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九十章 井归何家
    经过了林秋生的这一番话,对于这一栋阳宅的风水问题,嘉宾们也都明白了,缓缓点头,这尖锋煞倒是很容易看出来。

    “下面咱们就来说说这第二份案例,这第二栋阳宅的风水问题,判断准了的有四十六人。”

    好家伙,这一下子减少了接近两百人,不少风水师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我这有在座的一位同行刚写的一首打油诗,是形容这栋阳宅,很有趣,点出了这栋阳宅的风水问题,我就把这首诗给大家念念。”

    林秋生拿出一张答案表格,朗朗开口:“老汉建房为分家,一栋房子分两娃,两儿分房笑哈哈,却不知井归谁家。”

    念完这诗,林秋生抬头,目光落在了秦宇的身上,说道:“秦宇你给大家说说这打油诗的含义吧。”

    刷!无数道目光因为林秋生的话汇聚在秦宇身上,秦宇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他之所以写那首打油诗也是看到这处阳宅有感而发,眼下倒因为这诗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这首诗字面的意思我想就不用我解释了吧,就是大白话,林会长说是打油诗真是令我汗颜啊,顺口溜还差不多。”秦宇先是谦虚了一番,他可是知道自己因为年纪的缘故,出风头本就会容易受到别人的嫉妒,当下还是谦虚一些。

    秦宇的话引得众人一阵善意的笑声,秦宇所做的这个要严格来说还确实不算是打油诗,尤其是最后一句还多出来了一个字,不过也确实是押韵,说顺口溜也可以。

    “其实我之所以会写这么几句话,是心有感触,在小城镇或者农村呆过的就知道,这类的造型的房子很多,尤其是有好几个儿子的人家建的房子,就像是几间一模一样的小房子组合成的。农村人这样建房也是有讲究的,儿子大了自然是要分家的,分家分房难免会有一些矛盾存在,所以农村人索性就把房子建成对称的,要是有两个儿子一人一半,省的兄弟因为分房的事情变得不合,反目成仇。”

    有的人会说,现在不是有计划生育吗,怎么一家还会有那么多子女呢?如果是这样想的人,那么恭喜你,你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城市长大的孩子,算是标准的城里人了。

    计划生育这项国策在小地方根本就没有实施的那么严格,加上农村人封建思想较严重,必须要有儿子继承香火,而且最好是多几个,人多力量大嘛,就不会在村里被其他姓氏的欺负。

    可能有人会问,超生难道村里的干部不管吗,镇上的干部不管吗?

    怎么不管,也管啊,罚钱,只是钱和后代香火来比,在农村人的眼中肯定是后代香火更重要,有些穷苦的人家没能生得儿子的,宁愿砸锅卖铁背上一屁股的债也要去交罚款继续生。

    秦宇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贴在村里人家墙上的宣传标语:想致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农村人为了传宗接代,为了香火旺盛,不惜生上好几胎,这女人怀胎是要十个月的时间,做丈夫的也肯定要花出心思陪媳妇,这一来而去,哪还有什么时间去考虑如何赚钱。

    再就是一点,生下来那么多孩子,抚养孩子的成本也是几倍的增加,有些家庭艰辛的人家,往往小孩九年义务教育都没结束就出去打工赚钱,孩子的教育上又跟不上来,化素质低,只能从事一些体力活,赚一些血汗钱。所以当时有这么一句话来形容农村的这种生孩子现象:

    越生越穷,越穷越生。

    扯这些有些远了,秦宇收回思绪,开口说道:“这栋房屋的设计是标准的两厅四房格局,从中间画出一条线,可以看出两边都是对称的一模一样。”

    “房主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房屋后面的一口水井。”

    “这井怎么了?”

    “井的方位没有错,我先前计算过,正好是在庚位吉位上啊。”

    不少风水师听到秦宇说这口井有问题,又都出声询问,只是语气相比昨天就要好的多了,没有嘲讽和不屑的口吻出现。

    “《四库全书》之《明宅八镜》中对于井的方位有过描述:“子上穿井出颠人,丑上兄弟不相称,寅卯辰巳皆不吉,不利午戍地求津。大凶未亥方开井,申酉先凶无吉论。惟有乾宫应坏腿,甲庚壬位透泉深。并灶相看女淫精,兑方有井家无金””

    “从明宅八镜中的描述我们可以知道,明宅二十四方位,唯有甲庚壬这三个方位才是打井的吉位。”

    “秦师傅也说了这庚位是吉位,而我先前经过了测量这井正是在阳宅的庚位上,按照秦师傅你所说,这井应该没问题吧。”

    一位风水师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朝秦宇问道,按照秦宇自己说的,这井的位置是没有问题的。

    “这位师傅贵姓?”秦宇没有直接回答,先礼貌的问了一句。

    “我姓朱。”

    “朱师傅好!”秦宇先是朝对方一抱拳,随即才继续开口说道:

