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八十章 秦宇的弊缺
    x

    “哥,刚那两位是新来的?”张扬下了车,坐在了张河的身边,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问道。

    “恩。”张河点了点头。

    “老张,你说这小秦和小冷是什么关系?”王梅也在一旁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

    “还能有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呗。”张河想当然的答道。

    “你说错了,我看着他们两个……不像。”王梅摇了摇头,作为一个女人,她的心思要比张河几位更细腻,她总感觉秦宇和冷柔两人不像情侣,没有那种亲密的感觉。

    不过,王梅话音刚落,张河正要答话的时候,却突然嘴巴张得老大,两眼死死的盯着前面,好像被什么震惊到了。

    从张河的这个角度来看,只见秦宇和冷柔上了车后,车子停在原地没多久,突然,一个猛地朝着前面冲刺,直接撞到了栏杆之上。

    “这是小秦还是小冷?把刹车当油门踩了?”看到这一幕的不止是张河,还有其他的几位,王梅更是惊的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她这话刚说完,那撞上栏杆停下的车,又突然猛地朝着冲出一段距离,最后,在四人呆滞的目光中,狠狠的撞上前方的道具墙,才彻底熄火停住。

    “那个……李教练,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那……忘记了这是油门了。”

    车内,李教练黑着一张脸,一声不发,秦宇坐在驾驶位上搔了搔头,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而坐在后排的冷柔则是俏脸上露出一丝狭促的笑意,她没有想到一直表现的成熟稳重的秦宇,也会有抓耳挠头的一幕。

    原来,一开始两人上车后,李教练便让秦宇来试一下方向盘和油门。开始还好,等秦宇觉得自己适应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李教练便让秦宇启动下车子先试试。

    结果就是车子发动后,秦宇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的。直接一脚把油门给踩到了点,要不是这车子是训练车,李教练那边有副刹车,以秦宇踩的油门速度,车子得冲出几十米外。

    第一次的时候,李教练没有说什么,以为秦宇是紧张,还安慰秦宇不要紧张,放松心情,结果。等秦宇平复好了后,第二次仍然是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撞到道具墙后彻底熄了火。

    李教练黑着脸,秦宇只能在一旁尴尬的陪笑,这还真是邪门了。按道理说,他不至于这么紧张的啊,为何会连续两次犯同样的错误。

    “难道哥们天生没有开车的命?”秦宇小声嘀咕了一句。

    “等等。”秦宇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里重复着:“没有开车的命,没有开车的命,难道这就是不能开车就是我成为风水师后犯的弊缺?”

    按照命理学。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样弊缺,但是秦宇知道,尤其是风水师,就更为明显,这项弊缺可以是随意的,就好像有的人色盲。有的人天生对数字不敏感,这些都是弊缺的具体形式。

    这些弊缺有的无伤大雅,有的可能会给人生活上带来某种不方便,有得便要有失,上天是公平的。无论是风水师还是其他的,当获得了某种超乎常人的本领后,必然会失去某种东西。

    只是,秦宇没有想到的,他失去的竟然是开车的命,这个弊缺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也就是说,只要他还是一位风水相师,那么他这辈子就别想开车了,除非他能达到给自己逆天补命的境界。

    “冷柔,你来练吧,我做后面。”知道了自己再怎么练都不可能学会开车,秦宇也就放弃了,招呼了声冷柔,让她来前面练车,而他自己则是坐在了后座上去。

    冷柔在李教练的指导下,挂档、踩离合器,闭油门,一套动作下来,很是流利,李教练这才脸色恢复正常,夸赞了冷柔几句。

    等秦宇和冷柔下了车,冷柔走在秦宇的后面,看着秦宇垂头丧气的样子,还以为秦宇还在为先前撞车而感到郁闷,不禁开口安慰道:“其实,这开车没多难的,你只是紧张,多练几次应该就可以了。”

    “再简单,我也学不会。”秦宇摇了摇头,郁闷的答道,小声嘀咕了一句:“谁叫我犯了这弊缺!”

    “你说什么?”冷柔没有听清秦宇嘀咕的话,皱着眉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是说,我可能是不适合学开车,以后就你一个人学吧。”秦宇说完这话后,晃悠着脑袋朝休息区走去,留下身后一头雾水的冷柔。

    “小秦,你怎么不去学车?”一个多小时过去,上车的人轮换了几批,但秦宇始终坐在休息区没动过,这让王梅有些好奇,他不是来学车的吗?

