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再见坦克
    老人目光看着秦宇,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陷入了沉思,而六祖却只是笑吟吟的看着秦宇,至于秦宇则是站在一旁在心里嘀咕着什么,禅院内,一下子陷入了沉寂。

    “秦宇,你先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单独和六祖谈下。”老人沉默了半响,最后看向秦宇说道。

    秦宇点了点头,朝着门外走去,他是巴不得快点离开,在这两位气场强大到无边的老人面前,秦宇是浑身都不自在。

    出了禅院,秦宇发现他未来老丈人一行人还站在禅院的门口,看到他出来,迎了上来。

    “秦宇。”孟丰朝着秦宇点了下头,没有问里面的事情,这是规矩,哪怕他真的想知道老人和六祖谈论了什么,也不该在当下的场合问。

    秦宇陪同自己未来老丈人在门口等候,而那些黑衣男子仍然是保持着警惕戒备状态,秦宇随意的在四周扫了一眼,才发现,原本不止这些黑衣男子保安,在一些隐蔽的角落处,还有暗哨盯着。

    “有六祖在,这些警卫是白布置了。”秦宇心里暗叹,以六祖的神通,任何心怀不轨之人进入光孝寺都无法逃过他的感应,先前水陆法会开启的那一幕,那一位男子不抓住,就是六祖给的明生法师们的提示。

    当然,秦宇也不会自讨没趣的把这点说出来,就算他说了,这些人也不可能退开。

    许久,禅院内终于走出老人的身影,孟丰和另外一位带眼镜的五旬男子快步迎了上去,老人冲着两人点了下头,说道:“走吧,咱们回去。”

    在老人走出禅院,路过秦宇身边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老人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朝着秦宇说道:“秦宇,替我捐两百块给寺庙,留个名吧。”

    老人的话让秦宇愣了一下,随即便应了一声,老人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用只有他和秦宇才听得到的音量,说了一句:“就当是感谢六祖的解惑。”

    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秦宇脸色浮现出疑惑,老人所求的问题,六祖不是没有能解决吗,何来解惑一说,难道是他离开后,老人又询问了什么事情,而六祖回答了?

    秦宇摇了摇头,总之,这些事情他还是不要去想了,庙堂之上的事情参与多了没好处,兼济天下的觉悟他还没有。

    按照老人的嘱咐,秦宇找到了光孝寺负责香火钱捐赠的地方,负责的僧人也认识秦宇,很是高兴的把秦宇迎了进去,可以说,自从六祖让秦宇陪同他一起上法坛,整个光孝寺就没有不认识秦宇的,而且秦宇的知名度还不断的朝着其他寺庙扩散,想来等水陆法会结束,那些其他寺庙的高僧也会询问秦宇的名字和来历,毕竟,能陪伴在六祖身边,这份荣耀,就是那些高僧也得羡慕啊。

    很搞笑的是,秦宇算是道教的人,但是知名度在佛教反而更广,除了六祖的原因以外,也是因为佛教都是一些寺庙,相互传递消息很方便,而道教除了道观,还有风水相师,还有其他的一些独行的,想要将名气打出去,困难度要难上了许多。

    “师傅,我要捐一点香火钱。”秦宇在功德薄上,写下了老人和自己的名字,想了一下后,从怀里掏出了四百块钱,分别给自己和老人捐了两百块。

    捐完钱后,秦宇没有返回大雄宝殿那边,也没有回禅院,而是一个人晃悠着出了寺庙,在寺庙门口掏出了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在等待着什么。

    没过多久,秦宇一根烟刚吸完,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打开,秦宇的老熟人,狐狸笑着冲秦宇喊道:“秦先生,头让我来接你。”

    秦宇笑了笑,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车内还有一位老熟人,狂风也在。

    “秦先生,头在机场交接任务,咱们直接去机场。”狐狸向秦宇解释了一句后,也没有再询问秦宇和幽冥之间有什么事情,直接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直奔机场方向。

    等狐狸将车子看到机场的时候,幽冥正双手叉腰,嘴里叼着一根吸管,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眼睛在来往女孩的漂亮大腿上瞄来瞄去。

    “头又欺骗纯情女孩了。”狂风在车上看到幽冥的样子,笑骂了一句。

    秦宇也是在后面看着笑了,谁能想到这么一位看起来有些颓废,有些猥琐的年轻男子,竟然会是一位顶级特种兵,身上已经沾染了无数的鲜血。

    “秦先生,这只是头的一种放松方式而已,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执行任务的时候,神经崩的太紧,要是不找个方式放松一下,很容易就崩溃,就像我喜欢去蹦极,狂风喜欢打游戏,而头的放松方式,可能有些奇怪一点而已。”

