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贺平行动了
    “对了,你们现在对贺平监视的怎么样了?我前天发现他的人在宾馆外面监视我。”

    “贺平的人在监视你?不会吧,我这安排监视贺平的人回报,他和凡木每天都在别墅里。莫咏星狐疑的看向秦宇,“不会是你搞错了吧。”

    “不会错,确实是有两男子在宾馆外监视我,我又没什么仇人,除了贺平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秦宇摇摇头,肯定的说道,凭幽冥的身份肯定不会看错,而且经过幽冥的点拨,他也确实可以感觉到那两个男的,就是冲着他来的。

    “现在那两个男子还在?”

    莫咏星一踩刹车,车子停了下来,这里离宾馆还有十几米的距离,莫咏星朝宾馆那面望去,没有看到秦宇说的什么可疑男子。

    “应该是走了,不过你们要加快速度了,我估计贺平可能要针对我下手,他费尽心思想得到十方印,如今十方印落入我的手,贺平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贺平的事情是我姐在拿主意,按照我姐的意思,是要查出贺平背后的组织再动手的,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贺平可能会下你下手,我可以和我姐说说。”

    莫咏星的表情也变的正色起来,说起来,秦宇还真是贺平最恨的人,铜钹山的事情,秦宇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这一次交流会,秦宇又半路杀出,抢走了他们想要得到的十方印,两次计划都坏在秦宇的手中,难保贺平不会恼羞成怒向秦宇下手。

    “要不要我先给你调几位保镖过来保护你的安全?”莫咏星向秦宇建议道。

    “算了,我估计我在gz呆不了几天,这边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你们只要加快对贺平采取行动就可以了。”

    秦宇想了一会,拒绝了莫咏星的建议,给他配保镖他还真不习惯,每天走在路上,后面跟着几个人,会有一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别人眼中的感觉。

    “那行,我这几天会叫他们密切监视贺平的一举一动的。”

    莫咏星点了点头,等秦宇下车后,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哎,忘了,把追影忘莫咏欣车上了。”

    秦宇下了车,走到宾馆的门口,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这看到摆在前台的红泥,才想起把追影忘莫咏欣车上了。

    “得,一会给莫咏欣打个电话吧。”

    秦宇摇摇头走进电梯,追影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喜怒哀乐都那么的明显,他把追影给忘了,凭追影的性子铁定会闹脾气。

    秦宇按了楼层号码,电梯上了三层突然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两个粗壮男子出现在秦宇面前,一看到这两个男子,秦宇的眼瞳急骤收缩,伸手就按关门键。

    砰!

    左边的男子一脚踩在电梯门槛中,将电梯门卡住,,秦宇伸起左脚,一脚踹在男子的胸口处,想把男子给踹出去。

    只是这一脚落在粗壮男子的胸口,粗壮男子没有往后退,他倒被弹得撞到电梯背后的门壁,两个粗壮的男子趁着这个机会,快速的冲击电梯,其中一个男子一手击在秦宇的后颈处,秦宇立马瘫软在地,昏迷过去。

    把秦宇击倒后,两男子按了地下一层键,到了地下停车场,快速的打开一辆车子的车门,将秦宇塞进车内,两人开着车快速离开。

    另外一边,莫咏欣正开着车子,突然车后座传来一阵响动,莫咏欣回头,发现后座上放着一个长形木盒,此刻木盒在后座上不停的抖动。

    “这不是秦宇拿来放那把剑的吗?”

    莫咏欣这才发现秦宇忘记把这盒子拿走了,将车子停在路边,莫咏欣狐疑的拿起后座的木盒,木盒一入手,抖动的更厉害了,似乎叫呼唤她把盒子打开。

    “是追影你在动吧,秦宇把你落在我车上了,一会我就送你回去。”

    莫咏欣对着盒子说道,她听老弟说过,秦宇新得到的这把剑可以听得懂人话,而且还会飞,很是邪门。

    听到莫咏欣的声音,木盒先是安静了一会,不过随即又再次抖动起来,而且动作比上次要剧烈了许多。

    莫咏欣几乎都要握不住木盒,最后只得安抚道:“我现在就放你出来,但是你要保证不能乱飞?”

    莫咏欣不明白秦宇的这把剑为什么一定要急着出来,不过她还是提出来要求。莫咏欣的话音刚落,木盒抖动了两下就静静的躺在莫咏欣的手心中不动,显然是答应了莫咏欣的要求

    解开木盒上的绳扣,莫咏欣小心翼翼的把木盒打开,只见一道亮光从她的眼眸划过,一把长剑悬飞在了车厢内。

    “追影你别乱动,你要飞出去别人看到,会引起混乱的,我这就给秦宇打电话。”

    好在有老弟的提醒,莫咏欣见到追影果然能飞起来,虽然惊愕,但有了心里准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拿起了电话拨打起秦宇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没一会,手机里就传来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的提示音,莫咏欣狐疑的看了眼号码,又再拨了一次。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怎么又关机了,莫咏欣好看的眉头皱微拧,刚还是正在通话中,怎么这会又变成关机了?

    莫咏欣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而追影的表现似乎就是印证了这一点,莫咏欣又给自家老弟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喂,秦宇在不在你边上?”

    “刚送他到宾馆了,怎么了,找他有事?”

    莫咏星听到老姐在电话里的话疑惑的问了句,这不是才刚刚和秦宇分开吗?

    “秦宇可能出事了,你现在转头去宾馆看看,我马上就赶来。”

    莫咏欣的语气变得严肃,这么一会她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上,秦宇没道理会突然关机,而且追影现在的表现也让她产生了怀疑。

    “出事?难道贺平这么快就动手了?”莫咏星在电话里嘀咕了一句?

    “贺平出手,什么意思?”莫咏欣听到老弟的嘀咕,急忙追问道。

    “刚秦宇还和我说,前天有两位男子在宾馆外面监视他呢,他怀疑是贺平的人。”

    “遭了,很有可能是贺平的人对秦宇下手了,你现在马上打电话通知那些暗中监视贺平的人冲进别墅里面去看看。”

    吩咐了老弟一番,莫咏欣挂掉电话,调转车头朝秦宇所在的宾馆方向开去,追影似乎知道莫咏欣是去往秦宇住的地方,悬在空中,安静的一动不动。

    “姐,秦宇真的不见了,我刚问了前台的小姐,她说秦宇在半小时前从电梯上去就没有下来过,不过我到了秦宇的房间,发现他的房门已经被撬开,里面的东西都被翻乱了。”

    莫咏欣赶到宾馆,先是说服追影躺在木盒内,才提着木盒下了车走进宾馆,莫咏星一直在宾馆前台等候了。

    “先上去再说吧。”

    这么一会,莫家的保镖也来了不少,几乎要把整个前台给堵住了,莫咏欣皱眉让保镖都去门外,只让几位保镖陪着她和莫咏星进了电梯。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