    “王姐,我突然觉得我不适合学车,所以还是不学了。”

    “不学了?”王梅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说:“是不是刚刚你两次踩了油门,有些沮丧了?”

    “其实啊,这都没什么的,当初我刚开始学的时候也是踩错过几次车门,不过现在不会了,只要多练,开车其实还是很简单的。”王梅开始安慰起了秦宇。

    秦宇被连续被两个女人安慰,是有些苦笑不得,这弊缺的事情又不能告诉他们,正当他不知道找个什么借口搪塞过去的时候,袋子里的电话却是响了。

    “王姐,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秦宇倒是挺感激这个电话的,他走到一旁看了一下号码,这是广_州本地的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是?”

    “是秦居士吗?”

    “是智仁大师啊,正是小可。”秦宇一听这称呼,就知道是光孝寺的智仁大师了,除此之外,还没有谁称呼他为居士的。

    “秦居士今天可有空?”智仁大师在电话那头问道。

    “有空,大师有什么事情吗?”秦宇想了一下,他这下午本来就是准备练车的,可既然知道自己犯了弊缺,那么练不练就无所谓了。

    “秦居士要是有空,不妨来我光孝寺一趟。”智仁大师的话语中充满了神秘的韵味,秦宇也没问是什么事情,答应一会就到。

    “王姐,我有事情了,就先离开了。”秦宇和王梅打了个招呼,没有去打扰冷柔学车,而是直接给冷柔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冷柔他有事情就先走了。

    冷柔坐在车上,接到短信后,打开车窗,正好看到秦宇离开的背影,妙目之中闪过一道恼色,抿了一下嘴唇,随即就把车窗给摇上。

    秦宇没有直接前往光孝寺,而是回了家一趟,叫醒了小九,让小九进入特意给买的用来装猫用的猫包,然后才出了小区,拦了出租车前往光孝寺。

    站在光孝寺的寺庙门口,看着眼前的光孝寺,秦宇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光孝寺今天给他的感觉和以前有所不同了,看着那些进出忙碌的沙弥,这光孝寺给他焕然一新的感觉。

    秦宇站在门外沉思了半会,这才踏进光孝寺内,不过他这前脚刚踏进去,吼叫就传来了沙弥的喊声。

    “这位施主,光孝寺今日不对外开放,直到明天水陆法会开始。”一位沙弥走到秦宇身前,说道。

    “水陆法会?”秦宇眼中闪过精光,怪不得这光孝寺给他焕然一新的感觉,这些沙弥忙着清理灰尘、打扫卫生,原因是在这里,光孝寺要召开水陆法会。

    水陆法会,就算不是佛家信徒,也该听说过这个法会,这是汉佛教的最盛大隆重的法会,普度六道,消灾、上供等不可思议之功德。

    “小师傅,我是受智仁大师邀请前来的。”秦宇双手合叩了一个佛号,向面前的沙弥答道。

    “您是秦居士?”小沙弥听到秦宇的话后,脸上闪过喜色,赶紧说道:“师叔祖正在寺内等候秦居士,您请跟我来。”

    秦宇跟着小沙弥走进光孝寺,一路上,都是来去匆匆的和尚,和上次秦宇见到的悠闲情形不同,今天,这光孝寺的僧人都显得有些匆忙,想来都是忙着布置水陆法会的会场。

    小沙弥在前面引路,最后停在了一座禅院前,恭敬的对秦宇说道:“秦居士,师叔祖就在里面,居士可自行进去。”

    “多谢小师傅了。”秦宇点了点头,这座禅院他不陌生,正是智仁大师的住所,秦宇上次在光孝寺居住了几日,大半时间都是在这禅院内和智仁大师谈经论道。

    和小沙弥告别,秦宇跨步进入禅院之内,刚一进禅院,便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从里面传来,秦宇听到这笑声,脸上扬起一抹笑意,看来智仁大师今日的心情不错啊。

    “秦居士来了,快快入座。”

    秦宇绕过前院,后院中,智仁大师还有另外两外两人正坐在石桌上品茗。

    其中一位也是一位老僧,从老僧身上的袈裟来看,秦宇就知道,这也是一位有道高僧,至于另外一位,则是位老者,穿着一件唐服,此刻听到智仁大师的话,正回转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秦宇。

    ps:感谢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19号上了热销榜第八,19号爬到了第四,今天仍然第四,各位书友威武!RP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