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
    离开了镇海楼的秦宇,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某个正在对外出售的小区地址后,便开始思考起在镇海楼发生的事情。

    秦宇心里有着和林秋生一样的疑惑,那就是,叶老为何会这么看重自己,以叶家的势力,想要寻找到五品相师并不难,看叶老的态势,明显是只愿意让自己出手去破解锁龙局,甚至为此愿意付出两百亿当作风水费用。

    秦宇一直信奉一点,天上不会免费掉馅饼,叶老舍得如此付出,那么自己身上必然有叶老看重的地方,而且,这一点,肯定是其他风水师所不具备的。

    秦宇最先想到是的是诸葛内经,这是自己最大的依靠,但秦宇清楚,这世上,除了卧龙先生和自己,没有人知道诸葛内经的事情,叶老自然也不会知道。

    除去了诸葛内经,自己还有追影、寻龙盘、以及那十方印,但这些,叶老同样也不会知道。

    思来想去,秦宇也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一点被叶老给看上了,直到出租车上传来的一则新闻广播,让秦宇醍醐灌顶,猛然明白过来。

    “今天,我省省_委_书记孟丰参观考察了德宇化工企业,检查并指导了全市化工企业的生产安全……”

    “原来叶老看上的是自己背后孟家,甚至还有可能还有莫家!”

    秦宇的眼中闪过精光,这则广播提醒了他,在叶老眼里,自己和孟家还有莫家的关系良好,而孟家和莫家又是京城的两大世家,可以说,破解锁龙局,最大的压力就是来自京城。

    如果这锁龙局由自己来出手破解,最起码的。孟家肯定是不会出来阻拦的,而莫家想来也不会,最多保持沉默,京城大家族就那么几家,秦宇相信,叶老肯定也另外可以说服一两家,这样一来,阻力减少了,还真有可能破了这封锁了广_州千年的锁龙局。

    想清楚了这一层的厉害关系,秦宇更加不可能答应叶老的请求了。这叶老分明就是想利用他,将孟家和莫家一起给拉入这趟浑水之中。

    “还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一下自己未来老丈人吧。”

    对于官场上这些老一辈,秦宇自认自己还是有些嫩,可能会漏掉什么重要的地方,所以,他决定把叶老找他的事情告诉自己的未来老丈人,让他去揣测叶老的全部用意。

    孟丰正在由企业老总陪同的考察着一些安全设备,突然,感觉到怀里的手机响起。孟丰皱了下眉,这是自己的私人电话,能打这个电话的都是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人。

    孟丰有两个手机,另外一个手机是给那些下属看的。对外公布的,所以,私人电话突然响起,让孟丰和几位企业领导打了声招呼。一个人朝着一个角落走去。

    “秦宇?有什么事情吗?”

    孟丰拿出手机,才发现是秦宇的电话号码,按下接通键后。疑惑的问道。

    “孟伯父,我有一件事情要跟您说一下……”

    秦宇在电话这头将叶老找他事情给孟丰简单的提了下,孟丰静声听着,直到秦宇全部说完后,他沉吟了半响,才对秦宇说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秦宇,我现在问你一句话。”孟丰的态度有些严肃,这让电话另外一头的秦宇,神情一凛,自己这未来老丈人可别误会自己有啥想法。

    “这广_州锁龙局破掉,对于你是不是有很大的好处?”

    孟丰在电话这头,等待着秦宇的回答,秦宇的答案,将会关系到他的选择和一些布局。

    “这个,如果真能破掉锁龙局,算是一道功德吧。”秦宇没有想到自己这未来老丈人会这么问,因为有出租车师傅在,所以,他只能这么模糊的回答了一句,不过想来以自己未来老丈人的智慧,肯定是可以明白他话的含义。

    “恩,那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先不要急,待我考虑好我再给你回电话。”孟丰点头回答了一句,随即就挂掉了电话,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着他呢,不能一直把大群人晾在一旁。

    “不要急?”秦宇看着被挂掉的手机,脸上有着迷惑,这“不要急”又是什么意思?是让自己拒绝叶老还是怎么的?

