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郑老的目的
    秦宇讲到这里就停止了,端起茶杯,继续抿着茶,郑月也算是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位年轻男子的三声好茶,竟然还有这样的典故,这算是对爷爷这茶叶最好的赞赏了。

    不过,郑月有些不爽秦宇的态度,总觉得对方太摆谱了,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硬是装的像是她的长辈似的。

    “秦师傅知道三声“好茶”的典故确实是学识渊博,但不知道秦师傅能不能品出这是什么茶?”郑月笑盈盈的朝着秦宇问道。

    她这话一出,秦宇和郑裕森同时愣了一下,随即,秦宇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如果是其他茶的话,他还真不好说,但是这茶……

    秦宇正要开口,郑裕森却抢先开口了,作为自己最疼爱的孙女,郑裕森又怎么听不出自己孙女语气中的不服气,不过自己孙女这问题是强人所难了啊,他这茶叶自己清楚,是属于特制的那种,根本就没在市面上流通过,就是一些专业的品茶师都没有品尝过,让秦师傅来回答这是什么茶叶,不是故意刁难吗?

    “月儿,这茶又没在市面上流通过,你这样不是难为秦师傅吗?”郑裕森开口给秦宇解围。

    郑月听了自己爷爷的话,知道想要挫一下姓秦年轻男子的气焰是不行了,正要收回话,可却突然听到秦宇开口回答她的问题了。

    “郑先生的这茶是南疆一位世代都是茶商的家族通过特殊的手段秘制的,如果要分类的话。也能算是普洱茶的一种,那位茶商世家十几代下来。也只是秘制出来了三盒茶叶,弥足珍贵。”

    秦宇的话一出,郑裕森嘴巴微张,端着茶杯的手彻底的停滞在了空中,而郑月也同样的是满脸震惊,这茶的来历,她听爷爷说过,正是爷爷花了大代价从茶商世家的手里换来的。这样的茶叶,这茶商世家十几代下来也才秘制了累积下来不过三盒。

    郑月还记得当时爷爷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骄傲神色,说这茶叶可以说是孤品也不为过,每一克比黄金还要珍贵许多倍,市面上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茶叶的存在。

    而现在,就是爷爷引以为豪的茶叶却被人一口道处来历,郑月怎么能不震惊。郑裕森又怎么能不呆滞。

    秦宇看到这郑家祖孙两的表情,心里暗衬:“这就把你们震惊了,哥们要是说,就这茶叶不要多久,哥们也可以得到,不知道你们又该是什么心情?”

    秦宇上次在京城道协品尝到这茶叶后。便磨着包老,最后包老无奈答应愿意分出三分之一的茶叶给他,不过他那茶叶大部分都是在商_丘,包老也狡猾,表示秦宇要茶叶也可以。到时候去商_丘取。

    “秦师傅知道这茶叶的?”郑裕森恢复过来,疑惑的问道。

    “是的。我一长辈刚好也和郑老一样,手里有一盒这种秘制茶叶,而我恰巧品尝过一次,这种特制好茶,品尝一次便不会忘记,是以,郑小姐先前泡好茶,我只闻了一口便知道这是什么茶了。”

    秦宇的这解释,才让郑裕森祖孙接受,郑月原本的震惊也不见了,她在心里嘀咕道:这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么稀少的茶叶,这姓秦的竟然也品尝过,当真是好运气。

    “当初我问过那位茶商,他说这茶叶总共就三盒,其中一位长辈送给了一位奇人,想来那位奇人就是秦师傅的长辈了。”郑裕森感叹道。

    同时郑裕森的心里也更加相信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师傅绝对是一位高人,因为据那位茶商所说,当初那位奇人手段堪称半仙,替他们家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秦师傅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香港一趟?”郑裕森看向秦宇,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去香港?”秦宇摇了摇头,答道:“等这次水陆大会结束,我要在广_州开一家符箓店,可能没有时间去香港。”

    “秦师傅要开符箓店?”郑裕森听到秦宇这话,眼神中闪过一道亮光,说道:“到时候秦师傅的符箓店开张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好去给秦师傅捧场。”

    郑裕森说完,朝着自己的孙女递了一个眼神,郑月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秦宇,说:“秦师傅,这是我爷爷的名片,秦师傅店铺开张的时候,务必通知我爷爷。”

    这张名片很普通,就是一般的纸质,但是秦宇可丝毫不会因此小觑郑老的身份,像那种把名气制作的花俏的很,甚至还镀金的,那是一些爆发户的行为,真正的有钱人,尤其是经过了几代经营的大家族,那名片都是很简单的,甚至,上面就只有一个名字。

    秦宇接过这名片,扫了一眼,果然,这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

    “到时候一定通知郑老,郑老能去捧场,我这小店也算是蓬荜生辉了。”秦宇将名片收进袋子里,笑着答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郑裕森起身站起,朝着秦宇告辞道:“时间也不早了,明日还要参加水陆法会,我也要回去沐浴焚香了,秦师傅,咱们明天再见。”

    郑裕森和郑月祖孙两人出了禅院,郑裕森停下脚步,看向自己的孙女,说道:“你觉得这位秦师傅怎么样?”

