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赖到底(愚人节加更)
    “西南方向?没有什么建筑,我家老爷子的坟是在田地间,周围都没有什么建筑。”张明想了会,最后肯定道。

    “没有建筑,不可能,你在仔细想想。”

    “哼,故弄玄虚,你以为你是谁,还能知道人家父亲的坟边有没有建筑。”凡木听到张明的回答,一声冷笑,不屑的说道。

    “哪来的乌鸦,这么聒噪。”秦宇瞥了眼凡木,淡淡的回击。

    “你……”凡木本准备发怒,不过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又平静了下来,yīn恻恻的道:“也就现在逞一下口舌之利了,一会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对于凡木这样的人,秦宇懒得理会了,反正一会事实会证明到底谁才是跳梁小丑,秦宇继续引导着张明,“也不一定是建筑,其他的也可以,仔细想想,墓地的西南方向,十米内的。”

    张明顺着秦宇的话,思索了半响,抬头问秦宇:“秦师傅,电线杆算不算?”

    “算,当然算了。”秦宇的眼眸闪过亮光,某些人这次是当定跳梁小丑了。

    “墓地西南方向有电线杆。”听到这话眼眸闪过亮光的不止是秦宇,林秋生、庞光、萧姓老者三人也是眼睛一亮,就连坐在位置上的许承也是眼眸闪过一道jīng光,轻声呢喃了一句:

    “葵来水,庚去水,父坟西南处,一竖穿心出。”

    “那跟电线杆是不是两年前移到你父亲坟边西南处的?”许承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张明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前两年镇上电网迁移,才把电线杆移到我父亲的坟边位置上。”张明神情疑惑的看着许承,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秦宇,这次的魁首你当之无愧,我许承是服了。”许承没有回答张明的话,反而是看向秦宇,真诚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许承怎么认可了秦宇的魁首?”

    许承的话让得现场的人一片迷糊,怎么好好的就突然认可了秦宇,嘉宾席上的莫咏星抓住张华的手臂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想来和这电线杆有关系。”张华不敢肯定的回答。

    “不就是一根电线杆吗?这和那张明的心脏病有什么关系?”莫咏星还是不解。

    “忘记了秦宇给他们县城县长看风水的事情了吗,一切的根源还不是因为祖坟。”莫咏欣似乎看懂了一些,点了自家老弟一句。

    “县长的事情?”莫咏星听到老姐的话,眼珠转动,回忆起在县城的事情,似乎那贺县长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才请的秦宇,而导致这一切事情发生的原因……

    “我明白了,那张明会有心脏病是因为他父亲坟地上的那根电线杆造成的。”莫咏星一激动,一拍大腿,声音脱口而出,都没注意到整个交流室差不多都能听到他的话语。

    “刷!”

    一瞬间,无数道目光汇聚到莫咏星的身上,莫咏星的声音把全场的人都给吸引了,就连秦宇也朝这边望来,他也听到了莫咏星的话,也正是因为听到了,秦宇才更加疑惑,这家伙竟然能看出这其中的奥秘,不应该啊。

    “都看着我干嘛,看秦宇去啊,秦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莫咏星看到众人的眼光都望向他,一时不知道说啥好,最后还是一搔头,把问题抛给了秦宇。

    “就知道你这家伙不可能看出来。”秦宇看见莫咏星的眼神闪烁,都说不出下,就知道能看透这一点的绝对不会是这家。

    秦宇的目光在莫咏星周围扫了一眼,最后定位在莫咏欣身上,最有可能猜出来的想必就是莫小姐了,凭莫小姐的智商能猜出这点倒是正常,毕竟当初在县里的时候,贺县长家的事情他也没有对莫家姐弟隐瞒过。

    “在座的都是风水一行的前辈,就不用我来解释父坟西南坤位被竖了一条电线杆的危害了。”

    “父坟西南位正是子孙健康位,这一根电线杆插入进去,正是破了气场,子孙自然是要遭殃的。”

    “对对,是这个道理。”

    不少风水师都点头认可,这一点很多风水师都知道,yīn宅忌讳中就有这一条。

    “我先前看张老板的后脑勺有两旋,这其中的一个旋很奇怪,靠近张老板的左耳边,而且不用于一般的顺旋或者逆旋,这个旋分了好几层,外面的一层毛发是逆旋,可里面的毛发又变成顺旋,看到这个旋,我想起了当初我师傅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正反两层旋,祖先坟遭劫。”

    “旋于左耳,劫在西南。”

    秦宇的话落在张明的耳中,张明神sè大变,急忙问道:“秦师傅,你是说我会得心脏病还有我儿子得心脏病都是因为那电线杆插在我父亲坟地西南的缘故?”

    “没错,你仔细想想你得病的rì期,再对比这电线杆插在你父亲坟地的rì子,至于你儿子会比你晚一年是因为他和你父亲隔了一代,这危害自然就来的晚了点。”

    张明的脸sè变得极其难看起来,敢情害的他父子得心脏病的原因竟然是父亲坟地上的那根电线杆,一想到这,他就恨不得现在冲到父亲的坟地上去把那电线杆连根拔起。

    “哈哈,秦宇不错,没想到连这一点你也能看出来了,这一回有些人应该没话说了。”

    林秋生要维持会长和东道主的身份,没有出声,不过萧姓老者可就忍不住讥讽起凡木了。

    “哼,他还是没有说明是怎么发现这男子是患的心脏病的,就算他从后旋看出这男子父亲的坟墓风水出了问题,也只是能确定男子得病而已……”

    “那我再告诉你……”

    凡木仍然不死心,还想争辩,秦宇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张老板的两耳耳垂出现一道褶皱,这本就是心脏病患者的特征,再加上那个旋可以判断出张老板的父亲坟墓西南风水遭到破坏,我想只要大胆点的人都可以这样推测出来。”

    “那也只是推测,你怎么敢肯定?”

    “我什么时候肯定了?”秦宇不屑的看了眼凡木,“这第三轮比试本就是大家把各自看出的答案写上去,我也是把我自己觉得正确的答案写上去而已,而我现在之所以敢肯定,是因为我看了张老板的信息资料,证明了我的判断没错。”

    秦宇的话,让凡木哑口无言,不过就当众人以为凡木这回要灰溜溜的坐下时,凡木却又再次开口:

    “我怎么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你们安排好的托?”

    哗!

    凡木的话让全场人的目光都投向他,这已经不是胡搅蛮缠了,这是彻底不要脸皮了,打算无赖到底了。

    许多风水师都暗暗皱眉,要说先前凡木的怀疑还会有人支持,但现在人家秦宇已经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还恬不知耻的耍赖,很多人望向凡木的目光都带着浓浓的鄙视神sè。

    “除非你能回答我的一个问题,我才真正认可你是这次交流会的魁首。”

    凡木这时候根本就不去理会周围人的目光了,如果让秦宇就这么获得魁首,那么这次交流会结束,他将成为整个南派的笑话,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秦宇获得这个魁首。

    ps:第三更来了,愚人节的加更,谢谢同知的愚人节打赏,还有仰望天空的猫的打赏。最后再求下推荐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