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候岑的阴谋
    秦宇缓缓的走到李思琪三人面前,看到李思琪脸上的欣喜表情,秦宇点了点头,之后就将目光落在了候岑身上。

    候岑被秦宇这么盯着,浑身都有些不自在,总感觉这男人的目光聪明了睿智,似乎看穿了她的伎俩。

    “这位先生是?”候岑脸上扯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朝着秦宇问道。

    只是,秦宇却没有回答候岑的话,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这么一直盯着她。

    “秦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候岑姐,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一旁的李思涵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忙开口说道。

    “原来是节目主持人,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节目主持人也会蛊术了,候小姐莫非是来自南疆?”

    秦宇终于开口了,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却让候岑身体轻微的一颤,而让李思琪姐妹却是一头的雾水。

    “秦先生,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我只是来和李小姐们庆祝一下演唱会的圆满完成。”

    “是嘛。”

    秦宇朝着坦克点了点头,坦克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按下了一个播放键,没一会,一位女人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出来,而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候岑。

    “肖哥,我检验过了,那李思涵就是个处,肖哥你师傅肯定会喜欢,还有那李思琪也是,对,放心,肖哥交代的事情我肯定会办好的,到时候保证把这两姐妹乖乖的送到你和你师傅的床上,肖哥到时候可别忘了奖赏人家。”

    “这年头明星最好对付了,事后我找人拍点照片,还怕她们不就范?保证没有后顾之忧,让这两姐妹成为肖哥你们的禁脔。”

    ……

    从这手机录音中,可以看出这候岑是在和某个男子通着电话,而李思琪姐妹两人从一开始的迷惑,到听到后面,神情已经很是愤怒,尤其是李思涵没等听完,直接一巴掌朝着候岑的脸上给扇去了。

    “啪!”

    李思涵的性子本来就要比李思琪要火爆一点,这候岑在电话里的话让她听得是羞愤难忍,这一个巴掌打的那叫一个响亮,是直接就把候岑给打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脸上出现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你敢打我?”候岑没有想到那李思涵敢打她,捂着半边脸,不可置信的吼道。

    “你敢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我就敢打你,打你还是轻的,我还要踹你。”

    李思涵也是一个小辣椒一样的性子,话还没说完,就一直朝着候岑踹去,候岑今天脚上穿的是一双足足有十二厘米的恨天高,根本就跑不开,看到李思涵的这一脚,她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就要把酒杯里的果汁朝着李思涵洒去。

    不过,候岑的这个动作最终是没有做出来,因为一旁的坦克出手了,在候岑准备将酒杯给丢出去的瞬间,她就发现,她的手被牢牢的抓住了,而与此同时,李思涵的这一脚也结实的踹在了她的肚子处,一下子就让她瘫软在地上,坦克放手,那酒杯便应声掉在了地上。

    候岑倒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肚子,可惜的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可怜她的,而秦宇却是接过了李思琪姐妹手里拿着的两杯果汁,放在鼻口处闻了闻,眼中露出一道精光,手掌盖在这酒杯上面,没一会,酒杯内就冒出一股青烟,透着手掌间的缝隙飘了出来。

    “惑心粉。”秦宇看向候岑,冷冷开口说道。

    “你……”

    候岑听到秦宇说出惑心粉这三字后,脸色煞白,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蛊毒中最下三滥的一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秦宇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惑心粉是蛊毒之中最低级的一种,算不得什么珍贵的东西,炼制方法其实也不复杂。

    惑心粉属于一种迷惑心智的蛊毒,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有时间限制,所以,如果要用惑心粉来迷惑住一个人,就必须不停的给对方服用惑心粉,相比于蛊术中的其他控制人心神的手段,这惑心粉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使用了。

    “候岑,把一切都说了吧,背后的那肖哥到底是谁?”秦宇摇晃着已经没有了果汁的空酒杯,朝着候岑问道。

    “哈哈,你想知道?”候岑突然笑了起来,笑完之后,眼神恶狠狠的盯着秦宇,一字一顿道:“别做梦了,就算被你们发现了又能怎样,我什么都没做,最多只能算是犯罪未遂,在香港这块地方,难道你以为你们还能告我吗?”

