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水陆法会开启
    “法华寺的僧人来了。”

    “灵岩寺的僧人也来了。”

    “栖霞寺的高僧们也到了!”

    ……

    无数的佛教信徒们,神情兴奋的看着一座座名寺的高僧进入光孝寺,对于这些信徒们来说,这些大师就好比明星,而他们就是粉丝,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明星荟萃,又怎么能不激动。

    “院长,这人也太多了吧。”

    在人群之中,冷柔正陪着院长站在光孝寺的门口,院长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这水陆法会这样的盛会自然是不会错过,但冷柔又不放心院长一个人,所以只好一同陪伴,只是,当她看到这黑压压的人头攒动,眉宇微微的皱了皱,放眼看去,这起码得有好几千人在等待,而且,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信徒赶来,这么多挤着,她怕发生什么意外。

    “小柔,这水陆法会是佛教最盛大的法会,自然前来聆听佛法的人会多喽,没事的。”院长看出冷柔眼里的担心,轻声安慰。

    “但愿如此吧。”冷柔已经能感受到身边这些佛教信徒的虔诚了,每当有僧人从一侧栏杆通道走过的时候,这些人都会念着佛号,也不管那些僧人们听不听的到,以这种形式来表示他们的尊敬。

    光孝寺内,在大雄宝殿的殿门之下的广场,近千僧人站在其中,其中有明生等光孝寺的法师,也有刚刚进来的其他寺庙的方丈高僧。

    而除去这些,在广场之上,另外还布置了七座高坛,最大的一座坛是位于大雄宝殿正前方,这是水陆法会主持法师**的地方。

    除却这些僧人,秦宇和郑裕森、郑月祖孙二人也站在一侧,郑月目光偷偷的瞥了眼秦宇,发现对方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大雄宝殿内,这让她心里有些不爽。暗自嘀咕:“继续装,等水陆法会结束后看我怎么揭穿你。”

    秦宇此时根本就没有去留意身旁的郑月,他的目光看向大雄宝殿内,那里面此时只有一人。就是六祖。所有的人站在这里等待,就是等待六祖出来。

    当东方第一抹晨曦出现,大雄宝殿的门口终于出现了六祖的身影,六祖脸带慈祥之色,看着广场上的众人,那些其他寺庙的法师僧人们,一看到六祖出现,脸上全部露出激动的神色,这些法师,今天赶来参加水陆法会。全部都是因为六祖的缘故。

    昨日,光孝寺鸣号角敲佛钟,六祖借身传道,明生法师已经通知佛界同仁了,得知是六祖显世。这些法师们立刻就前往光孝寺,连夜赶来,而后面还有更多的大部队前来。

    明生法师如此做的目的,除了让六祖的传道佛法真经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另外也有一丝私心,想要借此,让光孝寺的名声再上一层。有了这么多的名寺高僧,有六祖坐镇,此次水陆大会并将记入佛教史册,而他身为光孝寺的方丈也将留名青史,名之一字,即便是明生法师。也未能看透。

    “见过六祖!”

    广场之上,所有的僧人双手合十,朝着六祖行佛礼,六祖缓缓开口道:“六道四生,受苦无量。我佛家子弟有普济众生之责,众生皆生水、陆、空三界,然天空众生,如欲界天、色界天、受乐较多,唯水、陆两界众生受苦较重,今建水陆水陆无遮**会拔济之,使如亡灵超脱、祈福消灾,无量功德,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一众僧人跟着回应,就连在光孝寺门外的众多信徒们都听到了僧人们的声音,也听到了六祖的这一番话,一个个虔诚的双手合十,跟念道。

    站在人群之中,只有冷柔一个人不知所措,她不信佛,而且也不信道,此刻茫然的看着低头念诵佛号的人群。

    “小柔,这是水陆法会要开启了,快点跟着念佛号。”院长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语气跟冷柔说话,冷柔愣了一下,也只得装模作样的双手合十,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在广场之中,就连秦宇,此时也是双手合十,水陆法会开启时无量功德,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本质上都是为了普济世人,所以,从这一点来讲,秦宇就是跟着这些僧人跪拜都没有问题。

    六祖从大雄宝殿上走下来,径直上了**坛,于**坛上盘腿坐起,然后,面带微笑的看向秦宇,说道:“小友,请上来!”

