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一十章 上路 (第一更)
    凌晨了,求保底月票!

    …………………………………………………………………………

    坦克自然不会让那男子拦住钱师傅,很是轻松的几步就追下那男子,然后轻轻的脚一勾,男子就直接一个踉跄,掉进了一旁的草丛中,一下子给射到了腰,一时之间是站不起来了。

    坦克悠哉的跟在钱师傅的身后,就在两人前面不远的一个停车站口,有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提着一个篮子,上面还插着几朵鲜花,不过看样子,女人是要等车离开了。

    钱师傅见状赶忙跑上去前,表示要买一支花,可谁知道那女人的花篮里剩下的都是整束的,不单卖,最后钱师傅无奈了,只好苦求那女人,那女人最后终于答应了。

    钱师傅拿了一支花后,直接将抢来的钱全部塞给了女人的手里,好几个硬币还都掉落在了地上,初步一扫也有那么两三百。

    女人拿着这么多零钱,愣住了,看向钱师傅的眼神就跟看向神经病一样,眼前的这男人莫不是神经不正常吧,先是哭求着一定要买一支花,接着又给她一大堆好像乞讨得来的钱,最关键的是她的一支花不过是八块钱,这里起码有几百块了。

    “恩,这些钱就全部归你了。”钱师傅现在可不管这卖花的女人怎么看他,他只要拿到花,并且将这些钱给那女人就可以了,就算完成了包老交代的事情了。

    那卖花的女人正要说话,不过这时,恰好公交车来了,那卖花的女人心里也是有些窃喜,这是你自己给我的,不是我坑你的,当下拿了钱直接上了公交,心里想,管他是不是神经病,反正我走了,大不了这两天不来这边卖花了。

    卖花的女人满心欢喜的走了,钱师傅也是脸上露出喜色,估计唯一倒霉的就只有那位乞丐和那腰圆膀粗的男子。

    一旁的坦克看到卖花的女人走后,眼中再次闪过一道精光,他现在终于明白先前秦先生说的“择时”的含义了,怪不得要那位高人要吩咐钱师傅抢了碗后就一直朝前跑不要停,这要是停下来休息了一会,那卖花的女人也就上车走了,这时间还真是算的准。

    再说另外一边,钱师傅的妻子一个人顺着回路走,一路注意着两边的酒店,可都没有发现哪家酒店有办喜宴的,眼看着就要走回到家了,钱师傅的妻子急了,要是没有找到办喜宴的酒店,她就没法完成包老交代的事情了,儿子就危险了。

    就在钱师傅妻子急着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焦不已的时候,突然,从路边的小区内走出一群人,其中,最前面的是一位男子抱着女孩,钱师傅的妻子一看,那女人身上不正是穿着婚纱吗。

    钱师傅的妻子赶忙跑过去,拦住了人家车队,跑到了新娘的车窗前也顾不得面子什么的,直接哀求新娘把胸前的那朵红花给她。

    不过新娘的父亲却是不同意,这胸花可是出嫁人的喜气,要是给了别人,难免会不吉利。

    最后,钱师傅的妻子没有办法了,为了儿子的安危,一下子跪在了新娘面前,那新娘到底是年轻人,不怎么在乎这些老习俗,或者说是不认为胸花没了就会不吉利,最后还是将胸花给了钱师傅的妻子。

    钱师傅的妻子得到胸花后,对新娘千恩万谢后,急忙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她这一耽搁,时间已经是到了六点半了。

    等钱师傅的妻子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恰好,钱师傅和坦克两人也刚到这里,钱师傅两夫妻看到对方手上的花后,脸上露出笑容,终于是完成了那位高人交代的事情了……

    “包老,您简直是活神仙。”一进门,钱师傅就朝向包老,由衷的说道,只凭着一卦竟然能算出这么多事情,这种手段简直是神了,想到自己儿子能和这样的活神仙学习本领,钱师傅突然觉得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要是自己的儿子也能学得这本领,以后至少是吃喝不用愁,这做父母的,都是为自己的子女着想的,一想到儿子的未来,这分离之苦倒也不觉得什么了。