    秦宇在心里腹诽了一句,这话也不说清楚,得,那自己就先这么拖着吧,先不管了。

    其实,秦宇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这个电话后,孟丰缩短了一半的参观指导行程,匆匆结束后便回到省_委_常_委楼。

    孟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把自己笼罩在烟雾中,秦宇的这个电话,让他的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从万庆林的事情中,孟丰看到了秦宇的掩藏价值,在某个方面,秦宇对于他、对于孟家,都可以带来巨大的帮助,秦宇的这种特殊本领,有时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所以,孟丰想要让秦宇走的更高点,至于锁龙局,孟丰对于中央的态度要比叶老都要清楚,对于中央来说,锁龙局主要是因为害怕叶家,害怕叶家在当年突然搞个独立,以叶家当时在广_东的势力,这是很有可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广_东的位置太性感了,台_湾、香_港、澳_门,这三个地方离广_东都不远,一个虎视眈眈的蒋家,要是突然叶家和蒋家合作,再背后加上某些外国势力的支持,又有香_港和澳_门遥相呼应,真要成为独立王国也不是不可能。

    而这一点,正是成祖当年最担心的事情,所以,不得不防,深圳崛起,何尝没有这一层的目的在内。

    不过到了现在,广_东不可能再独立脱离开,哪怕是叶家也不行,所以,孟丰清楚,对于锁龙局,中央实际上已经不太在意了,他被中央任命为广_东_省_省_委_书记,所以,知道中央的想法。

    其实,如果叶老不是心存忌讳,直接和中央摊牌的话,就会知道中央的想法的,但正是因为身在局中,以叶老的睿智也没有能察觉到这一点,当局者迷这句话很形象的可以用在叶老身上。

    既然叶家不知道中央的想法,又想通过秦宇得到孟家和莫家的支持,这其中要是操作的得当,有着很大的利益可图,孟丰的脑子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作为一个政客,政治利益是他的第一追求,而叶家是恰恰能给他送来政治利益的。

    秦宇自然不会知道他的未来老丈人,已经开始算计起他和叶家了,此时的他,正在一栋刚开发结束的高档小区的售楼处门前。

    这栋小区是秦宇昨天晚上在网上查看的,作为一位风水师,在选房的时候,肯定是要查看一下小区风水好坏的。

    从网上看到小区的立体设计图,再对照广_州市的地图,秦宇对于这一个新开发的小区产生了兴趣,小区坐落在了珠江边上,靠珠江边的一栋单元楼,每一间房子都差不多有一百七十多个平米,有着三米延伸出来的阳台,用来欣赏珠江夜景很是不错。

    所谓风水,水的重要程度有时候还要在山之上,更何况,这栋小区不远处就是白云山,秦宇测量过,白云山和这珠江水刚好在这小区的位置处,形成一个风水交汇的节点,到时候他只要将房子稍加改造一下,也可以形成一个藏风聚水的风水阳地。

    秦宇一个人走进售楼大厅,因为是刚开发的楼盘,而且还是处于一期出售中,所以,前来看房、选房的人不少,整个大厅熙熙囔囔的,好不热闹。

    “哎,累死我了,都说了一上午了,这房也带去看了,结果,还是不买,真是气死老娘了。”

    “依依姐,你这还好的了,我这一上午都带三家人去看过房了,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还是没有成交一栋,交订金的都没。”

    两位年轻靓丽的时尚女生在售楼大厅的办公室内互相抱怨着,其中稍微年小点的那位更是夸张的把高跟鞋给脱下来,揉捏着自己的小脚丫。

    “小梅,你小心点,要是被那该死的老巫婆看到,又会让她找到借口训骂你。”颜依依提醒道。

    “那个老巫婆,刚刚带一个客户去看房了。”小梅扬起头,笑着答道,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嘟着嘴说道:“那老巫婆真可恶,那个客户是杨姐开始接待的,不过后来听到那客户是开公司的,老巫婆就从杨姐手中把这客户给抢走了。”

    “依依姐,咱们主管是怎么想的,让老巫婆做领班,论售房业绩,依依姐你还有杨姐都不比她差啊。”

    “但也没比她强到哪里去。”颜依依笑着答道。

    “就算这样,主管也该咨询下我们的意见嘛,老巫婆就没有几个人喜欢她的。”小梅突然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说道:“我听公司人说,老巫婆之所以可以当上领班,是因为和咱们主管有一腿。”

    “啪!”

    “依依姐,你干嘛拍我啊?”小梅揉了揉脑袋,抬头盯着颜依依问道。

    “我这是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要随便对外传,就算听到什么传闻,也就听听罢了,这话要是落到老巫婆的耳朵里,她肯定会在以后的工作中整你。”

    “怕什么,大不了就辞职不干了呗,我就不信本姑娘的聪明才智,还会找不到好工作。”

    小梅赌气的说道,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却是比先前又小了一个度,小姑娘心中对于这个工作还是挺在乎的,并不像她嘴上说的那么无所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