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二章三声好茶!
    很快,智仁大师和明生法师便因为有事先行离开,只留下秦宇和郑裕森坐在禅院石桌上继续喝茶。

    “秦师傅,这苦茶喝着可习惯。”郑裕森等两位大师走后,笑着对秦宇说道。

    “说实话,小喝几杯确实不错,不过这喝多了,却是苦不堪言,可能是还没有达到两位大师的境界。”秦宇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每次和智仁大师一起,都是喝的苦茶,搞的秦宇整个喉咙乃至嘴巴都充满了苦味,偏偏又不好开口明言。

    “哈哈,秦师傅真是实诚人,这苦茶我喝着也难受,两位大师是苦修惯了。”郑裕森也笑着摇了摇头,接着拿出了手机,对着电话里说了几句,看到秦宇疑惑的目光后,解释道:“秦师傅,咱们还是换种茶。”

    秦宇听了郑裕森这话,自然是自无不可,换种茶也好,看来这苦修的修道确实是不适合他,秦宇感叹道,实际上他自己就是一俗人。

    郑裕森挂掉电话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宇,问道:“不知道秦师傅师从风水哪一派?”

    “我师傅是云游道人,不过是路过我那小地方,在道观居住了几年,我侥幸跟师傅学得几年风水,到底哪派实在是自己也不知道。”

    “哦?这么看来令师也是一位大师了,能云游的道长都是高人啊。”郑裕森还是很了解这些道教文化的,一般云游的道士都是奇人。游遍大江南北,问道求真。实际上古代经常会有一些所谓的神仙下凡的传说,其中有很多就是这些奇人云游各地留下的故事。

    就在郑裕森要继续开口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爷爷!”

    秦宇和郑裕森同时回头看去,只见一位妙龄女子出现在禅院门口处,穿的一件及膝连衣裙,雪白的小腿裸露在外,手里正拿着一个木盒,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

    “月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师傅,秦师傅,这位是我的孙女,淘气的很。”郑裕森给秦宇介绍了起了他的孙女郑月,说到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秦宇却是从郑裕森的语气中听出,郑裕森对于他这个孙女很是疼爱,所谓的淘气的很,只是客套话,这从郑裕森脸上慈祥的笑容便能看出。

    “爷爷,人家哪里淘气了。”郑月不依的将手里的木盒重重的放在石桌上。然后将目光转向秦宇,大方的伸出手,说:“秦师傅你好,我叫郑月,你可以叫我郑小姐。”

    “郑小姐好。”秦宇河郑月握了下手。这郑月的举动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一开始看她和郑裕森撒娇。还以为是娇娇小姐类型的,却没有想到和他打招呼时这么干净利落,秦宇知道自己是看走眼了。

    “月儿,爷爷好久没有尝到你的茶艺了,今天给爷爷和秦师傅泡一壶茶可好?”郑裕森看着自己的孙女,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收过,他有三个儿子,下面的孙子孙女其实不少,但惟独对于月儿是最喜欢的,一般出去的时候,都喜欢让月儿陪伴。

    “爷爷让泡,月儿怎么敢不泡呢。”郑月又从正色的表情变成娇滴滴的,这变脸速度之快让秦宇是看的汗颜,都说女人善变,他今天总算是看到了。

    郑月拿起桌上的木盒,从里面倒出一丝茶叶,其实所谓茶艺,在这禅院一没茶具,只不过就是简单的把茶叶放进茶杯内,然后用开水泡开而已。

    智仁大师是追求苦修之人,虽然喜欢饮茶,但根本不会去准备这些东西,智仁大师不过借茶之苦来体悟人生,领悟佛法。

    “爷爷,茶泡好了,您尝尝。”郑月给郑裕森和秦宇同时泡好了茶,郑裕森笑着端起茶,同时给秦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秦师傅,这茶是我一位老友送的,还不错,你品尝一下。”

    秦宇客气了一句,端起茶杯,品尝了起来,郑月看到秦宇端起茶杯,眼睛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看向了她爷爷,不过郑裕森只是回了她一个带有深意的笑容。

    郑月确实是疑惑,她好奇眼前这男子是什么身份,能让爷爷把多年珍藏的好茶都拿出来,郑月可以说是跟她爷爷最亲密的,一般来说,爷爷这盒茶只和一些老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就是自己的父亲也很少有机会品尝到爷爷的这茶。

    秦宇端起杯子,先是闻了一口热气,脸上便露出亮光,这热气中的茶香他前不久刚刚闻到过,没想到现在竟然能再次品尝到这样的好茶。

    “秦师傅,这茶怎么样?”

