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百九十九章 灵蛊
    陈豪会对阿龙下手,也是因为孟瑶没有给他一点面子,按照纨绔圈子里的规矩,只要不是得罪的太死,一方认输了,另外一方是不能穷追猛打的,但是孟瑶不是纨绔圈子里的,也不知道这潜规则,陈豪憋不下这口气。

    得知又和莫家莫咏星牵扯上了关系,陈豪的表情很凝重,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漏过了什么,对,就是孟瑶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份,陈豪当时忽略了这个年轻男子,可现在听收下的汇报,这个男子还和莫咏星卷在了一起,看样子身份也不简单。

    “你们听着,等那些警察走了,你们就把那赵小茹给我绑架过来。”陈豪决定从赵小茹嘴里得到那年轻男子的身份,好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绑架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陈豪下面的这些人没少做过这种事情,很是轻车熟路的就把赵小茹给抓上了车,带到了陈豪这别墅里。

    不过陈豪注定要失望,赵小茹并不知道秦宇的身份,就算知道,赵小茹也不会告诉他,甚至,赵小茹在知道了是陈豪对阿龙下的手,当场就要冲上去和陈豪拼命,好几个人都拦不住,最后还是陈豪下面的一个混混,用木棍击昏了赵小茹。

    “豪少,这女人怎么处理?”

    “把她先关在地下室去。”陈豪这别墅里有一个很隐秘的地下室,是陈豪专门用来关押那些绑架过来的女人用的,那些被陈豪玩腻了的女人,如果还反抗,就会被陈豪关进地下室,便宜他下面的那些混混。

    “猴子,你们几个先出去避避风头,这次的事情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离开京城,我没给你们打电话。你们不要回来。”陈豪沉吟了半响,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

    “豪少,我觉得您多虑了,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谁敢动您啊,再说,我们当时做的都很隐秘。砍伤了那男的后,就立马驾车离开了,那车也被我们在郊区给烧掉了,没有留下一丝线索,就是包青天再世,也查不出来。”

    那被叫做猴子的青年颇有些不以为然。那被他们砍伤的男的,已经是死了,再加上当时也没有监控摄像头拍下他们,可以说是死无对证了,根本不需要担心。

    “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这女的,只要把这女的给做掉。”猴子脸上露出阴狠的神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陈豪沉吟了一会,也觉得猴子说的有道理,他是太有点疑神疑鬼了,这类事情,以前又不是没做过,怕个什么。

    “那就按照老规矩来吧,做的干净点。不要留下一丝痕迹。”

    “嘿嘿,豪少,您放心吧,兄弟们都明白。”猴子脸上露出一丝淫笑,被豪少绑架过来的女人只有两个下场,一种是神志被摧毁,彻底沦为豪少的玩物。一种是被豪少玩腻了,交给他们解决掉。

    所谓解决,就是让女人彻底在人间蒸发,不过在这之前。他们这些人也可以享受一下,毕竟能被豪少看上的女人,样貌身材都是没得说的。

    赵小茹虽然不能说是国色天香,也算是小家碧玉了,要换在平时,可能陈豪自己就先上了,不过,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陈豪总感觉,自己的眼皮子在不停的跳,对于女色也突然提不起兴趣。

    等到猴子几人离开后,陈豪在大厅里闭眼休憩了一会,突然,陈豪睁开眼睛,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不行,我要马上离开这别墅。”

    陈豪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他五岁那年,爷爷带着他一个人离开了家,去了南疆,在那里,陈豪见到了一位老婆婆。

    那位老婆婆年纪和爷爷差不多大,不过让陈豪恐怖的是,老婆婆的半边脸全都腐烂了,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些蛆虫在肉脸上爬来爬去,当时年纪小的陈豪还没觉得什么,现在每次想起来,都会恶心想吐。

    爷爷和老婆婆当时在争论一件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好像记得爷爷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也知道他命中多劫难,很难避开,不过我希望你可以把你们侗寨的灵蛊种植到他的身上。”

    “苗疆十八侗寨,你们的灵蛊是出了名的可以感应危险,不然这么多年来,其他侗寨都遭受过一些灾难,而你们灵蛊侗寨却没有出过任何事情,只要你可以赐予一条灵蛊,我便答应把蛊术真解的第六册送与你们。”

    后来的事情陈豪就不知道了,他只记得他好像昏迷了,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觉到那老婆婆脸上的蛆虫有一条爬了出来,爬到了他的嘴上,钻入嘴中消失不见了。

