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溶洞
    旱魃的身份秦宇已经确认无疑了,正是那位抗辽大督师袁承焕,那位在历史上被崇祯皇帝以凌迟罪行处死的名将。.

    袁承焕没有死,崇祯也没有自杀,不过袁承焕最终还是死了,但是尸体却因为某些原因变成了旱魃,等于获得了重生。

    一切都联系起来了,秦宇将袁承焕的雕像又搬回了庙宇内,重新把黄锦绸布压在下面,出了庙宇,有袁承焕的令牌所在,这些士兵只是目送着秦宇离开,没有任何的举动。按照原路返回,秦宇再次来到了洞口处,重新进入潭水中,朝着岸边游去。

    “快看,那里有动静,是秦大哥回来了。”

    水潭岸边,杜若希坐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姚丹则是在杜若希身边靠着休憩,而范未书和年轻道士两人则是盯着岸边,刚刚说话的正是年轻道士。

    “冷死我了,等我先穿上衣服先。”秦宇从水里爬上来,看到几人都想要张口询问的表情,先开口说道。

    “为什么你下去了这么久,都有三刻钟了。”等秦宇穿好衣服,在那拨弄[***]的头发时,杜若希第一个开口询问。

    “这个水潭太广了,我游了半个小时估计都没有到潭中央,实在是太冷了,我忍不住就回来了。”秦宇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找到那些士兵的踪迹?”杜若希皱着眉,目光有些怀疑的盯着秦宇。

    “嗯,没有发现。”秦宇看着杜若希答道。

    “真的?”杜若希的眼睛深深的看着秦宇的眼睛,似乎要看穿秦宇的内心。

    “不信你可以自己下去试试。”秦宇笑道,杜若希听到秦宇这话,整个人泄了气,这潭水这么冷,她下去不要一分钟就要被冻的手脚发僵、抽筋,秦宇这话不是故意的吗。

    秦宇说这话本来就是故意的,在场的人除了他都忍受不了这冰冷的潭水,他是算准了自己的谎话没人能揭穿的了,所以才一脸的坦然。

    对于潭水下的那个洞,秦宇没打算告诉杜若希他们,这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毕竟,洞里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整个明末历史都要被颠覆了,而且玄学界也会引起震动,青色石门有关长生的秘密足以让无数势力为此趋之若鹜。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不知道这些士兵的踪迹,咱们怎么找出路啊。”姚丹在一旁担忧的说道。

    “既然这边走不通,那咱们就往回走,顺着那些士兵的原路走,也许会有另外的出路也说不定。”秦宇把自己心里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也只能这样办了。”杜若希深深的看了眼秦宇,没有说什么,其他人更不会有意见,姚丹和范未书几乎是以杜若希为首,而年轻道士貌似是站在秦宇这边,他们两人决定的事情,就相当是这个五人小队的决定。

    于是几人又再次顺着原路返回,秦宇这回却是走到了范未书的身边,笑着说道:“范兄是哪里人啊?”

    “我是京城人。”范未书如实说道。

    “哦,我看范兄弟先前的话,似乎对于这一方面挺了解的,家学渊博啊。”

    “哪里,只是我大舅家里有一些这方面的书,以前没事的时候喜欢翻开看看而已,而且我爷爷也喜欢研究这个,耳濡目染下才知道一些。”范未书谦虚的说道,不过到底是年轻人,被秦宇这么一夸,脸上流露出一些自得,目光偷偷的瞄了眼杜若希,看到杜若希没有丝毫反应,又变得有些丧气起来。

    范未书的这番神情变化让秦宇觉得好笑,这范未书还真是喜欢这杜若希,只是看两人的模样明显是洛神有意,湘女无情,范未书想要俘获杜若希的芳心,估计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汗,我艹心别人的事情干什么,自己都一屁股的债理不清。”秦宇看到范未书和杜若希,又突然想到了莫咏欣去,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朝着前方走去,搞的一边的范未书莫名其妙起来,怎么说的好好的又走开了?

