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结束
    现在等于是孙阳这艘游轮刚改装好,就已经是成了地下钱庄的了,只要他三个月不能还上这笔钱,地下钱庄的人就会收走游轮。

    “阳少,我可是记得你还有不少产业和公司股份的,如果真没那么多现金,也是可以拿这些东西出来抵押的。”诸葛杰这是不打算放过一些剥削的机会,反正今天走出这赌场后,他们也肯定是撕破脸了,既然这样,那自然是要把利益捞足。

    “你!”

    孙阳用刀割般的眼神剜了一眼诸葛杰,他最不愿意拿出来的来的就是自己的一些产业和公司股权,实业才是他最大的依靠,所以他宁愿去借高额的利息钱,也不愿拿出这些东西来抵债。

    “欠账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我就记得阳少在好几家公司都有不菲的股份,这一亿五千万对阳少说应该不是问题,再说了,这阳少也肯定不会赖账啊,不然不是丢孙家的脸吗?”

    诸葛杰一步步将孙阳往死里逼,孙阳虽然双目几欲喷火,但又不得不强忍着,这赌场现在可是有百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一旦他赖账,明天这事就好传遍整个香港。

    此时的孙阳有些后悔了,为何先前不进包厢去赌,他在包厢内也设有这样的局,当时只想着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击下李明皓,却没想现在反倒是自己尝了苦果。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是为了孙家的面子,他也不能拉下脸哀求宽限时期,脸色变幻了半响后,才开口说道:

    “我在九龙有一套房子,是汤臣名品的。市场价可以抵得上七千万港币,这套房子就转给李少了,另外我在一家科技公司还有20%的股份,按照这家公司的市值。也能有三千万的港币。最后我在大陆那边一家酒厂也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市场估计是在五千万rmb。”

    拿出这一套房子和两份股份。孙阳的心都在滴血,那套房子是一直在升值的,而那科技公司和酒厂最近的效益也是在不断的增加,等于是两个会下蛋的公鸡。他实在是不愿意拿出来抵债。

    但除此之外,他又没有其他的产业可以拿出来了,自家的控股公司的股份他肯定是不能拿出来的,不然非得被家里给打死,甚至还有可能剥夺家族继承人的权力。

    “阳少,你这是……”

    “行 ,那就按阳少说的。这一套房子加科技公司的股份和酒厂股份抵掉这一亿五千万的债。”

    诸葛杰还想再压一下这价,李明皓却是开口打断了他,直接应承了下来,过犹不及的道理李明皓还是懂的。既赚了现金,又能拿到股份就可以满足了。

    诸葛杰也只能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自己这兄弟在处理一些事情上会比考虑的更周全一点,他既然应承下来,那么肯定就是有他的道理的。

    股份交接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孙阳此刻写下了三分股权交接协议书,并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明皓也就不怕孙阳赖账,当下站起身,笑呵呵的说道:“阳少,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孙阳自然不会挽留李明皓,他怕再看见李明皓和诸葛杰这两人,会忍不住拿刀砍了这两个家伙,尤其是后者,孙阳更是恨得牙咬咬的,如果不是诸葛杰一步步逼着,他本来就是打算赖账的。

    李明皓起身,朝着秦宇感激的点了点头,秦宇笑了下,开始朝着电梯口走去,几人自然是一起跟着离开,不过有些意外的是江采馨也跟在了后头。

    看着秦宇还有李明皓几人消失的目光,在场的赌客纷纷投去羡慕的视线,赚大钱,然后潇洒的离开赌场,是许多赌徒梦里经常yy的情景,不过和人家李家少爷一比起来,他们以前赌的那根本就是过家家啊。

    “菲菲,你不是说那男的是大陆来的吗,为何会和李家少爷还有诸葛家少爷走在一起?”

    “我哪里知道啊。”

    在赌场的一个角落里,几位穿着性感的年轻女子也是目送着秦宇等人离开,其中,要以那位叫菲菲的女人神情最为复杂,她现在有些后悔了,如果知道那男的是李家大少的朋友,她先前说什么也不会离开。

    “菲菲,这回后悔了吧,哎,我估摸着这男的也是内地实力大家族的公子哥,没看他们一行人还是他领头走的吗,最起码身家不会比李大少低。”

    “嘘,别说了,你看菲菲脸色都变了,估计是肠子都悔青了。”

    ……

    “砰!”

