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工地又出事了
    貔貅的的脚下放五帝钱也是有讲究的,所谓五帝指的是清朝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位皇帝在位时的铜钱。

    铜钱性刚,五行属金,效果要比金银还要好,而且铜钱还是三才之物,外圆内方,外圆代表天,内方代表地,中间的皇帝年号代表人,“天”“地”“人”三才具备,具有聚财化煞的力量。

    除此之外,这清五帝处于中国国力最强大的时候,时代相连,国运昌盛,帝王独尊,铸币精良流传久远,得天、地、人之精气,要比其他朝代的铜钱效果更盛。

    这五帝钱的说法,诸葛内经中是没有提到过的,不过秦宇除了研究诸葛内经外,也经常会看一些近代风水书籍,对于这五帝钱的功用也是了解。

    “行,我一会就按秦兄弟说的做,他娘的,我就说怎么最近的生意这么不好,原来都是这对东西惹的祸。”

    谢辉愤愤的开口说道,如果没有秦宇的提醒,他一直在店里供奉着这对貔貅,只会让店铺的生意越来越差,到最后开不下去,关门大吉。

    “秦师傅,我公司里也有一只貔貅,会不会也有问题?要不要再配一只?”刘顺天看到谢辉因为这对貔貅而搞的生意不好,他也有点担忧的问道。

    “一只貔貅出问题的情况很少,而且既然刘总你这貔貅请人开过光,那就不用再另外找一只配成一对了,这不是同一块材料雕成的貔貅,气场是不同的,同样会出现掐架的现象。”

    在给众人讲解了一番貔貅的知识后,谢辉一家订好了饭店,离这也不远,几人走路到饭店,这一顿饭钱自然也就是谢辉掏的,在酒桌上,谢辉不停的向秦宇表示感谢,加上又是老乡,谢辉和张华两人都有着许多共同的话题,这一来二去,几位男的竟然都喝多了,秦宇只是觉得头有点晕,表哥张华却是走路都已经打晃了。

    这副状态自然是不能再开车了,好在谢胖子的店也有休息室,刘顺天因为还有事情要忙,便叫了一位司机过来接他,秦宇几人就在谢胖子的休息室休息了一个下午。

    晚上又再谢辉的盛情招待下,享受了一顿海鲜大餐,秦宇几人才告辞离去。

    “小宇,你打算什么时候返校?”

    “明后天吧。”秦宇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这么快?不是还有一两个礼拜的时间吗,对了,你毕业后应该是来gz这边吧。”张华有些惊讶,表弟这么快就要离开gz。

    “还得参加毕业答辩,我最近都没怎么去复习,论文还没完成呢,得多出时间去查些资料。”

    “我觉得文凭对现在的你来说没多大的作用,也不用那么放在心上,你又不会去找工作。”

    张华从今天表弟得到那商铺后,就明白,按照表弟的风水水平,赚钱绝对不会少,再说了,你去给人家看风水,人家又不会要看你的文凭。

    “这话要是被小舅听到,表哥你又少不得被一顿削。”秦宇笑着摇摇头,哪怕将来他不用这文凭去混饭吃,这读了那么多年书,怎么也得给自己一个交代,而且秦宇心里隐隐的还有另外一个想法,为了这个想法,成功的毕业是必须的。

    “嘿嘿,我也就这么一说,你要真不能拿到毕业证,我家老头子绝对还会把事情怪在我头上,指不定说我在gz带坏了你。”张华嘿嘿一笑,说道。

    ……

    翌日,秦宇打开房间的电脑,正看着从gz到nc的火车票,这段时间似乎是学生返校高峰,好几趟时间点不错的火车都没票了,秦宇只得看看后天的。

    就在秦宇选好了车次准备预定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喂,表哥,有什么事?”

    “小宇,你快来工地,又出事了,又有一位工人从楼顶摔下来了。”

    张华的语气很焦急,秦宇听后神色大变,顾不得再买票了,拿起桌上的门卡,带着追影便急着朝门外走去。

    “我马上就过来。”

    挂掉表哥的电话,秦宇出了宾馆,朝工地跑去,这宾馆离工地不远,跑起来也就四五分钟的路,一路上,秦宇的表情很困惑,怎么好好的又会出事,这龙脉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再发生坠楼的事故的。

    除非这次坠楼是工人们自己不小心粗心大意才**下来,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尤其是在这出过几次事故的楼层施工,工人们绝对会是很小心翼翼的,不可能粗心大意。

    跑进工地,秦宇隔着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大楼底下,而且还停着好几辆警车,秦宇挤进人群,看着面前的一幕,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人群被警察用警戒线给隔开,前面地上是一大滩的血迹,还能看到一些人体器官破裂的残留物,从那么高空的地方摔下来,不用想也可以知道这场面该有多血腥。

    秦宇发现表哥和李卫军都站在警戒圈内的一角,两人的脸色都有些惨白,秦宇直接跨过了警戒线,朝他们走去。

    “哎,出去,这里是现场,无关人不要进来破坏现场。”一位警察看见秦宇进来,赶忙开口呵斥。

    秦宇没有理会这警察,径直来到这血迹中间,用手指轻轻的黏了一丝,仔细观看了起来,这越看,秦宇的脸上越难看,到最后隐隐有着怒火要爆发的迹象。

    “喂,说你了,你这是破坏警方办案。”

    那警察看到秦宇不但没有出去,反而用手指沾黏地上的血迹,不禁急了,走了过来吼道。

    秦宇进入现场,李卫军和张华两人就看到了,眼看那警察就要驱逐秦宇,李卫军咳了一声,开口道:“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安全顾问,不算是外人。”

    “你们公司的完全顾问又怎么样,警方现正正在勘察现场,他这闯进来破坏了现场,我们可以直接拘留他。”

    一道清脆高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宇皱眉回头一看,神色颇有些古怪,而那穿着警服的女警察也看到了秦宇的相貌,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又变得有些害怕,到后面又转成愤怒。

    这女警察不是别人,正是被幽冥带走的许晴,秦宇不知道她怎么这么快就成基地出来了,而且看样子似乎也没受什么罪。

    许晴见到秦宇,心里恨得牙咬咬的,她在基地被足足关了一天,这一天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理她,连饭也没有人给她送来,硬是饿了一天。

    要不是她爸爸发现她晚上没有回家,经过推测觉得她有可能被这支特殊的军队带走,去找熟人托关系联系上这支特种部队的负责人,也许她要被这群当兵的遗忘好几天,最后活活饿死。

    许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冷冰冰的男人面对她的质问时,那懒洋洋的语气和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我忘记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