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头七
    李芳慧的弟弟走到自己姐姐的房间前,正要敲门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听到一个女人在说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就在李芳慧弟弟打算推门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阵笑声,听这笑声就感觉笑的人的很开心,但也同样笑的很飘,让人听了莫名的起鸡皮疙瘩,莫名的心寒。

    “你回来啦,家里一切还好,恩……”

    李芳慧的弟弟就这么迟疑了一会,就听到房间里自己姐姐说话的声音,他一听,不对劲啊,姐姐不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吗?怎么会和人说话,又是谁回来了?

    也幸亏当时他年纪小,没有能理解自己姐姐的话,像个愣头青一样,直接把门给推开,朝着房内看去,这一看,他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上了。

    他姐姐的房间不大,也就二十来平米,就是一间卧室,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另外靠正墙面上有着一张供桌,上面挂着他姐夫的生前照片。

    而此时,他的姐姐正站在供桌前,背对着他,两边的肩膀在抖动,笑的很开心,整个房间只有一对红烛在供桌前点燃,房间笼罩在一片橘红的暗淡中。

    “姐……姐。”

    李芳慧的弟弟此时也有些害怕了,他是小,但十五岁已经懂很多事情了,自己的姐姐一个人对着姐夫的照片笑,还自言自语,他要不害怕那才真怪了。

    李慧芳的弟弟看到自己的姐姐没有理自己,仍然在那笑,笑声很是瘆人,他的喉咙有些发紧,轻咽了几口吐沫,才再次壮起胆子。喊道:“姐!”

    他这一喊,李慧芳一下子笑容顿住了,猛地一个转头,他看到自己姐姐的脸。直接吓的“啊”的惊叫了一声。

    在昏暗的红烛光亮下。自己姐姐的表情很怪异,虽然脸上是带着笑容。但是这笑容怎么看都觉得诡异,嘴角往两边翘着,可偏偏脸上的两块肉是僵住的,就好像一位小丑一样。被掰开了嘴,越看越是毛骨悚然。

    李慧芳看到是自己的弟弟,又再次转回头去,对着桌子上的王青照片轻声的说道:“没事,是我弟弟,你小舅子,恩。他来了。”

    李慧芳弟弟,这回是再反应也明白过来了,他就一个姐姐,能管他叫小舅子的只有自己唯一的姐夫了。但是姐夫已经死了。

    一瞬间,他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流出来了,那是被吓的,一下子大哭了起来。

    “不要哭!”

    李慧芳听到他的哭声,猛地转过头脸上一下子没了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凶狠的神色,说道:“出去,不要在这里面哭。”

    李芳慧弟弟被李芳慧这么一瞪,哭声戛然而止,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掐住他的嗓子,让他一下子哭不出来。

    李芳慧弟弟转过身,也不敢说什么,浑身哆嗦的朝着门外走,他只感觉自己后背有什么东西盯上了自己,阴测测的发寒,他强装镇定走出房门外后,再也忍不住,撒腿就朝着外面狂奔,只是无奈腿脚发软,还没跑几步,就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不过,李芳慧弟弟也顾不得疼了,哪敢耽搁时间,脚软了,就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朝着远处的家人在的大厅跑去,直到快要接近大厅了才敢大声开口喊:“救命啊,我姐夫回来了。”

    他这一喊,王家人都走了过来,一行人问清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后,王青的母亲也就是先前那位老妇人,第一个冲向了李芳慧的房子。

    其他人后面跟上想要进去,但是却听得里面屋子里传来老妇人的声音,让他们全部不要进去就站在门外。

    于是,一伙人就站在门外面等,这期间不少耳尖的人听到一些咕叽咕叽的女人说话声,是那王青的母亲在和李芳慧在交谈。

    没过多久,王青的母亲便走出来了,开口对众人说道:“我儿媳妇思念我儿子过深,伤心过度,精神有些不稳定,产生了幻觉而已,让她睡一会就好了。”

    听到王青母亲的这个解释,在场的人也都相信了,也确实,这因为伤心过度产生幻觉是很正常的事情,谁都知道王青和他媳妇小两口感情很好,突然承受丧夫之痛,会精神有些失常,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嘛。

    只是,李芳慧的弟弟却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姐姐是因为伤心过度,才产生了幻觉,产生幻觉会一个人对着照片说话,会笑的那么诡异,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的,就感觉……就感觉是一个鬼的眼神。

