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五百零四章 封灵符
    原来,钱师傅的儿子,在他白天去上班的时间,也经常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空气说话,而且说得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每次钱师傅的老婆走近的时候,他儿子就停止了对话,又一个人陷入了沉默。

    钱师傅一听到自己妻子这么说,再联想到今天白天听到的那一番话,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钱师傅的年纪注定他知道的东西要比现在的人多,他曾经听一位长辈亲戚说过,这世上有些小孩子很特殊,从一出生,就可以看到某些东西,而且还可以和那些东西对话,老一辈人把这类小孩叫做通灵人。

    钱师傅心想,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就是通灵人,有了这个想法后,钱师傅第二天就去找他那位亲戚,将自己的儿子身上的诡异事情告诉了他,钱师傅的那位亲戚一听,就笃定的认为,钱师傅的儿子肯定是通灵人了。

    钱师傅一听这话急了,连忙问他那亲戚该怎么办,最后,那亲戚带钱师傅去寻找一位高人,据说这位高人的道术很深,对付通灵人很有办法。

    只是,等钱师傅和他那位亲戚赶到那位高人的住处,才得知那位高人已经去世了,钱师傅又去求教高人的子女,不过那高人的子女们没有一位懂得怎么治好通灵人的,他们的父亲没有传过他们一丝玄学之术。

    不过,那高人的子女给了钱师傅一个木盒,这个木盒是他们的父亲也就是那位高人留下的。据说这符箓可以压制通灵人的成长,当然这成长不是指的身体上的成长。而是通灵方向的成长。

    通灵人如果没有高人出手救治,随着年纪的长大,会越来越通灵,甚至到最后会变成和那些东西一模一样,不能见光,人不人鬼不鬼的。

    而这木盒里面放的是一些符箓,据那位高人的子女说,这木盒里的符箓是他们父亲留下来。专门压制通灵人的,这里面一张符箓可以压制通灵人三年的时间,但是也只是压制,没法彻底的解决通灵人的问题。

    不过,这木盒里的符箓只有三张,钱师傅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有总比没有好。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几万块钱给那位高人的子女,不过却是被拒绝了。

    那位高人的子女告诉他,他们的父亲临走前交待过他们,这木盒里的符箓,如果有人上门来求,那就送给人家。他生前赚的钱够多了,这算是给后代积点德,不能收钱。

    钱师傅拿了这三张符箓回家,按照高人子女交待的使用方法,将儿子身上的一滴血给滴在符箓上。然后把符箓塞进掏空的佛珠内戴在儿子的身上,这样便可以保儿子三年无事。

    而这符箓的效果也确实如高人的子女说的那样。自从钱师傅给儿子戴上后,儿子就不再平常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了,人也开朗了一些,开始慢慢变得合群了。

    看到儿子的变化,钱师傅是老怀欣慰,只是一想到这只有三张符箓,他的心里就又开始纠结起来了,要是符箓用完了,九年之后,又该怎么办?

    于是,在这九年期间,钱师傅到处拜访一些有名气的高人,只是,这些高人不是骗子就是道行不够,没法解决通灵人的问题。

    眼看着九年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钱师傅是越来越心焦,原本这一次听说光孝寺举办水陆法会,他打算带儿子去参加,顺便求助于那些法师,只是,也就在那时,张华找上了厂里,要雕刻一批古典展柜,而钱师傅作为厂里技术最好的雕师,被厂里叫去看看设计图并且估价。

    当钱师傅看到这批设计图中的最后一张图片,也就是那小型聚灵阵的设计图后,便取消了去参加水陆法会的打算,接下来这一批活。

    因为当他看到这张设计图和放着那三张符箓的木盒上面的花纹是一个模样的,他就有了想要见见设计这图纸的人的想法。

    钱师傅不懂什么是聚灵阵,在他的心里,他认为,既然画这图纸的人能画出来和那木盒一模一样花纹样式的设计图出来,很有可能那人也是一位高人,能有办法解决自己儿子通灵人的情况,再不济也应该会画这种压制通灵人的符箓。

    听完了钱师傅的讲述后,秦宇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心里已经大抵知道那位高人留下的是什么符箓了,应该就是四级封灵符。

    封灵符,可不是封印阴灵,而是封住宿主与一切灵体的交流,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封灵符就好比一个囚牢,不过囚禁的是宿主自己而已。

