夏注意了下四周,没有其他人,这么早,走廊处空无一人,他也不再隐瞒,嘿嘿一笑,说:"不怕告诉你,你父亲会被人合伙骗走钱,那都是我们樊家设计的,那个骗你父亲钱的人就是我樊家安排的."

    "你们!"

    姜婷婷听到这话,整个人如遭雷殛,恍惚在当场,原来,自己父亲的死不是意外,这一切都是樊家搞的鬼.

    "柱子,快点跑."

    就在樊有夏,靠近姜婷婷的时候,姜婷婷却突然像发疯了一样,整个人朝着樊有夏给扑了过去,将樊有夏给缠住,然后回头冲着自己的弟弟喊道.

    姜婷婷不傻,她知道樊有夏敢把这个说出来,那肯定是不会再放过她还有她弟弟的,所以,为了姜家,她必须要让自己弟弟跑掉.

    "快点跑,离开这城市,没有一定的实力前,不要回来."

    柱子被自己姐姐的动作给吓住了,他很想冲上去帮自己的姐姐,但是面对自己姐姐的怒吼,他却不敢靠近了,他最听的就是自己姐姐的话,现在自己姐姐让自己跑,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柱子,你再不跑姐姐就没有你这个弟弟,快点跑,咱们姜家的仇需要你来报."姜婷婷声嘶力竭的怒喝道,她已经快要抓不住樊有夏了.

    姜婷婷知道,樊家还不能对她怎么样,只要自己弟弟跑掉了,那她就不怕了.

    "姐姐."

    柱子这一回没.[,!]有犹豫,一咬牙,转身就朝着后面的楼梯跑去,而樊有夏看到姜家的小子要跑了,也很是着急,如果让这小子跑了,那他就没有可以威胁姜婷婷的人了,不能让姜婷婷就范,交出那东西,他就没法完成大伯和父亲交待下来的任务.

    "臭婊子,你给我滚开."

    樊有夏直接回头一个巴掌扇在了姜婷婷的脸上,这一巴掌是彻底的把姜婷婷给扇蒙了,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等抓住了那小子,再回来跟你算账."樊有夏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快速的朝着走廊尽头的楼梯追去.

    而此时,在医院的前台大厅,秦宇等人询问了姜婷婷弟弟所住的病房在哪层楼后,便朝着一旁的楼梯走去.

    "哎呦,我操,走路不长眼的啊."

    莫咏星是一马当先走在最面前的,结果,刚到楼梯拐弯口,一道身影从下面窜了下来,和他来了个亲密的接触,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秦宇等人见状赶忙从后面跑过去,这一看才发现,撞到莫咏星的是一个小男孩,几人估计应该是小孩子玩闹,跑的快没注意到人.

    "对……对不起."

    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喏喏的朝着地上的莫咏星说完对不起后,就要继续朝着大厅跑去,不过莫咏星可没这么好说话,看到小男孩要跑,一把抓住小男孩的手,"撞了本少爷还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你放开我,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小男孩被莫咏星给抓住,表情有些着急,回头看了眼楼梯上方,死命的想要挣脱掉莫咏星的手.

    "哎呦,吗的,这是属狗的."

    莫咏星突然传来一声吃痛的声音,原来小男孩看到挣扎不开莫咏星的手,竟然直接就朝着莫咏星的手给咬去,莫咏星吃痛,手放开,小男孩立马松口就跑.

    不过,有一旁的坦克在,小男孩又怎么跑得了,坦克直接一个跨步就挡住了小男孩的去路,伸手双手闪电般就抓住了小男孩,任凭小男孩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还敢咬我,还想跑,看我不……"

    莫咏星从地上爬起来,正要伸手一个耳刮子朝着小男孩的脑后扇去,不过看到自家老姐扫视过来的眼神,才悻悻的将手伸回去.

    而就在这时,楼梯上方再次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位年轻男子从上面跑下来,看到小男孩被坦克抓在手中,他的眼中闪过亮光,随即在目光在秦宇等人身上打量了一遍,当看到莫咏欣的时候,却是多停留了几秒,眼中闪过精光.

    "你们都是坏人,和那姓樊的是一伙的,快放开我."柱子看到樊有夏朝着他走来,疯狂的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还骂道.

    "多谢这位先生了,这小孩是问题少年,昨天刚打伤了我堂哥,今天在医院里还伤人,咬伤了我的肩膀,我现在就叫警察过来."

    樊有夏露出笑容,朝着坦克表示感激,不过坦克却是丝毫没有理会他,连个反应都没有,这让他有些尴尬.

    "原来是个问题少年啊,怪不得这么野,是该抓进去好好教训教训了."一旁的莫咏星倒是跟着附合.

    "是啊,这种从小就没有父母教养的,性子本来就野,如果不好好管教几年,铁定就是一个社会人渣."

    樊有夏脸上的表情很正义,不过秦宇和莫咏心却是听得皱了皱眉,不管怎么样,当众拿人家父母不在的事情来说事,这本身就不太合适.

    "柱子!"

    不过,樊有夏出现没多久,楼梯上方再次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楼梯拐角出现,看到被坦克抓住怀中的小男孩,是直奔着小男孩而去,而莫咏星听到呼喊声,回头看到那白色身影,整个人却是愣住了,傻呆在原地.

    (.)RU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