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下手!
    吕梁感觉到秦宇整个人的气场变化,惊得话都说结巴了,不过秦宇可不给他惊讶的机会,脸上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直接拽着吕梁的手臂就朝着前面走去。

    “你……”

    吕梁整张脸都铁青,但是因为气场过于狂暴的原因,他的一张嘴唇已经有些歪了,话都说不清了,脸上的青筋开始慢慢涨出来,甚至眼角都已经出现了一丝血丝。

    而除了秦宇和吕梁在天台外面,原本安静的趴在坦克肩膀上的小九,突然一个纵跃从坦克的肩膀跳下去,“嗖”的一下就跳出了铁门,晃悠的朝着秦宇身后跑去。

    “咦,这只小猫?”

    身后的那些风水师看到小九也出了天台,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要知道天台外面的气场就是人都受不了,更遑论一只猫了,可这只白色的小猫就好像没事一样,走的很是欢快,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而此时的吕梁老眼之中闪过一道狠毒的神色,他们现在的距离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要是在走下去,他绝对是要被这狂暴的气场给活活挤压死。

    可偏偏在这么狂暴的气场下,他的嘴巴已经不敢张开了,吕梁突然明白,这秦宇是想要他的命啊,当下便顾不得什么了,肚子里发出一道轻微的鼓动,一条黑色的爬虫变成他肚子处贴着的小玉瓶里爬出来,开始顺着他的手臂往外跑。

    这是条蜈蚣,一条足有一寸长的蜈蚣,因为吕梁穿的是短袖,所以当蜈蚣从袖口处爬出来的时候,在铁门内,时刻注意两人举动的那些风水师们也看到了吕梁从袖口处爬出来的蜈蚣。

    “嘶!”

    不少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已经有聪明的人猜出来这蜈蚣是什么了,广州玄学会这边的风水师傅都露出愤怒的神情,而马来西亚那边的风水师面对玄学会这边的愤怒眼神,一个个眼神闪烁,不敢和他们对视。

    身为风水师,也是玄学界的人,自然知道这蜈蚣的出现意味着那吕梁是一位蛊师,那些马来西亚的风水师,不自觉的也和那肖军拉开了一丝距离,他们怕这肖军身上也会有啥毒虫之类的东西。

    吕梁是蛊师的事情,那些马来西亚的风水师并不知情,吕梁对外的身份一直是一位风水师,没有人会想到他还是一位蛊师。

    实际上,吕梁最早确实是一位风水师,这蛊术不过是他在十几年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得到了一本关于蛊术的书籍,这才开始修炼起了蛊术,成为了蛊师。

    不过,蛊师这个职业一直在玄学界是让人忌讳的,吕梁还得靠风水去获取金钱来给他修炼蛊术提供物质基础,所以对外他一直没有展露过蛊术,除了他的几位弟子,没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位蛊师。

    当然,除了门内的那些风水师看到了那黑色蜈蚣,秦宇自然也是感应到了,他瞥了眼吕梁手臂的时候,那黑色蜈蚣正好是从袖口处爬出半个身子。

    在狂暴的气场压强下,这黑色蜈蚣也是摇摇欲坠,但还是仅仅的盯着秦宇的手臂,作势就要扑过来。

    “五行柔水符,护!”

    秦宇自然不敢怠慢,当下另外一只手给自己贴上了五行道符中的柔水符,来防护住全身,不过,让秦宇意外,也让吕梁意外,更让身后那些风水师意外的是,当那蜈蚣朝着秦宇晃悠着扑过来的瞬间,一道白色的身影却突然爆射过来,一下子就把黑色蜈蚣给拍到地上去,接着那白色身影也落在地上,一双毛绒绒的小脚上露出锋利的爪子,将黑色蜈蚣给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小九?”

    秦宇有些诧异的看着小九的威武身姿,他没有想到小九也会跑出来,小九听到秦宇的呼唤,一脚啪的一下将那蜈蚣给分成了四截,哼唧了一声后,竟然先小跑着跑向了那大炮所在的天台边。

    吕梁看到自己养的蛊虫就这么被踩死,怒火攻心,再也忍不住,是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而这口血在狂暴气场的压卷下,竟然在空中都不掉下来,颇有些像影视节目中那仰天狂喷血的夸张画面。

    “师傅。”

    那铁门内的肖军看到自己师傅狂喷血的画面,冲着门外的秦宇怒吼道:“快放开我师傅。”

    秦宇听着身后肖军的怒吼,脸上挂起冷酷的笑容,刚刚吕梁召唤出来这蜈蚣,很明显也是动了杀机,对于动了杀机的人,秦宇不觉得自己有必要放过他。

    “吕师傅,咱们是继续往前走还是就这么回去,要是回去你就说一声,要是继续往前走就不用说了。”

