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五十九 再聚首
    秦宇不会开口叫雪白小兽跟他走,小兽的来历太神秘了,在外面的社会他怕小兽会不习惯,就这样呆在这地宫也好,饿了就喝黄金液。

    这也是秦宇灵魂出体的时候,没有去看石壁后面黄金液的原因,从归属上来讲,这黄金液是雪白小兽的口食,他不想过去看,免得因此动了心,产生什么其他想法,所以,索性不去看。

    抱着小兽来到石缝口处,秦宇指着石缝,对雪白小兽说道;“小家伙,能不能帮我将这缝隙挖大一点。”

    雪白小兽哼唧一声,从秦宇身上跳下,走到了石缝前,没几下,原本仅仅十来厘米宽的石缝被小兽挖宽了一倍,可以让一个正常体型的成年男子通过。

    秦宇再次把雪白小兽抱在脸上蹭了蹭后,才转身走进石缝中,而雪白小兽也不断的发出“呜呜”的低吼声,前爪不停的抓着地面,对秦宇这位朋友的离去表示出伤心。

    “小家伙再见了。”

    走到了石缝的出口,秦宇转身朝雪白小兽招了招手,然后,朝着下面跳了下去,这石缝是在石壁上,离地面有着接近两米的高度,不过这点高度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不算什么。

    跳下了石缝后,秦宇回头看了眼上方的石缝,雪白小兽并没有追过来,显然小兽也不愿意离开它的老窝。

    秦宇收回视线开始朝着莫咏星他们的方向走去,不过就当秦宇走到第三条岔口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悠扬的钟鸣声。

    “这是谁在敲钟?”这道钟鸣声的出现,改变了秦宇的路线。他可以感觉到,声音是从他右边那条通道传来的,当下决定还是先去右边的通道看看,没准这是谁在敲钟求助。

    秦宇快速的朝着右边的通道跑去,如果是求助的话,肯定是遇到了危险的事情,越早赶过去,就越可能帮助到求助之人。

    越是朝着右边通道。秦宇耳中传来的钟鸣声就越响,到最后秦宇已经可以确定,这钟鸣声离自己的距离已经是很近了。

    当秦宇跑出通道的时候,终于是看到敲钟之人,不过这一看,他却是怔住了。

    又是一个大殿,然后这一次却是一个道家三清大殿。而在大殿门口外,跪拜着一只白毛畜生,秦宇看到清楚,这只白毛畜生的脚上还有这血痕,很明显就是被莫咏星他们开枪打伤的那只。

    白毛畜生静静的跪在大殿门口,对于秦宇的到来丝毫不理会。样子就像一个虔诚的道徒在参拜道祖。

    钟鸣声是从大殿里面传出来的,悠悠扬扬,站在大殿门口,秦宇才感觉,这钟声并不是什么求助之声。倒有点像道观鸣钟做功课时候敲的钟声。

    “秦宇!”

    就当秦宇站在大殿门口露出思索的神色的时候,身后。突然出来一声惊呼,秦宇回过头的时候,一道靓丽的身影已经朝着他飞奔而来了。

    “孟瑶。”秦宇将靓丽的身影给搂入怀中,轻声呼唤了一句,他虽然从郭见龙的口中已经制定孟瑶也进入了地宫,但是真的碰到孟瑶,还是心情激荡。

    “秦宇,我好怕再也见不到你。”孟瑶抬起头,红彤彤的眼圈煞是惹人爱怜,秦宇脸上露出笑容,安慰道:“怎么会呢,我说过要陪你一起到老的,怎么可能离开你。”

    “咳咳……”

    这么好的浪漫情景,一对恋人重逢,但总有一些煞风景的人出现,秦宇瞥了一眼在一旁轻咳出声的孟方,自己这未来大舅子总是这么的不讨人喜。

    “哈哈,秦师弟果然是有大机缘,这一次真的是因祸得福了。”除了孟方,还有包老和莫咏欣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群莫家保镖。

    包老身为五品相师,眼光很毒,一眼就看出秦宇已经是踏入四品相师的境界了,当下感叹道:“秦师弟竟然已经踏入了四品相师的境界,这个年纪就是四品相师的境界,可以说是五百年都难得一出的天才啊。”

    秦宇抬起头才发现,除了孟瑶,莫咏欣、包老、孟方也都跟来了,身后还有一大批莫家保镖。

    “包师兄看出来了。”秦宇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答道:“这一次侥幸获得了一些机缘。”

    秦宇说完之后,又将目光看向一旁莫咏欣,莫咏欣还是那么的风轻云淡,朝着他浅浅的一笑,秦宇看了下在场的人,开口说了一句:“莫小姐,等出去后,我给你看样东西。”