    当然,陈豪只觉得这是自己做的噩梦,等他醒来的时候,爷爷就带着他离开了那个深山里的寨子。

    而在爷爷去世的那天,爷爷把所有人都赶走了,告诉他说:“如果他心神不定,感觉到有什么危险的话,一定要相信这种感觉,因为我在你体内养了一条灵蛊,这种蛊是苗疆十二大奇蛊之一,能够预警危险,切不可忽视。”

    陈豪的爷爷只告诉了他这些后就死去了,那年陈豪十六岁,而也正是从那时起,陈豪才知道,原来自己以前经常做的那个不是噩梦,真的有一条虫子爬进了自己的体内。

    对于爷爷的话,陈豪是不会怀疑的,而且后来发生的几件事情也让他更是对爷爷的话深信不疑。

    曾经有一次,他开车就要上一条桥梁,可不知道怎么的,那时,脑子里突然出现一种意念,一直在给他传递危险的感觉,危险就来自于那桥梁。

    陈豪最后还是没有开过去,就在他将车子停在了桥梁口的时候,这座桥梁突然崩塌了,好几辆车瞬间掉落河里,看的陈豪是一阵后怕,如果他当时没有停下,恐怕也和那几辆车上的人是一个下场。

    从那以后,陈豪对于这种莫名产生出来的感觉很是相信,并且凭借着这感觉,躲过了好几次危机,包括有一次仇人追杀。

    现在,这股不安的感觉再次出现,越来越强烈,陈豪不敢再在这别墅呆下去,叫了一个马仔,去车库开了车就要离开这别墅。

    就在陈豪前脚开车离开别墅没多久,一道身影跳进了别墅的围墙里,动作显得很是轻松。

    “这五行风符,能让我身轻如燕,倒是个好东西啊。”秦宇看了下脚下的一团光芒,不过这光芒很快就消失不见。

    接近两米高的围墙,秦宇使用了五行道符中的风行符,愣是一跃就跃了上来,差点还因为没有把握住平衡,从墙头上摔下去。

    进入了别墅,秦宇拿出赵小茹的那个首饰,这一路上,秦宇就是靠这个东西找到这别墅里来的,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别墅,秦宇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箓,两手各反扣了几张后,才悄悄的朝着别墅走去。

    别墅的大厅没有关门,秦宇从边上的门缝看了进去,里面没有人,整个大厅空荡荡的,秦宇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秦宇用手在沙发上摸了下,还有余温,想来不久前还有人坐在这里。

    目光在上下楼梯口扫视了几下,秦宇将赵小茹的耳钉放在掌心,用剑指凌空对着耳钉画了一个法印,原本平静的耳钉,猛地旋转起来,最后指向一个方向。

    秦宇将耳钉收起,顺着这个方向走去,耳钉指示的方向是通往大厅后面,秦宇转过一个转角,发现这是一死角,前面着就是一堵墙。

    “按照耳钉指示的方向,赵小茹是在这边。”秦宇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这堵墙,用手在上面敲了几下,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

    秦宇敲击了几下,发出的声音是清脆的,没有那种厚实感,不用说,秦宇也知道,这堵墙后面是空心的,这只是很单薄的一块墙壁。

    秦宇仔细的在墙上搜寻了一会,终于让他发现了一处蹊跷的地方,在墙壁上有一个很不明显的凸点,秦宇用手掌感受了下,这个凸点很规整,绝对是人为弄出来的。

    右手将掌心的符箓又再次扣了扣,秦宇才伸出左手去按动那凸点,接着,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堵墙壁。

    “吱……吱……”

    一阵发条转动的声音传出来,秦宇看着眼前的这堵墙向着一边给缩了进去,露出一条地下通道。

    这条通道两边的墙壁上有几个凹槽,里面亮着几盏灯,倒是把这地下通道给照的一片光明,秦宇踏入通道,没走多远,就听到几个男人的对话。

    “嘿嘿,这妞确实不错,不过就是太烈了点,不然真该好好享受一番,这样一点也不得劲。”

    “别废话了,按照豪少的意思,让这女人彻底消失掉,要玩个尽兴,去太子夜总会,叫上十个八个的,只要你能顶得住。”

    “嘿嘿,就猴子这体格,太子夜总会的那些骚娘们还不得把他榨成人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