    在赌场的经理室内,孙阳一进房间便轰的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让跟在后面的赌场负责人心里一阵心惊胆跳,强撑起胆问道:

    “老板,现在咱们赌场的流动资金只剩下五百万了,很多赌客都开始退掉筹码了。”

    “啪!”

    孙阳回过头猛地一个巴掌扇在了经理的脸上,他面部的表情变得很是狰狞,怒吼道:“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当初那个所谓的高人是你找来的,还说只要立下这个什么……什么白虎貔貅聚财局我就可以稳赢不输,可现在结果怎么样,老子整整输了两亿五千多万。”

    孙阳是越想火越大,再次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那经理男子背对着孙阳,脸上露出一丝委屈的神情,心里更是在腹诽:当初请那位来的时候,人家局布好了,你是亲自体验过的,连赢了一晚上,当时你怎么没意见,现在出了事情就怪到我头上了。

    不过腹诽归腹诽,他这些话是不敢说出来的,谁叫人家是老板,而他只是一个打工仔,这年头,下属就是用来给老板背黑锅和出气的。

    “对了,那人叫什么名字?”孙阳突然回过头问道。

    “哪……哪位,哦,那人叫肖军,是马来西亚人,不过这两天人是在香港。”经理男子先是愣了一会,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老板问的是什么,赶紧答道。

    “你听着,给我找出那肖军,然后找人给我打断他的两条腿,tm的,让老子赔了这么多钱,要他两条腿算是便宜他了。”

    孙阳的话让经理男子浑身一颤,但又不敢不答应,忙不迭的应下来,能坐上赌场的负责人,本身就是有一些黑道关系的,这死道友总比死贫道好,他心里清楚,如果不让自己老板把这口气给出了,可能倒霉的就得是自己了。

    此时已经和李明皓几人离开游轮的秦宇,也不会想到他今天破的这局竟然会是肖军布下的,要是知道的话,秦宇也只能感叹,这世界当真是小,他估计八字就和吕梁师徒犯冲,吕梁已经可以算是瘫痪了,要是肖军被打断腿,这一对师徒可以说都折在了他手中。

    “秦师傅,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等回到了港口,李明皓便开口朝着秦宇感激的说道。

    “是啊,秦师傅的手段真是绝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还会有这么神奇的手段。”诸葛杰也在一旁的由衷的夸赞道。

    “天下奇人异士多不胜数,一些奇门手段而已,不算什么。”秦宇摆了摆手,谦虚的答道。

    “明皓,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什么手段,我怎么听不懂?”在场的人,唯一听着一头雾水的就是江采馨了,她并不知道今天这场赌局的真正内幕。

    李明皓听到自己心上人的问话,用咨询的目光看向秦宇,没得到秦宇的允许前,他不好把这事情告诉江采馨。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李先生尽管说就是。”秦宇自然明白李明皓眼神的含义,点了点头。

    “既然秦师傅开口了,那就让我来说吧。”

    不过,没等李明皓开口,诸葛杰就迫不及待的抢先一步发言了,将今晚整个赌局的过程都说了一遍,尤其是讲到他脱掉上衣的那一幕,那神情就像是一个慷慨赴义的光荣战士一样,所有的话重点都是在突出他的作用。

    “原来你脱掉衣服是因为这个啊。我先前还以为……”

    江采馨突然抿嘴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转头目光深深看了眼秦宇,她没有想到,操纵今晚赌局的,竟然是这位连赌桌也没有摸过的人。

    “秦师傅,这次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赢到这么多钱,甚至还要输掉不少,我看这样,这笔赢来的钱我和阿杰就拿回我们的本金,其他的就都给秦师傅。”李明皓突然开口朝向秦宇建议道。

    李明皓这么说,诸葛杰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也跟着答应了,自己兄弟说的对,没有秦师傅,他们连本金都赢不回来,而且,诸葛杰也不傻,他知道自己兄弟这么做的深层次的意义在哪,那就是想和秦师傅结交好关系,这样的一位高人值得他们这样巴结。

    “哈哈,李先生客气了,这钱是你们赢的就是你们的,与我没有关系,而且,这横财现金我是不能拿的,不然容易折运。”

    秦宇摇头拒绝了李明皓的建议,不过李明皓也是人精,他听懂了秦宇话里的意思,接着说道:“既然现金不能拿,那这套房子和那两家公司的股份就赠与秦师傅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