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出地宫(求推荐票)
    晨钟暮鼓还有这特性,这真是让秦宇诧异,这不就相当是多了一个自爆系统吗,一旦有人想要移动就会产生自爆。

    “恩,晨钟暮鼓的这个特性很多前辈都说那是因为晨钟暮鼓内有着阵法的存在,一个自爆类的阵法,不过到底是不是,谁也不敢确定,这类法器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既然移动会爆炸,那么拆开它,会不会也爆炸?没有人敢轻易尝试。”

    “秦师弟,依我看,这次地宫之行就到此结束吧,你机缘深厚突破到四品相师的境界已经够了,要知道过犹不及啊。”包老语重心长的劝道。

    “恩,我明白,这地宫太神秘了,远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涉足的,等范老回来,咱们就离开这里。”

    秦宇点了点头,两人又来到中间的石门处,将门给推开,里面是一条通道,不过相比来时的向下的通道,这条通道却是向上的,应该是出口无疑了。

    莫咏欣此时也走到了石门口,看了看里面的通道,朝着身后的保镖招了招手,当下有几位保镖便走进了通道内。

    “让他们探探路,小心点总是没错的。”看到包老和秦宇疑惑的眼神,莫咏欣开口解释道。

    “还是莫小姐想的周到。”包老笑着说道。

    秦宇看了莫咏欣一眼,眼神中也有这一丝钦佩的神色,莫咏欣是一个才貌双全、兰质蕙心的女人,任何事情到了她的手上都会计算的很周全,秦宇自认自己肯定是做不到这样的,这样的女人当老婆,可以说是很多男人都向往的,同样也是很多男人害怕的。

    向往,是因为有这么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女人当老婆,很多事情都会帮忙打理的很好。而害怕是因为在这样的女人面前,很难有事情可以瞒的了,有时候一举一动的异常都可以看出来。

    “汗,我这是在想什么呢?”

    秦宇摇了摇头,驱散自己刚刚的胡思乱想,来到了暮鼓前面,观察起了暮鼓。

    当然,这暮鼓和晨钟一样,从外表来看,除了一些类似道纹的铭文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晨钟还有敲几下听听声音,但是暮鼓,秦宇可不敢尝试。

    一群人就开始在大殿里等待,孟瑶拉着秦宇坐在大殿一角,开始讲述起从秦宇对付陈豪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秦宇看着孟瑶亲昵的靠在自己的怀中,不时的眼角余光瞄一眼莫咏欣那边,他不由得嘴角牵起一丝苦笑。

    孟瑶这小妮子是吃醋了。现在的样子很明显是做给莫咏欣看,看来莫家的事情,孟瑶也都知道了,现在不过是想要在莫咏欣面前宣示她才是自己的正牌女朋友。

    不然以孟瑶的害羞程度。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依偎在自己怀里,真要说起来,秦宇还得要感谢莫咏欣呢!

    当然,秦宇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这样的话,那他未免也太不是人了,想到莫咏欣竟然也喜欢自己。秦宇是既烦恼又有些自豪。

    自豪的是莫咏欣这样的天之骄女,竟然会看上他,不得不说,被一个大美女喜欢,对于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烦恼的是,有了莫咏欣的这横插一脚,对孟瑶难免就有些不公平了。

    秦宇不是没想过同时收了莫咏欣和孟瑶这两位大美女,当然这只是在梦中偶尔梦到过,孟瑶和莫咏欣两女肯定不会同意,就算孟瑶和莫咏欣因为爱自己而舍得委屈下,这孟家和莫家也不会同意,而且秦宇自己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舍不得孟瑶受委屈。

    所以说,有时候桃花运来了也不是好事情啊,至少此刻的秦宇是如此认为的。

    众人就这么在大殿呆了两个小时,突然,石门的通道内走出来了几个人,正是莫咏欣派出去探路的保镖,这几位保镖神情略带喜色,对着莫咏欣说了几句,莫咏欣听后脸上露出笑容,对着众人说道:“这石门后的通道果然就是出口,从这里出去直接到了邙山的半山腰上,也真是神奇,景帝陵离邙山那么远,咱们在这地宫也没走多少路,竟然出口是在邙山。”

    听了莫咏欣的话,秦宇倒是没有惊讶的神色,他本身就是从邙山上清宫进入地宫的,不过这从景帝陵也能进入地宫,倒是让秦宇没有想到的,秦宇可以肯定,地宫肯定没有那么大,但是为什么从景帝陵就能进入地宫,秦宇只能把它归根于地宫的某种神秘原因造成的。