    年轻男子讲到这里,张华和冷柔两人都冷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们随着男子的话,脑海里开始浮现那样的一个场景,只有一对蜡烛的烛光下,一位女人对着桌子上的已经死去的人的照片发笑,还自言自语,这样的场景,想起来就让人心里发怵。

    而秦宇听到这里,表情要有些无奈,接下去的事情不要这年轻男子讲,他都可以猜测的到了。

    “头七了,还不下葬,本就是无垠鬼,能不回来吗,哎……”

    秦宇叹气说了一句,张华和冷柔还好,只是疑惑的看向秦宇,而那年轻男子听到秦宇的话后,浑身一震,随即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说:“秦师傅说的对,可那时候风声比较紧,不敢请老师傅们来看看,大家又对这个忌讳不是很懂,就拖着到了头七了。”

    “小宇,你们这是说的什么?什么头七、忌讳的?”张华听着秦宇和年轻男子的对话,有些半迷糊的问道。

    “头七,是指人死后的第七天,一般人死后三天就要下葬,当然,如果有法师高人坐镇,可以拖过头七,甚至过了三巡,因为人死后,魂魄每隔七天就会回家来一趟,一直到七巡,四十九天过后,方才彻底离开。”

    “王青从被洪水淹死到找到尸体,实际上已经是死了四天,而不是三天,你们仔细算一下,他是当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被洪水冲走的,之后过了三天才找到尸体,这算起来就是四天,接着又在家里摆了三天,恰好是头七之数,魂魄回家之时。”

    “这个我知道,咱们那里也经常有这种说法,人死后第七天会回来,不过不也都没事吗?”张华继续追问道。

    “如果王青的尸体头七那天不是停在家里,而是下葬了那就没事,如果王青不是死于被洪水淹死的话,那也没事,可这两个条件一交叉到一起,那问题就大了。”

    秦宇目光看向年轻男子,同时也给张华、冷柔他们解释:“一般人死后,因为魂魄很脆弱,所以头七也最多就是回家来看看,家属是感觉不到的,而到了七巡过后,他们就得彻底的离开,前往阴间,那时,就算有能力和家人对话了,也没有了这个机会,最多就是晚上托梦于亲人而已。”

    “但是有一种人不同,那就是横死之人,意外死亡的人,魂魄会带有一股怨气,这股怨气的存在,可以让他们在头七那夜便可以和家人交流,甚至,要是不想走的话,还可以将自己的魂魄寄留在身前遗物上,而那晚上很明显,和李芳慧说话的人便是王青,王青回来了,找上了李芳慧,而且此后也一直没有离开,对吧?”

    秦宇最后一句话是问向年轻男子的,年轻男子也不隐瞒,点了点头,这让张华和冷柔两人面面相觑,那不就是说,李芳慧这么多年来一直和鬼同睡一间房吗?

    就连站在外面竖起耳朵倾听的坦克,嘴角也是抽搐了几下,眼皮微微跳动,和鬼居住在一起,虽说是她的老公,可这李芳慧的胆子也够大的。

    “你继续说下去吧,你姐姐是什么时候开始干过阴这一行的。”

    “那是在我姐夫死了的第二年,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我姐姐就经常整天呆在房间里,一般除了吃饭的时候都不出来,而我外甥也是有亲家婆带着。”

    这样的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着,直到一次同村的一位老人去世,这位老人的子女都在外地打工,老人又是突然走的,什么都没有交代,等这些子女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了。

    可问题这时候就来了,老人的心肠很好,又是退休老兵,手里有不少余钱,便借给过村里不少人,现在这些子女想要找到那本他们父亲以前用来记账的账本,好看看到底外面有多少人欠了他们钱。

    可任凭他们把家翻个遍,也没有能找到这本账单,这一下,这些子女们着急了,他们父亲的退休工资那么多,起码借出去了有三四万,在那个时候,三四万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而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不敢声张,不敢对外说自己父亲的账本找不到了,谁要是欠了他们家钱的就主动到他们家说下,要是真这么一说的话,那些欠了他们家钱的人没准就不吭声了,就不打算还了。

    这可把老人的这几位儿女给急坏了,怎么办?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难道那三四万块就要打了水漂?RP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