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八十九章 奇怪的第三份案例
    秦宇抬头看了眼众人,发现很多风水师都对着这第三份案例皱眉,想来这金字塔的房屋建造让他们也很犯嘀咕。

    秦宇瞥了眼许承,许承此刻正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只是因为隔着圆桌,秦宇倒是没法看到许承写的是什么。

    把目光又转向凡木,凡木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块袖珍罗盘,正对着这照片在摆弄方位,看的秦宇是大汗了一把。

    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随身竟然还带着袖珍罗盘,秦宇自认自己是没法和人家比的。

    目光扫过一遍众人后,秦宇又埋头分析起这房子,三角形,金字塔结构,一个人居住,开五金店,秦宇脑海默念着这些词,蓦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秦宇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看着那房屋主人的生辰八字,拿着笔在纸上推算起来。

    秦宇的这一突然动作引起了很多了注意,他身后的莫咏星一群人自然是不用说,肯定最关注到他,几人看到秦宇脸上兴奋的表情和动作,互相对视了一眼,莫咏星嘀咕道:

    “难道秦宇这家伙又看出来这房屋的奥秘了,又要被他出风头了。”

    除了他们几个,关注到秦宇神情变化的还有另外一些人,其中首座上的林秋生这三位老者就捕捉到了秦宇一闪而逝的兴奋神情。

    秦宇是他们三人下午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从昨天他的表现到今天上午第一个认出杀师地,秦宇的年纪虽然年轻,但他们三位都很看好他,要说这次谁能夺魁,恐怕就是在第一关胜出的四位当中诞生。

    相比另外三位,秦宇到现在的表现是最亮眼的,林秋生三人自然是要额外留意秦宇的表情。

    “难道这秦宇又看出这第三道案例隐藏的奥秘了?”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都轻微的摇了摇头,这最后一个案例是最具有迷惑性的,就连他们三位当初也是困惑了许久,最后还是因缘巧合下才看出来这房子隐藏的奥秘,要是秦宇这么快就看出这房子的奥秘,那岂不是说对方在阳宅风水上的造诣还要超过他们三位。

    只是秦宇这么年轻,可能吗?

    “果然是五行缺金,金属尖,三角尖锐,又是开五金店,怪不得要把房子造成金字塔型。”

    秦宇把笔放下,双眼熠熠生辉,刚刚他根据房主的生辰八字,去推算出此人的五行,果然和他脑海中想的一样,五行缺金。

    那么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房主五行缺金,而尖属金,这三角本就是尖锐的代表,加上那五金店,这房子的主人是想通过这两样来五行补金。

    秦宇感觉他已经找出这房子的奥秘了,正要提笔在纸上写下结论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放下笔,暗道:

    “不对,这上面还提到过房子主人和他的家人分居而睡,这一点又该怎么解释。”

    秦宇放下笔,目光无意识的扫到首座,刚好林秋生也看向他,朝他投来一个奇怪的笑容,秦宇嘴角上扯,露出一个笑容回敬,心里却是在想: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解决五行缺金的办法很多,没必要去造一栋这样的房子,还和家人分居,代价太大了。”

    秦宇低下头,再次翻看起那些照片,尤其是房屋里的布局,每一个点都仔仔细细的看过去,再看到房主卧室的那一张照片后,秦宇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房主卧室内的床,正正方方的摆在房间中间,四方无所依靠,在风水学来讲,这是房屋家具摆放的大忌,床头无靠,在风水上来讲叫做空靠无依,靠空失气运。

    哪怕一个不懂风水上的这些门道的人,也不会把床孤零零的摆在房子中间,至于原因,很简单,睡不踏实。

    从心理学上来说,人睡觉是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的,而离开墙壁的床会给躺在上面的人形成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就好像无依的浮萍,很难让人睡的安稳,长期下去会形成一种心理疾病,叫做睡眠不安症。

    除了这床,这卧室里的其他所有东西竟然都没有靠墙壁,衣柜隔墙一寸,书桌离墙一寸,就连那液晶电视竟然也是离墙有一寸。

    那液晶电视后面的墙上本来有一个掏空的四方空间,刚好可以摆放液晶电视,可房子主人却把这掏好的空间不用,宁可把电视移出来一寸。

    这卧室的所有家具摆放都违背了常理,秦宇苦苦思索,到底这房子主人为什么要这样摆设?

