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金鸡啄印堂
    李叔,这客人走了,咱们要走吧。”

    秦宇看到李卫军还愣在原地,笑着走过去说道,他自然不会告诉李卫军,刚刚的保龄球比试完全是在他的操控下进行的,才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一幕。

    “小宇啊,这以后在gz和万书记打交道的机会会很多,孟书记也不可能一直留在gd的,你今天的举动真的有些欠妥了。”李卫军看着秦宇,轻叹道。

    “李叔,这万书记你还是少跟他来往吧。”秦宇笑着说道。

    “小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卫军问道,他知道秦宇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这么说的原因。

    “李叔,你知道我是一位风水相师,我观这万书记脸上天中有一个暗点,往里凹,这在面相学中叫做美人啄,又名金鸡啄印堂,金鸡是法的象征,这金鸡啄印堂,也就是说明,这万书记要遭到法律的审判了。”

    秦宇神情严肃的说道:“所谓天中就是额头发际正中间那里,这万书记天中的那个啄印已经是很深了,当然这是通过我们专业的面相之术看出来的,一般人可能不怎么能注意到,这意味着这万书记快了,最迟不超过一个月就要有牢狱之灾。”

    “没有看错?”李卫军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如果秦宇说的是真的话,这万书记要是有牢狱之灾,那整个gz乃至整个gd的官场都要震动,不知道有多少官员会出事,所以他不得不确定。

    “不会有错的。”秦宇肯定的答道,随即沉吟了一会,说:“李叔,这万书记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发生过什么事情?他身为市委书记能发生什么事情?”李卫军不解秦宇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让万书记丢面子的事情?”

    “对面的事情?”李卫军眼珠子往头上转,思索了一会,突然。一拍脑袋,说道:“你要说丢面子的事情,还真有一件,这件事情当初可是在gz官场上很轰动,还在网上红火了很久。”

    李卫军给秦宇详细解释了整件事情,原来万庆林这人喜欢运动,又要面子,每年的端午节龙舟大赛都要组织队伍去参加,当然,因为他的地位身份。每次都是在龙舟比赛上夺得第一,这其中自然也有因为其他龙舟不敢和他真正的争抢原因在。

    不过在今年的龙舟赛上,万书记就遭遇到了**裸的打脸,一对老外组织的龙舟竟然抢了他万书记的风头,夺得了龙舟大赛的第一,这老外不懂这些潜规矩,万书记也是无奈,这事还一度成为了gz官场乃至gd官场的一个笑谈,当然。大部分官员都是私下议论,明面上还是么有人敢挑战万书记的权威的,gz市委书记兼任省委常委,这可是gd排得上号的实权大人物。

    “这就是征兆了。这龙舟事件就是一个前兆,总之,李叔还是尽量和这万书记撇清联系。”秦宇听了李卫军的这一番话,总结道。

    其实很多时候。人的下一步命运轨迹都是有所征兆的,只是看你自己有没有发现罢了。

    “小宇,你等一下。”

    李卫军突然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朝四周看了看,想要开口,可似乎又还是觉得这里不安全,拉着秦宇的手快速的朝着停车场走去了。

    “德全,你下去抽只烟,注意下。”

    李卫军来到自己的车子前,对着司机说了一句,司机点了点头,心领神会,下了车,站着离车子十米远的地方,密切的注视着四周。

    “李叔,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和万书记……”

    秦宇被李卫军的这些举动给搞的糊涂了,神神秘秘的,这不得不让秦宇怀疑,李卫军是不是和那万书记有什么密切的关系,或者说,万书记出事会波及到他。

    “想什么呢?那万庆林和我也就是一般的交情而已,他即使出事也和我扯不上半分关系。”李卫军看到秦宇的表情,就知道秦宇在想什么了,给解释了一句。

    “那李叔你这是?”秦宇疑惑,既然万庆林和他没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又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不知道,孟书记他想要把万庆林拉入他的圈子里,这样的话孟书记就可以彻底的掌握省委常委会了,所以我才会跟万庆林拉关系,如果真按你说的万庆林要出事,那要赶快告诉孟书记,让他重新布局,不然到时候局面就要被动了。”