    秦宇搔了搔头,在众多僧人和郑家祖孙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向大坛,这是昨天和六祖说好的,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有好处的事情,只需要脸皮厚点,秦宇还是觉得挺划算的。

    上了法坛,六祖朝着他身边的一个蒲团一指,秦宇就盘腿在这上面坐着,而在秦宇的腿上,小九屁股朝向六祖,躺在那里。

    六祖看到小九,脸上露出会心的一笑,也没有多言,目光转向遥远的天际,双手掐了一个佛印出来,一时之间,一片金光在六祖脑后出现,金光之内,梵音缭绕,甚至隐隐有诵经之声传出。

    秦宇离得六祖最近,那诵经之声听得最清楚,这经声一出,他整个人便变得僵直,这经声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敲打在他的心头,震耳发聩。

    “这是佛祖在雷音寺对众佛讲经,好好感悟。”六祖轻语了一句,他的话让秦宇整个人一震,眼中闪过亮光,秦宇当下不再犹豫,静下心神,抱元守一,让自己陷入空明的状态,去感悟这经文。

    “开寺门!”六祖看到秦宇进入空明状态后,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神色,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光孝寺寺门处,悠悠说道。

    光孝寺的钟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是连敲了三十六下,明生法师亲自走到大雄宝殿的左前方刹竿上,悬挂起了一面幡,上书写:法界圣凡水陆普度大斋胜会功德宝幡。

    此幡悬挂在高空,有十丈来高,光孝寺外的众信徒也都能看到,看到此幡出现,这些信徒开始有序的排起队来,等待着进入寺庙。

    功德宝幡是水陆法会的一个必须仪式,在古时,挂功德宝幡可以让方圆十里的佛众信徒都能看到,前来参加,而到了晚上则要换成九莲灯,夜间悬灯,是为了让那些黑暗中无祀迷路的孤魂皆能赶来参加法会,共沾法益。

    所以,看到功德宝幡挂起,这些佛教信徒们便知道光孝寺要开寺门了,水陆大会即将开启。

    明生法师升完幡后,又带领着一众僧人手持露水,开始在法坛边上的蒲团洒下露水,这叫做净水结界,整个道场都要洒到,凡是净水说洒之处皆成结界,受净水之功。

    这一步足足进行了一刻钟,明生法师等人才完成整个广场的净水,做完这一切后,明生法师带着光孝寺的一众僧人朝着寺门走去,几位僧人合力将寺门打开。

    “许队,寺门开了。”

    在人群的一个角落,有几位年轻男女,他们双手合十低着头,却是在低声交谈着。

    “吩咐各组成员小心戒备,这次前来参加水陆法会的民众众多,千万不要让一些极端分子混进去闹事,我先跟着进去,你们留两组人在外面监视。”

    许晴一边吩咐身边的下属,一边随着人群缓缓走动,这一次光孝寺举行水陆大会,她们警局可以说所有的警力都出动了,明岗暗哨,遍布在人群,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确保这一次水陆大会没有意外出现。

    六祖慧能目光如炬,虽身在大雄宝殿外,但目光似乎能透过座座佛殿,看到光孝寺门口的情景,当一位四旬中年男子踏入寺庙的瞬间,六祖左手掐了一个法决,站在门口侧的明生法师轻点了一下头,朝着身边的两位武僧投去了一个眼神,两位武僧一左一右,一下子夹住了中年男子,直接将中年男子带到了一旁。

    “你们干什么,我是进来参加法会的?你们想要干什么?”

    男子被两位武僧夹持住,有些惊慌失措,开始大叫起来,人群一下子出现了骚动。

    “向佛者,当心地虔诚,其人心不诚,心怀歹意,我佛明鉴。”六祖坐在法坛上缓缓开口,声音不大,但却让寺庙门口的众人全部听到。

    这些来参加水陆法会的都是佛教信徒,一听到六祖的这话,当下情绪稳定了下来,又继续井然有序的进入寺门,至于那中年男子则是脸上露出颓废的神情,因为两位武僧已经在他身上搜出了一瓶汽油。

    “许队,寺庙门口,那些僧人抓住了一位意图燃火的不轨分子,目前已经被控制住。”许晴跟在大部队后面,所以,寺庙的一幕她没有能看到,但是前面发生的骚动她还是感觉到了,而且六祖的声音也是传到了她的耳中,这让许晴的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

    这位说话的僧人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厉害,隔着这么远都能看出谁心怀不轨,而且许晴发现,这位僧人的话中似乎带着魔力,那些骚动的人群在听到这话后,全部恢复了平静。

    ps:推荐一本书:《儒术》:儒道世界,百家争鸣!一本很好看的儒家小说,闹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另外,再次求月票,求推荐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