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七十章 准备参加交流会
    “干……干爹。”

    候岑看到从门口处走进来的向国强,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战战兢兢的开口喊道。

    向国强看都没有看候岑一眼,目光在后台秦宇几人身上流转,最后,眼中闪过精光,将视线落在了秦宇身上。

    “您是秦先生吧。”向国强脸上露出笑容,很是诚恳的朝着秦宇说道:“接到郑兄的电话,我才zhidao候岑得罪了您,现在我过来就是要给秦先生您一个交代。””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向国强心里也是憋屈啊,他堂堂大佬,在香港也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此刻却要向一位年轻人赔笑脸,说出去都得惊掉一批人的下巴。

    但形势比人强,他也没办法,能当上社团大佬的位置,向国强可不是一个只zhidao打打杀杀的莽汉。

    虽然新义安是香港目前最大的社团组织,但相比前四大家族还是差了许多,现在社会拼的是官道上的关系还有钱,而这两样恰恰是新义安的软肋。

    论钱,向国强虽然也有不少产业,但根本没法和郑家比,论关系,郑老每年的寿诞连特首都要去参加,而他连特首的面都见不到几面,虽然也有资格参加这寿诞,但最多就是献上礼物,和郑家现在的第二代郑宝强他们呆在一起,至于郑老,只能说上几句祝福语就得退开。

    如果郑家要对他下手的话,也许不一定可以把他打死,但至少可以把他打残,香港可是有不少社团对新义安虎视眈眈,这些社团不缺人,缺的是关系和财团的支持,如果郑家愿意扶持这些社团,新义安的地位绝对会受到挑战,地盘也会大幅度缩水。

    而向国强的根子就是在新义安。新义安出了wenti,他就跑不了,更何况新义安这么大的社团,可也不是全部上下都一条心的啊。

    所以,向国强不得不向秦宇低头,郑老已经放话了,如果他得不到秦宇的了解,那么有郑家在的地方就不欢迎新义安。

    向国强听到郑老的这句话时,整个人都差点爆粗口,吗的香港那条街没郑家的珠宝店。这意思不就是赶尽杀绝吗?

    “向先生好。”

    秦宇对于向国强倒是没摆什么谱,他和向国强之间没什么恩怨,这事情说起来向国强也是属于趟枪的,当然,秦宇也不会因为向国强的态度就对他有好感,这些社团大佬们在外面不zhidao多威风呢。现在会对自己低声下气,不过是摄于郑家的威胁罢了,这类人不值得同情。

    “这位是李思琪小姐吧,这位是李思涵小姐吧。两位的在音乐上的天赋很高啊,我当初还想着让公司与贵公司合作,邀请两位小姐来香港开演唱会呢,没想到两位小姐自己就来了。”

    向国强能走到这一步。做人确实是很有一套,在来这之前他就打听清楚了这演唱会是谁开的,说实话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听过李思琪姐妹的名字,这些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但不得不说。从香港娱乐圈大佬嘴里说出这些话,李思琪姐妹两人还是很受用的,在香港能有几位明星得到这位这样的夸赞。哪怕明zhidao是客套的话。

    等招呼打过来之后,向国强才看向在一旁缩着的候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厉声质问道:“到底是谁指使你对李小姐姐妹下手的,给我老实的说出来。”

    向国强心里对这候岑也是恨死了,他不过是觉得候岑伺候他的本事bucuo,很舒服,当时被候岑几句枕边风刮着多外宣布是他的干女儿,没想到今天会因为这女人而把面子丢进。

    “我……我都告诉秦先生了。”

    被向国强这么一瞪,候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复先前的嚣张,秦宇看着候岑此刻的模样,心里也是感叹,这可怜之人确实是必有可恨之处。

    如果不是自己认识郑老,可以压制的住向国强,此时的候岑就是另外一种姿态了,这也是现实的一个缩影,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向先生,背后的主谋我们已经zhidao了,至于这候小姐,你还是带走吧。”

    秦宇对于这两人都没啥好印象,既然已经zhidao幕后的主谋了,他也不想再看到这两人,当下便直接开口赶人了。

    “已经zhidao了,秦先生,要不要我……”

    向宝强做了一个割刀的手势,结果却被秦宇的眼神看的悻悻的收回去,朝着秦宇几人说了几句道别的话后便离开了,候岑自然也是跟在后面。

    至于向宝强带走候岑之后,候岑会有什么下场,秦宇也不想去了解,不过他从候岑的面相上看,至少性命是无忧的。

    而实际上,向宝强之后也确实没有怎么样,就是让候岑一下子从之名的主持人变成了地下a片的女主角,这一下子人人只能在电视里yy一番的女主播,突然出现在地下影视商场中,关于她的片子直接是被哄抢了一空,销量极其火爆。

    而候岑也从一开始的不愿意,到后面看的这么多的收入,索性也就放开了,彻彻底底的成为了香港著名的a片女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秦先生,现在该怎么办?”