    狐狸似乎是怕秦宇误会,转过头给秦宇解释了一句。

    秦宇自然是点头表示理解,不说幽冥他们了,就是现在大都市的白领们,因为工作压力的原因,都会找法子解压,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都有,像幽冥这样在大街闲逛,一副吊儿郎当看女人的还算好的。

    幽冥也看到秦宇他们,朝着刚刚身边走过的一位女生吹了一个口哨,然后自顾的朝着车子走来。

    “秦先生,先前你给我眼神示意,是有什么事情吗?”幽冥上了车,一边从兜里掏烟,一边朝秦宇问道。

    “我见到坦克的妹妹了。”秦宇答道。

    “咔!”

    幽冥原本拿着打火机准备点烟的,秦宇这话让他整个打火机都给掉在了第地上,嘴里的烟,也一下拧巴断了。

    “秦先生,你找到坦克的妹妹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幽冥,而是前排的狂风,狂风一脸的激动看向秦宇,秦宇肯定的答道:“就在前几天,我在地铁上碰见一个女孩,当时便觉得有些熟悉,不过我可以肯定我没有见过那个女孩,直到先前在光孝寺见到幽冥的时候,我才恍然明白,原来我之所以会熟悉,是因为那女孩的气场和坦克的很像,而且当初坦克给我看过他妹妹的照片,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但是依稀还是可以看出那女孩的面貌和照片上的坦克妹妹有七八分相似。”

    “秦先生还知道那女孩去哪了吗?”幽冥回复了平静,但是却没有再掏出烟,朝着秦宇问道。

    “我不知道。”秦宇摇了摇头,答道。

    秦宇这话一出,狂风和狐狸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一丝失望,而幽冥却是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说:“有秦先生提供的这个线索,也总算是有了希望了,我代表坦克谢谢秦先生。”

    “别急啊,我虽然说不知道那女孩去哪了,还有家住哪里,但是我知道有人知道。”秦宇嘴角上扬,露出笑容。

    “那位刑警队的许队长,她应该知道坦克的妹妹住在哪里。”看到幽冥几人狐疑的神情,秦宇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狐狸,去找坦克。”幽冥眼中闪过亮光,冲着驾驶位上的狐狸命令道。

    “好!”狐狸脸上也是有着喜色,几人坦克的妹妹进过警察局登记笔录,那么就肯定会留下电话和联系方式,要想找到不难。

    “坦克也在广_州?”秦宇好奇的问道,他没有想到坦克竟然还敢留在广_州。

    “恩,坦克目前在一家公司当保安。”幽冥点了点头答道,神情有些黯然,一会为国家负伤流血的特种兵,现在只能去当一个小小的保安,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狐狸的车子开的既快又稳,在市区穿梭了几十分钟后,最后驶入了一栋大厦门口,停在了大厦的门口停车位外面。

    秦宇目光朝着车窗外看去,不远处,一位保安正在指挥着一些车辆在停车位上停好,疏导着来往的车子。不用下车,秦宇就听到了这位保安的声音。

    “你往前面进去点,最里面那个车位,停在这其他车辆没法出来。”

    “这边,这边还有两个空位,车头不要炒出来,保留出车道。”

    坦克的大嗓门,传入秦宇的耳中,望着坦克在阳光的身姿,秦宇莫名的有种心酸的感觉浮上心头。

    “坦克现在能这样其实也很不错,虽然钱不多,但胜在安稳,秦先生没必要替坦克感到难过。”幽冥看出了秦宇的神情变化,反过来安慰了秦宇一句。

    “嘀!”

    狐狸长按了一下喇叭,坦克听到身后的喇叭声,回转过头,一眼便看到驾驶位置上的狐狸,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快步的走了过来。

    “狐狸,你他娘的怎么有空来看我,等我下班,咱们晚上喝酒去。”坦克没有看到坐在后排的幽冥和秦宇,隔着老远就开口了。

    “这酒肯定是要喝的,不过不是现在,快上车,头和秦先是都在。”狐狸冲着坦克招手,脸上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头和秦先生也来了?”坦克不再犹豫,两下就窜到后车门,打开了车门,看到秦宇和幽冥,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说道:“秦先生好!”

    “头,你这头发几天没洗了,难道刚刚又在某条街上颓废了一把?”RS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