    秦宇故意很大声的朝着吕梁问道,让铁门内的人都可以听到,而吕梁此刻嘴想要张开,但是才张开一条缝,就因为气场的缘故变得歪了,就像漏风了似的,根本就没法发出什么声音。

    吕梁的反应自然是在秦宇的意料当中,他就是算准了吕梁不可能能说话,才这么一问,当下继续抓住吕梁的手,朝着前面又迈出去了三大步。

    这三大步一迈出去,秦宇的耳中传来了轻微的“咔嚓”声,在眼睛瞄了眼吕梁,吕梁此时整个人都已经瘫软了,刚刚的咔嚓声就是从他身上传来的,那是因为骨头受到剧烈的挤压导致的碎裂声。

    看到吕梁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几乎就要没气息了,秦宇终于是停下了脚步,拉扯着吕梁转身朝回头走,他是想对吕梁下手,但还没傻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了吕梁的命,平白给自己添上人命官司。

    “接好你师傅。”

    秦宇就像丢条死狗一样,到了铁门处直接将吕梁往肖军所在的方向一甩,肖军不敢怠慢,急忙接住自己的师傅,结果却看到自己师傅全身瘫软的倒在他的怀里,不禁怒目看向秦宇,就要开口大骂。

    只是,当肖军的目光接触到秦宇的视线时,被秦宇那冷冽的视线给吓到了,想要骂的话一下子给吞进了肚子里去,此时的秦宇看着就像一个阎罗,浑身充满了杀气。

    “你师傅用蛊虫想要对付我的事情,等我回来咱们再好好结算这笔账,这事情可没那么容易解决。”

    秦宇说完这话后,神情冷酷的转过身去,留下身后一地表情惊愕的风水师们。

    这秦宇话里的意思是还要找吕梁算账,好像他才是受害人,可众人看着眼前如同一滩烂泥的吕梁,一个个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不过偏偏秦宇这话还真没法反驳,先前那条蜈蚣的出现,在场的人都是看见的,确实是吕梁要向秦宇下手。

    转过头去的秦宇,脸上冷冽的表情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得意的笑容,他没有想到这吕梁这么上道,简直是特意送给他机会,如果吕梁没有动用那蜈蚣想要对付他,他还不一定敢把吕梁整成这个惨状,但吕梁动用蜈蚣在前,那些人都看到了,那他这行为就不为过,谁也挑不出刺来。

    吕梁算是废了,秦宇算准了,吕梁身上多跟骨头都被气场的压力给碾的裂开了,要是换做年轻人还好,但是吕梁已经是花甲年纪了,受了这么重的伤,绝对是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当然,秦宇丝毫不担心会摊上官司,每一行都有每行的规矩,吕梁下手在先,他反击在后,谁也说不了什么,如果吕梁师徒不按规矩办事,像司法机关举报的话,秦宇也不在意,这谁看出来吕梁是他害的,他不过是拉着吕梁走了几步路而已,这气场混乱啥的,在法律上可站不住脚。

    “该开始正事了。”

    秦宇眯着眼睛看向前方,那里小九这家伙已经是跳到了大炮上面,甚至还好奇的钻进了炮口中,对于小九不受这气场的影响秦宇是丝毫不惊讶,要是小九会被这气场给压住那才会让他感到惊讶。

    秦宇大踏步径直朝着大炮方向走去,越是到后面,他体表的光芒就越亮,当走到大炮跟前时,秦宇体内的念力已经是以疯狂的速度运转起来,就这样,他还另外加持了几道柔水符于己身。

    “果真是扭曲了啊。”

    秦宇手一挥,就感觉像是在水里一样,原本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动作,但却变得很缓慢,充满了阻力,而且隐约还可以看到手臂划过的空间处还有这一缕残影,这就是气场狂暴,空间有一丝扭曲的雏形。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既然空间扭曲到这种地步,那为何天台上的建筑没有出现问题,不会被摧毁、挤压变形,原因就是因为这天台已经是溶为一体,整个狂暴的气场都是因为他而产生的,所以作为本体,天台上的这些本来就有的建筑不会出现问题。

    在铁门内的那些风水师,就看着秦宇静静的站在那炮口前,一动都不动,就好像静止了的雕像一样,这让他们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不知道秦宇是想干什么?

    “快……快看,秦师傅他这是在干什么!”

    突然,这些风水师的脸色齐齐骤变,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恐的表情,心都提到了嗓子口,而造成他们这副神情的原因则是因为此时的秦宇的动作。

    秦宇站在了天台边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半响后,他伸出左脚,竟然直接朝着天台外的高空凌空踩了下去。RS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