    “这不是你们大陆,仅凭这断录音能说明什么,而且这录音爆出去,恐怕对她们姐妹两的声誉也会是大有影响。”

    候岑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她这话一出,李思琪姐妹还有素姐的脸色却是变的有些难看起来,这候岑说的一点没错。

    这事情如果爆出去,以娱乐记者那些捕风捉影、添油加醋的本事,这报道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其实,娱乐圈这类事情不少见,被经纪人出卖的也都有,只是大部分时候,这些明星们都选择了沉默,或者私下解决了,就是怕被那些记者知道,到时候又传的变了样,所以她们宁愿咽下这口气。

    “哼,今天的仇我记住了,在香港这块地方,可是有许多事情是不受法律控制的。”站起身的候岑整理了下衣服,就想要迈步离开,只是她这脚一踏出,就突然一崴,又再次倒在了地上,原来,她的左脚高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裂开了,这一走,等于是直接断了,整个人重心不稳,自然是会倒地的。

    候岑先前那一句威胁的话语,再配合上她此刻狼狈的姿势,说不出的滑稽,饶是一脸愤怒神情的李思涵,也是“噗”一下的笑出声。

    “怎么,不让我走?”候岑再次站起来,只是这回却是被素姐给挡住了去路,她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说道:“这可是香港,不是在大陆,这件事情我不再追究,但是你们要是敢在挑衅,我也就不客气了,新义安的向爷可是我的干爹。”

    香港这地方,论民主程度也民主,但是要论黑暗,却要比国内还要黑暗,候岑口中说的信义安就是现在香港最大,也是最主要的黑社会社团,当初很火的古惑仔系列电影中的“红兴”原型就是新义安。

    秦宇和李思琪姐妹的表情还没什么变化,但是素姐的表情却是骤变,这候岑嘴里的向爷,像李思琪姐妹因为出道没多久,又是内地的,不是很了解也很正常,但她在娱乐圈混迹了十几年,对于这向爷的事迹很清楚。

    可以说,在香港娱乐圈,这位向爷那就是大佬级的存在,这人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香港黄金电影时代就是在其手上出现的,投资拍过不少好电影,但同样,香港电影也是因为他而充满了暴力和黑暗。

    试想一下,一个黑社会社团老大进入娱乐圈,那能有什么好事,总之,香港娱乐圈可是有不少女星都与其有染。

    当然这位向爷也很喜欢客串一些电影里的角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发哥《赌神》中的龙五角色了。

    素姐知道这位向爷的能耐,如果候岑真的是这位向爷认的干女儿,那今天的事情还就真的有些难解决了,这一刻,她也是犯难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哼,来日方长,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候岑看出素姐有些软了,脸上的表情更是得意,她心里已经想好了,等离开这里后,就找到干爹,让干爹出手教训一下这些人。

    “秦先生?”素姐只好将目光看向秦宇,她希望秦宇能拿主意,涉及到那位的事情,不是她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能应对的。

    “一个黑社会头子而已,我相信,不管在内地还是香港,终究是政府的天下。”

    秦宇这话一出,候岑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她不知道这年轻人是真的天真还是没见过世面,在香港娱乐圈,她干爹就是皇帝。

    而素姐在听到了秦宇的话后却是神情振奋,眼前这位秦先生可是有大来头的人,至少在内地确实很厉害,既然秦先生发话了,那她也就不需要顾忌了,再说了,大不了以后不来香港便是了,至于内地,有秦先生罩着,那向爷就算是手再长,也不敢肆无忌惮的伸过去。

    “候岑,你今天最好把背后指使的人交代出来,不然别怪我手段狠辣,我陈素也不是好惹的人。”

    陈素,便是素姐的全名,能在娱乐圈混迹那么多年,她也是杀伐果断之人,手一拍,便有四个保镖走了过来。

    “候岑,娱乐圈那一套不只有你会玩,要是不想明天你的**照片出现在杂志报社上,最好还是说了。”

    “你以为香港有杂志报社敢发表吗?”候岑很不屑的盯着陈素,然后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她竟然直接将自己的肩带往下一拉,露出那胸前的浑圆,毫不在意的说道:“娱乐圈都知道我是向爷的干女儿,谁敢发我的照片,除非他们都想被打断腿。”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