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上邪
    秦宇和坦克走到贵宾席的时候,这贵宾席上已经做了不少人,不过最中间的两个位置却是空着的,很明显这两个位置就是为秦宇和坦克准备的。

    当秦宇和坦克走到中间席位坐下时,贵宾席上的其他人都朝着他投去了好奇的目光,能买得到贵宾席的都不是差钱的主,但他们也知道,这贵宾席有些位置不是给钱就能买到的,像最中间的几个位置很明显就是留给重要的嘉宾的,所以,一时之间,这些人都对秦宇和坦克的身份好奇起来。

    秦宇在最中间的位置坐下,目光随意的朝着左右扫视了一眼,结果目光却突然被左边的一个女人给吸引了。

    那女人也感觉到秦宇在看到她,侧过脸,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这女人自然就是候岑了。

    候岑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走在路上有多少男人都想要冲上来扒掉她的衣服,据香港一部杂志社曾经的一次调查,香港女星中,她在男人性幻想对象排名中高居第三。

    所以,候岑对于身边的这位男的盯着她看,丝毫不感觉到意外,要是一个男站在她身边,不看她那才是奇怪,最多就是分偷看和光明正大的看罢了。

    秦宇目光落在身边的候岑身上,眉宇微微的皱了起来,候岑虽然漂亮,但论气质比不上孟瑶和莫咏欣,至于妩媚,更是不及莫咏欣,他还不至于这么盯着对方看。

    秦宇之所以会被候岑所吸引,是因为候岑身上的气息,给他一种阴暗的感觉,秦宇盯着对方看,是因为他想从对方的面相上看出一些东西。

    最后,秦宇确实是看出了一丝东西,这女人不仅阴暗,而且应该是私生活糜烂的那种,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个,秦宇也管不着,毕竟这人家选择怎么样的生活方式,是人家的权利,他也管不着。

    秦宇的目光从候岑身上收回,落在了前面的舞台上面,演唱会已经开始了,李思琪姐妹两人从天上坐着道具船飘下来的时候,全场的热情被彻底点燃,秦宇就感觉身后的铁棚都要被热浪给掀翻掉。

    不得不说,李思琪姐妹无论是在外貌还是歌唱方面,都有着超高的天赋,秦宇坐着欣赏两姐妹的舞蹈和歌曲,也是别有一番享受。

    “咦,李思琪还会弹古筝?怎么以前不知道?”

    舞台上,李思琪姐妹一曲唱完,工作人员摆放上了一台古筝,而李思琪也下去换了一件白纱连衣裙,坐在了古筝前,这一幕,让现场的粉丝们再次狂热起来。

    台上,出现的只有李思琪一人,李思涵下了后台没有出现,所以,那些粉丝都明白,这是李思琪独自弹奏古筝的节目。

    “姐姐,加油!”

    在舞台下方的后台入场口,李思涵站在那里攥起拳头,给自己的姐姐默默打气,只有她和素姐两人才知道,这一个古筝独奏的节目是临时增加的,是姐姐为了秦先生特意准备的。

    古筝摆放的位置正直对着秦宇,李思琪坐下后,目光朝前望去,正好与秦宇四目相对,那盈盈秋水般的双瞳微微的轻眨了两下,传递出无尽的情丝。

    “接来来为大家弹奏的这一首古筝是一首汉府民歌,名字叫《上邪》,这首歌,思琪想献给一个人,感谢他对思琪的帮助,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也许思琪今天就没有机会在这里给大家唱歌。”

    “虽然我知道,他对我的帮助没有奢求过我的报答,也许在他心中,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思琪却不敢忘记,无以为报,只能以这首歌来表达心里的感激。”

    李思琪站起身,朝着前方微微前倾,鞠了一个三十度的躬表示感谢,正对着的自然是秦宇的位置。

    秦宇听到李思琪这话愣住了,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然听的明白,李思琪话里感谢的那个人就是他,只是他倒不觉得自己对李思琪有那么大的帮助,当初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而李思琪这话一出,反应最激烈的却是后面的那些粉丝们,几乎一瞬间议论的声浪响彻着整个演唱会,有知道《上邪》这首歌的歌迷,情绪变得很激动,而那些没听过这首歌的歌迷,看到这些情绪激动的歌迷,纷纷开口询问起来,还有不少人则是拿出了手机打算上网搜索。

    “大哥,这上爷又是什么歌啊,怎么百度不到啊?”许多拿出手机搜索的人,却发现没有搜索到这首歌,朝着身边的人问道。

    “你搜索爷爷的爷肯定搜索不到,这是一个通假字,是邪,邪恶的邪。”身边那位情绪激动的歌迷答道。

    “兄弟,看你这么激动,这上邪又是什么歌?”

    “什么歌,看过还珠格格没?”