    另外,封灵符也不仅仅是封住和阴灵之间的联系那么简单,使用了封灵符的人,情绪会变得很僵固,对外界的变化感应也会比平常人慢的多,一般人春天的时候看到天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可以感觉到鸟儿的喜悦,感觉到春天到来了。

    但是使用了封灵符的人,看一切的东西都是死的,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变化,什么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样的情绪变化是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所以,封灵符实际上是一种利弊存在的双面符箓,有点类似是药,虽然能治病,但只要是药都有三分毒,服的多了,难免会对身体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

    对于通灵人,秦宇也听说过,只是通灵人出现的原因有很多,没有找到通灵人形成的原因很难彻底的解决,至于封灵符秦宇倒是可以给画出来,不过那样也等于是毁了一个孩子的未来。

    “钱师傅,你家离的近吗?要是方便的话,不妨带我去看看你儿子。”秦宇开口说道。

    “方便,很方便,我家就离厂不远,我现在就可以带秦师傅去。”

    听到秦宇的话后,钱师傅忙不迭的点头回答,恨不得现在就拽着秦宇到他们家去。

    秦宇跟在钱师傅的后面,两人出了办公室,张华正无聊的在大厅看师傅们雕刻,看到办公室门打开,结果却是看到让他更加郁闷的一幕。

    那位在他面前很装腔的钱师傅,此刻却是半弯着腰,朝着办公室门内自己的表弟做了一个往前走的指引手势,态度摆的很低,反观自己表弟,大刺刺的走出来,很是心安理得。

    “小宇,咱们要去哪?”

    张华和坦克同时迎了上去,秦宇笑着答道:“去钱师傅家。”

    “去他家干什么?”张华狐疑的看了眼在前面引路的钱师傅,结果,钱师傅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话,回过头来冲着他友好的一笑,却是让张华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小宇是怎么降服这位的?”张华没有再开口问,自己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小九!”

    秦宇看到小九的身子钻进一些未完工的家具中窜来窜去,玩的不亦乐乎,小九听到秦宇的呼唤,“哼唧”应了一声,很快就跑到秦宇的脚下,一下跳到秦宇的手掌心中,一双大眼睛骨溜溜的四处转动,一副还未尽兴的样子。

    钱师傅说的话没有错,他的家确实离厂不远,秦宇几人开着车出了厂门也就行驶了分钟就到了钱师傅居住的小区。

    一行人将车停在小区门口,跟着钱师傅往里走,这栋小区有些年头了,不少单元楼的粉墙都已经有些裂皱,但也正是因为有年头,小区里的人大部分都认识,很多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不少小孩成群追逐打闹着。

    钱师傅居住的单元楼靠近小区内里,一行人走了几分钟路后,才到了钱师傅的家。

    这是一间三居室的房子,秦宇随意的扫了一眼,房间的装修都有些过时了,大厅内的沙发都有些磨破皮了,不过秦宇心里明白,这是因为钱师傅把赚来的钱都花在了儿子身上,现在那些所谓的大师,可都是狮子大开口,一次要个几千还算有良心的。

    “花容!”

    钱师傅一进门,便冲着里屋喊了声,不一会,一位中年妇女走出来,是钱师傅的妻子。

    “花容,快给秦师傅还有几位客人泡茶。”钱师傅朝着自己的妻子吩咐道。

    “不用了,钱师傅还是先带我去看看你儿子吧。”秦宇摆了摆手拒绝了,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喝茶了,还是办正事先。

    “好……好,秦师傅,你跟我来。”钱师傅其实心里也不在这上面,不过这国人讲究进门是客,待客之道可不能少,更何况,钱师傅还有求于秦宇。

    倒是钱师傅的老婆被钱师傅的话弄糊涂了,不明白自己丈夫带这么一位年轻人来看自己儿子是要干什么?

    她听到自己丈夫喊对方秦师傅,以为秦宇也是一位木雕师傅,压根没有往另外的方面去想,钱师傅也没有告诉过她有关设计图的事情。

    钱师傅领着秦宇走到最中间的房间,秦宇看着门上贴着的一张符箓,眉宇微微皱了皱,不过倒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这符箓是我从一位高人那里求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有总比没有好。”钱师傅看到秦宇盯着这符箓,在一旁解释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