    “哦!”莫咏欣眼带异样神色看着秦宇,她不知道秦宇要给她看什么东西,不过从秦宇的表情来看,这东西似乎对她来说很重要。

    莫咏欣不是一个喜欢盘根问底的人,更多的时候,她喜欢自己去思考答案,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东西,而且应该是在这地宫里面被秦宇得到的,莫咏欣在脑子里飞快的推算起来,没一会,莫咏欣的妙目闪过异彩,她想到了一种东西,一想到这,莫咏欣再也不能保持淡雅的表情,正要轻启檀口询问,却被身后的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哎呦,秦宇你还没死啊,我还等着给你收尸呢。”另外的一边通道,也走出来了一批人,这批人正是范老和莫咏星,以及郭见龙等人,而刚刚开口说话的,自然就是莫咏星了。

    郭见龙看到秦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就偷偷的往后挪了一步,不过却还是被秦宇一眼就给捕捉到了。

    秦宇似笑非笑的看着郭见龙说道:“老郭,怎么见到我都不打个招呼啊,咱们也可以算是共同患难吧。”

    “嘿嘿。”郭见龙讪讪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的表情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答道:“秦先生也出来了啊。”

    “郭见龙,你认识秦宇,你们啥时候认识的,在这里面?为何你先前不和我们说?”听到秦宇和郭见龙的对话,莫咏星警惕起来,离郭见龙站远了几步,那几位莫家保镖自然而然的上前把郭见龙给围在中间。

    “哎呀,莫少你这是干什么,秦先生,你可得给大家解释一下啊。”郭见龙一脸的憨厚老实样,秦宇要不是灵魂出窍,看到了郭见龙的一些行为,恐怕还真要被他给骗过去。

    “老郭,把你怀里的那张地图拿出吧,也好让我们清楚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又该怎么出去。”

    秦宇笑眯眯的说着,但是他的话却让郭见龙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随即就是苦笑,郭见龙看向秦宇,苦涩的说道:“秦先生是怎么知道的,也对,秦先生能出来,应该是跟踪的我吧,我竟然没有能发现。”

    一旁的莫咏星听着秦宇和郭见龙的对话,有些不耐的说道:“你两在打什么哑谜呢,什么困在一个地方,还有什么地图,郭见龙,你有这暗道的地图?”

    郭见龙的脸色变幻不定,看了看秦宇,又看向了其他人,最后看了眼包围自己的几个保镖,叹了一口气,才慢吞吞的从怀里掏出那张泛黄的地图。

    “没错,我确实是有这地宫的地图。”郭见龙承认道。

    “郭见龙,你有地图我不疑惑,但是我怀疑的是你怎么会把地图随身带身上,我想,你在监狱的时候,不可能能够预测到会有人将你从监狱里捞出来,然后要你带路进入这暗道。”莫咏欣看向郭见龙,皱眉问出了自己的疑虑。

    “因为这地图就是在暗道里的,我只是顺路去把它取了出来而已。”郭见龙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也就索性说开了:“当年,我爷爷和陈老爷子进入这地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爷爷没有告诉我老爹,但是他给我老爹留下了线索,他告诉我老爹,在这地宫的某个地方,他藏了一副地图,这副地图是他和陈老爷子走遍这地宫之后,画下的地宫地形图。所以我在进入地宫后,就去拿到了这份地图,有了这份地图在,就可以找到出路了。”

    “好啊,有地图也不拿出来,郭见龙,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现在怀疑,建武和严凯两人就是故意被你害死的,什么蚂蟥,不会是你把他们两个推到的吧。”莫咏星带着怀疑的口吻说道,而那几个围着郭见龙的保镖更是面色不善,莫咏星嘴里的建武和严凯正是他们的同伴。

    “莫少爷,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爷爷画的地图而已,那两位兄弟的死和我真的没一点关系啊。”郭见龙赶忙辩解,不过莫咏星却不理会他的一副苦瓜脸,说道:“那就少废话,把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拿地图的目的说出来,不然你就等着和建武、严凯两人做伴去吧。”

    不得不说,对待郭见龙,莫咏星这类纨绔出手要比秦宇等人有用的多,郭见龙只得老实的把一切都交代出来。

    原来,郭见龙的爷爷在临死前,告诉过郭见龙的父亲关于景帝陵下面的暗道的一些事情,其中就提到过一个秘密,而郭见龙找寻那地图的原因,就是为了找到那个秘密。

    ps:本来二十张月票是要加更的,但是九灯想了下,都放到下周周一吧,周一大爆发,到时候还希望大家能支持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