    “五行缺金,金字塔,五金店,尖属金……”秦宇把这些词写在纸上,连成一个圈,又在中间写了一个大大的空字。

    其实如果秦宇能够看见其他人在纸上写的什么的话,他就会发现,他对面的许承也同样在纸上划了一个圈,只是和他不同的的是,许承这个圈内写的是一个锁字。

    再说凡木,他又和秦宇和许承两人都不同,凡木的纸上只有一个字:绝。而在这绝字下面还有着许多的点,这说明凡木在写下这个绝字的时候,内心也是很犹豫。

    “我明白了。”

    秦宇第n次看向这个圈子图的时候,终于被他发现出了规律,口中轻声说了一句:金锁玉关,过路阴阳,原来是这个原因。

    秦宇的嘴角上扬,这第三份案例太具有迷惑性了,又抬头看了眼林秋生,暗衬:差点就陷进林会长的语言陷进中了。

    想明白了之后,秦宇不再犹豫,提笔在纸上写下了几句话,而就在秦宇提笔的时候,对面的许承和凡木也几乎差不多和秦宇同时提笔,三人都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答案。

    ……

    “大家的答案都已经在我的手里了,而且已经统计出来了正确人数,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次的比试,所有人都拿到了分数。”林秋生拿着手上的一叠答案纸说道。

    从秦宇写下答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众人听到林秋生的话后,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虽然这夺魁节目最后只有一位胜出者,可要是参加三场比试后,一分未得,对于他们的声誉也是一大打击。

    “但是也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大家,这第二轮比试获得五个积分的只有一位。”

    刷!

    林秋生话音一落,现场的风水师议论纷纷,目光不停的在他人脸上流转,当然最多的还是在第一轮胜出的四位身上,秦宇就能感觉到几乎每隔几秒,就有一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竟然只有一位。”

    “这未免也太少了吧,第一轮都还有四位。”

    “前面两个案例应该都没问题,第三个案例的话……”秦宇听到林秋生的话,心中也犹豫了起来,虽然他对于这第三份案例有一定把握,可结果没公布前,还是不敢百分百保证那唯一的一个人就会是他。

    许承脸上长挂的笑容开始慢慢变少,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案例,索性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凡师,只有一个人得了五分,有把握吗?”

    “前面两个案例没问题,第三个案例不好说。”凡木小声回答了一句,脸色变得凝重,目光来回的在丘越、秦宇、许承身上打量。

    在凡木的眼中能获得五分的人,就只有可能是他们四位中的一位,他想成其他三人脸上的神情看出一丝踪影来,可惜这注定要让他失望,丘越还是一副笑呵呵的神情,秦宇却是低头不知道在纸上画着什么,而许承,整个就像是在闭目休憩,很难成三人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好了,按照老规矩,先公布判断对一个案例的人数。”林秋生轻咳了一声,把众人的目光再次吸引,说道:

    “判断对第一个案例的人有两百三十五位,恭喜在座的各位都判断对了。”

    啪啪!

    林秋生带头鼓起了掌,随即所有的风水师连同嘉宾也一起鼓掌,不管怎样,这一轮比试,在座的每一位风水师都有得分。

    “第一份案例中的阳宅正如大家判断的那样房子主人住进去后三年内连续出了两次车祸,阳宅二楼阳台正对前方不远的一座大厦的一角,又因为这阳台内里就是卧室,属于煞气直冲,想不出事都难。”

    林秋生的这些解释其实是说给这些嘉宾们听的,在座的风水师既然都能判断对,肯定知道房子是哪出了问题,倒不用他多此一举来解释。

    “林会长这么一说,还真是啊,这阳台里就是卧室,正对着那座大厦的边锋,确实是犯了尖锋煞。”

    在座的嘉宾有不少是了解这尖锋煞的,能来到这里参观交流会的,多少都是对风水有些研究的,当然像莫咏星,张华,童敏这样的除外,他们明显是凑热闹来的。

    尖锋煞是房屋最容易犯的十大煞之一,尤其是在农村城镇,房子星旗罗布的,毫无规律可言,有时候难免房屋的正门会对着别人家的屋角边,当然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农村人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砌一面石墙于正门外,既能挡风还能挡煞。

    ps:感谢书友140321001251841大大的打赏,感谢太一000大大的打赏,感谢虚假承诺大大的打赏,在群里的兄弟,我就不在这里感谢了!
29salon