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张华的建议
    是夜,灯火通明,霓虹闪耀,秦宇和表哥张华两兄弟离开李卫军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晚餐是在李卫军别墅内解决的,由李卫军的保姆做的一桌子的菜,酒桌上,张华因为要开车不喝酒,而彭飞也同样不喝酒,所以最后就只有李卫军、庄睿和秦宇三人喝酒了。

    李卫军看着面前的这两位极其杰出的青年俊彦,心里突然冒起了一股酸意,他像这两位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在军队接受操练,整个就是一愣头青。

    而这两位已经是在自己的行业崭露头角了,庄睿更是成了行业中的旗杆人物,离宗师也就是不远了。

    秦宇虽然是才在风水界崭露头角,但风水行业的特殊性,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就有这成就,已经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所以,在这两位堪称天才级的年轻人面前,李卫军心里不平衡了,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你们两人在自己的行业都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但是酒量上应该不行了吧,我先把你们给灌倒,也算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找回点自信。”

    不过,当李卫军喝完最后一杯酒,醉倒在桌上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天才的酒量也是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衡量的。

    一开始,李卫军劝庄睿和秦宇喝酒,以一敌二,很是大气,可没过多久,李卫军就发现了不对劲,这眼前的两位年轻人,嘴上说着不能喝了,但夹起菜的时候,筷子很是平稳的很,没有丝毫的醉意。

    李卫军知道自己是上当了,接下来他改变策略了,挑拨秦宇和庄睿两人之间喝酒。不过秦宇和庄睿两人之间似乎是有了默契,任凭他怎么挑拨,这两年轻人都稳坐泰山,要喝也是找他喝。

    到最后,酒桌上的场面就变成庄睿喝两杯,他喝一杯;秦宇喝两杯,他喝一杯;李卫军醉倒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秦宇和庄睿两人拿着酒杯在浅酌慢饮,脸上连红晕都没有出现过一丝。

    “李总这次是醉惨了,我估计没个三五天的。都很难恢复精神。”张华一边在开车一边冲着望着窗外景色的秦宇说道。

    “没事,我临走前给了他一张静神符,这符箓可以驱除醉酒后的头疼,只要睡一觉便好了。”秦宇嘴角上扬,笑着回应道。

    其实,李卫军酒桌上流露出来的那股酸意,他和秦宇都感觉到了,两人很有默契的统一了战线,将李卫军给先放倒了。

    只是秦宇没有想到。这庄睿的酒量竟然这么好,他是属于动用了体内的念力,消化掉了肚子里的酒精,是一种作弊行为。所以,对于庄睿的酒量,他倒是真心佩服了,再灌醉了李卫军之后。实际上他和庄睿之间也展开了较量,只是在两人又干掉了两瓶白酒后,脸上仍然是无半分酒色。最后才选择了和平收手。

    “这庄哥的酒量还真是海量啊。”秦宇轻声感叹了一句,一旁的张华听到自己表弟这么说,却是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这麻子不要说秃子,你们两人都是一个样”。

    和庄睿约好了一个礼拜后一起前往新_疆,因为庄睿要等平洲玉器街珠宝协会的会议举行完毕,秦宇自然是无所谓,他的时间也不急。

    坐在副驾驶座上,秦宇索性闭上眼睛开始养神,不过,车内传来的一则新闻广播,却是让他猛然的睁开眼睛。

    “今日,我省_省_委_常_委响应中_央号召,深刻学习党的十_八_大_会议精神,召开了省_委_常_委班子专题民主会,在会上,各大常_委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自我剖析和听取了其他常_委的批评意见,大会开始,首先由中_央政治_局_委_员,gd省省_委_书记孟丰带头,孟丰书记在会上就省_委_常_委、gz市市委_书记万庆林的一些工作问题提出了批评和建议。”

    孟丰提出:万庆林同志好大喜功、工作开展经常浮于表面,想干事,也会干事,但是往往干事过誉急躁,而且过于追求规模、声势和形式,有时容易脱离了实际。

    孟丰还指出,万庆林同志平日把自己私人爱好公诸于众,导致不少下属投其所好,阿谀奉承,不以实事谋进步,专门靠溜须拍马谋求上进,导致市委工作作风浮于表面,群众实际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秦宇听着这一则新闻广播,眼神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眸光,看来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是开始行动了啊,这是在给中_央表态了。