    包老听到钱师傅的夸奖,笑了下,接过两人手里的两朵花后,将两朵花扭在了一起,接着给了宋远怀一个眼神示意,宋远怀赶忙从一边桌子上拿过来早就准备好的一个香炉。

    包老将妞在一起的花放进香炉,接着再拿过来了秦宇画的那张阳春符,阳春符燃烧,一下子点燃了里面的两朵花,一股很特殊的味道开始从香炉里飘散出来。

    这股香味很奇特,有一点塑料被烧掉的那股刺鼻的味道,但却又夹杂着另外一种清香,两者融汇在一起,就变成了这种让人无法形容的味道出来。

    包老将这香炉放在多多的身前,奇异的一幕出现了,这香炉冒出来的烟气就好像找到了目标,纷纷往多多的鼻子里钻去。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烟气进入多多的鼻子内,多多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变化,一条条黑色的类似线条一样的筋脉在多多的脸上显现出来,仿佛在瞬间变换了一张脸一般。

    钱师傅夫妻看到自己儿子的变化,已经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钱师傅的妻子嘴唇都有些哆嗦了,这哪是他们的儿子啊,简直看着就像一个妖怪。

    包老看到多多脸上的黑线,和秦宇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的神情都很是凝重,多多脸上的黑线之所以会这么多,有一大半的原因是那封灵符导致的。

    在多多使用封灵前,他便已经和阴灵接触过了,身上已经有了阴气,这些阴气因为封灵符的缘故没有散去,全部积累在多多的体内,所以此刻一旦爆发出来,多多的脸才会变得这么恐怖。

    “这以后慢慢化掉这些阴气也是一个长时间的事情啊。”秦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多多的这阴气是自身体内形成的,没有什么可以速度化掉的办法,只能慢慢的来,通过自身的变化,让这些引起减少,最后消失。

    “好了,钱师傅,你们夫妻两先进自己的房间去,没有我的招呼不能出来。”包老转头看向钱师傅夫妻两,说道。

    “表哥、坦克,你们两也进那间房间去。”秦宇也是面色严肃的对张华和坦克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些凶险,所以,对于表哥还有坦克这两位没有修习过的,秦宇有些不放心他们呆在外面。

    “秦师弟,这一趟路是你走还是我走?”等所有人都进去后,大厅就剩下四人后,包老看向秦宇,问道。

    “还是我走吧,再说,我对那里也挺好奇的。”秦宇沉吟了一会,笑着答道。

    “恩,那也行,不过秦师弟你要注意,不要逞强,要是有什么不对就立刻退回来,咱们再商量其他的办法。”包老郑重的叮嘱秦宇。

    秦宇点了点头,没有再做声,包老也再次拿出三枚铜钱,不过这一次包老的起卦仪式很是浓重,朝着四方各拜了三下,最后站定原地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这才手一挥,三枚铜钱散发出光芒,竟然是在空中盘旋了起来。

    “一卦算尽世间事,三才包揽万物灵,六道轮回分阴阳,敢问真仙在天极。”

    包老极其豪迈的念道,话音刚落,三枚铜钱再次旋转,甚至还发出了“呜呜”的金鸣之声来,最后,一枚铜钱落在多多的头上,一枚落在秦宇的头上,而最后一枚仍然是飘在空中。

    “秦师弟,西南方向,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包老最后看向秦宇,大声的说道,但是此刻的秦宇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就这样嘴角扬着笑容,目光看着前面。

    “师傅,秦师叔这是已经去了吗?”宋远怀看到秦宇表情没有变化,出声朝着包老询问,

    “恩,你秦师叔已经带着多多去了,咱们也不能闲着,虽说有七星法剑坐镇这里,但还是要以防万一,远怀,你去把那阵图拿出来,布下甲乙周天阵。”

    “是,师傅。”

    甲乙周天阵是天极门的一位祖师传下来的,是一套法阵,这套法阵只要由一位五品相师坐镇便可以施展,威力相当于六品相师,任何阴灵邪物一旦闯入,顷刻间就会被消灭,可以说,这是天极门目前最珍贵的一套传承之宝。

    “多多,拉着我的手。”

    在单元小区的门口处,有着一位年轻男子和一位小孩的身影,正是秦宇和多多两人,此时的两人虽然是置身在小区下面,但是在两人的身边却没有其他任何的行人路过,就好像这整片区域只有他们两人,还有那昏黄的路灯。

    秦宇拉着多多的手,目光看向西南方向,眼中闪过精光,在不远处的西南方向,他看到不少身影,当下秦宇不再犹豫,大踏步的拉着多多朝西南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在秦宇的前面就出现了三男两女的年轻人组合,这几位年轻人穿的很时尚,互相之间交流的话题也大多是很潮流的话题,秦宇只是跟在他们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