    “看过啊。”

    “紫薇给尔康弹奏的就是这一首歌啊,就是这一首。”

    “到底是哪首?紫薇给尔康弹了那么多歌,再说这都多少年前的电视剧了,哪还记得住啊。”

    “山无陵,天地合,知道吗,就是这一首。”

    “我靠,是这一首,我女神为什么会唱这一首啊。”问话的那位哭泣了。

    ……

    这样的议论在歌迷之中此起彼伏,所有人都明白这首歌的含义,不少人已经面露杀气了,他们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李思琪口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果然是让我猜对了,不枉我临时花钱从黄牛手上买到那昂贵的门票,哈哈,李思琪这番话加上这首歌,还有那几张照片,这一回,娱乐圈不轰动都难了。”

    在观众席上,一位男子此时脸上却是露出狂喜之色,这男子正是先前偷拍到秦宇照片的那位,此时他已经激动的有些哆嗦,明天的新闻报纸标题都已经确定了,想到明天杂志的销量,他仿佛可以看到那丰厚的奖金正向着他招手。

    “上邪!”

    李思琪拨动了古筝琴弦,一刹那,整个演唱会彻底的安静下来,这首民歌的含义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屏息的聆听。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李思琪的声音在古筝之中缓缓传出,一改以往的柔情风格,朱唇轻启,这三句唱的是铿锵有力,一指从古筝琴弦抚摸过后,最后缓缓的举起,犹如指天发誓之状,那压抑的情绪处于爆发的边缘。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当李思琪的手指落下,再次拨动古筝琴弦之时,古筝音调再变,这一次变得高亢起来,那古筝独特的音节跳动方式,紧紧的揪住了众人的心,慷慨急楚,却又带着柔情万种,一个渴望爱情,却又抓不住爱情的坚强女子的形象一下子跃然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李思琪演唱的这首《上邪》,没有加入任何的演唱技巧,就是伴着古筝这么吟唱出来,但却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还有那用生命铸就的追求爱情的歌词,不少女生都已经眼眶湿润了。

    曲罢,李思琪的目光直直的落在贵宾席上的秦宇身上,也许后排的那些歌迷可能只会觉得这是李思琪的习惯视角,但只有李思琪,还有她妹妹以及素姐知道,这一首歌,李思琪便是为秦宇一人弹唱。

    而此时的秦宇却是低着头,没有回应李思琪的目光,他再傻也听明白李思琪这首歌的意思,那么明白无误的歌词,他作为一个中文系毕业的,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对于这首上邪,秦宇也很喜欢,当初还特意去寻找了类似这类的古词,最后还真让他找到过一篇,那是敦煌曲《菩萨蛮》中的歌词,和这个有异曲同工之妙。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秦宇有些后悔这次来参加这演唱会了,李思琪这明白无误的心声吐露,但是他却无法接受,也许有这么一位大明星喜欢,很多男人都会因此感到自傲和窃喜。

    是的,秦宇一开始也有,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烦恼,秦宇不可能背叛孟瑶,所以,李思琪的情意,他只能拒绝。

    “这李思琪竟然喜欢我身边的这男的,这男的什么来头?不行,我得加快行动了,不然肖哥可要怪罪了。”

    候岑看向李思琪的目光带着一丝狠辣,而她这目光却恰好被一旁目光闪烁不敢正眼看向前面的秦宇给捕捉到。

    “这女人想干嘛?”秦宇神情一凛,这女人分明是打着台上李思琪的主意,既然被他发现了,那他自然不能不管。

    男人嘛,也许不会出轨,但是对于喜欢自己的女生,还是愿意帮助一把的。

    李思琪在台上目光没能得到秦宇的回应,脸上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良久,从古筝前站起,抱起古筝,深深的鞠了一躬后,走回了后台。

    ……

    演唱会结束,狂热的粉丝们开始慢慢退散,而这些人口中议论最多的还是李思琪的那首古筝独奏,所有人都在议论,那个被女神看上的幸运儿到底是谁?

    而此时,在演唱会的后台,李思琪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表情没有一丝神采,丝毫没有演唱会圆满完成的喜悦。

    “姐,你没事吧。”李思涵看到自己姐姐的状态,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秦先生已经走了吗?”

    “姐,这世上又不是只有秦先生一个男人。”李思涵听到自己姐姐的话,抿着嘴唇,演唱会结束,那秦先生便直接离开了,连后台也没有来。

    “思琪,思涵,你们姐妹在这里啊,我还到处找你们呢。”

    就在李思琪姐妹陷入沉默的时候,身后那候岑端着三杯果汁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来,祝贺你们的演唱会圆满结束,咱们三个干一杯庆祝下。”

    “谢谢候姐。”

    李思涵赶忙接过候岑手里的两个酒杯,一杯递给了自己的姐姐,候岑看到李思琪姐妹两人接过酒杯,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采,笑吟吟的看着李思琪两姐妹,说道:“干杯!”

    “干杯!”

    李思琪和李思涵也同时举起了酒杯,眼看着三人就要喝进酒杯里的果汁时,一道声音从门口处传来:“不要喝!”

    听到这道声音,李思琪原本没有神采的脸上一下子多出了一丝光彩,带着希翼的目光看向门口处,那里,秦宇和坦克两人正缓缓走过来,跟在两人身边的还有脸色难看的素姐。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