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倒霉的袁鹤
    “你们是谁,这是私人住宅,你们没经过我的同意私自闯进来,是犯法的。”

    李倩看到门外这么多人,一溜烟的跑进了内里,而袁鹤还在咋咧咧的吼道。

    啪!

    “私人你个大爷,给我赶快把衣服穿上,不然小爷把你下面这小虫给踩爆。”

    莫咏星不屑的看了眼袁鹤的下面,直接一个大耳刮扇过去,刚在门外听那女人的**,还以为这男的有多雄厚的本钱呢,感情也就这么一小撮。

    就这细小的家伙,能让那女的这么尖叫,莫咏星身为花丛老手,很是不信,不用说,肯定是那女的为了迎合男人的虚荣心,曲意奉承而已。

    袁鹤怨恨的看着莫咏星,莫咏星乐了,一巴掌再次扇到袁鹤的后脑勺上,“叫穿上衣服,听不懂人话是吗?”

    作为纨绔子弟,要论教训人,莫咏星绝对有一套,当下手掌再次扬起,袁鹤看到莫咏星的动作,赶忙跑到一旁从散落一地的衣物中捡起他的衣服,穿了起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对比了下自己和这年轻人的身板,袁鹤还是决定先忍,而且门外还有很多黑衣保镖呢。

    “你们到底是谁,我又不认识你们,干吗闯到我的宅子里来?”

    穿好衣服的袁鹤满脸疑惑,不过莫咏星没有搭理他,而是回头朝着门外喊道:

    “姐,可以进来了。”

    秦宇和莫咏欣两人走进正厅,莫咏欣厌恶的看了眼袁鹤,目光又看到散落在地上的杂乱衣物,皱着眉转过头去。

    “你就是袁大师吧。”秦宇眯着眼,笑着开口问道。

    “鄙人就是,你们是来找我办事的?我可以告诉你们,不管你们找我办什么事,我都不会答应的。”

    袁鹤听到秦宇的话,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他以为秦宇是从哪听到他的名声慕名前来的,想到刚刚被这毛头小子给扇了几下,袁鹤的火气就上来了,不管一会他们想干什么,他都不会答应,叫他们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找你办事,你特么把自己想的太牛逼了一点。”

    莫咏星从后面又是一个大耳刮扇过去,别说,他还真是扇袁鹤给扇上瘾了,而且看老姐的表情似乎对他的动作也是许可的,莫咏星就更是高兴。

    从小到大,莫咏星都不敢当着老姐面前纨绔,不过眼下这袁鹤显然让老姐厌恶,他教训一下对方,老姐也不会阻止。

    “不知道袁大师认识这东西不?”

    秦宇把放在背后的引魂灯拿出来,脸上的仍然是挂着笑容,不过双眼却紧紧注视着对方的脸色。

    袁鹤看到秦宇手中的引魂灯,脸色瞬间变的发白,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眼睛的偷偷瞧了眼秦宇,两人正好四目相交,秦宇很有深意的笑了笑,“袁大师应该不会陌生吧。”

    “我不认识你手里的东西,你们私闯民宅已经是犯法,现在离去我还不可以不追究,不然我就要报警了。”袁鹤眼神闪烁,不敢和秦宇眼神对峙,故作平静的说道。

    “袁大师真不认识这东西?这叫引魂灯,作用是找到被人勾走的魂魄。”

    秦宇笑了笑,没有直接揭穿袁鹤,右手手指关节在引魂灯的玻璃罩上轻敲了三下,然后竖起耳朵在等待着什么。

    咚、咚、咚,三声鼓锤声从这正厅内里的侧房传出,听到这声音,秦宇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而袁鹤却是神色大变,看向秦宇的眼神带着一分忌惮。

    秦宇没有再理会袁鹤,径直朝着内里侧房走去,不过刚走到门口,却又突然止住了脚步。

    “秦宇,怎么不进去,站那发呆吗?”莫咏星看到秦宇站在侧房门口不动,狐疑的走了过来。

    秦宇的目光看向侧房,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侧房内的东西不多,一目了然,一张**铺,还有一座陶瓷大缸。

    让秦宇脸色不自然的是**上的一位女人,女人缩在**上,全身裹着被子,不过还是将嫩白的香肩裸露在外面,让秦宇又想起了先前看到的肉搏画面。

    “我说你小子怎么不进去,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真是没出息。”莫咏星瞄了眼里面的李倩,不屑的说道。

    “你叫几个人把这大缸搬出来。”秦宇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决定不进去。

    “袁大师认识刘顺天吗?”秦宇把引魂灯放在桌子上,等莫咏星叫了几个保镖进去搬桌子的空隙,转头朝袁鹤问道。

    袁鹤没有回答秦宇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秦宇笑了笑继续道:“不知道袁大师和刘顺天有什么仇,竟然要把他的魂魄勾走,让他昏迷不醒,一旦这魂魄七天之内不能回到刘顺天的身上,刘顺天就会彻底变成植物人,再也无法醒来。”

    “你到底是谁?”袁鹤再也无法装下去,秦宇的话算是一步步撕破他的伪装。

    “我叫秦宇,无名小辈,袁大师肯定没有听过,袁大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就是秦宇!”

    袁鹤的反应出乎了秦宇的意料,难不成他还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你就是获得这次gz玄学会交流会魁首的那位最年轻的风水师秦宇?”

    袁鹤还真听过秦宇的名字,他虽然没有参加玄学会举办的交流会,不过也认识一些玄学会的朋友,通过他们的口中了解到这届交流会出了一位年轻的风水师力压群雄,摘得魁首的位置。

    秦宇摸摸鼻子,暗叹:没想到交流会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开了,看来林会长三人肯定是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喽。

    “既然你也是风水师,咱们也算是同行,我也不知道你和刘顺天认识,而且我也是受别人之托替人办事而已,要不然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知道了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份,袁鹤知道他勾走刘顺天魂魄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了,当下索性开口承认了下来。

    “受人之托,受谁的托?”

    这才是秦宇想要知道的,不找出幕后的主谋,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又怕对方会再次请人对刘顺天下手。

    “这……咱们一行的规矩你也懂得,不能随便泄露雇主的信息。”袁鹤支支吾吾的说道。

    秦宇一听乐了,到这时候了还跟他提什么规矩,风水师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得利用所学本领为非作歹,怎么这规矩袁鹤就不说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