    “先送姚丹出去吧,她的精神在地宫很不稳定,最好先带她出去,找个医生帮忙看下。”秦宇看了下坐在地上神情恍惚的姚丹对莫咏欣说道。

    莫咏欣看了姚丹一眼,点了点头,招呼两个保镖搀扶着姚丹先行进了通道,而莫咏欣自己则是拿出了一张空白的纸,在上面小心的画着什么。

    秦宇瞄了一眼,莫咏欣这是在画着地宫的地图,准确的说是画她经过的地宫的线路图,莫咏欣的画工很不错,一眼就让人可以看出来该如何走。

    “范老来了。”孟瑶拍了拍秦宇的手掌提醒道。

    范老和莫咏星从殿门外走了进来,而在范老的身后,还跟着脸色苍白的范未书,看到秦宇坐在大殿内,范未书朝着秦宇开口打了声招呼。

    “秦宇,未书这孩子是我外甥,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真是要谢谢你对他的照顾了。”范老冲着秦宇抱拳感谢道。

    “范老,您这不是折煞吗,我还没有感谢范老对我的帮助呢,要是知道未书兄是范老的外甥,当时说什么也要拦着不让他进入地宫。”秦宇赶忙起身摆了摆手道。

    “哎,这是未书命里注定的劫难,经过这事情也好,至少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是有很多地方不是因为好奇就可以打探的。”

    原来,范未书在石棺内躺了三个小时后,手臂的伤就好了,见到范老,自然就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说了,也提到了在遇到洪水的时候,正是秦宇没有放弃他,才让他躲过了一劫,所以范老才会说要感谢秦宇对范未书的照顾。

    “秦兄,杜若希和姚丹她们呢?”范未书看到在场的人就只有秦宇一个是他认识的,其他都是陌生人,不禁出声问道。

    “姚丹先行离开了,至于杜若希……”秦宇顿了一下,发现范未书脸上着急倾听的表情,不禁暗叹了一口气,这范未书还真是真心喜欢杜若希啊,可惜杜若希对他却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杜若希因为某些原因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秦宇最后模凌两可的答道。

    “我知道了,秦兄你不要骗我了,杜若希肯定是和那个年轻道士一样了,都死了。”范未书无限沮丧的坐在了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哽咽道。

    秦宇狐疑的看着范未书,最后又将目光落在范老的身上,范老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哎,未书和我说过,当时他和那位年轻道士走进了一座大殿,那间大殿的名字你应该很熟悉。”

    范老说到这,目光看向秦宇,秦宇被范老看的一头雾水,什么叫他很熟悉,范老这说话说一半还真是吊人胃口。

    “那座大殿的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上清宫,那位年轻道士看到这门匾,情绪激动,认为这是他们祖师在地宫盖的宫殿,马上就推门进去了,结果,里面却只有一位旱魃,那旱魃直接把年轻道士给掐死了,未书站在门外看到这一幕根本就不管进去,然后那旱魃看了未书一眼后,未书就被对方控制住了魂魄,后面的时候这孩子就什么都记不起了,直到我刚刚让他恢复了神志。”

    听了范老的话,秦宇陷入了沉默,范未书和那年轻道士经历的事情竟然和姚丹和杜若希的这么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是将军殿,一个是上清宫。

    开始秦宇还以为姚丹进的那个将军殿应该就是袁承焕将军的,可从现在来看很有可能不是袁承焕将军的,而姚丹看的那个怪人也不一定就是袁承焕将军,这地宫里面竟然有其他的旱魃存在。

    秦宇蓦然想起在进入地宫前,袁承焕将军当时说的那句话:我不能进去,我进去会有危险。

    当时秦宇没有多想,但是联系到现在的事情,很有可能袁承焕将军知道这地宫里面有其他旱魃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地宫里的旱魃和袁承焕将军还是敌对的存在。

    “咱们先离开这里,这里也不是很安全的地方。”想到地宫内有这么恐怖的存在,秦宇当下觉得他们现在所在的大殿也不是安全的了,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秦宇能想到,范老他们自然也可以推测到,实际上,范老是最早想到的,所以他看到自己外甥的手臂复原了后,就立马朝着大殿跑回来,一刻也不耽搁,要是碰到地宫里的旱魃,他们这些人全部都要交待在这里。

    一伙人快速的进入石门内,秦宇和孟瑶走在中间,这个通道不短,众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走出了洞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