    李卫军的眼界要比秦宇高的多了,而且他在gz呆了那么多年,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万庆林出了问题,身为省委一把手的孟书记会多么的被动,甚至还很有可能阻碍到明年的孟书记调任中央的前进步伐。

    “所以啊,我现在就要给孟书记打电话,告诉他万庆林的事情,这会所也不安全,这事情还没有发生,要是被人听到了,传了出去,gz官场就要乱了。”

    李卫军一边和秦宇解释,一边掏出了手机,给孟丰拨了电话过去,秦宇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个原因,秦宇虽然不怎么了解官场,但也明白,孟瑶的父亲身为一把手,下面的人出了事情,多少对他还是有些影响的,而且官场上不就是一个个大小山头的圈子吗,这提前给孟瑶父亲通报下消息,也可以让他提起做准备。

    “喂,孟书记,我现在和秦宇在一起,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一下,是关于万庆林的。”

    李卫军的视线扫了秦宇一眼,一边继续对电话那头的孟丰说道:“秦宇说,万庆林最近要出事了,半个月之内就会有牢狱之灾,他是从面相上看出来的,所以,我想还是告诉书记你这个消息。”

    电话那头的孟丰显然也是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许久,电话那头才继续传来他的声音,李卫军答应几声之后,挂掉了电话,看向秦宇,说:“孟书记让咱俩现在就去他那里,他马上推掉一个座谈会赶回去。”

    秦宇点了点头,自然是不会有意见,这可是自己未来泰山,就算没有什么事情,叫他去一趟他那里,秦宇也得赶紧过去,更何况现在很明显是有一件大事,他自然更不会推辞。

    “德全,过来。”

    秦宇和李卫军两人结束了交谈,李卫军招呼他司机回来,开车去省委大院那边,在车上两人便没有再交谈,李卫军虽然对自己这位司机挺信任的,但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还是少一个人知道的好。

    车子在省委大院门口接受了几位武警的检查后,便直接朝着里面开去,这些武警是已经接到了上面的通知的,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到了省委大院内孟丰居住的那栋别墅前,已经有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在那等候了,李卫军下车前在秦宇耳边说道:“这位是孟书记的秘书周浩,孟书记很相信他,算是自己人。”

    “李总,书记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看到李卫军下车,周浩快速的迎了上来,他跟随孟书记也有三四年了,很清楚眼前这位李总和孟书记的关系,绝对要比他这个秘书要亲近的多,所以他也不会在李卫军面前端省委一哥大秘的架子。

    “周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秦宇,是孟书记的晚辈,以后你俩多亲近一下。”

    “周处长好。”秦宇率先伸出了手,脸上露出笑容,周浩赶紧握住,脸上的笑容却是比秦宇更甚,热情的说道:“秦先生好。”

    “李总,咱们就先不聊了,书记是特意推迟一个重要的会议赶回来的。”周浩和秦宇握完手后,对李卫军说道。

    其实,周浩自己心里也是充满了疑惑,原本孟书记在这个时间要参加一个几个常委之间的碰头会的,结果就在不久前,却叫他通知那几位常委,碰头会推迟两个小时,然后回到了别墅。

    常委碰头会推迟,周浩跟了孟书记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他很好奇孟书记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要推迟这常委会,结果孟书记却是叫他在门口迎接李总,周浩可不认为,李总和孟书记的关系再亲密,能亲密到让孟书记推迟常委会的程度。

    作为一位领导的秘书,周浩很善于琢磨,而刚刚李总又说这年轻人是孟书记的晚辈,难道孟书记推迟常委会就是因为这位年轻人的缘故?

    所以,周浩对秦宇的态度很亲切,脸上的笑容也很是诚恳,这让秦宇很快就对这位周秘书产生了好感,三人鱼贯步入别墅大厅。

    “孟书记,李总和秦先生到了。”周浩朝着坐在大厅沙发里沉思的孟丰提醒了一声,他并没有跟着走进去,而是选择了站在门外。

    “这周秘书察言观色的本领不低啊。”秦宇看到周浩没有跟着进来,心里倒是有些惊讶,看来这年头能当上领导秘书的都没有简单的角色啊。尤其是周浩还这么年轻就成为了省委一哥的大秘,果然是有几把刷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