    事情算是解决了,但是那所谓的肖哥,还有肖哥的师傅仍然是后患,秦宇沉吟了一会,说道:“不急,按照候岑说的,那肖哥的师傅是参加这一次香港的玄学交流会,我明日便去看看。”

    秦宇想好了,一会他就给林会长打电话,反正他也是玄学会的会员,是有资格参加这次的交流会的,当初之所以没答应,也只是嫌麻烦而已。

    “秦先生,这次的事情真是太感谢您了,谁zhidao这候岑如此不怀好心,要是被她的阴谋得逞,这后果真是不堪想象。”素姐开口朝着秦宇感谢道。

    秦宇笑了笑,没有接话,既然被他碰巧撞见了,那自然是不keneng坐视不管,就算是陌生人他都会出手,更何况还是认识的人。

    “秦先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和我姐姐请你吃宵夜吧,就当是谢谢你了。”李思涵看到自己的姐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知姐莫若妹,她自然zhidao自己姐姐想说什么,只不过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或者说,是怕被拒绝。

    “宵夜?”

    秦宇愣了一下,随即目光瞄到一边李思琪的希翼眼神,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今晚还约了郑老有点事情要谈,这宵夜就不必了,你们去吧,再说了,这演唱会圆满手工,你们公司肯定是有庆功宴的,我这外人也不好。”

    秦宇最后还是拒绝了,带着坦克离开了,只留下李思琪三人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深夜之中。

    “姐!”

    李思涵看到自己姐姐脸上的两行清泪,忍不住扑上前抱住自己姐姐的手臂,充满担忧的喊道。

    “我没事。”李思琪擦了擦泪痕,脸上强撑起一个笑容:“走,咱们去参加庆功宴,这一次的演唱会可算是圆满结束了。”

    ……

    “喂,林会长啊,对,这么晚给您打电话没打扰到您休息吧,没有,那就好,不然我这罪过就大了。”

    在郑家提供的车子里,坦克在前面开车,秦宇坐在后排,拿出了手机给林秋生会长打了电话过去。

    “恩,我想去参加下在香港举办的交流会,不zhidao现在还来不来的及,哦,那好,那我明天就和季师傅联系。”

    挂掉林会长的电话后,秦宇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抹笑意,得知他要参加交流会,林会长在电话那头很是高兴,并且表示明天他直接联系季师傅就可以了。

    季师傅身为广_州玄学会的理事,是这一次玄学会来香港参加交流会的带队人,玄学会在香港的所有活动都是由他组织和负责,而对于季师傅,秦宇自然也是认识的,他当初会加入玄学会,还是季师傅举荐的。

    不说秦宇这边,在星马泰酒店,此时,从广_州过来的一批玄学会的成员此时全部都呆在季全的房间内。

    这星马泰是五星级酒店,季全的房间也很大,客厅里面坐下这么十来号人还是没有任何wenti的,只是,此时众人的脸色都阴沉着,整个大厅的气氛充满了凝重。

    “季理事,那些人也太欺负人了,不就是来了几位老一辈的吗,用得着把咱们内地贬的这么低。”

    一位中年风水师傅终于忍不住开口埋怨了,他这一开口算是点燃了在场所有人的气愤,这几天的交流活动,可以说,他们是憋屈之极了。

    相比其他地方来的同行,欢迎仪式他们是最差的,好,忍了,毕竟,这欢迎仪式也只是一个仪式而已,没必要太在意。

    但这两天的交流会,他们才发现,那些其他地方来的,包括东道主,都统一的排斥他们,好几次都有其他地方的人向他们提出刁钻的wenti,而且还不乏一些老一辈的前辈,面对这些老前辈的刁钻wenti,他们只能被动的接受嘲讽,可以说丢尽了脸。(未完待续……)

    (.)RU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