    “我并没有说这井的位置不好,其实重点不在于这口井,而在于分家这件事情上,我那顺口溜的最后一句话说的是:却不知这井归谁家。大家可以看到这阳宅案例的字注释:公元2008年,刘岸泉分房于两子,这才是这栋房子风水出现问题的重点。”

    “这能有什么问题?分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朱师傅看了眼这句话,还是迷惑,朝秦宇问道。

    “这房子主人的两个儿子既然已经分家,必然会各自接香火,开灶,原本是一个整体的房子就会变成有两道气场,分别是大儿子一家的,和二儿子一家的。咱们再来看这井,正处于这房子中间对称线上,两家人的气场各占一边,将这井给劈成了两份。”

    南方农村一带地区,不论是分家还是乔迁进新屋,都会另外再开香火,这香火是用来告诉祖宗和各路土地神佛,我已经搬到这里来了,以后祖宗和福神们要保佑我这一家人。

    秦宇的二舅当初乔迁新屋的时候,就是在深夜接的香火,在老宅的香炉上点三支香,然后二舅念祷告一篇,内容也就是告诉祖宗,你们的后人已经要搬家了,今天来把香火接走,以后你们好认得路,知道后人新屋在哪。

    祷告完之后,接着把这三支香拔出来,插在用红纸盖住的新香炉中,把这香炉带到新居去,期间香不能灭,这样才算顺利的接过香火。

    “我懂了,井属水,水主财,这房主两个儿子各自接了香火,形成了两个不同的香火气场,等于是把这井给劈成了两半,这井水再也没有了聚财的作用,反而因为被切成两半,不再完整,变成了漏财之水。”

    朱师傅沉吟了半响,突然激动的说道,秦宇最后的话算是点开了他的迷惑,能成为玄学会的会员,自然不是那些江湖骗子能比的,风水上的本领也是有的,是以,秦宇说到这里,朱师傅略一思考便明白了问题出在哪。

    “朱师傅这么快就能明白,在风水一道上的研究不浅啊。”秦宇夸了一句。

    “秦师傅嘲笑我呢,这还是秦师傅点的透我才明白过来,老朱我以前一直以为没有一定的年龄的人是不可能真的了解风水的,但看到秦师傅,我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用年纪来衡量的,秦师傅你虽然年纪轻,但是在风水上的造诣,我老朱是真的服了。”朱师傅朝秦宇一抱拳,脸上露出钦佩的神色。

    “朱师傅客气了。”秦宇看了眼林秋生,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房主的两个儿子在近三年来发生过好几次破财之事,而且老大比老二要破财的多。”

    “哈哈,秦宇你真是出乎我的预料,能看出这房子的风水问题是在这井上就很让我吃惊了,你竟然还能看出老大比老二破财破的多,说说你是怎么看出的吧。”

    林秋生的话等于从正面肯定了秦宇刚才的话语,这栋阳宅的问题真如秦宇所言是出在那井上,而且听语气,似乎秦宇连哪位儿子破财的多都说中了,这一刻众人望向秦宇的眼神就有点不同了。

    若说之前还只是认可,现在则已经是有点钦佩了,如此年纪就能看的这么准,对方的未来不可限量。

    “其实这个不难,一般人分家,老大归左,老二归右,左西右东,咱们有一句歌是这么唱的:“大河向东流啊”。

    这水普遍的流向是东面,这井水看似平静,其实也是往东倾斜的,自然是老大所漏的财会有一些跑到老二家去,而老二虽然漏财,但因为有老大所漏的财气补充进来,相比之下,这财气漏的速度就要慢于老大。”

    “不错,这房主把房屋分给两个儿子后的第一年,大儿子就开车撞到了人,陪了一大笔钱,第二年做生意又亏的血本无归,而二儿子第一年死了两头黄牛,第二年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骨折住院疗养了几个月,花了万把块钱。”

    啪,啪!

    也知道是哪位在林秋生话音落下鼓的掌,带动起了全场,众人都对秦宇刚才的表现报以掌声。

    “嘿嘿,秦宇这家伙是不是要感谢我,让他享受了鲜花和掌声。”莫咏星对一旁的张华咧嘴笑道。

    “是哪个家伙带的头鼓掌,搞的哥们还得维持笑容。”秦宇可算体会到名人的不容易了,面对着全场的掌声,他还不能坐下,还得面带微笑,保持着谦虚的神态,这简直比让他判断这阳宅风水还累。

    好不容易等掌声停止,秦宇正要坐下,林秋生的声音又再次响起:“秦宇,你继续说下去吧。”

    ps:九灯先前在书友群里,夸下海口,说明天四更,码完这一章就想反悔了,可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一个吐沫一个钉,某些人还有聊天记录的。

    好吧,明天拼了,保底三更,冲刺四更,各位道友给九灯加把劲,推荐,收藏有的都投给九灯吧,什么都求!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