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交锋
    ps;告诉大家一个很不信的消息,今日收到居委会通知,小区附近电网迁移,断电三天,所以大家懂得,九灯也要断更三天,哎……

    ……我是淫荡的分割线……

    坐在椅子上的秦宇,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这凡木会突然跳出来是他没有想到的,这人竟然如此输不起。

    “好,我就把秦宇的答案给你们看看。”

    林秋生从一叠答案表格中挑出一张,将其放在了投影仪照射下,众人透着大屏幕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这表格上的每一个字。

    “这就是秦宇交上来的答案,第一个人他写的是:五口之家,丧父,有两子,年轻的时候曾经出过一场车祸。”

    “而这张纸是第一位男子的资料,大家看一下。”

    林秋生把另外一份资料放在投影仪下,这男子的资料和秦宇的答案摆在一起,众人很容易就可以对比起来。

    “男,四十二岁,其父于四年前逝去,有一母,一妻,两子,早年的时候除了交通事故,撞残过一位妇女,现从事贸易生意……”

    不需要林秋生再去解释,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秦宇的答案和这份资料上的相差无几。

    “哼,还有两个人呢。”凡木看了屏幕上的秦宇的答案和第一位男子的资料,轻哼了一声。

    秦宇看见凡木这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态度,冷笑了一声,有一句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等一切都摆在他的面前,看他到时候还有什么可说。

    “这是第二位男子的资料。”

    林秋生没有理会凡木的语气,继续拿出一份表格资料,放在投影仪下,这是第二位男子的资料。

    “谢辉,三十六岁,jx人,在gz经营汽车美容店,前段时日破了一笔小财,被偷四万块钱,无太多波折。”

    这是资料上的谢胖子的资料,秦宇也是第一次看到,从谢胖子的面相来看,秦宇也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虽然没有什么大发快发之相,却也没什么大灾之类的事情。

    “该男子,六口之家,有一子一女,从面相看近几年无太大祸福变化,不久前破了笔小财,数字在四万左右。”

    这是秦宇写下的答案,两份答案竟然惊人的相似,莫咏星看到这份答案,忍不住拍手,“秦宇真是好样的,连人家被偷了多少钱都能算到。”

    “有点不对劲了。”一旁的莫咏欣却没有她老弟那样兴奋,反而眉头皱起,轻声说了一句。

    “莫小姐,哪里不对劲了,我表弟不是算准了吗?”张华听到莫咏欣的话,疑惑的问道。

    “就是因为太准了啊。”莫咏欣点了一句,抬头望向前方。

    两份答案一发布出来,秦宇看了投影仪大屏幕一眼,眉头也突然皱起,他在答案上写上具体破财的数字,也是一时兴起,只是眼下……

    “哈哈,还说没搞鬼,我还没听过有哪种相术还能准确到这破财的具体数字的。”

    果然,没有出乎秦宇的意料,凡木抓住了他答案中的这一点,这话一出,众多风水师都转头将目光落在秦宇的身上,眼神中带着怀疑的目光,凡木的话很有道理,相术在厉害,也没有能精确到这一步,能算出破财已经很不错了,连破财的具体的钱财是多少都知道,未免也太不可能了。

    凡木的话打了林秋生一个措手不及,他们三人先前看到秦宇的答案,却是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自己清楚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坦荡荡的,所以潜意识里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去。

    “这……”

    林秋生一时还真被凡木给问住了,眼看着凡木脸上的表情越加得意,秦宇从椅子上站起,开口道:

    “我之所以会知道此人破财的具体数字,是因为他破财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

    “有这种事,秦师傅竟然在那人身边?”

    “不会那么巧吧。”

    秦宇的话,让现场再次陷入议论之中,大部分人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有不信的,有疑惑的,相信秦宇的话的人很少,实在是因为这也太巧了。

    “各位可能会觉得这很巧,其实我也想说这确实是很巧,不过当时破财的不止是他,我也丢失了东西,而且还在警察局备了案的,只要一查便可知道我话里的真假。”

    秦宇的目光缓缓扫视全场,看到不少人脸上还是挂着怀疑的神情,继续说道:

    “而且,如果这真的是我和林会长安排好的,那么你们觉得我有必要写出这具体的数字吗,这不是故意给自己找麻烦吗,把漏洞暴露在大家的面前吗?”

    秦宇这是从逆向思维去解释,你凡木不是说我和林会长做局嘛,好,现在假设我们是做局,可既然是做局,会把这么明显的破绽暴露出来吗?

    “也许是你们没有注意到。”凡木看到不少风水师已经有点相信秦宇所说的话了,又再次说了一句。

    “我相信秦师傅说的,而且这么明显的漏洞,如果真是林会长几位设局,你以为他们会不注意到,还真是把人人当成是你了。”

    许承突然开口力挺秦宇,甚至还不忘讽刺一下凡木,秦宇疑惑的看了眼许承,不知道后者为什么会这么做,按道理许承应该也想拿下这次交流会的魁首,眼下有凡木出头,哪怕他不屑这么做,在一旁沉默也是可以的。

    “你……”凡木被许承这话给呛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得愤愤的说了句:“继续看一下答案。”

    凡木不是不想继续咬着不放,现场的风水师们哪怕明知道秦宇的话里有道理,但都不会出来支援秦宇的,这是一种人的嫉妒心理,尤其是当这位被他们嫉妒的对象还是比他们要年轻的多,这种嫉妒就更加严重了。

    也许他们不会出来下绊子,但也绝对不会出来帮忙,凡木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想抓住这个漏洞做章,可惜许承的话,把他的如意算盘给打破了,有了许承这么的力挺,他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就没有多大作用了。

    看到凡木不在纠结这个问题上,秦宇朝许承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虽然他最后也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那样一来,太麻烦了,而且耗时也长。

    许承看到秦宇的目光,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又坐在了椅子上。

    “第三位男子的资料。”

    “张明,三十八岁,三口之家,有一子,其母于二十年前去世,其父于三年前去世,两年前被查出患有心脏病,其子也于去年被查出患有心脏病,其妻身体健康。”(去 读 读 .qududu.o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