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秦婆婆
    剑芒与黑气得战斗还在继续,不过黑气明显处于下风,整个空中黄芒慢慢的覆盖了黑气的范围,黑气的范围被慢慢的缩小,最后只缩在三丈范围内。

    在这三丈范围内的黑气变得顽固起来,和剑芒拼了个旗鼓相当,一时之间追影散发出的剑芒竟然不能消灭它。

    看到这情况,秦宇脸上流露出肉疼的神色,招呼追影飞过来,将手指放在剑刃上,咬牙在上面划了一条血痕。

    接触到秦宇的鲜血,追影散发出的剑芒顿时更加凝实,呼啸着朝黑气刺去。

    “擦,为什么哥们没有林大师那么潇洒的表情。”

    秦宇吃痛的把划开一道伤痕的手指压住,小时候看港台林大师演的那些抓鬼的动作,以手指抹血在剑上,动作是那么的潇洒,到了他这里,吃痛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也许被人拿刀划一下不难,难的是自己拿刀划自己,自残才是需要莫大的勇气,抬头盯着上空的追影,秦宇暗衬:哥们都这么牺牲了,追影你可要给力。

    似乎感觉到秦宇的心声,也似乎是久久没能灭掉鬼母,追影也怒了,一瞬间无数的剑芒飘溢,数量足足比先前多了好几倍,将整个空间给遮蔽的只剩一片黄光。

    黑气范围再次缩小,从三丈到一丈,到最后又只剩下一尺的空间,追影一声长啸,整个剑身以泰山压顶的气势从鬼母上方刺下去。

    砰!

    追影这一刺,瞬间将鬼母给刺成了两半,四位鬼子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叫,突然燃烧起来,化作四团火球。

    四团火球燃烧了一阵后,火光中出现了四张人脸,这四张人脸秦宇和李卫军都很陌生,不过张华却是惊的张大了嘴巴。

    “是王师傅他们几位……”

    秦宇虽然不认识这四张人脸,但是他清楚这四张人脸代表的是谁,正是坠楼身亡的四位工人,鬼母的这四子就是吸收了他们的精气神孕育出来的。

    眼下鬼母被消灭,这四人得到了解脱,四张人脸朝向秦宇,露出一个感谢的眼神,随即四团火球冲天离去,仿佛放空的孔明灯消逝在无垠的星空中。

    吁!

    看到四团火球消失,秦宇松了口气,鬼母解决了,这阵法也算是破掉了,不过事情还没有就在这么结束。

    秦宇的表情变得冷酷,提起追影来到鬼母最后卷缩的那块地方,仔细在地上搜寻着什么。

    不一会,秦宇的目光盯住一个方向,那里,有着一颗微小的石粒闪着妖异的红光。

    将这石粒捡起,放在掌心中,秦宇仔细端详了半响,转身走到案桌处,将这石粒放在桌子上,用升斗反扣住。

    接着秦宇将三柱未点燃的香压着一张符箓横放在升斗上,回头招呼了表哥和李卫军,“现在你们可以过来了。”

    “秦师傅,结束了?”李卫军和张华两人走到秦宇的身边,李卫军出声询问道。

    “嗯,阵法已经破了,不过还剩下一件事没做,需要你们两的帮忙。”秦宇答道。

    “秦师傅你说就是了。”

    秦宇指了指桌上的升斗,说道:“一会我会做法,到时候表哥和李总你们两人要把这升斗给按住,别让它翻了,不管升斗有什么异状,一定要死死的按住”。

    “行。”李卫军和张华都点点头,两人各用两只手按住升斗,虽然不明白这升斗一会会有什么异状,不过对秦宇的话,他们现在是无条件信任,既然秦宇这么说了,那么肯定是会有异状的。

    秦宇走到第一个火洞前,一脚跺下去,“嘣”,张华和李卫军只感觉脚下一阵轻微的震动,紧接着手掌下面压着的升斗似乎跳动了一下。

    张华和李卫军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加了一分力按住这升斗。

    接着秦宇又走到第二个火洞前,同样的是一脚跺下去,升斗再次震动起来,这一次又比上次要明显了多。

    “要按紧,不要让这升斗翻了。”秦宇回头提醒了一下,又继续朝下一个火洞走去。

    就在秦宇朝下一个火洞走去的时候,远在工地一个角落破烂的帐篷房内,昏黄的灯光下,一位满脸沟壑的老人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浑浊的眼睛露出两道精光,没有吵醒床上的小人,从衣袍内掏出一个散发红色妖异光芒的石粒。

    老人正是秦宇上次碰到的秦婆婆,秦婆婆看着手中的石粒,脸上露出戾色,一个人走出帐篷,双腿盘着一个奇怪的坐姿,两只脚的脚心朝天,将手中的红色石粒抛向上空,石粒从空中**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在秦婆婆胸口位置的高度就停了下来,悬浮在秦婆婆的胸前。

    秦婆婆闭着眼睛,口里喃喃念着神秘的咒语,随着她的咒语念出,那石粒散发出来的红光更加妖异。

    “砰!”

    秦宇第八脚踩下,李卫军和张华两人手下的升斗猛地一震,差点就要被掀翻,两人死死的给压住,才没让升斗翻掉。

    秦宇疑惑的看了眼升斗,按照他的计算,应该没这么大的反应的啊,事情好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来到第九个火洞前,秦宇给了李卫军和张华一个按住的眼神后,左脚再次跺了下去。

    砰!

    这一回,整个升斗跳了足有一分米多高,张华和李卫军两人死死的往下按,却还是僵持住没能按下去。

    “用手拍升斗上的符箓。”

    秦宇看到对峙的情况,冲着表哥喊道。

    “哦。”

    听到秦宇的话,张华一手举起狠狠的朝着升斗中间的符箓拍下去,“砰!”升斗瞬间又落了下去,张华和李卫军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而远在工地另外一角的秦婆婆此刻嘴角却是溢出了一缕血丝,脸上的沟壑更深了几分,秦婆婆伸出苍老的手,在胸前的红色石粒抚摸了一把,不理嘴角的血丝,再次闭上眼睛继续念诵咒语。

    “奶奶,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脆生生的女孩声从侧面传来,却是秦翘翘着急的说道,原本睡眼惺忪的小眼睛,也因为看到奶奶嘴角的血迹而突然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翘翘,奶奶没事,你进去睡觉吧。”秦婆婆对自己这孙女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安慰道。

    “我不信,奶奶你肯定是生病了,奶奶,我带你去看病好不好,我不要洋娃娃了,咱们把钱拿去看病。”

    秦翘翘幼小的心里以为奶奶是舍不得花钱,当下焦急的就要去拉秦婆婆的手。

    “傻孩子,婆婆没事,快进去睡觉。”

    说道后面,秦婆婆摆起脸来,严厉的说道,秦翘翘伸出的小手只得缩回,奶奶一旦摆出这幅神情,就是说一不二的时候,她不敢不听。

    秦翘翘慢吞吞得走进帐篷里,不过并没有回到床上,小脑袋瓜里想出一个主意,从破旧的桌子抽屉里抓起一把零钱,从帐篷的另外一边溜了出去,敞开小脚丫一路狂奔而去。

    “翘翘回来,你这丫头,快回来。”

    不用回头,秦婆婆也知道翘翘偷偷的跑走了,肯定是给她去找医生去了,只是她现在却是无法起身了,咒语已经施展到一半了,只得耳朵听着翘翘的脚步声越来越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