    郑裕森看到秦宇轻啜了几口后,他便放下茶杯问道,不过郑裕森的表情之中却是流露出一丝自信,他这茶,可以说是千金难求一克,只要是喝过,没有不说好的。

    “好茶!”秦宇放下茶杯,就说了这两个字出来,郑月开始还以为这年轻男子会发表出来什么高见,结果连着三句“好茶”之后就没了下文,这不禁让她撇了撇嘴,看来又是一个肚中无货的,不然怎么也可以说出几句赞扬茶的话出来。

    “秦师傅当真是高人,这三声好茶,倒是道尽了这茶之妙。”

    和郑月撇嘴轻视不同,郑裕森脸上倒是露出惊容,朝着秦宇竖起大拇指,感叹道:“秦师傅年纪轻轻竟然就知道这典故,这真是让老可钦佩。”

    “郑老夸奖了,我也只是看过这则典故而已,借来照用罢了,倒是让郑老见笑了。”秦宇谦虚道。

    “爷爷,秦师傅,你们到底是打什么哑谜?怎么我一点都听不懂啊?”郑月是被自己爷爷的话给弄得一头雾水,要说爷爷故意昧着良心去恭维这姓秦的年轻男子,她是肯定不相信的,难道这姓秦的年轻男子的这句“好茶”还能有什么典故不成?

    “让秦师傅来告诉你吧。”郑裕森爱怜着看着自己的孙女,将问题抛向了秦宇,其实,郑裕森这么做,也是存了考验下秦宇是真的知道这个典故,还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其实这典故是出自茶圣陆羽,相传陆羽著《茶经》之后名声大振,很多茶农茶商都把自家的茶送去品尝,以期望可以让自家的茶出现在茶经上流芳百世,或者得到陆羽的几句赞语,可以说,在当时的时代,陆羽就是茶叶一行的泰祖,能被他夸赞的茶可以瞬间价格翻涨几百倍……”

    “可这又和秦师傅刚刚的话有什么关系呢?”郑月听秦宇说了一大堆,还是没有听明白两者有什么联系,忍不住开口打断秦宇的话,出声问道。

    “月月,听秦师傅说下去就知道了。”郑裕森却是朝着秦宇笑着点了点头,秦宇既然能说到茶圣陆羽,那就说明先前他那三句“好茶”,据对不是因为词穷才这么说的,而是真的知道那个典故。

    “郑小姐不要着急,下面马上就提到了。”秦宇说到这,还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这一动作让郑月翻了个白眼,轻跺了下脚,眼前的这姓秦的年轻人未免也太摆谱了吧。

    “据说有一日,陆羽在家休息的时候,因为天降大雨,所以没有什么茶农来送茶,陆羽也了乐得轻松,开始总结一段时间品尝过的茶,在书房里撰文,不过,没多久,就有下人来报,有一位茶农送茶来了。”

    陆羽这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嗜茶如命,无论是什么茶,都愿意品尝,但是今日他却对送茶来的茶农的茶,兴趣很低,原因无他,懂茶的人都知道,品茶实际上也是要配合心情的。

    这阵雨绵绵,人的心情难免就不好,心情不好,这品茶就先失了三分兴趣,所以,很多茶农送茶来的时候,都会挑选天气晴朗之时,而陆羽也会在家里庭院内的凉亭内品尝,像这样阴雨天送茶来的,都不是真正懂茶的,既然连茶都不懂,又怎么会有好茶。

    不过,人家大雨天的送茶来,陆羽也不会拒而不见,当下在客厅内见了茶农,那茶农是一个朴实的汉子,全身披着斗笠,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油包纸,陆羽撇了一眼,这油包纸已经有些湿了,当下更加失去了几分期盼。

    不过,出乎陆羽意料的是,当茶农将油纸打开,露出了里面的茶叶,隔着老远竟然就让他闻到了一丝茶叶特有的香味,这股味道很淡,但是陆羽却为之精神一震,当下连忙命令下人烧好泉水,茶叶能飘香几米,陆羽明白,他先前是看走眼了,这绝对是难得的好茶。

    很快,水烧开后,茶农便将茶泡好,陆羽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只见这茶水之中茶叶碧绿如烟,散发着缕缕茶烟,陆羽嗅了一口,便感到四肢百骸无不舒爽。

    陆羽不再犹豫,一口饮尽此茶,茶农看到陆羽喝完茶后,端着茶杯却不点评,不禁有些着急,开口求陆羽评论。

    陆羽沉默了良久,突然从椅子上站起,声音振奋的说了句“好茶!”

    众人以为他还有下文的时候,陆羽偏偏又顿住了,过了盏茶时间后,又说了一句:“好茶。”只是这一声好茶,却是拉长了声调,似乎带着无尽的回味。

    众人以为这回陆羽该发表评语了,可谁知这一句好茶结束后,陆羽又再次回复了沉默,一直过了许久,才再次开口,却又是一声“好茶!”

    这就是著名的三声好茶的典故,陆羽事后感叹,除了这三声好茶,他实在是找不到词来形容这茶了,从那以后,三声好茶便是对茶叶最高的赞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