    “小宇,这孟书记也批评的太狠了吧。”同样听到广播的张华有些疑惑的说道。

    所谓的民主专题会,批评和自我批评,在张华的眼中,不过是那些当官的走的形式会议,不过他没有想到这孟书记竟然会批评的这么狠,这已经不是形式上的了,感觉像是有点动真格了。

    “你说那万书记也是够倒霉的,前不久划龙舟被不懂事的外国人拿了第一,现在又遭到孟书记的严厉批评,恐怕在官场上可得有一阵时间郁闷了。”

    张华笑着对秦宇说道,自从上次和秦宇一起去见了省_委_书记后,张华就开始关心起新闻了,尤其是省委的新闻,每次看到孟书记出现在电视上,前呼后拥的场面,他心里就有些得意,哥们可也是和省_委_书_记一起喝过茶的,还到过省委书记家。

    “对了,小宇,你自从那以后有没有再和孟书记联系过,要是和孟书记给拉上了关系,在gz那就可以横着走了啊。”张华在一旁想入非非的问道。

    当然,张华也就是这么想想,他不认为自己表弟能和这样的大人物扯上什么关系,秦宇看着表哥一脸的幻想样,有些好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何止有关系,都成了我未来老丈人了。”

    不过秦宇不会告诉自己表哥,他和孟家的关系,至少现在是不会的,自己未来老丈人这一年是最关键的时候,虽然秦宇相信自己表哥,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暂时隐瞒的好。

    车子在车水马龙的道路上行驶,再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驾驶,终于是来到了秦宇所住的酒店下面。秦宇正要和表哥告别下车上楼,却发现自己表哥也跟着下了车。

    “小宇,去你房间,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谈谈。”张华的表情有点严肃,这倒是让秦宇好奇了,自己表哥这么严肃的语气对自己说话,还真是很少见。

    进了宾馆的房间之后,张华在沙发处坐下,秦宇正要给表哥倒水,却被张华给打断了。

    “小宇,我问你,你对于你自己的未来是怎么打算的?”张华招呼秦宇坐下,开口问道。

    “未来打算?”秦宇还真是被问愣住了,仔细回想起从获得诸葛内经后,似乎他的所有举动都是被事情给拖着走的,而不是他自己去走的。

    “从今天在李总家的事情,我心里已经很清楚,小宇你将来肯定是不缺钱的,甚至许多人一辈子赚的钱都没有你给一些达官贵人们看一次风水来的钱多,但是这不代表小宇你就可以不规划一下你的未来了。”

    张华可以说是一步步见到了自己表弟在风水一行的发展的,初来广州,帮助孟书记家解决问题,破了工业园区的镇龙柱,拿下玄学会的魁首,被人赞为百年难得一见的风水奇才,这些都让张华替自己表弟感到高兴,但同时他也有了一层担忧。

    这少年得志难免就会变得心高气傲,张华是怕表弟迷失在金钱和赞赏中,到最后遭遇到人生的挫折,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表弟提个醒了。

    “小宇,从你来gz这几个月的时间,你一直是住在宾馆,这一点很不好,我知道住宾馆的那么点钱对你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了,但宾馆终究不是长住之地。”

    “另外,小宇你现在也收养了翘翘,这翘翘上小学了,要是一直住在孤儿院也是不好,可你总不能让翘翘和你一样住宾馆吧。”

    张华认真的看向秦宇,说道:“小宇,不管风水多神奇,但是在国内还是属于封建迷信一类,唯有南方沿海,关于风水还是很吃香的,这其中又是gz为最,所以我觉得小宇你完全可以在gz安家下来。”

    “安家!”

    秦宇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表哥会和他谈这个,说实话,秦宇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第一点是因为父母在家,要是在外面安家,难免会有抛下父母的感觉,另外一点是因为孟瑶,孟家主要亲人还都是在京城的,要是为了孟瑶好,就应该到京城去发展,但是秦宇自己又不喜欢京城,倒不是京城的环境,主要是京城是块是非之地,他不想涉足其中。

    “就算小宇你不打算安家,也可以现在gz买套房,别看报纸上面天天鼓吹房价下跌,房地产要出现泡沫,但那一般都是那些偷工减料,交通环境又一半的楼房,像那些高档精装、交通环境好的房子价格可是一直在涨呢,买下来也能算是一种投资。”

    张华是搞地产的,对于这其中的门道他很了解,好地段的房子,价格就没有跌过的,那些所谓房价跌的,都是那种施工方偷工减料的,存在隐患的,要是长时间没有卖出去,就会暴露出隐患的,所以才会降价,而且这类房源一般所处位置也不是很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