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墓地风水(五)
    不过,怀疑归怀疑,这清泉还是要喝的,当秦宇看到所有在场的郑家男丁们都喝下碗里的清泉时,他的脑子里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如果他和郑家有仇,那么在这清泉之中下一些毒药,恐怕郑家的男丁一下子就得十之去九,郑家就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女。

    一碗清泉喝光,大部分郑家人的表情仍然是疑惑,但秦宇却注意到其中有几位喝完之后,面色骤变,然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出了人群。

    “郑克,你干什么呢?”

    “郑炎,你怎么往外走?难道你……”

    看着同族的几人从人群往外走,不少郑家人先是疑惑,到后面则是变成了震惊,因为他们想到了先前那位秦师傅所说的话:“如果喝出了酒的味道的人请走出来。”

    难道这几位真的从清泉之中喝出了酒的味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几位身上流转,有的还不相信,又将自己手里的碗仰头扣在嘴上,连一滴清泉都不放过,但是还是没有能喝出什么酒的味道来,明明就是清泉嘛,只是有些甘洌而已。

    “你们六位跟我来。”

    秦宇看着站出列的六位不同年纪的郑家男丁,最大的有六十多岁了,是郑老的那位五弟,而最小的才十四五岁左右,应该是郑老的曾孙一辈了,四代人、六个男丁,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秦宇让郑老的五弟站在原地,而他吩咐其他五位分别站在每个泉水冒出的洞口边上,至于秦宇自己则是又再次登上了郑老爷爷的墓碑前,这一回,他没有犹豫,直接快速的一手撕掉坟头上的半截符箓。

    在符箓撕掉的瞬间,一股震耳欲聋的巨吼声在每个人的心底响起,接着就见一道青烟从坟墓顶端冒出。一瞬间直冲云霄而去。

    “醉龙复生,温火韵美酒,果真是养龙地。”

    秦宇看着消散的青烟,将目光转回那五人的身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那青烟所吸引,包括站在泉水边上的五位郑家子弟,没有人注意到,那四道原本只是汩汩往外冒泉水的洞,突然,全部爆发出来喷泉。五道喷泉就好像安装了精准的定位器,分别喷洒下五人的身上。

    “哎呦!”

    直到被五道喷泉给喷到,这五位才回过神来,他们的惊呼也同样将其他郑家人的目光吸引回来,看到这五人被喷泉给喷的全身都湿透,众人又再次变得呆滞。

    “别跑,就让这喷泉淋一下。”

    秦宇看到这五人要跑开,赶忙开口喊道,他的计划还没有成功呢。这五人可是关键啊。

    听了秦宇的话,五位郑家男人只能忍着,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喷泉的水变得不再凉爽了。反而有一种热感,到后面就感觉有着一股酒气不断的冲刷着他们的身体,五位男子同时脸上露出类似喝酒过多的产生的那种酡红。

    这一次,这股酒气之浓。连那些围观的郑家人都可以闻到,有不少平日里就好这一口的郑家人,更是吸了好几次鼻子。喉咙那都咽了好几下。

    这股喷泉在维持了一分多钟后终于停掉,这一回是彻底的没有水了,那五个挖出来的洞,不在往外冒水出来,就好像刚刚这几道喷泉已经是最后的爆发。

    喷泉落幕,五位郑家男子也算是享受了一趟酒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郁的酒香,别说是那些好酒之人了,就是不喝酒的,闻到这酒香也是食指大动。

    酒这东西,不管喝不喝的惯,至少闻起来那是叫一个香醇,没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这股香味的诱惑,就连秦宇身边的小九,小家伙的小鼻子也是不停的往里吸,一副陶醉的样子。

    “秦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郑老看到秦宇从台阶上走下来,再也忍不住的问道,那五位男子也是眼巴巴的看着秦宇,等待着秦宇的回答。

    “没事,这可是好事,这是地酒,淋了这地酒,不但隐晦的东西不敢靠近,而且也能消灾祛病,很多人想要这待遇都找不到。”

    秦宇的回答让五位男子神情变了,一个个喜笑颜开,倒是另外一旁的郑家人反而是用羡慕的目光看向他们。

    “地酒?秦师傅能不能详细的解释一下?还有为什么只能是他们五人呢?”问话的是郑月,她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服气,不是不服秦宇,而是觉得为什么同样是郑家人,她们这些女人就被排除在了外面。