    几人很快就回来的原来的位置,没有过多停留就继续朝着士兵原来走来的方向走去,按照秦宇的猜测,这些士兵走的都是直路,也就是往一个方向走,就可以找到黄金液了。

    只是,走了一段路后,秦宇几人傻眼了,前面没路了,是一面石壁,不过在石壁之间倒是有一条仅仅可以容纳一人通过的窄小缝隙。

    “咱们进去吧。”到了这里了,秦宇是不会放弃的,就算不是为了黄金液就是为了找出路,他也要走进这缝隙,而杜若希等人也没有其他意见,于是秦宇第一个进去,紧随着的是杜若希,再是姚丹和范未书,年轻道士最后面。

    这条缝隙最窄的地方,秦宇必须要侧着身子过去,几人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完这一条缝隙。

    “不行了,我的手臂都磨破了好几块了。”走出了缝隙,范未书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挽起自己的袖子,手臂上果然是被蹭破了好几块皮,他们五人当中就属范未书稍微胖点,其他几人虽然也难受,但还不至于被蹭破皮。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杜若希看着四周,疑惑的问道。

    秦宇看了周围一眼,这里似乎是一个溶洞,因为秦宇看到头顶上还有一些钟乳在往下滴着水,两面的石壁上还有青苔,整个溶洞很是潮湿。

    “继续走吧,也不知道这溶洞也多深,咱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耗。”

    秦宇搭了范未书一把,将对方拉起,几人继续朝着里面走,气氛很是沉闷,这一路上除了青苔再无一物,没有任何可观赏的景物,这和那些旅游区的溶洞不同,那里至少还有一些千奇百怪的石钟乳欣赏,而这里的石钟乳千遍一律,没有任何的特色。

    这样走了十来分钟,范未书有些忍不住了,说道:“咱们到底还要走多久?”

    秦宇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直觉,就快要到了。”

    “到了,到哪?”杜若希突然追问,秦宇这才觉得自己刚刚说漏嘴了,当下笑着解释道:“到地宫的出口了。”

    “你们听?有什么声音?”走在最后面的年轻道士突然开口了。

    “声音?”秦宇听了年轻道士的话,竖起耳朵,果然,有一种轻微的汩汩的声音传来,秦宇和杜若希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往回头往后面看去,这一看,两人脸色大变,秦宇喊道:“快跑。”

    原来,走的时候没感觉到,这一回头,秦宇才发现,他们走的路是倾斜的,是走在一个斜坡上,这是一种坡度很小的斜坡,不回头看根本感觉不出来,而他们此刻正是朝着下面,也就是往着地心底下走。

    秦宇会突然喊出“快跑”,是因为他听出了声音是流水声,而且是那种滚滚而来的流水声,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下方,在这不宽的溶洞里,秦宇不敢想象要是一波洪水冲过来的下场。

    秦宇喊了快跑后,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前面跑,现在明知道越往前跑越往下也没有办法了,已经没有可能回头了,而杜若希等人虽然没有秦宇这么好的听力,但是他们也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们这些人中,秦宇是最厉害的,而现在最厉害的人都脸色骤变,拼命的往前跑,他们四人也就是愣了一下,立马就跟着撒腿朝前跑去。

    “秦宇,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跑在最前面的是秦宇,第二的是杜若希,别看她是一个女孩子,除了秦宇,竟然属她跑的最快,不过就是这样,她和秦宇之间的距离也在慢慢的拉开,秦宇几乎一路绝尘而去,就要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了,杜若希不得不开口喊道。

    秦宇回过头,看到在后面的杜若希四人,眉宇皱了皱,最后还是停下来从怀里掏出四张符箓,等四人追上来后,将四张符箓分给四人,叮嘱道:“把这符箓丢到脚下,然后朝前面跑。”

    交待完这句话,秦宇又朝后面看了一眼,整个人的眼瞳急骤收缩,身后不远,已经可以看到一波洪水涌来了,这一回,连杜若希几人都清楚的听到了水声,几人一回头,杜若希和姚丹吓的花容失色,而范未书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怂了。”秦宇看到范未书软倒在地上,暗骂了一句,可要让他不顾范未书的生死自己逃跑,他又做出来,当下,一把将范未书给背在背上,冲着杜若希三人喊道:“咱们手抓紧,不要松开,一会要是被洪水冲走,也要在一起,我估计这洪水也就是一波,只要扛过去了就没事。”

    杜若希看了秦宇一眼没有说话,一手伸过去握住秦宇的手,另外一只手握住姚丹,而姚丹的手又握住年轻道士,身后是滚滚的洪水拍打溶洞岩壁的声音。

    这时候几人想要跑已经来不及了,就算秦宇给了他们五行风速符,也可能快的过洪水的速度,几人背对着洪水,听着越来越近的洪水声,秦宇发现他握住杜若希的手的手心已经都是汗了,分不清是杜若希的还是他自己的,或者两者都有之吧。(未完待续。)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