    “看不清,不过谱倒是摆谱不小。”郑月答道。

    “能摆谱那就说明有真本事。”郑裕森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低声道:“咱们这次来广_州,除了举办水陆法会,另外也是要寻找一位符箓大师,这位秦师傅的资料你去调查一下。”

    “爷爷,难道你以为他这么年轻,可能帮我们……”郑月听了她爷爷的话,有些吃惊,声音一大,却被郑裕森给瞪了一眼,当下压低声音说:“咱们找过那么多符箓大师都没用,他能行吗?”

    “不要小觑任何人,越是年轻,反而有时候越是需要特别对待,到底能不能,等这秦师傅符箓店开张时,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郑裕森意味深长的对自己孙女说道。

    秦宇看着郑裕森祖孙消失后,从怀里拿出了一颗红色的珠子,这颗珠子是他从地宫内那位和尚的头颅之中找到的,秦宇一直不清楚这颗珠子到底是什么,原本是打算询问一下智仁大师的,不过因为郑裕森在的原因,他没有拿出来,倒是一时错过了机会。

    “看来只有等晚上智仁大师空闲下来再问问他了。”秦宇将红色珠子重新收回口袋内,目光朝着四周看了看,喊了声:“小九!”

    “哼唧!”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禅院边上的墙上窜了上来,秦宇一看,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估计是那边墙上有绿藤,小九窜上来的时候给沾上的,小家伙的脑袋上挂着一条绿藤,带着几片叶子,而且最搞笑的是小家伙的脖子上也缠绕着一条,看着就充满而来喜感,整个脸就剩一对宝石般的大眼睛还裸露在外面。

    “哼……唧!”

    似乎是看出了秦宇的嘲笑,小九很不高兴的冲着秦宇吼了一声,接着直接一跃朝着秦宇这边扑来,带起了阵阵风声,那两条绿藤瞬间朝着秦宇抽来。

    “五行柔水符,聚!”秦宇也不慌张,右手出现一张符箓,往着身前一扣,符箓燃烧,一道透明水墙出现在他的面前,刚好将小九身上的绿藤给阻挡住,至于小九则是一爪划破水墙,直接扑到了秦宇身上。

    “小九,你这是跑藤堆内去了啊。”秦宇将小九前爪给抓住,给高高的举起,结果,一下子就看到了小九嘴角边上的一抹红绳。

    “小九,你吃了东西?”秦宇眉宇微皱,手抓住那一抹红绳,小九看到秦宇的动作,大眼睛滑溜溜的转了几个圈,爪子就想挣脱开秦宇的手,看样子是想要溜走。

    “把嘴张开,我看看你吃了什么?”秦宇表情变得严肃,和小九对望了一会,最后还是小九败下阵来,不情愿的张开小嘴,秦宇将那红绳给拽出来,一看红绳上面剩下半颗的玉珠,双眼一黑,差点直接给跌倒到地上去。

    “小九,你偷吃了这串玉珠。”秦宇的手拽着这红绳,看到小九双爪捂住眼睛一副做了错事被发现,不敢看他的模样,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秦宇多么希望小九告诉他,这串玉珠是他从哪个角落里找到的,比如那墙角的绿藤堆里。

    “小九,你没被发现吧。”沉默了良久后,秦宇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轻声朝小九问道。

    “哼唧!”小九很快就回答了秦宇,摇了摇小脑袋,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得意。

    “那就好!”秦宇松了口气,将剩下的红绳揣进口袋内,正要再开口训小九几句,门口处却是传来了智仁大师的声音和脚步声。

    “秦居士,让你一个人久等了,寺里已经备好了斋饭了,一会会有沙弥送过来。”

    “麻烦大师了。”秦宇朝着智仁大师行佛礼,智仁大师看样子确实是很忙,交代完之后,转身就要离开了,秦宇想了下,还是开口喊住了智仁大师。

    “大师,我这里有一件东西,可能与佛教有关,不过我却是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想要请大师帮忙看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