    “这地酒是大地灵气孕育而成的,我们知道一般酿酒是需要一个酒槽,然后密封,下面用火炖,让酒慢慢的成粮食里出来,先前我说过,这块地的风水格局是禽渠吐炎,整个地底之下都是火气,再和这地脉灵气一集合,就等于是一个天然的酿酒场。”

    “至于为什么会挑选这五位,原因也很简单,这里葬的是你们郑家的先人,实际上这地酒除了有地脉之灵气外,还有你们郑家的先祖之气,只有郑家之人使用这地酒才能有效,至于女人为什么我先前不挑选,原因也很简单,自古以来,这血脉传承永远是在男不在女。”

    秦宇这话说的有些没道理,郑月心里有些不爽,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重男轻女的迷信思想。

    不过,郑月仅仅是不爽了一会,就马上醒悟过来,这风水不也是算封建迷信吗,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是女儿身。

    秦宇看出了郑月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有些事情他不想过多解释,那样太繁复了,实际上风水之中重男轻女的现象是有缘由的,并不全是封建迷信。

    “郑老,您爷爷的风水格局其实不只是禽渠吐炎那么简单,是一个双宝地叠加的局。”秦宇神情变得正色起来,“除了禽渠吐炎,这块地还有一个隐藏的风水格局,叫做醉龙复生!”

    “醉龙复生?”郑老重复了一句。

    “没错,醉龙复生是即葬即发之吉地,效果很显著,在风水中有这么一句话:今日葬、来日发,就是指的这醉龙复生。”

    “可既然这醉龙复生也是吉地,那为何那位高人还要让我们小心呢?”郑老不解的问道。

    “其实,说白了,还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问题,这醉龙复生和禽渠吐炎都是一等一的上好风水地,两者的气场却是完全不相同,这同时出现在一起,气场相冲,要么是禽压住了醉龙,要么是醉龙裹住了禽,总之,是必有一伤。”

    “这样的两种风水地重叠的现象历史上也出现过,一般碰到这样的地,只能是遗憾离开,不然的话,要是葬人下去,两大气场的冲撞,非但不能给后人带去福泽,反而会带来灾难。”

    秦宇先是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随即眯着眼看向那墓碑处,语气之中有着浓浓的佩服之意“不过那位替你爷爷选址点穴下葬的确实是位高人,竟然愣是让他在这两块风水地之中找到了平衡点,既让你们郑家享受了禽渠吐炎之贵气,又享受到了醉龙复生之财气,这手段实在是让小子佩服。”

    秦宇自认如果让他来布这个局,他现在肯定做不到这一点,双局叠加,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了,毕竟气场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只能凭感应,一旦疏漏了一处,就有可能埋下巨大的隐患,至少以他现在的风水造诣是不敢动手布这类局的。

    “那张符箓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符,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镇压住醉龙复生局的,让醉龙隐于地酒之内,不能出来和禽渠争锋,一个主表一个主内,分工很是明确。”

    秦宇刚刚上去撕掉那符箓,实际上就是为了证实他心中的猜想,当他撕掉那符箓后,那道青烟,实际上就是醉龙即将复苏的征兆,而那喷出来的五道清泉,里面含了大量的地酒,也证明了这地下是有醉龙。

    有地酒的地方必有醉龙,但是有醉龙的地方不一定有地酒,这是《撼龙经》中的一句话,当然,原文肯定不是这样的,这是翻译成白话文后的字。

    “不过随着这张符箓破碎后,效力失去大半,这墓地的气场又开始有些絮乱,恐怕用不了一年醉龙和凤禽就会争斗起来,到那时,郑家这么多年来享受到的福泽都会加倍给吐出去。”

    “还请秦师傅出手挽救我郑家。”

    郑老听到这里,面色大变,朝着秦宇诚恳的请求,就要给秦宇鞠躬,秦宇赶忙躲开,摆了摆手,有些无奈的说:“目前该怎么解决这问题,我也没有想出来,不过索性现在情况还不是很严重,这几天我都会呆在这里,尽我最大的努力,看看能否想出解决之道。”

    “那就拜托秦师傅了。”

    到最后,秦宇让郑老等人先回去,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也不好,墓园这地方,还是人气不要太旺,只留下了郑月和郑爽两姐弟。

    郑爽是秦宇挑选出来的,到时候要是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找他,而郑月则是毛遂自荐要留下,秦宇想了下,最后也答应了。

    ps:还有两更,本来还轻松了一下,但是一看月票,真是既幸福又痛苦,又要满五十了,各位书友如此给力,九灯却笑不出来啊,这意味着有可能还要三更。九灯太小觑了书友们的力量,自作孽不可活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